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蛇为什么会飞》读后感10篇

  《蛇为什么会飞》是一本由苏童著作,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18.00元,页数:280,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蛇为什么会飞》读后感(一):你们全家都是鸡

  很多人觉得这个书不好看,但是就凭那句:你妈是鸡,你妹是鸡,你们全家都是鸡.我觉得只好看,只屎涨.

  你要是喊我现在说讲了啥子 我都忘的差不多了 只记得到一个染了头发了 吸毒卖批了夜光婆娘.在看这个书了时候我还在喜欢听王菲,以为自己是W宝石等到别个坐起 时间飞船 来找老子,顺藤摸瓜听到个卡白丽就觉得自己前卫完了,其实只瓜 比那些嘴巴剥不来瓜子壳壳了人都愚蠢.

  都说碧奴好看但我觉得很一般,书童真了该学学齐白石就画点葱葱蒜苗做点自己驾御的到了事就行了,鼓捣写,还以为写的出来篇武则天,还是这个吸毒买批了好看,妓女也能猜火车.火车站鸡确实有点多,还没走弄就哥老官,哥老官了喊,100带套150不带,啥子嘛一个二个以为都是来找肉联厂了春天了说,原来我还在仁和老街上吃羊肉米线了时候,就听到班上几个烂眼说啥子日雀拨批5块钱还包早饭,老子觉得只残忍,多吃笼包子多了钱都赔了,还不如就在大凉山种土豆.

  我觉得这个好看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觉得都不好看,我就觉得写的好,劳资在班上第一个听王菲,第一个看书童,他们都在看人之初了时候,我只看女友和科幻世界,老子第一个穿浅色牛在裤穿红况味,穿HOT大脚裤,劳资缴个碎发都要引起轰动,因为我每个寒暑假都可以回成都,自动铅笔都是用了0.3 结果以为自己可以曲径通幽,还不是日妈只考了个专科.给我妈一说成绩,我妈只说了句:你读锤子书.就继续炒菜.

  我还是喜欢以前那些有套路的东西,比如说:

  A:你妈卖批

  :你妈不卖批有你?

  《蛇为什么会飞》读后感(二):蛇也飞不动了?

  这部小说可以说是苏童的转型之作,很显然,苏童在经受文学思潮演变时也呈现出了自己的无奈。在面临着社会的转型,金钱拜物教的至高无上的位置,每个人在这个环境挤压下。变形着存活着,尴尬与无奈。苏童独具匠心的选择了火车站,世纪钟,还有在阴雨天气出现的蛇裙,而环境的渲染却比以前的《妻妾成群》,《罂粟之家》里去之甚远。也许苏童所描写的火车站与我想的不一样,但也很显然,这个地方缺乏味道。缺乏一种生活和真实。 先锋文学的败落,都市社会里的诸多芸芸众生依然存活着,畸形裂变或者不择手段。同早期对于女性的描写,这本书对于女性的剖析也出于浅显,早起的妻妾成群堪称是绝唱了吗?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在这本书里看到的三个女性,一个算不得堕落也算不得矜持的金发女郎,一个算不得可耻也算不得伪装的冷燕,一个可悲却也突兀的修红,塑造得最好的还是修红,她的小心翼翼,坚守着一个旅社“微笑小姐”的头衔,在被丈夫的背叛后将希望寄托于一个电台主持,希望破灭后竟然发了疯,她是可悲的,不可思议的,或者说是苏童所熟悉的。而对于另外两个角色包括所谓人渣的克渊,在现代社会日异光怪陆离的社会新闻的曝光下,已经是相形见绌。

  突然想起叶兆言的一部小说《别人的爱情》里,对于主人公的描写显然比苏童更为暴露更为大胆也更为贴近生活。同样是两个人渣,一个是在感情上的油条式的流氓,一个是吃社会饭催债的黑帮。但是给人的印象是,前者人渣渣得彻底,而后者似乎比普通人尤其是比普通人更加具有温情。两部作品前者是对于生命和爱情,命运的探讨,后者则是对于金钱社会的揭露批判和悲哀,而这个批判的力度是值得质疑的。

  从语言上来说,很难想到一个诗意的人会突然满嘴脏话起来,我简直有点怀疑这是不是我认识的苏童了,语言对于克渊是一种标识,一种掩饰,但是很无力,也许现实生活中存在这样的人,但是很矫揉,如同金发女郎和冷燕一样,人物塑造得很造作,没有自然的痕迹。金发女郎一个神经质的气息独自来到南方寻梦,人人都以为她是鸡,但她始终没有堕落,作者似乎在诉说这个永远用谎话连篇去寻找机会,永远内心娇小尚未成长的内心去将全世界恶化,这只能是一个未成长的处于纯良与堕落边缘的典型,可以说,她根本不懂事。从冷燕来说,她嫁给了一个寻花问柳,吃喝嫖赌全沾的丈夫,对于这一切失望的人她转向了权利的把持,她为了权利而堕落,为了权利而豁出去一些,她豁出去了作者却没豁出去,以至于我们看不到冷燕莫名其妙的豁出去了只有结果而没有太深刻的过程。

  对于克渊,他的性功能障碍,他全家的灭顶之灾,这个人物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悲剧,而这个悲剧确让他自己毁了。

  小说当中的葬礼都少了原有的严肃,多了谐谑,无奈和悲哀。冷燕的丈夫美男子梁坚欠了37万,跳世纪钟死了。死了,好像只有一个结果,也没有任何感情的流动。

  无论是是零度情感,还是细致的刻画,很显然苏童这部小说都没有开掘好,对于人物的选取,润色,已经场景意蕴都让人觉得有些失望。

  无疑,苏童也在面临着转型,他的败笔应当得到读者的谅解,但同时我们在惊叹苏童还活跃于文坛积极创作时,不禁惋惜,一个作家的时代真的逝去了吗?一条斗折蛇行,天马行空的恣肆汪洋的世界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吗?

  幸而近年来苏童所获的茅盾文学奖也许能够说明一些问题。我还没有机会细细品读。但苏童是我很喜欢也很崇拜的作家,我定会细细品读。

  我同意陈然所说,作家写作不是下蛋,不是只顾产量。虽然尼采所说作家写作同母鸡下蛋时的痛感是一致的,尼采强调了“诗可以怨”。而陈然所说,似乎是个作家们敲醒了一个警钟,在这个时代,一个作家一天几万字的产量却代表不了文章的质量,这是很可悲的事情。作家与商业接轨,思考的深度越来越浅,更倾向于迎合庸俗的趣味。我并不是针对苏童所说,也不是针对任何人,这是一种趋向,也是我们应当警醒的不被商业吞噬。

  《蛇为什么会飞》读后感(三):再也不骂小说作者啦

  本来只是去借《我的帝王生涯》,偌大的图书馆前前后后找来找去,却找到了《蛇为什么会飞》。这个小说的标题很有意思,让我不由地想到了陈应松的一篇小说《松鸦为什么鸣叫》,还有《中国人为什么不高兴》。再找下去,估计也找不到那本最初要找的书,索性作罢,借了它来。

  这本书的封面是我目前见过最恶心的封面了,很抽象的两个女人脑袋占据了封面下侧,中间夹着一个疑似是鬼的人影。其实封面传达的信息和小说最终要传达的信息没什么相似点,这么诡异的包装不过是为了吸引读者眼球罢了。

  我向来敬佩苏童的小说,特别是他的文字。这和王朔的小说有明显的不同。王朔的小说风格很独特,他的小说大多是由对话成章,甚至有一些无关紧要、鸡毛蒜皮的成分。而苏童的不然,他的小说基本上都不出现对话,人物的语言和人物的心理描写粘在一起。

  “三三这下丧失了热情,他慢慢地松开了金发姑娘,猛地把她往克渊那儿一推,我口臭?三三拿着克渊当炮灰为自己辩护,三三说,你去问问他,他比我口臭多了。”

  我喜欢这样子的写作方式。

  开始真正喜欢苏童不是因为他的《妻妾成群》,读《妻妾成群》的时候我还不过是一个初中生。那些年对国内的小说基本没什么好感,鲁迅的小说除了《故事新编》比较有意思外,别的都没什么故事性,而茅盾的《子夜》只因里面一句“风一吹,露出女子白皙的大腿”,让我激动了好几日,更别说《白鹿原》这样充斥着性的长篇了。那些日子,我基本上时靠着《故事会》过日子,一星期的生活费是五块,除去买煤油买蔬菜用去两块,余下三块恰好就是三本旧的《故事会》,两年下来,我把2004年以前的《故事会》全部读了一遍,包括一些早期的“珍本、残本”。现在,若是再叫我看故事会,怕是连一本都懒得翻阅了。我的初中就在“故事性”很强的小说中度过的,苏童的小说我必然是没什么兴致细读。

  苏童的小说也有它的故事,但是一个人没有活到一定的年龄,没有经受过类似的经历,便无法洞察作者想要主题。

  重新拾起苏童是在他的《河岸》发表之后,那时有很多人都在评论《河岸》。我记得有一个很知名的批评家指责小说,说,《河岸》的开头很好,让读者为之一怔,但是中间就开始失去力道,最后只能草草收尾。不过,我觉得《河岸》要好,起码比我读过的其他一些描写文革的小说好很多。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喜欢苏童的。

  不过,要说起来,《蛇为什么会飞》并不好,它不过是苏童的转型的一次尝试而已。从历史小说转到现实小说的一个过度。小说读起来还是比较粗糙,缺少一种厚实感。苏童的文字向来也缺乏厚实感,他的文章的特点是女性,不过,我到不以为“女性”可以作为缺少厚实感的借口。中国还有一个作家也是比较女性的,他的短篇小说《相爱的日子》就要比苏童的这篇小说好,更“现实”。

  我又觉得,我不能这么刻薄的评价苏童。毕竟这本小说的“现实”是2000年的,时隔十年,物我全然不同,再谈“现实”就没什么意思了。只能说,苏童当时没有想过把他描写的“现实”做成一个模型,把时间拉长,一直拉长。就比方说电影《搏击俱乐部》拍于2000年前,却成了世纪末的预言,到目前为止,我们都具体它的“预言”仍然相当有价值。

  不是作家就不知道作家的艰辛。这几天我搜尽脑汁来写一篇小说,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我一直拿海明威的话勉励自己,安慰自己,第一遍都是垃圾。于是,我在读《蛇为什么会飞》的时候格外细心,一本薄薄的书读了足足三天,我才发现把一些文字拼凑成文章,把故事转述成小说是多么不易。所以,我省去开始读小说时想给作者发飙的话。

  过分的挑剔一个比较喜欢的作家有点缺心眼。我只希望苏童能够创作出更好的作品。这点让我想起了我的大学政治老师,他在学期末的“临终遗言”是,你们听我天天骂这个社会的不公,骂执政党的无能,但是你们不要把我想成一个社会异类,我不过是一个愤青。正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够深,我才站在这里,口出狂言。我想说,这也是我对苏童要说的。

  《蛇为什么会飞》读后感(四):评论蛇为什么会飞

  依然是禁闭的高中时代,还是禁闭x100的高三。每节自修课做题做累了,或者是课间十分钟读上几段,渐渐就连成了一本书。这有点像扣时间写小说,短篇小说不能这样写,它需要一个时间范围来做思考,不能太长,超出了就失去了短篇的味道,就像海明威写短篇很有味道,但是他用同样的手法写长篇就完全不来赛,乏味、空洞、冗长,这是他长篇小说给我的感觉。如果说海明威的短篇是浓缩咖啡,那么他的长篇就是加了白开水的咖啡,粉末还是那个量,被生硬地灌出1000ML的长篇容量。以致于后人给海明威的文风定义为hard-boiled,又冷又硬,像咬不动的开水和白面包。说那么多才提苏童,因为他也是短篇出生的作家,短篇写的头头是道,以致于屡次被相中搬上银幕。他的长篇也有搬上银幕,比如那个话题作《米》,原作显然更H更BL,写主角强奸妇女之后精液射在裤子里,风一吹,凉飕飕滑腻腻的。《蛇为什么会飞》题目取的像十万个为什么里面出來的,《收获》上有很多长篇小说题目取得怪怪的,池莉一篇写自己的日常生活的,取名为《托尔斯泰围巾》,我没有花时间读过这个俄国巨匠的长篇,会对题目感到匪夷所思看来只能怪我自己偏食挑食。《蛇》从头到尾没有出现过蛇,只是在最后,最后最后的最后,宋克渊在火车上逃亡的时候,看到貌似是蛇的东西掠过车窗。苏童的小说最好看的是少年血时期的东西,枫杨村等经常在他的小说里出现,我相信那是真实的、无与伦比的。那是他童年经历过的。《蛇》是苏童第一次直面描写当代的长篇小说。如果说苏童的少年血是以成人的目光在回忆、在追溯,武则天也好民国也好反正都是过去的事情,他可以“想象”。那么当代有些事情不能只是凭“想象”来建构的了。张爱玲写《秧歌》和《赤地之恋》,她靠得也是“想象”。我不知道“真实”这个词语是不是表示真实存在的,但是在疏离的后现代时期,“真实”反而让我糊涂了。《蛇》有很多电影化的手法,蒙太奇,我相信那是苏童从港片里学来的。整个故事发生在火车站,就是那种帮派和江湖的地方,苏童这个胖男人据我所知是个教书的吧……帮派、江湖,是的就是港片,所以如果你看过陈果的作品,你会觉得《蛇》的电影版就是它了!《去年烟花特别多》里有个蒙太奇,切换的是砍人和九七回归放烟花,到了《蛇》里变成被人砍和千禧年之钟敲响。对,蛇年,千禧年不是龙年吗?蛇为什么会飞?

  《蛇为什么会飞》读后感(五):似是而非

  不喜欢这本书,苏童的细腻与温柔并不适合这样的主题。描写火车站附近的下等人的生活,苏童的语言不够野性和泼辣,看起来总是不够真实。他说他从小是在火车站附近长大的,对那些人的生活很熟悉,也许是这样吧,但是他只是个知识份子,知识份子去写下等人的世界,免不了是要臆想的。就好像聪明说她不喜欢《梦里花落之多少》,这本书给她的感觉是一个小孩在写大人的世界,站在仰视的角度,无法真正了解和领会那个世界中的事。《蛇》给我的感觉正是这样,虽然很努力,但是总是让人感觉似是而非,用蛇来作象征也是很初级的做法,太牵强,为了表现自己设定的主题而创造人物,为了模式化的人物来设定他们的行为、语言。闷、不好看。

  真正够平实、够泼辣、够野性的笔是王朔的、贾平凹的、阿来的、余华的和韩少功的。这几个人作为知识分子,不说“文话”,不说“书面语”,用平平实实的语言来写作使用这些语言的普通人的生活。单就这一点来说,已是可贵。

  《蛇为什么会飞》读后感(六):世纪末的异化

  开始留意起书的封皮来了。觉得这本书的封皮够唬人的,一看像是鬼故事,而实际内容其实还好。虽然是贴近现实,有关社会阴暗面,但总觉得不至于让人绝望,可能与这本书描写的深度有关。

  在附录的后记和访谈书中的蛇、火车等象征意味。我倒比较关注的是书中的世纪钟,开篇就已经提及,结尾有似有回应……这么重要的一个意象,当然不能轻易地忽略过去。而且书中提到是人们迎接新的千禧年所作的种种准备,展示人们迎新的心理期盼。

  可惜的是,历史尽管在一个重要的关口。新千年该富有多少意味啊!事实是人们却只能庸庸碌碌,串联的仍旧是无味、贫乏、无知、无耻。

  克渊和黄发女孩该是书中的主人公,一个是痞子、渣子,但却是有情有义;黄发女孩是典型的做明星梦傻女孩,却有操守,有原则。社会只会无情地将他们打入阴暗处。他们就是蛇,企图高飞,命运却只让他们爬行。如果误入歧途,还分分钟遭遇“喊打”的悲剧。如同六月在火车站爬出的蛇,只有善于藏匿,或许还能苟存,如果进入闹市,只能灭完。谁能够飞?是冷燕那种“变相鸡”。去除自己的羞耻感,变卖自己的灵魂,才可能插上飞翔的翅膀。

  世纪末下的这群可怜虫,他们满心欣喜地迎接新世纪、新千年。在这日渐异化的时代,新的千年只能是日渐冷酷,日渐野蛮。

  读书的时候,觉得苏童把2001当作千禧年怪怪的,不是应该是2000年吗?于是百度了一下,结果如下:

  人类马上要跨入21世纪,但21世纪究竟始于何年这一简单问题全世界仍在争论不休。其中一派从科学角度出发认为21世纪和新千年始于2001年,另一派则从人们习惯角度出发认为2000年是21世纪和新千年的第一年。

  造成这一混乱的根源是国际通用的公历纪年是1400年前提出的基督纪年,它的起点定为公元1年,公元1年前的一年定义为公元前1年,没有公元0年。1626年为了将纪年序列划分为较小的年数段,采取世纪是公元1-100年、公元2世纪是公元101-200年。因此第2世纪始于公元101年,第二个1000年始于公元1001年。依此类推,2000年应是20世纪和第二个1000年的最后一年。

  《蛇为什么会飞》读后感(七):号称苏童的现实主义新篇

  从现实意义讲面向底层小人物的关注和描写确实算剑走偏锋的一个视点,特别是关注对象的边缘角色。

  但总觉的不够深入透彻,说是长篇,18万字,略显单薄了。

  人物的角色塑造也略显单薄,梁坚的过早over把高潮提前透支了,等到世纪钟2001的时候,略显牵强和不足了。实际情况如苏童的后记中所记世纪到来之时平民的兴奋必然没有那么大的动力,仍然是赶路吃饭谋生活的。

  毕竟写实的不如写旧时的天马行空和空旷,离我们越近,越不容易求得共识,历史中留下的都是大模样,而现实的细节小民各有自我的理解,因此愈难。

  毕竟这是苏童的一次自我挑战和突破,期待更新的苏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