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读《垓下歌》有感作文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在一片四面楚歌的烘托下这千古绝唱从项羽口中吟出的时候是那么的无奈和悲壮!

就在这首诗做完的第二天早上……

血鲜红的血滚热的血随着剑刃的划过从一代霸王的喉头喷出渗入这块曾为霸王铁骑践踏过的沃野融入这条曾为霸王铁剑劈开过的怒涛。

没有喧嚣在楚汉战士布满征尘的脸上只有刀剑的寒光。汹涌的历史长河目睹了这位以铁剑为笔、以鲜血为墨谱写过历史灿烂一页的英豪惨烈的结局。

没有戈盾撞击的铿锵声没有战马奔驰的嘶鸣声也没有士兵肉搏的怒号声。在肃静的沙场霸王并没有闭上那双令人胆寒的虎目当生命正慢慢从他魁伟的身躯中散归浩瀚宇宙的时候霸王在追忆什么?是当年率八千子弟兵渡江而来的意气风发是破釜沉舟大战巨鹿的威震天下抑或是鸿门宴上的纵虎归山?是不久前楚河汉界边的轻信刘邦还是昨夜从垓下大营出发的仓皇夜溃?没有任何人知道。但天下都知道:这位曾纵横沙场所向披靡、挥戈荡平大秦宗庙、掷火焚毁三百里阿房宫的西楚霸王此刻正不得不用自己无力的双手握着自己冰冷的铁剑砍下自己高傲的头领留给自己痛恨的敌人。

一个曾在秦始皇出巡时说出“彼可取而代也”的霸气少年与被围垓下穷途末路的西楚霸王可谓是判若两人!“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这位叱咤风云的历史英雄在历史舞台上匆匆谢幕的最后一叹却是把自己的人生失败推卸给了上天;“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这位不可一世的千古霸王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竟然把自己的问题抛给了自己的美人和骏马。

虽然“江东子弟多才俊”但他弃韩信而不用、用范增而不信又怎能卷土重来?虽然是“天亡我非战之罪”但你破城池、坑降兵烧、杀、掳、掠无异于暴秦天又怎能不亡你?虽你“力拔山兮气盖世”但你却不像与你一样同为“双瞳”的大舜那样仁慈待民又岂能逃过“时不利兮骓不逝”的厄运呢?

当乌江的血光隐去的时候一个从战国传来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当霸王在新安城下坑杀二十万降兵时他一定没想到这句话;当霸王背信弃义截杀义帝时他一定没想到这句话;当霸王违背天下人意愿大封诸侯的时候他一定没想到这句话;当霸王屠咸阳、烧秦宫室的时候他也一定没想到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