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游华山作文

近了,近了,随着车轮的前进,高耸入云的华山展现在人的视线,模糊的轮廓越来越清晰,华山像个巨人在向我们招手。

到了近处,只见高大的山峰被云雾缠绕,在云海中时隐时现,若有若无。在踏入华山的土地之时,仿佛从一个喧闹的世界步入了一个安宁祥和的世外桃源。在这里,没有欺骗和争吵,只有亲切的笑容。

乘索道直至百丈峡,便感觉浑身上下沐浴着清风,空气中弥漫着雾气。去五云山庄小憩片刻,就登上了北峰。

北峰又名云台峰。凭栏眺望,却见那云层层叠叠,白胜雪,那白,增一之则嫌艳,减一之则嫌暗,真不知是如何调配出来的。云姿更是千奇百怪。那边,好似无数喜鹊用自己的身体搭建的鹊桥,让牛郎与织女相见;这边,宛如武松酒后在景阳岗,赤脚空拳与斑斓猛虎搏斗;又飞来一只翩翩起舞的白蝶,在朝阳中自由翱翔。

折回百丈峡,开始攀登西峰—莲花峰,也是路最险要的地段。

经过卧牛台时,我见到了一个年约五、六岁的小女孩儿,她一路上蹦蹦跳跳,偶尔觉得累了,就“爹啊”、“妈呀”的感慨一番,使游客们忍不住捧腹大笑。

在将军石,却有一个八岁的男孩在一块石头上坐着,嘴里还在嘀咕:“我爬了好长时间了,都没有休息,一坐下来就打我,我实在爬不动了!”嘀咕又转换成了抽泣,又变化为嚎啕大哭,最后竟成了断断续续的哭诉。他的父亲很恼火:“哭什么哭?像什么样子?我本来打算一个小时爬一个峰,现在三个小时都登不上一个西峰!”也有一些游客安慰小男孩:“小伙子,加油啊!”“拿出男子汉的气概来!”还有一位游客说:“加油啊,小伙子,未来是属于你们的,当然也是属于我们的!”

这时,那位五、六岁小女孩—她也赶上来了,她的双颊通红,鼻尖上挂着汗珠,却坚定地往上走着,许多大人都注视着她,信念给了她一个金环。那男孩的脸变得通红,却不再有泪水滑落。

接着,就到了第一道险关—擦耳岩。这是一个人工修筑的栈道,不过两米宽,一个人张开双臂都可以把栈道封锁。栈道右边是呈九十度垂直的悬崖和深不见底的山间,左边是高耸的山崖,人们小心翼翼地移动,生怕有个闪失。

第二道险关—天梯。这是一个直角坡,靠天然的石阶和两边的铁链来回上下。这天梯足有三、四米高,不慎摔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脚一滑,都会使你感到后怕。

第三道险关—苍龙桥。这是进入金锁关的重要交通枢纽,是一座架在都龙庙和苍龙岭之间的空心石桥,全长约四十米,往下看都看不到底,这足以使你心惊胆战,而且这桥一上来就没了回头路,只能一直往前走。

最后,终于到了金锁关。

从观景台向远处眺望,远处山上树木一簇簇的好似一道绿色的瀑布,又宛如魁星向山峦泼洒墨汁,在山峦上留下的墨迹。一眼望去,那些山似乎没有同样高的,让我想起了诗人寇准8岁那年登华山所作之诗,诗曰《咏华山》: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

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

那锁在铁链上的金锁,随风发出“叮铃铃”的声音,似乎是在感叹华山之奇险,又像在诉说金锁锁住的故事,铭记着华山西峰的故事。

华山虽为奇险,但人的意志和信念终会打破重重难关;华山虽为风景名胜,但人的毅力和耐力却是一道华山最亮丽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