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流水迢迢(全两册)读后感10篇

  《流水迢迢(全两册)》是一本由箫楼著作,珠海出版社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57.60,页数:630,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流水迢迢(全两册)》读后感(一):这一世白衣胜雪

  第二遍读完,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是属于三郎的痛。总是用一身白衣,遮掩满身的屈辱与不堪,可是,眼睛清澈的人们都看得到他拥有最最纯洁的心灵,无需任何衣饰去装扮亦能熠熠发光光彩夺目。

  有时候,美是一种灾难,三郎的美就是此生的负累,有族人的命运,有亲人的血海深仇,有自己屈辱的命运,再多一点点,就会压垮这璀璨的生命。旁人无法言喻一颗骄傲的心任人羞辱却还强颜欢笑是怎样一种惨痛,即便是银牙咬碎,也难以承受吧。从姐姐的鲜血洒在眼前的时候开始,有些东西就在生命里悄然改变了。世人的青眼白眼又能算的了什么,那些流言飞语污言秽语又能改变什么,一颗心早已坚定,是抱定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必死之心,也要救族人于水火中。既然已经满身污秽,那么就让所有的污秽都留在自己身上,还我族人一片干净的世界好了。

  浩荡乾坤,这么一个孤伶伶的灵魂游荡在世上,冷热无人问候,原本就这样惨淡在一片昏天暗地里了,可是,偏偏有那么一个小丫头,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带着她清澈的眼眸,带着她灵动的笑声,带着她温柔的关怀,带着她善良的勇气,她的一切,温暖而明亮,晃得他睁不开眼,却忍不住要靠近,又怕自己的靠近会污染了她明媚的笑脸。

  有人会不理解江慈的选择,明明有更安稳的路可以走,她却偏偏选择最危险的一条,但是,从江慈的性格上来说,她选三郎,一点不荒诞。从小在邓家寨长大的小慈,善良的性格已经不可更改,她偏偏了解了月落族的悲惨处境,她偏偏看到了三郎眼里流露出的隐忍和伤痛,她偏偏是个乐观豁达的小姑娘,她偏偏极负母性的善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对三郎这样一个被人说说道道的“坏人”再也挪不开目光。即便前方是一望无尽的黑暗,即便前路孤独,她也义无反顾的选择相伴此生。

  凤凰涅槃,不是浴火重生,却是从此消失不见了。月落族迎来了自己的白昼,暗夜里划过黑暗的光亮只停留在有心人的记忆里,烟花易冷,三郎终是骗了小慈,没有履行他相伴一生的誓言,被烈焰噬骨,对得起族人,却对不起恋人,有些事毕竟难以两全。惟愿下一世能够再相见,能够有洁净的身心,能够还去这一世不得不拖欠下的情债。

  《流水迢迢(全两册)》读后感(二):子明,九万里山河,我只想和你共

  才看完流水迢迢不久,前两年第一次看到箫楼大大的书青山接流水,读罢,便对其故事的金戈铁甲,气吞山河所折服。 一直知道有流水三部曲,尤以流水迢迢写军事谋略最好,文风也更恢弘。看到简介是大约知道是悲剧所以一直没看,上个月突发想看看,看得过程真心很痛苦。 看了很多天,其书中我觉得文风最为我看的时候比较轻松一段是在江慈在相爷府那段。我觉得那时候江慈真正的清新如荷,灵动飘逸。一开始看到江慈出场,我还以为江慈是个黄蓉一般的人物,但是作者给她一个很普通的身份。在这个男儿江山与谋略的故事中,她确实是没有起到指点江山,扭转乾坤的作用。诚如作者说的没有为了让读者看得爽写的玛丽苏开神挂。 我不是很喜欢江慈这个角色,尤其是后半段,她和男主角的爱情上线,看得我真的纠结的要死。我感觉一直是江慈在主动,而三郎,最后选择决绝的死去,整个行文三郎看得我真真压抑的要死。 我说我不是很喜欢三郎,但是这个角色刻画的相当成功。作者也说过以一个历史上的人物为原型,是谁那很容易猜咯,后燕慕容家族姿容绝色,尤以慕容冲为慕容王室绝色第一,慕容冲小字就是凤皇。后燕被破时,年仅十二岁的他与姐姐清河公主被送给符坚,原本的他应享受一切美好的东西,未来成为令臣民所崇敬的皇帝。当慕容冲被送走时,符坚还亲自种了梧桐,等待凤皇来栖,当然,最后他等来了地狱化身般的凤皇,血洗长安。 三郎,而作者不能给他一个好的人生,他的一生都活在责任与仇怨中。他对于姐姐的爱,对于家人亲族的爱令他活的更痛苦,那些曾经美好的过往,那片玉珈花盛开的地方,那颗如玉无暇的玲珑之心究竟要受多少的创伤?也许最后那一把火就是最好的归宿呢?三郎的一生用满目疮痍怎能写尽呢?三郎没有给小慈一个未来,却留给一个孩子,永远陪着小慈。我想,如果没有孩子,小慈不会独活吧? 萧遥,仅在番外出现的两章的白衣少年,肆意潇洒,风华绝世。那种由心里生出来的恣意洒脱,难以用笔绘出的清华纯净。我知道,那是另一个三郎,或者说,那本应该是三郎的人生。看到他躺在田地上,那种悠然,是三郎一生中永远不可能有的,也是他的向往,以萧遥这种方式延续着。 萧无暇,萧遥。两个人从名字就看的出来人生自此不一样。无暇,有一颗无暇的心,有着风华绝代的容颜,有着残酷如地狱的人生。萧遥,除了姿容出众,他有着逍遥于世的畅快人生,受教子明,他的人生观受子明的影响,有着逍遥自在的一生。无暇没有给小慈一个未来,而萧遥和心爱之人浪迹天涯。萧遥可以放弃荣华富贵,功名利禄,与相爱之人双宿双飞。 裴琰利用小慈的善良把曾经倾心于自己的小慈推向别人。裴琰和无暇没有做到的,只有萧遥做到了。 作者说想尽力塑造一个这样的人物,想把一个这样人物的心理写出来,我以为是成功的,当我把书读到最后一句时,其三郎的形象深深烙在我的脑海,难以挥去。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我最喜欢的是宇文景伦和裴琰对决,真真叫人酣畅淋漓。 裴少君,裴琰,琰,璀璨如玉,一个瑰丽的梦。讲真,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是我真的爱戴这个男子。如果说要我做一个什么样的人陪着他,我一定不做他的妻子。我会做安澄,那个有着一颗赤子之心的安澄,有着钢铁不能摧毁的意志,纵万箭穿心,亦不改其忠烈之心。到死,他念着的,仍是少君。少君其人,不是单纯的只是善权谋之人,若是如此,定不会叫无数长风卫英雄男儿甘愿为其赴命。 看到安澄那段番外把我哭的稀里哗啦,对于安澄,对于宁剑瑜等人,对于他们昔年和裴琰的兄弟情义,真的无法不让人感动。裴琰为安澄的死伤心欲绝,那段看着真的是痛彻心扉。诚如小说那里说的那样,裴琰问小慈什么是亲人,小慈说亲人就陪着你同喜同悲,裴琰笑道那我的亲人最多了。 其实我很喜欢裴琰,是的,裴琰最懂人心,擅长摆弄权谋之术,在官场如鱼得水,并且他觉得很有意思,他很有兴趣。我觉得这样的人挺好的,这个世界不能只有三郎那种超然脱俗,不屑世间的一切。总要有人来处庙堂之高忧其民,而这样的人,是裴琰,是宇文景伦。 如果裴琰只是一个只擅长阴谋诡计的小人,我想肯定没有人喜欢他,战场上的英雄豪情万丈,兄弟情义才是令人真正的仰慕和崇敬。 我一直超级爱的崔亮,那个字子明的男子,那个真正胸怀天下的男子,有着悲天悯人的超然气度。子明是真正称的上有着经天纬地之才的男子,得之可得天下。名利于他而言如浮云,为了让裴琰了解民生的重要性,在战争中利用百姓制胜。因着那一战,令裴琰真正了解百姓的重要性,这对于国家江山可是百利而无一害,子明真是高!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江湖梦,如果可以,能和崔子明游历天下才是人生一大快事,也是梦想。谁不爱,那家少年,清俊无双,超然洒脱,清浅一笑,九万里山河,我只想与你共。

  《流水迢迢(全两册)》读后感(三):卫昭和江慈,萧无瑕或是萧遥。

  2013.2

  一开始喜欢卫昭是因为知道他就是树上那个人,是第一个和女主说话的人,因此我认定他是男主,所以就很看好他。

  然后就把全文读完了。本来在树上他一开始是要杀小慈的,后来看见小慈的眼睛后就淡了杀机,还轻言调戏她,这个有点蔓蔓青萝的感觉,所以我喜欢;后来在江边他还是要杀小慈的,后来江慈说她有约在身云云,他还悠悠道“和谁有约?是不是小情郎啊?”结果江慈那二货双手一拍:“大侠就是大侠,真是料事如神。说得没错,小女子正要去赴情郎之约。俗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坏一门亲……”我觉得他们挺逗的,我很喜欢,作者在描写和小慈斗嘴时的卫昭时,他是个很良善很纯净的人。我也喜欢卫昭骂他属下没出息,然后嘴角轻勾,“下次下手得狠些,就是把他们杀光了,也有大人我帮你撑着”;以及他故意带着蟠龙宝剑故意走到殷士林面前,像个恶作剧的小孩;我发现卫昭,嘿嘿,应该是萧无瑕,有个小习惯,就是提醒自己应该做某事时,他会习惯咬一下自己的舌尖,就像王沥川喜欢在大半夜喝牛奶一样……我很喜欢作者把卫昭描写成一个带着些邪魅,即使处在炼狱之中却依旧有着对阳光对美好的向往的人,所以他会给予小慈平等、尊严;我很喜欢作者把萧无瑕塑造成一个热爱看书的谦谦君子形象,在马车上,在军营里,在帐下,在枕边;我也忘不了他眼底的倔强和孤傲,和他的素袍玉簪,所以很感激作者让小慈和他在一起,给了他温暖、疼惜和爱。

  小慈是个很纯真、固执、坚韧、很好哄的人,灼灼如桃花,璀璨若艳阳。她和卫昭一样的倔,在他们这段感情里,她一直是勇敢、付出的那一个,这样的坚持让我很感动。三郎一直在拒绝,对她冷眼相加或疾步推开,而小慈呢?他戾火攻心,冲入敌军阵营,她放心不下,在雨中静静的等,等到他回来,然后静默着转身回自己的帐;他为父母的仇恨扭曲了心智,折煞满园翠竹,闭门不见,而她就这样静静的坐在门槛前,等着他;他绝望、消沉、痛恨,把头埋入水中,她就静静的在他身边坐下,拿着针线,帮他补着白袍,等着他心情好起来;再后来他去京城办大事,把小慈安置在别院中,小慈这样性格的人,其实她很想出去,出去探探他的消息,出去看看周围都发生了些什么变化,可是她还是就这样,等着无暇,等着他回来,等着他回来带她离开,带她回家。好像她一直站在无瑕看得到的地方,好像她一直都在对无瑕说,无瑕,我在。我觉得这样子让人很心疼。她说“可我心中,也有了放不下的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放不下他,在别人眼里,他不是什么好人,可我、就是放不下他―――”她说“三爷,咱们回去吧。我想跟三爷回、回家。…………那好,三爷在哪里,我便在哪里罢了。”她说“无瑕,咱们,咱们,就快有小猫了。”

  (这个跟谢小秋有点像的,王沥川一直把小秋推开自己的身边,然后小秋就是厚着脸皮跟他死倔到底。)

  后来看贴吧里说,小慈和崔亮在一起了,后来他们还生了个女娃成了崔皇后,萧遥也改名为“崔逸”。不过我才不相信。结尾处崔亮问小慈以后我每年都在这里过年可好,那时萧遥是四岁,后来番外里萧遥和十七岁的裴洵相遇时,他已经满十八了,那时他自称的还是萧遥,而非崔逸,所以说明小慈那时并未允了崔亮;裴洵之妻崔皇后,我以为仅是恰好是崔姓而已,不然以崔亮和小慈的个性生出来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喜欢成为后宫之主的人。而崔逸我以为是像萧无瑕那样,当他在月落时,他是教主,是无瑕,他是阿爸阿母的孩子,是无瑕,是小慈的无瑕,而当他在华朝的时候,他就是卫昭;我以为萧遥在执掌天阁门的时候是崔逸(或许是为了不让当朝的那些将领再识得自己是当初的寒月将军萧遥),而在阿妈面前,则还是萧遥。文中,有一次无瑕对小慈说,大概意思是这根碧玉簪太便宜了,不是什么好簪,日后换根好的簪。然后小慈说:“可我就只喜欢这一根,怎么办?若是摔断了,我这一辈子,也不想再戴别的发簪了。”然后我相信,因为曾经有过萧无瑕,所以再没有别人,再不可以,再不可能是别人。不过想来,小慈和无瑕在一起的时候也就十九、二十的样子,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过那么多年,也着实凄苦了些。

  所以,最美好的结局,应该是这样子:小慈她师父其实并非死了,而是仙逝了,羽化而成仙。师父念小慈一生孤苦,命途多舛,所以卫昭是死了,却让萧无瑕活了过来。所以他们在邓家寨过着可幸福的日子了,和他们的儿子和儿媳。嗯。

  小慈正值妙龄的时候从邓家寨偷跑下山,结果发生了那么多事,把自己的性命、韶华、爱情都赔进去了,忽然让我想到了“成长”,我们成长也是一样,当初年少,不谙人事,然后历经艰难苦痛,学会和自己微笑,学会坚强乐观,学会更知人事、听天命。

  张敬轩的歌中或是说林夕写的词中,我尤为钟爱的是《春秋》里的两句:“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必有憾事,你没有共我踏遍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

  天连水,水接天;

  雾锁山,山披雾;

  雪发曾红颜,红颜不堪老;

  白头曾年少,少年定白首;

  识人间如戏,岁月如梦;

  莫若乘风归去,看青山隐隐,流水迢迢,江海寄余生。

  《流水迢迢(全两册)》读后感(四):中宵独立

  这夜卫昭饮完茶,在木屋门口站了片刻,忽道:“走走吧。”

  江慈不明他的意思,见他往桃林走去,犹豫片刻跟了上去。

  春风吹鼓着卫昭的宽袍大袖,他在桃林中走着,宛若白云悠然飘过。江慈跟在他的身后,听着细碎的脚步声,感受着这份春夜的静谧与芬芳,仿若回到了邓家寨,飘浮了半年多的心,在这一刻,慢慢沉静下来。

  她凝望着夜色中的桃花,忽然觉得,这一刻,竟是自去岁长风山庄陷入漩涡之后,最为平静轻松的时刻。曾几何时,自己是那样渴望远离邓家寨,到江湖上闯荡历险,可真的经历这重重风波之后,发现自己心底里最想要的,却还是这一份宁静―――

  卫昭停住脚步,转头见江慈若有所思,神情静美安然,不由微笑:“又想家了?”

  “嗯。”江慈慢慢走着,伸手抚上身侧的桃花,轻声道:“我家后山,到了春天,桃花开得和这里一般美。我和师姐,会将落下来的桃花收集,然后酿‘桃花酒’。”

  “你还会酿酒?”

  “也不难,和你们月落的‘红梅酒’差不多,就是放了些干制的桃花,少了一份辛辣,多了些清香。”

  卫昭转身,望向西北天际,夜色昏暗,大团浓云将弦月遮住,他眉目间也似笼上了一层阴影,但瞬间又复于平静。

  夜风忽盛,二人静静立于桃林中,都不再说话。

  风,凉意渐浓,也将数瓣桃花卷上卫昭肩头。江慈转头间看见,忍不住伸手替他轻轻拈去。

  卫昭静静看着江慈将花瓣收入身侧的布袋之中。一阵细雨随风而来,江慈抬起头,正见卫昭明亮的眼神,如星河般璀璨。

  江慈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心惊,便对他笑了笑。

  不远处的小木屋灯烛昏黄,身侧桃花带雨,眼前的笑容清灵秀丽。卫昭慢慢伸出手来,将江慈被细雨扑湿的几绺秀发拨至耳后。

  他手指的冰凉让江慈忽然想起那夜他冰冷的身子,心中再度涌上那种莫名的感觉,却又不敢看他复杂的眼神,低下头,迟疑片刻,轻声道:“三爷,你身子刚好些,不要淋雨,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

  卫昭的手指一僵,心底深处,似有某样东西在用力向外突起,但又似被巨石压住,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江慈听得他的呼吸声逐渐粗重,怕他伤情复发,忙上前扶住他的右臂:“三爷,你没事吧?”

  卫昭痛哼一声,猛然闭上双眼,将江慈用力一推,几个起落,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雨,由细转密,将卫昭的长发沁湿,他在风中疾奔。

  那日,为何不将她还给裴琰,真的只是,自己不愿过早露出真容吗?

  这些时日,又为何会日日来这桃园,真的只是,为了看这一片桃花吗?

  桃园四周,早撤去了所有灯烛,卫昭立于黑暗之中,右手下意识地在身后拧着左手,良久,提气纵身,闪过了墙头。

  木屋中的烛光仍旧透着那淡淡的黄色,那个身影偶尔由窗前经过,灵动而轻盈。卫昭长久地望着木屋,终提步转身,刚一转头,面色微变。

  桃林,落英成泥,枝头稀疏,繁花不再。

  他缓步走向桃林,松软的泥地里,桃花零落。他这才醒觉连着下了几日的春雨,这桃花,终随春雨逝去了满园芳华。

  他忽然轻笑出声,低低道:“也好。”

  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卫昭身子一僵,想要转身离去,双足却象陷入了泥中,提不起来。

  江慈慢慢走近,提着灯笼照了照,笑道:“果然是三爷,我还以为进了贼,三爷几天没来了。”

  卫昭提步,出了桃林,江慈见他往园外走去,忍不住唤道:“三爷吃过饭了吗?”

  见卫昭顿住身形,江慈微笑道:“我将这几日落下来的桃花收集来,蒸了桃花糕,三爷要不要试试?”

  卫昭双脚不听使唤,往木屋走去。

  糕色浅红,状如桃花,由于刚出锅,散着丝丝幽香,沁人心腑。

  江慈取过竹筷,卫昭却伸手拈起桃花糕,送入口中。

  见他眉目间闪过一丝赞赏之色,江慈心中高兴,双手撑颊,看着卫昭将一碟桃花糕悉数吃下,笑道:“三爷府中难道没有会做桃花糕的?那以往每年的桃花,岂不可惜?”

  “要吃,到外面去买便是,何必费这个劲。”卫昭接过江慈递上的清茶,淡淡道。

  “外面买的哪有自己做的好吃,桃花糕就要趁热吃,才有那股松软与清香,到外面买,回到府中,早就凉了。”江慈说得有些起劲:“三爷若是喜欢吃,我走之前,教会你府中的厨子弄这个便是。”

  卫昭被茶气薰得迷了一下眼睛,半晌方道:“走?!”

  江慈醒觉过来,微微一笑:“三爷不是迟早要将我送回给裴琰吗?我总不可能在这桃园住一辈子。”

  “不逃了?”卫昭抬头望向她,眼神多了几分凌厉:“愿意回裴琰身边?”

  。”

  卫昭默默听着,心中如释重负,却又有点空荡荡的感觉。

  见他良久不说话,江慈觉有些闷,将烛火移近些,取过针线,将日间被柴禾勾坏的绯色长裙细细缝补。

  烛影摇曳中,她秀美圆润的侧面,宁静而安详。卫昭望着她手中的针线一起一落,忽然有种如堕梦中的感觉,渐觉神思恍惚起来。

  卫昭似在一条长长的甬道中走着,牵着自己的是师父还是姐姐,看不清楚。听到的却是师父的声音:“无瑕,记住这个圣殿,记住这条秘道,你再回来时,便将是我们月落的主宰。”

  他渐感难以呼吸,右手抓住胸口,喘息渐急。

  为求原本绣的花能对得上色,江慈费了很大劲,直到眼睛发花,才将裙裾补好。抬起头,才见卫昭已伏在桌上,双眸紧闭,似是睡了过去。

  她放下针线,望着那静美的睡容,慢慢地右手撑颊,思绪随着那烛火的跳跃一摇一晃。

  漉漉月色洒于窗下,春夜,静谧如水,偶尔能听到屋外的虫鸣,一切是这么安详,安详得不象这半年来所过的生活,江慈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卫昭猛然动弹了一下,江慈忙坐直,却见他仍伏在桌上熟睡,但修美的双眉皱起,似是正被什么困扰着,又正在努力想起什么。他的左手慢慢地抓住胸口衣襟,呼吸也渐转沉重,眉头锁得更紧,雪白的面容也一分分潮红。

  卫昭双眸紧闭,口中轻声唤道:“姐姐。”

  他唤得极轻,一声,又一声,江慈听着觉鼻中发酸,终忍不住极轻地唤了声:“三爷!”

  《流水迢迢(全两册)》读后感(五):流水迢迢之蛊

  我想,我必要写,以文字直刺出心的激荡。我受了这篇文的蛊惑,仿佛三郎真的存在着。我私心认为他已经存在了,他将比我活的更为长久。他的恨,他的痛,他片刻的极度幸福,无限的延长着,深深烙于这个尘土漫天的世间。他的一切都留在怜惜他,爱他的人的心里。死去的人化为一抔尘土,仿佛从未来到这个世间,但思念他的人都知道他留下了飞翔的影子。而三郎,在我的心中,是一道绚丽至极的剪影。

  我鼓起勇气重读这本书,决定在三郎和小慈最幸福的时刻停住。让时光凝固在这帧画面,不去想后面的骇浪滔天。对于一个必死的人,我想最好的方式是试图不去忘记属于他曾经的美好。在戏弄人的宿命面前,我们所能做和所要做的是在精神上不被其压垮,一点点真正高贵的站直身子。

  文字充满魔力,我真的自愿把心困守于有文字筑成的天地。我的痛苦,哀伤,豪情,甜蜜都如此真实,仿佛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真的是和我同呼吸,共命运。庄周梦蝶抑或是蝶梦庄周,我们如何确认哪些是真实,哪些荒谬而虚幻?我想本着心去寻找,才可能确认。我的心沉入这一个刀光剑影爱恨情仇的世界。当我搭乘地铁,卷入滚滚人流之中时,不察外物所在。心思一时飘渺于书中浩瀚山河之间,心境开阔,周遭一切只如一片残风,从我眼前飘飘而过,没有意义。

  美,是我生命的意义。但我对美的定义是迥异于通常所论的美。以前不知何为美,不懂为何有人研究美学——这个玄之又玄的东西。但庆幸的是我如今确确实实感受到这种东西的存在——母亲的双手,恋人的眼睛,沉落的夕阳,因珍惜才不畏死亡的豪情,历经摧折依然保有真心,甚至是美的破碎。所有打动人心的东西都美,美隶属于情感。而爱,是美的源泉,因为爱是情感之根,是心动的源泉。

  我不想分析他们,我只想感受这本书的世界。因此我不会详分细说,用愚蠢的理智破坏醉人的情感。与其说我看到最美丽的东西走向必然的毁灭,不如说我看到用毁灭作为美的成全。有些东西必须戛然而止,要不就会荡然无存。但转念一想,死亡不代表毁灭与结束,可能意味着解脱与重生。死亡实乃人生一常事,又何足惧哉。又何须因此暗恨不平,有些东西实在是超越了死亡的。死亡与欺辱,真的可以让所有人臣服与惧怕吗?死亡可能是我的朋友,带给我平静和宽容,也必带给所有人以平静和宽容。三郎是,小慈是,裴琰也将是,子明则是一直都懂的,也一直享受着这种平静。

  谨此献给三郎和小慈。

  《流水迢迢(全两册)》读后感(六):流水迢迢

  看一本古代言情,《流水迢迢》。我是更愿意称它武侠的,至少功夫场面描写的不是那么差强人意。且虚构得真实,有武侠传承的风格,历经磨难后获得的平静。江湖险恶是个醉人的地方,都道江湖好,风风雨雨几度欢喜离愁。它自由,因它有自我给予的代价。江湖是险恶,却也正是乐趣所在。

  我们经历暴戾的世,追求的却统统都是温柔的生。

  好在这本一切都给了。

  些许的惊心动魄,时空里构架起的乱世爱情,那么无奈,高贵,又平凡的爱着。人生却是一本无法重读的书籍,你只能在光与影的交错里,一遍遍回味,那些平静而孤独的时光里,我最想念你。

  依然在看情。

  两个男主都太过锋芒,唯一共同点是卖相好,且足够狠。区别是一个是自幼高贵,野心勃勃的相爷,争权夺势,手段高明。他有自我的目标,且付诸实践,运筹帷幄间获得乐趣,无可厚非。为大局可以牺牲部分。却惟独算漏了自己的心。而另一个是部落首领,忍辱负重,背负着万众的期待,隐忍而骄傲,不卑不亢。他一样有自我的目标,为了实现可以不惜一切代价。黑暗的心有光线剥开,爱是覆水难收。

  写出来似乎就明白了天平到底倾向了哪一个。

  人总是倾向让自己心疼的那一个,而不是让自己始终仰望的那一个。也许在那个强大的气场下你被呵护,刹那里以为会有爱,可是爱始终不是心惊胆战。人会习惯性选择一个更为安全的方式,尽管这个安全实际上暗涌波涛。

  小慈选的是三郎而不是裴琰。因为在最初的遇见里,她的心就疼了,纵使她只是他的挡箭牌,是他无可奈何的舍弃。而唯独她笃定的却是他的真实,而在爱里,真实是这样重要。

  疼是爱最直接的感觉。

  而整个故事里,不管是爱还是江湖,都让我触目惊心的是,他们始终都在努力的活着。或者卑微,或者隐忍,或者倔强。

  这个万倒霉的女主,她不漂亮,武功也不够高强,在男主角的战场里她卑微近乎讨好,可是就算她流下泪冷漠又小心责备过命运的时候也依然是仰着头颅,胆怯的骄傲里她爱过,就算结局依旧孤独。她只是很想要,活下去。

  那个风雨迭起的江湖里,任谁都微不足道。这个世间变幻的风云这样多,谁能留得住永恒呢。平静的生活要过那么久,而我这样憎恨生命的重复。我们终于没能牵手旅行,不过还好,能够遇见你,已经很不可思议。

  《流水迢迢(全两册)》读后感(七):情系流水梦迢迢

  我真的真的很喜欢这部小说!

  喜欢江慈。小慈就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她没有煊赫的身份,也没有沉鱼落雁的美貌,更没有令人惊艳的才华。她有的,只是那些美好的品质:乐观开朗、聪慧动人、娇憨可爱。虽然她贪玩贪吃,好奇心过重,但她实实在在地留在了我的脑海中,也真真切切地刻在了裴琰和三郎的心上!除此之外,我比较欣赏的是小慈对感情的处理方式。一开始,小慈喜欢上裴琰是必然的。但是裴琰的欺骗和利用一次次伤了小慈的心,而且我感觉那时候裴琰还是有点不尊重小慈的,更没有将小慈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后来小慈被三郎掳走,渐渐地了解三郎,爱上三郎。这时候的小慈对三郎已经是死心塌地了,不管裴琰如何挽留,小慈都未曾动摇。况且三郎娈童的身份还摆在那儿,按照一般的网络小说情节,作者都得在这儿让女主纠结纠结再纠结、犹豫犹豫再抉择,直到把男主男配都轮回虐一遍再正式让女主定下与之厮守终身的人。可小慈不是这样的。小慈既然爱上了三郎,她就不会和裴琰暧昧不清,她就会尽自己所能去包容去温暖三郎。

  说到三郎,他有两个名字:萧无瑕和卫昭。一般的话,大家应该更喜欢无瑕这个名字吧。而我却更喜欢叫他卫昭。一是因为我单纯地喜欢这个名字,二是因为卫昭比萧无瑕更真实,形象更鲜明(好嘛,其实这就是一个人)。无瑕的话,感觉还是那个纤尘不染、清冷高贵的圣教主,离我太遥远了。喜欢卫昭,不论是他在京城时飞扬跋扈,还是杀人时的凌厉狠辣,亦或是默默爱着小慈的小心翼翼.......他让我心生怜惜——这样一个惊采绝艳的男子竟然是那样的身份! 却又让我不能对他心生怜惜——他是这么一个骄傲却又无私的人。我只能默默地注视着他,贪婪地读着有关他的一颦一笑、或皱眉、或神情淡漠的描写。

  最后是小裴。对于小裴,我实在提不起爱。但是我对他的关于自己并不可悲的陈述(见原文“微波狂澜”章节)倒挺佩服的。小裴并没有像其它古言争权夺利的主角一样对女主来个“知心姐姐互动”,矫情地感慨两句,而是认定自己的目标,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虽然如此,我还是不喜欢他。没办法我是女主控,他不能老这么伤害利用我们家小慈。爱争权夺利他就争他的权夺他的利去吧,小慈可得留给我们家卫昭了。

  看了这么多小说,还是觉得流水迢迢最好,还是觉得三郎是我最爱最爱的小说男主(虽然楼大说小裴才是第一男主5555555)。谢谢楼大,给了我们这么好的作品,还有这么好的三郎。期待楼大的《东风顾》.

  《流水迢迢(全两册)》读后感(八):很喜欢的一部古典言情小说

  《流水迢迢》是古典言情小说里难得一见的好书,文笔细腻婉转,情节丝丝入扣,人物感情的变化极其自然顺畅,一切仿佛水到渠成。故事的角度不局限于男女之情,江湖道义,君臣之道,两国纷争,其中的尔虞我诈里刻画的角色不论好坏正邪都有其各自令人欣赏的一面。初看只觉淡淡并未深刻,喜欢女主江慈善良率真、乐观豁达,但不喜欢这个结局,对于最后的男主角不是裴琰,甚感愤愤不平~~~那三郎怎比得过裴琰?!女主怎么会这样选择?!不甘心之下再细看一遍此文,才发觉作者为这个结局是费了很多心思的,似乎结局就该如此才妥当。只是还免不了为裴琰的淡淡情深所叹息,看了番外以后此感更强烈。即使帝业大成又是如何?!那人的音容笑貌刻于心中只能怀念,每一次成功喜悦后的淡淡失落,每一次开怀大笑时的笑颜不能抵达眼眸,每一次午夜梦回里的恍惚疑似时光叠~

  《流水迢迢(全两册)》读后感(九):至今最最最爱的小说人物

  书龄不长,也就3年吧,但是至今看过的小说也是数不胜数。不过,能让我想起的人物最很少,能让我深记得人物那少之又少。卫三郎--就是个意外,是我无论怎么样都很爱的一男主。有人说他只是生世可怜,才会触动人心。可是,我并不是因为这点而喜欢上他。是他的真、他的心吸引了我。他对小慈的爱,很坦很纯,无暇。虽然最后他还是抛下了她,这个原因是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为什么不能为了小慈活下去。这个理由很简单,因为没人能体会感受到他从小经历的痛苦,那是常人无法接受的,更别说像三郎这么骄傲的人。还有一原因,当时最后他一死,也帮了裴琰,洗脱了他造反的嫌疑。三郎解脱了,重生了。我觉得整部小说里,最圆满的人就是三郎,友情有了,亦敌亦友的裴琰、如妻长的小崔;爱情有了,至爱的妻小慈;亲情有了,亲如父的平叔等......所以这样的一个人物,我爱,大爱。

  《流水迢迢(全两册)》读后感(十):凤凰

  花了几天时间看完流水,期间有笑有泪,直到凤凰涅槃,小慈远走天涯才真正觉得被虐到。去贴吧找番外,无意间看到消息说于妈要拍成剧,有被虐了........

  向来爱看言情,即便有再厚重的历史背景,再复杂的情节关系,也要在里面理出一些男女主感情的纠葛。对,就是纠葛,让人会心一笑觉得甜蜜温暖的纠葛,这就是爱情有趣的地方。其中不乏欺骗、利用,于是这时若出现一个以诚待人的男主就会立马俘获女主,也是读者的心。

  当然,流水并不是这样简单的言情。故事里每个人似乎都有着沉重的过去或无望的将来,整个故事的主线也就是在这样混沌、迷乱的情境中找到一丝清明和出路。都是经天纬地之才,都用尽心计,妄图打破这一切的昏暗,赢得一片光明的未来。可是,无论如何都抵不过命运那双残酷的手。再强大的人都有无法把握的事,再执著的信念都会有落空的可能,再坚持要做的事情都会有让人疲惫的时刻。无论裴琰还是无暇,都逃不脱这样疲累的命运。只可怜小慈,卷入这样悲怆的人生命运,还赔上自己最真的感情。 可是,换做另一个人,能不对他们心折吗?

  看书的前半部分,一直以为裴琰会是第一男主,虽然他的性格和感情难以捉摸,但未必他不会付出真感情。反倒是无暇,他身上有太沉重的包袱,有太多可以让人疼惜的理由,反而让人不敢投入更多,怕是一个不小心便会陷入。可是,显然到后来,无暇才是那个真正值得那份爱情的人。他和小慈一样,在感情方面最是单纯。小慈本就是纯善之人,无甚大志,却也安于平凡。对感情,不过要求一份真诚,这却是裴琰怎么也给不了的。无暇因背负太多,一直绝情弃爱,若非与小慈相处日久,也不会轻易让她进入自己的心里。可一旦他认定了,便再无可能放弃——这是他心里的温暖啊。于千难万险中互许终生,爱的纯粹,也爱的浓烈。可无暇终究是去了,这段感情也就成为最圣洁的花冰封在她心里。很想很想,看到他们在天下大事平定后,平淡幸福的生活,那必然会是另一种美好。

  最近风传《大漠谣》因违背历史将被禁播。当初看大漠谣,完全是被桐华塑造的一个明朗、深情的霍去病所吸引。看得多了,倒觉得这样类型的男人已经被塑造了太多太多,即使他是霍去病也再生不出些特别的感觉。反而,历史上的霍去病,铁骨铮铮,是个只有家国天下的民族英雄,或许没有花前月下温柔的笑意,却也英姿飒爽驱敌万里,那才是一个独一无二的霍去病吧。

  现在倒比较爱看架空文,少了那些让人心里有疑虑的历史背景,尽情沉溺在感情世界里沉浮,多快意!凤凰,凤凰,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能尽情做你自己,尽情爱着小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