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再见,小时候作文

三天……两天……一天……终于,2009年这个漫长的暑假终于结束了,2009年8月31日——一个对我有着重大意义的日子,在这一天,我走进了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也走进了我繁忙的初中生涯。

怀着忐忑不安和兴奋异常的五味心情,我和爸爸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入了学校——这是我第二次走进实外,也是意义非比寻常的一次。想到上一次匆匆忙忙地走进实外去考试,都没有好好观察学校的建筑物。而这次,我不由得重新环顾学校的四周——原来生活区就在教学区的正对面。

走到宿舍楼下,爸爸还得去我所在的班级——初一•17班找班主任,让我在那儿等着他。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同学,我努力地搜寻着熟悉的面孔,心中却涌出一股陌生感,我有些无聊,也有点失望。仿佛等了好久,爸爸终于出现在我面前,我立刻又变得振奋起来,和爸爸一起找到了我的寝室。

开始,我和寝室的另外五位同学并不认识,内向的我只是一声不吭地和爸爸一起铺床、整理东西。后来,爸爸看了看每个同学床位的标签,调和了一下气氛:“哇!胡雨蕾、吴雨莲、龚雨嫣,你们寝室三个人下雨不得了了哦!”寝室里有了些许的笑声。10:30,我们要到自己所在的班级,开始,我只是挨在爸爸旁边往教学楼走,他就鼓动我:“快去跟你们寝室的同学一起走呀!”于是,我追上林佳鸣、张捷、吴雨莲,和她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

第一天,最重要的当然是发书。于是,我就到1楼领书的地方去把每本书的科目抄下来,然后回到教室抄到黑板上方便同学们核对。但是一出门看着几个楼梯口,我的脑袋有些发晕,于是去问同样在一楼的班主任肖老师:“肖老师,我应该从哪个楼梯口上去哦?”肖老师指着一个楼梯口说:“从那儿上去。”

但等我上到二楼后,我这个路盲却犯了难:“这儿并没有看到17班呀!”我试着往一个方向走,但越走越觉得不对劲,于是又跑下一楼重新找了个楼梯口上二楼,还是没找到……经过几番波折,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班,此时我已经满头大汗,而肖老师也已经在教室里了。

一天漫长枯燥的学前教育下来,到了晚自习的时间。这时,广播响了起来:“请初一、高一年级发式不符合规定的同学,马上到一楼大厅处剪发,那里有理发师正等着你们。”全班一片哗然。上帝呀!看来实外严格的校风真不是吹的,这确确实实给了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新生一个下马威。

前两天,我们班并没有作业。晚自习就成了最漫长无聊的了,每当晚自习下课铃打响,我们就如新生般长吁了一口气。而从第三天开始,我们陆陆续续的开始有新课了,整个学习生活都是快而紧促的节奏,而我跟室友的关系也是日益渐进。

下了课,我们聚在一起谈笑;无论上学放学或是吃饭,我们总是一起走;晚上还时不时要讲些鬼故事或制造灵异气氛。对此,以前很胆小很怕鬼的我却一点也不害怕,有其他五个室友在,我还怕什么呢?人多胆子大嘛!我们还要调侃张捷,身为“名人”,我们其他五个人都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简直有点像小报的娱乐记者。而她对此的反应是——呛水,我们之间充满着快乐的气氛。实外的“名人”还不只张捷,我们发现了班主任肖老师像《幸福耙耳朵》里的陈黔贵,体育老师像甘江斗,而语文老师那梳得光鲜的头发和凤姐也有点像。我不禁感叹一句:实外的“名人”就是多啊!

有时,我也会想起小学的同学、小学的老师、小学的事,不敢相信自己已迈入初中的大门,成为了一名中学生。内心感慨无比:再见,小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