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品草粿,忆童年作文

炎炎夏日,太阳神阿波罗正举着熊熊火炬在空中耀武扬威,我汗流浃背,心烦意乱地做着作业,恨不得变成普罗米休斯把他手中的火种偷下来。我需要清凉!我要吃冰凉的东西!我内心呼喊着。

“草粿,西米露,九毛膏!”

天呐!我听到了什么?手中的笔停顿了一下。

“草粿,西米露,九毛膏!”雄浑的男音又一次传来。我扔下笔,从抽屉拿了五块钱,跑出去追赶那叫卖人。

我心满意足地回到家,把手中的草粿装进海碗里,瓷白的海碗映衬着乌黑晶莹的草粿,真是可爱。我快乐地哼着歌,找来白糖,把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雪花洒在草粿表面,拿了一把小刀就开始给即将进入我肚子的草粿分尸。很快的,草粿从一块黑玉变成了碎石,似乎还隐隐颤动着,更是激起了我的食欲。我又在表面洒了一层白糖,就迫不及待地准备开吃。

我吸溜一下就吃到了一口草粿,仿佛果冻似的在我嘴里颤动,牙齿一咬,就流出了甜味,清凉无比。细嚼,在甜味掩盖下的药味也溢了出来,又苦又甜,叫人欲罢不能。我又吸溜撮了一口,冰凉的草粿在我嘴里滑来滑去,把我的热量都吸走了不少,身上的暑意已经消退了。我只觉得神清气爽,脑子也清醒了不少。

我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夏夜的天空,繁星点点,萤火虫最爱提着灯笼到处飞,蟋蟀最爱在草地里唱曲儿,飞蛾最爱围着昏暗的灯泡。小孩子,最爱围着奶奶分那草粿,一个人只能分一碗,因此这草粿在孩子眼里也就显得格外珍贵,总是吃一口要细嚼几分钟,一碗得花好长时间吃完。吃完了草粿,就去追那萤火虫,观察它屁股后面闪烁的绿光。在树下与小伙伴玩跳格子,在门口前与小伙伴拍卡片……如今景物不依旧,人也不再是那个人。快乐的童年就这么随风漂远,儿时的花香也不再氤氲,我们都奔上了成长的快车,背负着父母家长的沉重行囊,挥手告别夏季,挥手告别童年。

尽管后来的我们夏天的伴侣变成了冰淇淋,变成了奶茶,变成了“五羊”甜筒,却也一定会吃一次草粿。不只是因为叫卖人每年都要卖,还因为,这黑乎乎的小小的草粿,载着我们潮汕几代人沉甸甸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