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加菲猫老爸

加菲猫老爸
我的爸爸活脱脱是一个加菲猫。他胖胖的,高高的,双目炯炯有神,虽说少了一条时刻摆动的尾巴,但照样是神气活现。
老爸不仅外貌奇似加菲猫,种种行为与加菲猫更是大同小异。加菲猫一顿吃两个汉堡,老爸可以再强撑一个,可想而知,四年前他是啤酒肚,今年是足球肚,明年会是哇,不敢想了!
老爸和加菲猫一样童心未泯,客厅的茶几上总是见他摆弄我各式各样车模的身影。他左一推,右一拦,目不转睛盯着车模,一时半会儿竟玩得津津有味,嘴里一面喋喋不休:要是真有这些豪车就好了,儿子,有的话我带你周游世界!老爸每每说出这些太阳般暖烘烘的话语,我的内心就热乎乎的。
老爸还喜欢下象棋,他每次总是信誓旦旦地说:看我怎么长驱直入,杀你个落花流水!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排在他眼中是金子的大黄牙。这时,我要么尴尬地抿抿嘴,要么不屑地转过脑袋,心想:大人为什么总是不懂羞愧呢?好意思的,到头来,不还是被我杀个片甲不留!
有一次下棋,棋局刚开,他就被我的车马炮给镇住了,个个棋子动弹不得。他左手托着下巴,顶着课桌,牙齿死死咬住嘴唇,苦思冥想,见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只能连声叹气,双手似乎石化了一般,整个人继续保持刚才的动作,像沉思者雕像。
过了会儿,他突然灵机一动地一眨眼,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把抓起那枚冲锋车,直捣黄龙府般深入我的腹地,看似对我造成了极大地威胁,可老爸却浑然不知,他正撞在我的炮口上!那呆呆的眼神,仿佛从来没有想过事情的前因后果。
我眼疾手快,快速发射了那枚炮弹,只听见轰隆一声,那辆战车就被炸向了九霄云外。我这一步杀得他措手不及,只见老爸一脸茫然伫立在那儿,两眼瞪得如铜铃般大小,不敢相信眼前的奇迹,他低头看看棋子,又抬头看看我,一副窘态,使我哈哈大笑。
但很快,他就半眯眼睛,歪咧着嘴巴,满脸不屑地挥了挥手,虚伪地自我安慰到:切,不就一车一马!其实谁都知道,他心里比谁都着急!
有时候,老爸实在舍不得了,便使出杀手锏耍赖皮!他先是露出那厚颜无耻的样儿笑嘻嘻的,将鼻子皱成一团,冲着我眨眼睛,好像比最顽皮的孩子还要淘气,把我逗得扑哧一笑后,便悄悄地将棋子放上棋盘:好儿子,就一次,行吧?我见他那憨样儿,于心不忍,便点了点头。
老爸棋到残局见无计可施,便要挟我:你在赢我,我就不烧鸡翅了!天啊,哪有这样的人,我没好气地向他挥起了拳头,加菲猫连连躲闪,一面咯咯地笑。
爸爸不爱运动,众所周知。
可不,这次他吃完饭,说要做俯卧撑,我一面好奇地望着他,一面心想: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一会儿工夫,我来到客厅,见老爸正优哉游哉趴在沙发上养精蓄锐,我问他:怎么不做了?
老爸转了转眼珠子,灵机一动:今天先俯卧,明天再撑!
我像被当头一棒,整个身子像掉入了无底深渊,有这样的加菲猫老爸,谁不是有喜有悲呢?
后来才知道,老爸并不是好吃懒做,只是工作辛苦,忙于休息罢了,我们要做道奇儿女,与加菲猫老爸做朋友!
因为啊老爸对我们的爱从没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