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我的同学晓军

  当我还在懵懵懂懂地读一年级时,我有了一个十分要好的朋友。他的名字叫晓军。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感冒了,还在流鼻涕。晓军笑眯眯地凑上来,用胖胖的小手刮着小脸:都当小学生了,还流鼻涕,羞羞羞!说罢,他咯咯咯地笑起来,笑声像银铃儿一般,清脆悦耳。晓军摸出一张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的小手帕儿,为我揩净了鼻涕。我们从此就成了一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晓军成绩还不错,是全班第十名。他看起来似乎很斯文,但他身上还是有一股男孩子的调皮与可爱的。我经常与晓军、小明、东东玩打仗的游戏。有时晓军当好人头头,有时他当坏蛋头头。有一回,战斗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打响了。我冲在坏人队伍的前面,要去抢劫好人的财宝。晓军才不会让我去抢财宝呢。不知道他一下子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像个金刚似的横在我面前。

  你这个坏蛋!缴枪不杀!晓军装腔作势地吼叫着。从他的吼声中,我总能听出他那掩盖不住的偷笑。

  哼!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我一着急,就当真变成强盗了。

  晓军一边咯咯笑着,一边挥舞着手中虚拟的宝剑杀过来,嘴里呀呀怪叫着,举起剑就想劈死我这是我的想象罢了。我被这阵势吓住了,赶忙举拳相架,不料我脚一滑,哧溜一声,摔倒在草地上。

  哎哟哟,我的腰真疼!肯定是磕在一颗小石头上了!我在心里对自己暗暗说道。

  晓军,我我的腰可真疼啊我暂时退出我说着。晓军一见我受了伤,俯下身子,轻轻揉着我的腰。是这里疼吗?晓军关切地问。哎哟是我疼得眼泪都掉出来了,苦涩的泪滴答滴答地洒在清冷的草地上,周围是多么寂静与凄凉啊!确实有点淤血,但不很严重,休息几天就好了。说完,晓军笑嘻嘻地塞给我一颗水果糖,我抿着甜蜜的糖,觉得这甜美的味道,就像是晓军与我的友谊,一直流到我心中的最深处。

  低年级时代,我对晓军的记忆总是美好与有趣的。觉得他是一个风趣又对别人充满关怀的人。但是,随着时间慢慢地推移,我对他的看法慢慢地改变了

  盼望已久的开学终于来到了,我发现晓军似乎变了一个人,变得又高又瘦,一双小小的眯缝眼儿中,总闪烁着狡黠与虚伪的目光,让我觉得不寒而栗。

  开学没几天,他没完成学习任务,受了一顿严厉的批评。我心中彻底震惊了:对,晓军已经变了,变了太多太多,他性格中的善意和正直,已经被敌视和虚伪所取代、所吞噬了,它们促使了晓军骨子里的彻底改变!改变成为了一个不务正业的坏孩子!

  后来有一次上体育课,晓军无故欺负一名同学,那个同学要去老师那儿告他的状。他这回慌了,心头老是想着如何去诬赖别人。他花费了好大功夫,终于找到了一个替罪羊。于是,他对老师流里流气地说:老师,那个被我K的是个坏娃儿,他恶心得很,简直是个下流坯!他先来打我,我才还击的。老师,事情就是这样。

  曾经有一段时间,老师相信了他的话,以为他是被迫还击的。他得知了自己诬赖成功的消息,神情变得得意洋洋的,像捡到了宝贝似的,以为自己不会受到批评了。

  不过坏人无论怎么聪明,总是逃不过惩罚的。老师通过询问那个受到诬赖的同学,了解了事实的真相。在证据面前,他低下了头,乖乖地接受了惩罚。

  到了期末考试,我算是看透他了,他的成绩单上,赫然印着55、60等一塌糊涂的成绩,排名次时,他竟然是倒数!他还不以为然,仍然我行我素。

  现在,他不努力学习、撒谎、没志气、不上进种种劣迹印在他人生的档案上。就算这样,他还是老样子,一点不思改进。我时常在思考,是什么,让一个听话的同学变为了一匹害群之马,是什么,让一个老实的同学变为了不诚实的人,是什么,让一个聪明的同学变为了不思努力的老油条。这些问题时常困扰着我,每当想起它们和晓军,我的心中就隐隐传来一阵寒冷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