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请原谅我一次作文

近些年来,母亲似乎得了瞌睡症,空闲期间就听见她鼾声如雷。

一日,天空阴沉着脸,母亲我在床上不肯起,如雷般的鼾声,惊扰了正在做作业的我。窗外雨声不断,屋内鼾声连绵,我的心开始烦躁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躁动的气息。右手紧握着笔在草稿纸上演算,左手哗哗的翻书找公式套入,可思绪却越理越乱,作业本上满是黑笔涂改的痕迹。鼾声越响越大“啪叽——”一声,我不耐烦地摔下笔,摇了摇熟睡的母亲,冲她大叫:“我说你睡觉能不能不要打呼噜啊我还要做作业呐你烦不烦啊?”话已出口,我就有些心惊胆战:我这么冲母亲大吼,等会定免不了一顿教训。我偷偷瞄了一眼母亲,思绪还没回笼的她似乎有些发愣,随及反应了过来,神色恹恹的又一些愠怒,嗡动着唇准备说什么却最后抿紧了嘴,望了望摆在桌面上的一叠辅导书和材料,最后憋出了一句话:“你慢慢做啊我不吵你了。”她慢慢地从床上走下来,宽大的睡衣掩盖不了他那臃肿的身材。她的发丝银乱,眼圈下的黑眼圈格外严重。它缓缓踱步到门外,却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转过身来把手搭在门把上,小心翼翼地把门掩上。咔嚓——接连后的好几个月,我都没有再听到妈妈的打鼾声,就好像一首片头清丽的曲子播到一半就戛然而止,我开始有些不适应起来。自从上次那件事情的发生,我便从没有在家中发现母亲在我在的时候睡觉。上个月我去补习班时折路回家拿雨伞,却在母亲的卧室中痛到了久违的有归路的打呼噜声,突然忆起母亲最近的反常。

没有敲门,眼眶微湿。在那一刻,我心里开始感到一种缓慢的痛苦,恍惚间想起了之前对母亲的发火,一股后悔之情涌上心头。我轻轻地踮起脚去拿安放于房间的雨伞,然后蹑手蹑脚地关上门。

再过了一段时间,我和母亲提起这件事请求她的原谅,他却一脸困惑的模样,质疑我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我身体一颤,随后肯定的说道:“嗯,可能你忘了吧。”她嗯了一声,然后走进厨房为我准备午饭。

我靠在门口,望着她走样的身材,心底却泛起点点甜蜜。人生哪有那么多的轰轰烈烈,什么是母亲,无非就是,你饿了,做给你吃,你渴了,端给你喝,你冷了,给你盖被,你病了,给你拿药,哪怕你心烦了,骂了她几句,她也欣然接受并关心你的心情如何。脚踏实地的,比什么都强。

我们都在不可逆的时间里行进,理应彼此珍惜。曾只知道时间是经、空间是纬,细细密密地织出了一连串的喜怒哀乐。而现在才发现在每一个转角,每一个绳结之中其实都有一个秘密的记号。只是当时的我们茫然不知,而在回首之际,蓦然间发现一切脉络历历在目,方才微笑地领悟了母亲用单薄而柔软的的肩,很努力很努力地为我撑起一片永远属于我的天空。

而现在,我只想让母亲原谅我一次,原谅我曾将她拒之门外让,她在寒风中等的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