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全怪谈(全三册)经典读后感10篇

  《全怪谈(全三册)》是一本由[日] 田中贡太郎著作,南海出版公司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118.00元,页数:1008,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全怪谈(全三册)》读后感(一):说说日本的怪谈:人有情魑魅亦有情

  一、我对怪谈的理解

  接触日本的怪谈之前,如果说内容上有点接近的,我看过《聊斋志异》、《搜神记》、《世说新语》里面的一些故事,读来津津有味,掩卷之后内心还在故事中沉醉着,可谓意味隽永。《怪谈》和这类故事比较,语言上有个明显的区别,上述提到的这些中国志怪,任诞类故事是用文言记载的,而译介过来的怪谈类故事和现在的书面语组织方式没有什么区别。

  我接触的第一本《怪谈》是小泉八云编著的,可惜版本很差,因为那本书上有许多错别字。后来购入两册鸟山石燕绘的《百鬼夜行》,鸟山石燕是日本江户时代著名的浮世绘画家,这上面是浮世绘风格的绘画作品,线条柔软,妖怪充满魔力,惹人喜爱。

  之前看过一本井上顺孝的《神社众神明》,读后觉着日本的神比人多。神与鬼都是富有人情味的,非但不惧怕,反而乐于亲近。既然有了鬼、有了神,就有神社与奉鬼的石塔。延伸来看,是日本民族的民俗文化与独有风情。能把这种感觉传递出来的中国体验者,我觉得周作人与丰子恺二位先生的文章尤为出色到位。

  要是详细说起来,还是特别复杂的,每一个鬼怪都涉及到故事的流变,来历,有的同民间信仰,民间节日相关。许多鬼怪原本不是日本本土的,比如说河童,有一种说法是说,他从中国而来,这是很有趣的现象。似乎也能看出日本国民的某种内在的性格。

  除此,河童这个略可爱的鬼怪,他喜欢女色。关于这一点,我想到我读过的《日本意气》,与此一套的还有《日本幽玄》、《日本风雅》、《日本物哀》三本,现在我还是觉得这四本关于日本美学的书很值得一读。关于“色”的谈论,有这样一段我始终很喜欢,觉得它很有情味:

  柳泽淇园在《云萍杂志》中这样写到:年轻时无色,便没有青春朝气:年老时无色,就会黯淡而乖僻。世间所谓的色气者,就是对所喜所爱的追求,并不单单是淫欲。士无色不招人眼,农无色不生嘉禾,工无色不显手巧,商无色没有人缘,天地间若无色,则昏天暗地,死气沉沉。故孟子有大王好色之辨。

  我觉得理解这类故事,如果对日本的民俗文化有一点了解,体会得会更加丰富,有趣一些。比如说《一日江户人》,《大江户八百八町》这样的书,这都是很有意思的书。与说老天津,老北京,老成都那种文章有点相似。除了非常明显的盗亦有道的那种感觉之外,特别吸引我的是那种底层生活,尽管充满波折与艰辛,但是还是有许多富丽的色彩。作为人,这是很宝贵的部分,看了许多批评人性的东西之后,人也应该有要人自身觉得宽慰的东西。

  二、每一只鬼背后都有一个未完结的人间故事

  这套田中贡太郎编著的《全怪谈》,与小泉八云编著的那一本比较来说,我觉着从文学性这个角度说逊色不少;从故事的编排上,有一些篇目与东北人口头流传的民间故事比也差了一点。这倒要我有一点不理解它们被田中供太郎看中的原因,也许是考虑到这个“全”字吧。正如介绍上说,“日本通”小泉八云编著了五十多个怪谈故事被奉为经典,而这位后辈编著的故事比五百个还多。田中贡太郎一生只专注于一件事,就是日日夜夜与各种怪谈故事耳鬓厮磨。

  从内容上说,字里行间透露出一种无可奈何,这是不同于看小泉八云版的一个区别。比如说《雀森鬼影》、《戒指》、《贴身腰带》是冤死鬼或者遭遇负心汉来寻仇的故事。其中《雀森鬼影》是说一个男子,叫神中,他与妹妹相依为命。神中的课长对他的妹妹有意,但神中认为他人品不好,没有答应。课长为了报复,登报污蔑这对兄妹。妹妹自杀,神中也绝望地用三尺白绫结束了生命。故事的讲述方法正好相反,先讲作鬼之后的神中找朋友帮助,托朋友之手,以鬼独有的灵异的方法杀死了课长的朋友,正是那报纸的主编。

  《戒指》与《贴身腰带》都是说女子通过灵异手段,对抛弃她的薄情郎的报复,《戒指》的结局非常惨烈。是说男子将女子的财产全部挥霍,并抛弃她另外组织家庭;《贴身腰带》则是出家人恋上女子的故事。本是两情相悦的两个人,但因戒规放弃了这段恋情,可女子还留恋于此,将头发缝在了他的腰带里,每夜就寝时,这腰带就如蛇一般钻进他的被窝。后来他用剪刀剪断了腰带。结局和缓。

  《蓝布条衣裳》则是有报恩意向的。如果说这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循环,我是不信这点。反而,我看到的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境遇,遭遇冤屈的人没有办法为自己伸展正义,只能化作厉鬼来寻仇,何其悲也。反之做了善事,就一定能有好报么。也是未必。

  但只有一点好,起码无愧于心,不会被某种愧疚感而弄得彻夜难眠,不过话又说回来,能彻夜难眠者,能反思己过之人,又是可交的对象。况且,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又说,能够改过,善莫大焉。这又是很复杂的。佛也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经历入世之苦才见菩提。但是自觉的人,身在安乐窝又怎能说不是另一种修行。可见这么理解下去,早已不是对与错,是与非的问题了。

  反过来说,传统的怪谈故事具有教化作用,亦可感受到民间百姓的质朴情怀。明辨是非中常有的是善与恶这类二元结构的思维方式。与我们这边流传的《秃尾巴老李的故事》差不多,这是比较典型的一种故事结构。除此,《亡者会》、《过路妖》、《六个渔夫》像是敬畏鬼怪的,故事比较单调。《两封信》也很短促。

  《全怪谈(全三册)》读后感(二):百鬼夜谈品书 —— 小野寺

  百鬼夜谈品书 —— 小野寺

  ————《全怪谈》手记

  我以洗豆妖的名义发誓,下文所说的句句属实。

  我毕业后和大多数自命不凡的人一样,浑浑噩噩,不找工作,生活日渐窘迫。只好求助中介公司,帮我介绍了一间最便宜的房子,是地下室,一个月3百块钱。后来才知道,这间房子之所以便宜,是因为出过点事儿,没人敢住。

  听邻居说,最早住进来的是一个女学生,为情所困得了抑郁症,不久吊死在里面了。随后又搬进了一个男的,刚开始还挺开朗的,住了一段时间后,变得沉默寡言,最后不知为何,发疯了,半夜没穿衣服就冲出去,被车撞死了。

  我是第三个住户,邻居们见我有勇气住进不吉利的凶间,都报以怜悯的态度,经常送我点吃的,比如,给个馒头或一点咸菜,像素不相识的百姓见到了死刑犯,仿佛在说,吃饱了,好安心上路吧。

  房间里仅有一个床,没有窗户,四周是墙,躺在床上,向上看,上面横穿过两根粗水管,左边水管上有一条淡淡的锈痕,我推测,极有可能是上吊女子用来栓绳子的地方。

  虽常年阴霾,进不来阳光,可房间住起来也不难受,冬暖夏凉,水管中发出潺潺的水流声;墙角有可爱的小蜘蛛、蜈蚣、潮虫;墙面斑驳,生长着绿苔藓;让我足不出户,就能领略到一派诗情画意的田园风光。

  我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读的《全怪谈》。因我从小喜欢研究各种灵异诡怪的事件,只要有类似的书我都不会错过,也不觉得害怕。

  这本书原名是《日本怪谈大全》, 都旧的碳化发黄了,快成绝版书了,毕业时,是我好不容易才从校图书馆偷出来的。我们校长说的好:在大学,同学们拿走精神食粮不算偷!

  我认为好的怪谈文学,应像田中贡太郎的《全怪谈》,梦枕貘的《阴阳师》,小泉八云的《怪谈》或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那样,不是以吓人为最终目的,而是优美的,符合美学精神的。那些令人毛骨悚然,以吓人为目的书,只是感官的一时刺激,经不起推敲,更无法感悟人世间的道理。

  因为任何华丽的想象,都还需要对世界的洞察力来支撑。《全怪谈》不少故事有《聊斋》的影子,绝大部分又被新构思,《聊斋》如酵素,在田中贡太郎心底发酵,像磷火一样燃烧,才能写出如此孤愤奇绝的幻想世界。

  江户时期的风情,美极了,绝色的女子,隐忍的武士,刀与雪,菊与酒,读多了会想遁世,想钻进书中,进入那个年代一探究竟。

  有次读累了,小睡醒来,朦胧中见墙上一处苔藓颇为异常,颜色明显发深,形状酷似人脸,双眸、长发、额头,嘴唇,处处分明;我盯着足有半小时,恍然若释,解开了困扰我多日的谜团,叹道,真想不到,原来这间屋子还掩藏有如此的谜底:

  俗话说得好,不作就不会死!我推断,此屋中死去的那女学生,曾被负心的情人伤害,情人无声逃避,她痛不欲生,选择自杀;后来她的情人听闻死讯,心生忏悔,为表哀悼,他也搬进了女学生临终时住过的房间,男子在房间内日夜思念,祈求原谅,哪知女学生被伤极深,不肯释怀,借邪鬼之念,令墙上的苔藓逐渐化成人形。男子看到此景后,预感死者要来索命,他索性一心求死,期盼死后能再度重逢,也算可歌可泣的爱情了,像极了怪谈中《人面树》的故事。

  我起身,走近苔藓,告诉了它,那男子安葬的方位,并祝它们早日团聚;作为额外赠送,我还读了两遍大悲咒;不久,那片人形的苔藓便枯萎脱落了。

  之后呢,左邻右舍的小伙伴们,都好奇我是怀着怎样的勇气住进怪屋的,见我住的还有滋有味,都纷纷进来参观,一来二去就混熟了,只要有人来,我便给他们讲怪谈故事,有时候他们闲的无聊,也会讲他们身边发生的离奇事儿。于是,我的房间成了大伙讲鬼故事的消遣基地。

  有天夏夜,我们玩了一个游戏,那是江户时代的传说,叫百鬼百物语游戏,说是半夜里几个朋友聚在一起,点一百根蜡烛,大家轮流说鬼故事,要恐怖点的,说完一个鬼故事,就吹灭一根,据说,当第一百根蜡烛熄灭时,真正的鬼就会出现……

  往往说故事的人心里会有个警惕,到自己说故事的时候,千万不要变成最后一个,因为不知道说完第一百个故事的时候,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所以每次说到第九十九个,就会立即打住,没有人敢再继续说下去,这是一种集体召魂的仪式,据说成功率较大,详情收录于《百鬼夜行》中。

  我们7、8个人,拎了箱啤酒,坐成了一圈,你一段,他一段的,借着酒胆,开始讲故事,从村头田间的听闻,到北漂打工的奇遇,或亲身经历的怪事,或书中看到的骇人野史,一讲就停不下来了……

  人肉雀:传说有一种鸟,会把蛋下在人的身上,这种鸟的蛋比人的毛孔还小,当它出生后就把人的内脏做食物,最后吃空才飞出人体… …

  返魂香:相传深山里有种灵物,香气能传数百里,死尸在地,闻气就能活过来,采药人得到后,要格外小心,如经过坟地,便会惊尸… …

  姑获鸟:又叫“夜游女”,或“鬼鸟”,吸取人的魂魄,所居住的地方都是如磷火闪耀,常在夜晚出来活动,披上羽毛即变成鸟,脱下羽毛就化作女人,传说是产妇死了胎儿,怨气所化,最喜欢抱人家的孩子,有婴儿的家庭,夜晚忘了收晾在屋外的婴儿衣服的话,一旦被它发现,就会在上面留下两滴血作为记号……

  骨女:生时被人侮辱、蹂躏的女子,愤恨而死后,化为厉鬼向人索命,因为只剩下一堆骨头,所以会用人皮伪装自己,民间也称为画皮鬼,经常出没在山间湖泊中,如果见到野外有美女泡在水中,千万不要贸然靠近,也许她站起来,你就会发现她浸在水中的部分全是骸骨… …

  烟罗:喜欢玩烟火的妖怪 会让人视线不清,产生幻觉,迷失自己,利用了自古以来人类对烟火的恐惧,很多人抽烟,不停地抽,烟罗鬼就笼罩住你了… …

  当晚他们兴致很高,搜肠刮肚,越讲越来劲,像是在盼着可以见鬼,或发生点什么灵异的事儿。不妙的是,我酒量很差,平时喝可乐都能醉,二瓶过后,我就晕菜了。

  酒醒时,屋中漆黑一片,静极了,大伙都散了,我打开昏黄的台灯,心里暗笑,那帮人莫非真见鬼了,胆子够小的,都吓跑了吧?

  我蹲在地上,正要去收拾啤酒瓶,不经意间,发现床头《全怪谈》那本书封面上,浮现出三个歪歪斜斜,血红的字:小野寺。

  “小野寺”,什么意思呢,一座庙吧,真奇怪的字呀,笔画细长而锋利,如用带血的指甲划过,怪渗人的。书皮都划破了,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书里钻出来似的。

  也许是谁的恶作剧,我没在意。

  多年后,《全怪谈》重新集结出版,我看见,其中一位新编辑的名字也叫小野寺。

  是巧合么?我不知道。

  《全怪谈(全三册)》读后感(三):《全怪谈》——日本奇闻异录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无处躲藏的兔子(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594582203/

  怪谈,日本文化的精髓。

  全书共三册,日本作家田中贡太郎在鬼怪故事的收集和再创作方面格外用心,作者以收集日本鬼怪故事和奇闻为主,他笔下的故事没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而是充满了癫狂错乱,还有些故事莫名其妙,让你读来就觉得全篇都充满怪诞风格。第壹册中收集的鬼怪较多,大多是被负心郎抛弃的女子,通过灵异手段回来报复。书中男子大多好色,总是在晚间外出寻觅落单的女子,带回家的往往是个女鬼。其中《花开时》主人公半夜带回一个女子,与其欢好,第二天醒来发现女子面带微笑,一直不醒,掀开被子发现女子只有头,并无身体,原来女子生前是个被砍头的女囚。《人面疮物语》中将军将家中侍女杀害,结果腿上长疮,疮最后长成了侍女的脸。有些故事读来有些阴森诡异,也无太多逻辑可言,例如《白花红茎》里的鬼婆婆就是没来由的吃人鬼,就算你是个善良的人也照样吃了你,但在书中还是能读到世态炎凉、因果报应。第贰和第叁册中的故事扮鬼骗财的较多,故事角度多以怪为主,很多人就这样被扮鬼的歹徒吓死了,可见人心才是最险恶的。

  喜欢奇闻异录的可以看下,里面也有《阴阳师》游戏里的百鬼出现,像惠比寿、河童。

  《全怪谈(全三册)》读后感(四):天阴雨湿之夜,月落参横之晨,怪谈多发!

  日本历来有怪谈文学的传统。天阴雨湿之夜,月落参横之晨,便是雨月,天冷气阴,视野不好,分不清漫天种种、人鬼妖佛,正怪谈多发的时候。

  大家都熟悉的近一点的作者如小泉八云,现代怪谈文学的鼻祖,他搜集日本民间故事所创作的《怪谈》是日本灵异文学的代表作,是他在竭力领悟日本文化的精髓后,创作出的最著名的作品。有忠实读者评价:“小泉八云要不是醉心于怪谈民俗的话,也当会与雨果、巴尔扎克之流齐名吧。”

  再远一点,江户读本小说第一人上田秋成,也是怪谈文学的集大成者。他的代表作《雨月物语》在日本文学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被誉为日本近代以前怪谈小说的巅峰之作。算是一个八卦,上田秋成因天花而畸形,自嘲“剪枝畸人”,说自己手指头短,像是剪枝一般。《雨月物语》取材翻改自《剪灯新话》和《三言》,九篇怪谈故事,情节奇崛莫测,幽深惆怅。

  京极夏彦应该是国内最知名的当代怪谈文学作家。《巷说百物语》《西巷说百物语》《后巷说百物语》,三部作品的中文版都极为畅销,广获读者喜爱。2004年,更是凭《后巷说百物语》获得了第130届直木奖,令怪谈文学获得主流文学界的认可。

  说道怪谈小说,必然绕不开一个人——田中贡太郎。他几乎举毕生之力,致力于怪谈文学的搜集和再创作,被誉为“日本怪谈文学的泰斗”,据说京极夏彦创作“百物语”系列,灵感就来源于田中倾注二十余年心血创作的三卷本《全怪谈》,他直言:“田中贡太郎在怪谈文学领域中,无人能及。”

  第一时间拿到这套传说中的《全怪谈》,坦白讲,书实在是很厚,并不是一个故事挨着一个故事阅读的,挑出自己感兴趣的故事,读了数个。旁的不说,但真的感受到了《全怪谈》基于日本怪谈文学的深厚传统,所拥有的出色文学美感。

  书没读完,很难写出系统的书评。现从读过的几个故事中摘抄四段,各位直观感受一下吧——

  《山寺之怪》对奇幻场景的渲染——

  走了十町后,沐浴着夕阳的天鹅绒山顶便出现在了眼前。武士来到了一片平地。这里长满了开着花的小树。武士叫不出那种树的名字,而枝头的花朵粉如樱花,艳如山茶,洁如玉兰,丽如牡丹,清如腊梅,娇如杜鹃。花林后则是山峦的轮廓,弯弯曲曲,好似假山。这是一片洼地,远处的风景自然是指望不上了,不过漫山遍野的花朵相当动人。黄莺似的鸟儿在枝头间飞舞。云雀似的鸟儿唱着歌谣飞上天空。天空布满了云霞。上天的鸟儿们会暂时失踪,只闻其声不见其影,但片刻后,它们便会以雷霆之势斜着冲入花丛中。树下尽是翠绿色的草皮,好似一张柔软的毛毯。

  《灯塔鬼物语》对紧张情节的铺垫和伏笔——

  绿草萋萋,呼吸着潮湿而温暖暖的空气。茅渟海的水面泛着铅色的光,海平面尽头雾霭重重,平日里优美如画的淡路岛也变得模糊不清了。草丛中的云雀被车声惊起,唱着歌儿飞上天空,在高处化作黑点,随即朝海面飞去。细小的清流从草间探出头来,伴随着哗哗的水声,再次消失在草丛深处。天地间是如此寂静,连蛙声都如此分明。

  一行人上了一座小山丘。郁郁葱葱的树林前方,出现了难波的民宅屋顶。黄昏时分,在浅白色天空的映衬下,袅袅炊烟好似线香的青烟。牛车从住吉出发,正要回难波去。即便是宁静的春日,黄昏的脚步依然急切。夕阳的影子也是一刻比一刻深邃。

  牛车下了坡道。牛加速过猛,喘着粗气,咬紧牙关拖着比平地上更重的车厢。就在这时,人声传来——一群匪徒从路边的树林里窜了出来,将牛车团团围住。

  《黄色车灯》对恐怖氛围的渲染——

  提着食盒的老板娘走下陡坡,沿着坡口寺庙的石墙往左拐。寺庙门口的松树干上,挂着昏暗的门灯。长长的石墙上有一排用作树篱的杉树。墓碑在杉树之间若隐若现。石墙边上还竖着一两根电线杆。右手边的民宅窗门紧闭。透过门板的缝隙,能看到一丝微弱的灯光。冰凉的雨滴在灯光的作用下,化作一条条闪闪发光的丝线。

  路朝左侧拐了一些。拐角处立着一根电线杆。突然!一团蓝色的鬼火从天而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向电线杆。鬼火一碰到电线杆,便化作无数碎片,悄然飘落……

  《花开时》“抖包袱”之前的节奏控制力——

  天亮后,武士醒了。他悄悄钻出被窝,生怕将女子吵醒。定睛一看,女子的脸色有些苍白。她面朝武士,脸上带着香甜的微笑。

  武士来到厨房,又下到院子,洗了洗手。然后,他轻轻打开房门一看——女子还是没醒,怕是昨晚累坏了。武士微笑着淘米煮饭,谁知女子依然不醒。武士笑得更欢了。

  不一会儿,饭煮好了。见女子还是没起床,武士有些担心,便蹑手蹑脚走去了里屋。只见她还是一动不动地枕着枕头,面色惨白。武士大惊失色,连忙冲到枕边,伸手掀起了唐草花纹的被子——被子里,竟没有女子的身躯。被褥上,只有那一颗脑袋。切口已是血肉模糊……

  如果想了解深深植根于日本传统文化的怪谈文学,想感受那种百鬼夜行的魑魅魍魉,发自内心地推荐这部怪谈文学的集大成之作《全怪谈》!

  以上,欢迎读过的朋友多多交流。

  《全怪谈(全三册)》读后感(五):读怪谈的夜里,盼望下雨

  夜读怪谈,人生一大乐事,厚厚的三大本【全怪谈】,每天晚上躲在被窝里读几篇,在一个安全的距离里,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偷窥,非常非常非常适合我这种胆子小又鸡婆的人。

  说起怪谈文学,我们大多数人最熟悉的应该是入选过中小学课本(假如年迈的我记忆没错的话)的大名鼎鼎的【聊斋】,【聊斋】的丰功伟绩不仅仅是能让小学生抄写课文,还隔三差五的出电视剧出电影,【画皮】被轮了一百遍啊一百遍。每一个吹捧【聊斋】的人,每一次吹捧【聊斋】,总是要说,这本书写鬼写狐,都是在写人心,鬼和狐狸天真可爱,反而人更可恶一些。

  【聊斋】……当然很好,这里我要笔锋一转了,但是我更加喜欢的,绝对是【阅微草堂笔记】【酉阳杂俎】【子不语】……,怪谈故事,还要讲究善恶有报、因果循环,看得多了实在乏味,人为的赋予本无人心的妖魔鬼怪以人性,也很像灵长类动物的自作多情。

  【全怪谈】不一样,生猛热辣,全是毫不掩饰的猛料,一点不给鬼怪们面子,也不会走近科学一样的妄图给没法解释的咄咄怪事按上一个糊弄人的结尾,回归街听巷闻的民间故事本源。

  这三大本故事里,篇幅有长有短,时间跨度从古代一直延伸到喝咖啡的近代,地理也居然横跨中日朝三国,文风迥异,内容千奇百怪。

  【神秘云游僧】中,借宿的云游僧人,从鼻孔里喷射出小小人偶,种田,割稻,去壳,过筛,砍柴,烧水,做饭,一切自给自足,吃完米饭,还有闲情喷一口水,将地炉变成泥地,生出荷花,变一堆蛤蟆大声合唱。

  【灯塔鬼物语】弼宰相和安盛主仆二人,作为遣唐使来到遥远的国度大唐,在这里不仅报了杀母之仇,还寻回了被奸人所害,沦为人体活灯台的父亲。

  【丸山教主物语】讲述了大宗教教主是如何炼成。

  【奇人怪人】和【翡翠】两篇,白描了土佐各位奇葩的群像。

  【铁匠之母】里,信使在帮助孕妇击退群狼的过程中,听到了不得了的对话,发现了佐喜滨的铁匠之母……居然是狼变的。

  【立山的亡者客栈】传说只要来到这间客栈,便可以见到死去的亲人……

  凡此种种,充满了无尽的想象力。

  【四谷怪谈】的主角就是后来京极夏彦书写的【嗤笑伊右卫门】,那部早些年间有点流行的【豪杰春香】,其原型故事【妓生春香传】也收录在内。

  把这套书来回看了好几遍的我,汲取了很多灵感,搞不好下一个就要发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