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我的爸爸好“残忍”

  楚楚,快起来打羽毛球,起来啦!

  自从去年暑假开始,老爸自作主张:每天早上6点10分,准时唤我起床打羽毛球,还边叫边给我脚上涂抹阳光宝宝驱蚊花露水。因为,我总托辞怕虫咬、怕痒痒不想去,他就事先堵上我的嘴。

  好命苦啊!

  每天,我还没睡醒,就迷迷糊糊地被他拽起来,东倒西歪的,闭着眼又栽下去,又被他拦腰抱起来,并把一个冰凉凉、湿漉漉的洗脸毛巾捂在我脸上,说什么催醒大法,真够绝吧?我怨声载道:昨天晚上没睡好,累死人的!可他好像见怪不怪的,不吃我这一套,拿起球和球排夺门而去。我愁眉苦脸,只好乖乖地尾随其后。

  开始打球了。球场就在楼下小区的水泥过道上。老爸生龙活虎地摆好架式。可我仍旧没精打彩的,眼睛、鼻子、腿上东抓抓西挠挠,发球、接球都不到位,这好比给老爸泼上一盆冷水,为此没少挨他的批评,说我:消极抵抗!

  这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根本不能怪我,我的的确确是睡眠不足糊里糊涂的!怎能发挥出正常水平呢?每次就在他的吹胡子瞪眼睛中慢慢醒悟。等临近结束了,我才刚刚进入状态。但每次打球只有30分钟,一到钟点,他就催我回家看《百家讲坛》,自己则风风火火地赶去菜市场买菜。哎!冤死人啦!冤死人啦!

  更可恨的是,今年暑假到今天为止,我有Two次把球打到门楼上,真扫兴!还玩不到十分钟,就灰头土脸地回家了,惹得老爸脸拉长像苦瓜。我更是一声都不敢吭,怕他连珠炮似地训斥我。倒霉啊!谁叫我命苦呢,碰上这么凶的老爸!还有那不争气的球!我唉声叹气道。

  说也奇怪,这样半推半就的,我打羽毛球的技术年年长进,不是我吹大牛,班级里,我还没遇过对手。老爸听了,倒是自吹自擂道:怎么样?我这一套叫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你的进步有我的一份功劳!

  你听听!你听听!我残忍的老爸竟然还沾沾自喜,一点没有改过自新的苗头。我毫不留情地顶他一句:

  I服了You!残忍中的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