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雪映深冬作文

寒风,夹杂着白雪的沧桑;白雪,飘飞尽寒风的迷茫。脚印绵长,记忆深藏,无力的暖阳,编织着一个人,孤独的深冬。

题记

流华静静淌佯,白雪埋没年少轻狂;茶烟袅袅萦绕,寒风凛冽寸断肝肠。银装素裹,不过是一时名扬;清苦绵长,才是千古流芳。是怎样的思念,让白雪如此忧伤;是怎样的爱恋,让大地不再荒凉?

雕木幽窗,笔落离殇,皑皑白雪埋没回忆的惆怅。谁又能,将一段韶华,栽种成花。你我都该明了,雪非云,云非雪,岁月不再回头;你我都该相信,花非叶,叶非花,时光不会留恋。

我们,都是飘零的雪花,为何不能一同旅行;我们,都是归根的落叶,为何不能生死相许?终来,要一个人怀念故土,独自承受,聒噪和悲怆。

伸出手掌,想停留窗外的华美,白色在指尖化作晶莹,死者的衣化作 死者的泪。亦不知,是苦,是甜?

雪儿,是冬天的灵魂,亦是苍穹的绝笔。她洞穿了泥土的伪装,淹没了寒螀的情殇。凝眸间,模糊涌上心头,我没有那份拼搏;我的魂魄,只是风花雪月的轻薄。

闲中作好,本可伴上红颜,约上知己,泡几盏清茶,下一局散棋。欣赏,雪落书斋;畅谈,回首江湖。然而,红尘太温暖,世人藏不住冰冷;红尘太美丽,世人皆不甘寂寞。亦还是,四处奔走,作客他乡。

凋落的时光,错落成诗;散碎的片段,连贯成曲。亦习惯,一人独倚栏杆,一人浅斟轻醉。可是,依旧放不下,一支素笔,千行诀别。几度流转,几度缠绵,又怎向你倾诉,那停笔的情话。

唯渐渐深藏,芊芊玉手搭扯着束带;唯分分念想,飘飘柔发微转的芬芳。你曾说,将我梦起;我曾说,带你逃亡。如今,谁也不是谁的守护,谁也不是谁的全部。

雪飘零,雪无音,终化靡靡心。

泪沾襟,泪滴尽,辗转夜思卿。

秦关回梦,杯盏茶清,雪语萧茗。

月旦花辰,客旧姬新,倩影难寻。

也许,你我只是心缘,累了,痛了,相互倾心;也许,你我会是情缘,累了,痛了,彼此相拥?

也许,我们不过是命运交织;也许,我们能够相濡以沫,结为连理。我多想,执子之手,形影相随,白头到老;我亦多想,将情藏匿,留一段遗憾的美丽。

浮光掠影,暗香涌动,醉梦尚醒,唯能,安于天命,跪在岁月的刀前。荏苒时光,年少轻狂,白发渔樵,一桩桩,铭刻的,都是那青春里最旖旎的情愫,最缱绻的画卷。

一个世界,两座空城,你身在神都,我将置身西洋;你光明磊落,我苟且偷生。然而,我们还没有在故乡停留,还没有一起看那江水清波,一起赏那桃艳粉蝶。盛夏的你,宛若飘渺仙姿;初秋的你,宛若海棠缠绵。如今,雪花飘落,恰似你白皙的脸颊;冰晶垂挂,宛若你清澈的眼眸。岁月,不断将脑海中的相集翻动,一页页,一幕幕,如酒的浓烈,又如茶的清醇。

花开花落,蝶飞蹀躞,流年不过转瞬。我多想快乐着你的快乐,悲伤着你的悲伤。然而,三生誓言,也逃不过世世轮回;情真意切,也躲不过人改朱颜。

朦胧的眼,该清晰了;迷醉的梦,该苏醒了。或许,沙漠之星就在前方的殿堂,天使将为你披上雪花的羽翼。而我的流浪,在脚下,亦在远方。我注定,要远渡重洋,独立沙岸,默默刻画你的容颜;我注定,生无居所,仰望星空,渴望洞悉你深邃的眼眸。

不过开合之际,已时过春秋,相隔千里。虔诚祈祷,哪怕能与你仅仅一句缠绵。

雪缀深冬,装饰了谁的思念;雪落深冬,埋葬了谁的酴醾?

或茶,或酒,或鸩,皆一饮下肚。愿为你,呢喃一世,迷醉一生。

点评:这是一篇优秀的写景抒情散文,小作者真可谓妙笔生花,且看这几句 流华静静淌佯,白雪埋没年少轻狂;茶烟袅袅萦绕,寒风凛冽寸断肝肠。银装素裹,不过是一时名扬;清苦绵长,才是千古流芳。 六八句句式整齐,结尾四字不仅平仄相对,而且押韵和谐,非古文功力深厚不能写出。再看 是怎样的思念,让白雪如此忧伤;是怎样的爱恋,让大地不再荒凉? 仿佛向苍天抛出千古一问,读起来仿佛有《春江花月夜》的意境。这篇散文将对人生起伏的体验、对天地万物的体察、对内心情感的描绘融为一炉,语言优美,情景交融,实为难得佳作!

点评老师:张鹏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