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树犹如此》读后感10篇

  《树犹如此》是一本由白先勇著作,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52.00,页数:408,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树犹如此》读后感(一):一点感悟

  树犹如此讲述了与友人王国祥的点点滴滴,文章中作者在圣芭芭拉的家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宁静和谐,院落里长满了绿植古木。第六根手指则描述了和三姐先明共度的时光,笔法平实自然,却让人潸然泪下,不禁想起了余秋雨的借我一生,想起了朱自清的背影,或许这就是散文的魅力。自己其实也是个情感细腻的人,对故人,对过往,总是颇多怀恋,就像老友对我的评价一样,我是个长情的人,而往往这种人,最适合撰散文。另有一篇写智行基金杜聪的文章,杜聪的经历让人钦佩,或许有些人就是这样,生来就是为了拯救别人的命运,渡己渡人,这才是人生的真谛,这也是活着的意义。除以上三篇,其他印象不深,作者摘录了几十篇散文,以至念、青春、师友、关爱将文章分了四大类,对故土故人的怀念之情,溢于言表。

  《树犹如此》读后感(二):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知道“树犹如此”的后半句是什么吗?是“人何以堪”。初中的时候曾经查过“人何以堪”是什么意思。原来完整的是“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出自《世说新语》。当时特别不惑,就在想“树犹如此”到底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如今我才明白,大概就是当年我们一起种下的草木已成参天大树而你的离开却让一切物是人非吧!书名隐藏的四个字其实就已对文章感情定调,岁月催人老,树木都衰败成那个样子,更何况人呢!

  《树犹如此》读后感(三):文字中的高级美

  看白先勇先生的书,总感觉他是一个慢悠悠,不急不躁,对世界充满善意的人。看照片,他也总是笑意盈盈的。

  现在流行的微信文章,语不惊人死不休,有的像伸出无数只手,不停地咯吱你,想让你笑;有的像伸出一个个锥子,不停地刺激你,想挑起你的情绪……白先勇先生的书,无论是《台北人》还是《树犹如此》,总给人闲庭信步的感觉,一个个平常的字经由他手,组成简单的话,没什么稀奇,整篇文章却气韵天成,打动人心。我想,这就是俗艳和高级美的区别吧。

  “春日负喧,我坐在园中靠椅上,品茗阅报,有百花相伴,暂且贪享人间瞬息繁华。美中不足的是,抬眼望,总看见园中西隅,剩下的那两棵意大利柏树中间,露出一块楞楞的空白来,缺口当中,映着湛湛青空,悠悠白云,那是一道女娲炼石也无法弥补的天裂。”《树犹如此》一文的结尾,没有一个字内隐惊雷,却让我潸然泪下……

  《树犹如此》读后感(四):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花不同

  树犹如此这本书其实对于理解白先勇先生的写作背景很有帮助。

  我很喜欢白先勇先生一篇篇散文里描写的人物,他们那样真实又真诚,白先勇先生也是。大概是因为是不同时期的文章收录成集,所以文章内容有时候会有一些重复。白先勇先生的语言细腻并有一种古典美,我以前是极讨厌背古诗文的,可是在书中读到“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确确实实被这种哀怮给震撼住了,我觉得白先勇先生小说中的许多人物也都是具有这种震撼的凄美的。细细一想,读过的白先生的小说里,似乎没有几篇是充满欢乐的,台北人里经历身份与心理双重巨变的人不是,孽子里荷花池边边缘的青春鸟也不是。这让我产生了也要买来先生的红楼梦程乙本读一读的期待,即使我以前的反应是听都不愿听,提都不愿提。

  白先勇对于各种宗教的态度也是极包容的,他的家族包括家乡的小村子都信仰回教,但他在香港念的是天主教的中学,然而最后他在佛教中寻到他的写作的根。在佛教的概念,生命是一世一世的轮回,这种不断的重复让人感到悲伤,年华易逝,白先勇先生的悲伤的源我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

  也许最特殊最被人议论的就是白先勇先生的同性恋身份。但我并不觉得这个身份对他的写作带来了什么样的巨大的影响,唯一就是会更关心笔下的同性恋青春鸟们吧。甚至我在读第一篇文章树犹如此时,并没有察觉到王国祥先生就是白先生的伴侣。我只觉得那篇写的好极了。“我们全力以赴,却一败涂地。”白先生对于王国祥先生的怀念全都在那一园植物中,“春日负暄”,品茗赏花的同时只缺了那一课意大利杉和王先生,这大概就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花不同”的感觉吧,这种怀念已然变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因为王以前也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啊。

  其实可以谈论的还有很多很多,例如白先生小时候因肺病而独自生活的几年导致的敏锐,例如儿时不断的生活变迁造成的缺乏一种归属感。这本书很适合读了几本白先生的其他书之后再来读,这样可能体悟更深。

  《树犹如此》读后感(五):《树犹如此》白先勇-书摘

  《树犹如此》白先勇

  我们憧憬的人生前景,是金色的,未来命运的凶险,我们当时浑然未觉。

  百花中我独钟情茶花,茶花高贵,白茶雅洁,红茶秾丽,粉茶花俏生生、娇滴滴,自是惹人怜惜。即使不开花,一树碧婷婷也是好看。

  美国茶花的命名,有时也颇具匠心:白茶叫“天鹅湖”,粉茶花叫“娇娇女”,有一种红茶名为”艾森豪威尔将军”——这是十足的美国茶,我后院栽有一棵,后来果然成了伟岸嵚崎,巍巍然有大将之风。

  意大利柏树占地不多,往空中发展,前途无量。

  果真,三棵意大利柏树日后抽发的傲世群伦,成为我花园中的地标。

  十年树木,我园中的花木,欣欣向荣,逐渐成形。

  山谷中,湿度高,柏树出落的苍翠欲滴,夕照的霞光映在上面,金碧辉煌,很是醒目。

  柏树无故枯亡,是我郁郁不乐了好些时日,心中总感到不祥,似乎有什么奇祸即将降临一般。没过多久,王国祥便生病了。

  我与王国祥十七岁结识,那时我们都在建国中学念高二,一开始我们之间便有一种异性手足祸福同当的默契。

  我没想到近距离观看,犀牛的体积如此庞大,而且皮之坚厚,似同披甲戴铠,鼻端一角耸然,如利斧朝天,神态很是威武。

  他的头发本来就有少年白,两年多来,百病相缠,竟变得满头萧萧,在暮色中分外怵目。

  霎时间,天人两分,死生挈阔,在人间,我向王国祥告了永别。

  1954年,44年前的一个夏天,我与王国祥同时匆匆赶到建中去上暑假补习班,预备考大学。我们同级不同班,互相并不认识,那天恰巧两人都迟到,一同抢着上楼梯,跌跌撞撞,碰在一起,就那样,我们开始结识,来往相交38年。王国祥天生善良,待人厚道,孝顺父母,忠于朋友。他完全不懂虚伪,直言直语,我曾笑他说谎舌头也会打结。

  我与王国祥相知数十载,彼此守望相助,患难与共,人生道上的风风雨雨,由于两人同心协力,总能抵御过去,可是最后与病魔死神一搏,我们全力以赴,却一败涂地。

  草木跟人一样,受了伤需得长期调养。我花了一两年功夫费尽心血,才把那些茶花一一救活。

  美中不足的是,抬望眼,总看见园中西隅,剩下的两棵意大利柏树中间,露出一块愣愣的空白来,缺口当中,映着湛湛青空,悠悠白云,那是一道女娲炼石也无法弥补的天裂。

  丰蔚,巍峨大树,孤标傲世,风华正茂,青苍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