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幸福卡片》观后感精选10篇

  《幸福卡片》是一部由陈宝玲 执导,盖·皮尔斯 / 朱琳 / 金燕玲主演的一部剧情 / 音乐类型的电影,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幸福卡片》观后感(一):国内的明星身价太贵 好莱坞明星价廉物美

  中澳合拍片《幸福卡片》9月2日将在国内公映。该片出品方横店影视公司董事长刘志江向记者爆料,该片男一号盖·皮尔斯虽为好莱坞一线男明星,但与国内某些明星相比,可谓“物美价廉”,更重要的是好莱坞明星职业素质很高,千方百计为片方省钱,反而是国内某些明星摆谱索价难伺候。从盖·皮尔斯到《金陵十三钗》的“蝙蝠侠”克里斯蒂安·贝尔,国内制片人越来越倾向于请“外援”明星。

  皮尔斯片酬低得你们不相信

  盖·皮尔斯是好莱坞当红男星,他曾在《记忆碎片》《拆弹部队》《国王的演讲》等知名影片中有精彩表演,后两部影片更是相继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事实证明,虽然要请好莱坞明星需要提前很长一段时间预约,但当他们真的签了约来了,他们为片子奉献的精彩演技和片酬相比,可谓价廉物美。

  大部分人总觉得,用好莱坞明星会很贵。“好莱坞明星片酬大约只占总投资的20%左右,盖·皮尔斯拿多少片酬?说出来低到你们都不会相信。”刘志江告诉记者,盖·皮尔斯的所有酬劳,包括个人所得税加在一起,也超不过150万元人民币,而且好莱坞明星拿片酬要分几个阶段,最大的一部分要等电影上映回本后,片方有利润他才能拿得到,而盖·皮尔斯为片方打开了巨大的海外市场。说起演员拿片酬要交税,刘志江更透露,与好莱坞明星自己交个税不同,在国内,明星片酬是税后的,这已是公开的秘密。“比如某国内一线男星,我们当初是想请他出演一部国产电影,刚开始谈的片酬是400万元,但是他的个税需要我付,他之后的衣食住行都要我来管,我可能最后要在他身上花500万元还要多。这个价码,我们觉得就他的票房号召力来说,不值。”刘志江感慨,现在国内演员片酬几乎占了整部电影投资的50~60%左右,还要给他交个人所得税,用于电影拍摄制作的就只剩下不到一半。演员的钱省不下来,电影制作上花的钱不够,质量当然上不去,质量不行,票房自然不行,这样极大浪费了投资人的钱。

  好莱坞明星自动到员工食堂排队

  对于盖·皮尔斯的职业素质,刘志江赞不绝口:“今年上海电影节,盖·皮尔斯来参加宣传活动。我们给他找了一家酒店,定了中午在酒店吃自助餐。可午餐时间到了,却找不到他。最后我们在酒店的员工食堂找到了他,他正拿着托盘排着队呢。一问,他说自助餐太贵了,没必要花那么多钱。在上海活动的时候,我向朋友借了一辆好车来接送。没想到他一看到车就摆手,说不要坐这么好的车,自己打的回去就行了。还有影片当初在澳洲拍摄的时候,盖·皮尔斯自己开车到片场,每天都回家住,根本就不要我们付一分钱。”刘志江透露,最近他又碰到了不少明星变着法子想从投资人口袋里掏钱的事。自己上半年有另外一部国产新片,原本想找一位一线男星,没想到这位男星竟然提出接演的条件之一是,必须让这位男星的工作室接整部电影的宣传。“一部电影的宣传要多少钱?起码得是投资的20%吧,这么多钱全给他赚去了,但宣传效果又不知如何。这种明星怎么要得?”

  《幸福卡片》观后感(二):《幸福卡片》:好好讲故事没那么难

  改编自真实的生活,讲述爱与救赎的故事。一个在两岁时被遗弃的中国小女孩多年来被一个澳大利亚人默默救助,他们一直通信交流未曾谋面。当女孩长大,并有了一次去澳大利亚的机会时,她想尽办法要找到这个“爸爸”。但事实真相是,这个爸爸不像信中描述的那样幸福美满,而是身居监狱的囚犯。为了“拯救”爸爸,就像当年自己被拯救一样,小女孩不仅做出了大胆的决定,并且付之行动,想尽一切办法要让这个异国的“爸爸”能够回到自己的身边。从而上演了一出振奋人心、向往大爱的感人情感剧。真希望我们的影人们能够从中学到,有些故事不需要去瞎编,老老实实的拍个真实生活就好。

  男主角盖·皮尔斯不仅是澳大利亚家喻户晓的明星人物,还参演过多部好莱坞大片如《记忆碎片》、《国王的演讲》等等。在悉尼国际电影节上,此片还被组委会定为5部必看影片之一,并获得2011悉尼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社会贡献奖”。可以说此片没有太多跌宕起伏的桥段,但感人至深的爱与勇气的剧情渗透还是足够打动人心的。

  自从最近两年ZF与国外诸多影视巨头们签署了N多合作协议以后,一夜间合资片如雨后春笋般遍布满地,不仅有被人敲竹杠嫌疑的《寻龙夺宝》,还有被大力热炒的《巴黎宝贝》,还有风传李连杰成龙皮尔斯·布鲁斯南或加盟的《双刃》,甚至于卡梅隆团队再造的《人鱼帝国》也正在北京怀柔热拍。这一片繁荣景象不能不让人激情滂湃、拍手叫好,国家强大了谁都跟着沾光啊。只希望这种引进来走出去的政策不要再重演当年合资车的范例,引进20年,没跟人家学到一根汗毛的技术。

  《幸福卡片》观后感(三):幸福卡片

  羊城晚报8月23日报道 由好莱坞男星盖·皮尔斯和今年上海电影节“亚洲新晋演员”得主朱琳主演的中澳合拍片《幸福卡片》将于9月2日在国内公映。昨日该片在广州试映,口碑不错。女主角朱琳虽是第一次亮相大银幕,但跟曾经参演多部奥斯卡得奖影片的盖·皮尔斯演对手戏却毫不怯场。在接受采访时她更透露了不少对方的“小秘密” 原来外表冷酷的盖私下很会关心人,甚至为了配合她表演“废”了坚持十年的戒烟。

  原型:澳洲死囚助养中国儿童

  电影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3岁就进入孤儿院的中国女孩“妹妹”一直得到一位澳大利亚兰德尔先生的资助,兰德尔在寄来的卡片中描绘了一家人田园般的美好生活。“妹妹”16岁那年跟孤儿院的小朋友去澳大利亚参加合唱活动,途中违反纪律去寻找兰德尔一家,却发现兰德尔其实是个混黑帮的单身汉,而且身处牢房。兰德尔不愿意见她,“妹妹”却坚持留下来,她认为,现在到了由她来帮助兰德尔先生的时刻

  这个关于爱与救赎的剧本改编自真实故事:一个澳大利亚的囚犯被判死刑,他捐出了所有财产以资助贫困儿童,而这些贫困儿童最大的心愿就是见一见资助人。

  主演:盖·皮尔斯演技很神奇

  盖·皮尔斯曾经主演过《记忆碎片》、《《盗梦空间》(影评)》、《拆弹部队》、《国王的演讲》等多部大片,其中不少都是奥斯卡得奖作品;如今他正在拍摄的《普罗米修斯》很有实力冲击明年的奥斯卡奖,而他本人也是影帝的有力争夺者;此外在第63届美国艾美奖以21项提名领跑全场的《欲海情魔》,也由盖·皮尔斯出演,他本人也被提名“最佳男配角”。

  这位实力派好莱坞男星第一次跟中国演员搭档,幸运儿是来自安徽芜湖的24岁新人朱琳。朱琳以前只演过电视剧,还做过两个月浙江卫视主持人,因其“清纯中带着倔犟”的气质以及流利的英文被选中出演《幸福卡片》。朱琳说,在见到盖之前她很紧张,“第一场戏就是在监狱见面,盖向我走过来,突然一瞬间我就放松了 很神奇,我只能说他的眼神太能带人入戏了。”有一场情绪冲突戏,朱琳怎么都演不好,只有背部镜头的盖就一直坚持陪着他,“镜头拍不到他,但他却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眼睛含着泪 要知道他已经戒烟十年了!”拍完后,朱琳感激得抱着盖大哭了一场,“之后我就找到了人生目标 做一个像盖一样的演员”。不过,朱琳说私下里盖也有活泼的一面,“他会抢我的巧克力吃,还会在片场突然拉我跳起华尔兹”。

  市场:多个电影节上大受欢迎

  《幸福卡片》导演陈宝玲为澳籍华人,曾被《亚洲时代杂志》评为“澳大利亚新兴首要电影制作人”,片中多个配角演员都是澳洲最当红的电视明星。电影受邀参加戛纳、纽约、多伦多、伦敦、柏林、爱丁堡、东京等多个国际电影节,并在今年6月份的悉尼国际电影节被组委会评为“五部必看影片”,并荣获了“社会贡献奖”。目前《幸福卡片》已经销往澳大利亚以及意大利、德国、法国、俄罗斯等众多欧洲国家,正在接洽北美市场。

  《幸福卡片》观后感(四):根本就逻辑不通

  故事叙述的简直到了莫名其妙的地步,实在想不通怎么会在澳大利亚获奖的。虽说这题材确实是让人感动和励志的,但是影片拍成这样还能让很多人感动流泪就实在让人费解了。

  故事就像流水账,一下流到低暂且不说,关键是它流的还不通畅。

  “妹妹”不因身在异国他乡而有丝毫胆怯,不顾一切的跑去找兰德尔“爸爸”,可以看出她对他有多深厚的感情,这感情深厚的使她说跑就跑,跳出租车、三番两次找人带她去监狱,一个山村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没见过世面却丝毫没有不安,胆量十足,还说要留在这里照顾他,但是到了最后呢?刚刚出狱的兰德尔“爸爸”为了救她再度入狱,她从长凳上醒来看到孤儿院的院长,两人畅谈了起来,兰德尔爸爸竟完全被她抛在脑后了,这就很让人纳闷了,你们被抓了,你醒来后不应该很迫切想知道你牵挂的人情况怎么样了吗?“妹妹”倒好,和孤儿院院长谈完后,帮她忙为她留澳到处跑腿的女警官来了,说她可以留下来,此时“妹妹”的脸却变得莫名其妙起来,那表情就像是说:“我什么时候说要留在这里了?”然后她发话了,说“中国才是我的家!”之后和院长两人相视一笑,院长感动的眼含泪水,并用带有深厚的感情的语气说:“好!我们回家!”这是唱的哪出啊?脑子是不是有病啊?你不远千里跑到这就是为了耍别人啊?耍了女警官就不说了,关键是狠狠的耍了兰德尔“爸爸”一通。口口声声说人家是家人,要留在这里照顾人家,害的兰德尔信以为真,费尽心思给她办留澳手续,到了最后,却又被关回监狱,人家“妹妹”却说“中国才是我的家”,人家又不要照顾你了,换我是兰德尔,还不得吐血啊!

  这种水平的片子给1颗星都嫌多。

  电影通篇看下来,没有任何细致的描写,许多情节都莫名其妙的要命,如果换个有水平的导演,有演技的女主,和有审美水平的化妆师,这部电影应该会有另一番前途。

  《幸福卡片》观后感(五):山寨版《玛丽与马克思》

  作为澳洲电影,我们似乎了解的并不多,其中,质量上乘的有堪称经典的《钢琴别恋》,也有别具一格令人难忘的动画片《玛丽与马克思》,此外也有大制作的如《澳洲乱世情》,各种门类,相当齐全。除上述之外,我曾经看过一部由杰弗里·拉什主演的《泳往直前》,淹没在众多的励志片之中,但其实是格外感人的一个故事。其他,澳洲也有像《逃亡鳄鱼岛》这样的垃圾片。而有关中国与澳洲关系的片子,陈冲主演的《意》,也是一部相当不错的片子。

  而作为影星,澳洲则是出了不少著名的影星,像拉素·克劳、梅尔·吉布森、希斯·莱杰、休杰·克曼、凯特·布兰切特、妮可·基德曼、娜奥米·沃茨等都星光熠熠。近两年大陆也引进了一些澳洲进来,像《澳洲乱世情》、《逃亡鳄鱼岛》、《奇袭60高地》,质量良莠不齐。

  而作为中澳之间联系更见紧密的电影,像合拍片《寻龙夺宝》,则只能是一种灾难,中澳两种不同的元素的搭配,明显的不匹配,无法相容。算是为了后来者趟开了一条路径,而眼下的《幸福卡片》,不行将成为《寻龙夺宝》之后的另一个殉道者。质量上,虽然比之前者有所提高,但总体还是相当的一般。其实,这次故事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可惜细节的安排,还有导演的调度,显然存在大问题。生生将一个好故事给糟蹋了。其实,这中澳之间,为何不去借鉴一下2007年的《意》?那可是一个相当成功的榜样,主演陈冲不仅当年拿下了澳洲昆士兰Inside Film影后,而且拿下了当年太晚的金马奖影后。

  有人用一句话概括评价《幸福卡片》是“当澳洲犯罪片遇到中国主旋律”,此概括可谓精准。但问题是中国的主旋律可是积极向上的,而犯罪片则一般揭示的都是社会阴暗面,这两个元素要想完美地吻合在一起,其中的难度可不算小。果然,《幸福卡片》就没有完成这个任务。所谓中国主旋律,是中国的希望工程,这个工程不仅让很多的孩子有书可读,而且还可以因此而出出国表演,而且表演地还是悉尼歌剧院。作为主旋律,出了希望工程,还有中国伟大的孤儿院,希望工程救助的正是这家孤儿院里的孩子们。所谓主旋律,就是之赞扬不批评,所以片中的中国孤儿院与希望工程都是好的。那么,单纯的中国孤儿院与希望工程,怎样来与澳大利亚对接呢。对此,编剧们的安排也算尽心,希望工程对接的有爱心的澳大利亚人士,正是他们的捐款,让中国的孩子们得以读书;孤儿院对接的则是悉尼歌剧院,就是希望工程中的那些孩子们,学会了表演,于是被邀请到澳洲进行表演。于是,中国主旋律被天衣无缝地对接到了澳大利亚。

  因为远离了中国的国土,主旋律不需要再继续的被表演下去。于是,澳洲的犯罪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登上了荧幕。监狱里的狱霸及保护费、还有黑社会、偷盗与倒卖车辆等澳洲社会问题全部涌现了出来。相对于中国的主旋律,这样的澳洲如此的不堪。同一部电影中,充斥着这样的矛盾与情节冲突,想象之下很是可笑。这算不算情节设计的BUG呢?

  跳过框架上的设计BUG,进入电影中具体的细节。其实,电影故事的内核,还是相当不错的。一个中国的孩子,得到了一个澳大利亚人的捐助,两个人,两个国度,通过33张明信片,沟通得以链接起来。这样的故事,《玛丽与马克思》已经演绎到了极致。在那个动画片中,一个在澳洲孤独的老人,因为书信与美国的一个同样孤独的小朋友建立了联系,两个之间离奇的友情支撑了两人在彼此孤独的岁月中,走过了一年又一年。那种若有如无的联系,还有间有间无的问候,就像一个一个薄薄的云烟,将整个世界变得迷离起来,而感觉中的世界因为迷离而显得失真,而失真则让世界显得朦胧而美丽。《玛丽与马克思》因为没有打破那种迷离与朦胧,使得整个片子显得别具风采,也摇曳着一种现实无法满足的美。

  而《幸福卡片》中的中国玛丽则努力去寻找同样来自澳洲的马克思,这里是盖·皮尔斯。就像美国的玛丽不知道马克思真实的样子一样。中国玛丽也不知道盖·皮尔斯是什么样子的,而是同样通过通信知道整个马克思在澳洲住在海边,过的很好。而现实则是,盖·皮尔斯版的马克思是一个囚犯,虽然善良,但同样也存在着软弱、委曲求全等缺陷,不仅不阳光,而且称得上是猥琐。盖·皮尔斯的演技自然没话说,他将这一版的马克思演绎的很形象。至于发生在盖·皮尔斯版马克思哥哥身上的犯罪及中国玛丽遇到的澳洲男孩的父亲身上的犯罪,似乎是像将剧情拉向复杂化,也有着鲜明的向商业片靠拢的意图,但这一努力,结果反而将救赎的主题给大大地淡化了。也正是救赎的主题被淡化,所以中国主旋律与澳洲犯罪的糅合,使得影片的故事显得非常不合理,不仅游离了主题,而且显得荒诞不经。

  其实,一个囚犯,十年如一日地区救济一个异国的小女孩,这样的主题设计师可以拍摄出一部感人至深的故事片来的。但试图夹杂过多没用的东西,不仅没用使得影片更好看,反倒是画蛇添足,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了笑话。

  还想说一下,片中的女孩长的很挫,有些乡下女孩的草根气。如果说,是像打造中国女孩的淳朴,选一个不够漂亮的姑娘也可以,但这个女主演的演技实在是太差,总觉得她自己很陶醉,却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其实,像往清纯上靠,还不足找一个漂亮的花瓶来的好些,将演技的部分全推给给盖·皮尔斯,女孩只负责花瓶,又有何不可呢。中澳合作,看来选角还是个大问题。《寻龙夺宝》里的中国小姑娘就木讷得完全不成样子,到了《幸福卡片》,结果仍然还丝毫没有改进。而悲催的则是,《寻龙夺宝》里的第一主角的小姑娘,在《幸福卡片》里有轧了一角。就是那个孤儿院表演团里坐在轮椅上的那位。因为她的身高与年龄,与其他的小演员比,明显多出了很多吧,于是搞来一辆轮椅,生硬地让她坐了进去,于是,成功地挤进了演员表。中澳合作片的不思进取,从此也可见以斑了。

  《幸福卡片》观后感(六):失望

  这是一部让人分外失望的电影。

  刚进影院,还在想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没有呢,看过之后明白了为什么了,本应感人实在不感人。

  影片本身题材不错,一个犯过错误进了牢里的人竟然捐助了中国的女孩子很多年,其实很多点都是可以挖掘的,然而此片却没有深刻探讨。

  先说男猪脚,那个兰德尔叔叔,他应该之前是个心底善良的人吧,毕竟在犯错之前,他就已经在资助妹妹了,他凭什么要去资助一个另外国家的小孩子呢,哦,他本身心底善良呀,拿着自己偷车改装的钱去资助女孩,这是一种救赎吗?他没有自己的家庭吗?那他一直以来一个人生活吗?他是渴望有家庭的人,在信中伪造自己的幸福家庭,温柔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并热情的邀请(可能只是客套)妹妹来过圣诞节。而且是这伪造是十年多吧。入狱之后,他的信中没有任何体现,实在不合情理呀,更谈不上去资助女孩,敢问他用什么去资助呢。资助这种事情实在很不讽刺啊,发生在中国,显然兰德尔叔叔很聪明没有选择通过红十来捐助呀,这点实在是很明智,要不这资助的费用也不会到达受捐人的手中。妹妹,这是一个怎么说呢,单纯的要命的女孩子,既然导员想要把她定位为一个这样的女孩子,就不要选不那么单纯漂亮的女孩子,实在让人无法信服呀,当然除非演技高超可以掩盖自身长相的劣势。再来说她的单纯,来到澳洲,独自抛下大队伍就为了见一面多年来资助自己的恩人,这可以理解,但是当她站在监狱的门口时,难道不应该深刻的刻画一下自己的疑惑和感慨吗。居然还不经过大脑的问,他的妻子孩子都在哪里。这实在不能叫做单纯了,这样的刻画让人恶心。她居然还说自己想要留下了,照顾他,难道在她的有限的脑子不知道她是外国人吗,她凭什么能够留在澳洲,她又人担保她可以拿到签证吗,这些问题她那些单纯的脑子是不会考虑的吧。一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是什么学习的途径能够让她和英语为母语的人交流几乎无碍的呢,尤其是听力,老外说的基本听懂差不多,不得不感叹她的学习的能力真厉害呀。与那个外国小伙的情愫更是狗屁不通了,完全不懂的为何。外国小伙想要学做菜,不想要跟着老爸干,为得到学习机会,居然答应去偷车,更好玩的是老爸竟然欣然同意,这个还稍微可以理解,毕竟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老爸就是觉得偷车是个还不错的事业,至于犯不犯法,他不在乎,也不觉得这是将儿子拉下水。结局简直是完全不明白,导演想要表达什么,传达什么,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还是每个人都有第二次的机会,等等。实在迷惑实在不解。

  《幸福卡片》观后感(七):“明日之星”奖新鲜出炉啦

  林肯·路易斯获得“明日之星”奖

  即将于2011年9月2日上映的电影《幸福卡片》中的男演员林肯·路易斯于上周在黄金海岸举办的的2011年澳大利亚国际电影大会上获得了“明日之星”奖。

  林肯在国际电影和电视中表现出了优秀的表演天分,此奖项设立旨在颁发给那些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

  这是在朱琳于2011年上海国际电影节获得“亚洲新星”之后的又一个电影《幸福卡片》的奖项。

  http://jinhua.19lou.com/forum-885-thread-2031531314683615945-1-1.html

  《幸福卡片》观后感(八):本人觉得一部刻画很不错的电影~

  我觉得这是一部很不错的电影,所有的剧情、刻画都很好,除了剧情上院长流利英语这一点~

  至少比一系列国产大片更具有观赏价值,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还如此低的评分~

  还有低评说是“女演员太突兀”、“再丑也不至于办得一个十足的村姑”等等一系列低评理由~ 我就觉得,一个从小孤儿院成长然后偶然机遇出国,抄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行为举止和装扮一点不突兀,就跟从小在国外长大没接收过中国式生活的人一样自然,就是女演员演技好是吧~!~!?

  反正你们见到中国元素就感觉电影不自然是吧,本来就是两种完全差异的文化背景,偶然的机遇结合的剧情,要把他玩玩全全做成西方式的就自然了~!?

  其实此部片子也不至于好到给力荐的分,但拍摄、演员刻画、和编剧情节也不至于现在评的这么差~ 所以给个力荐分~

  《幸福卡片》观后感(九):不是所有萝莉都能拯救大叔

  买了这样一张电影票纯属意外,发生这样的事谁也不想的。不过既然人生最重要的是开心,那我也只好笑笑进影厅了。

  剧情请看简介。

  其实雷点并不多,只是剧中16岁的萝莉让我很感慨。咱们国内虽然说张艺谋的牌子现在也砸得差不多了,但人家挑女主角的功力到底还在的,魏敏芝啊周冬雨啊生涩是有的,但起码不会出戏。但这位“妹妹”镜头推到眼前一开始说台词,我就仿佛置身于春晚直播的电视机前,一个福利院的小盆友开始朗诵,各种声情并茂、各种热泪盈眶、各种感恩戴德,再配上一众小盆友在身后做活背景,集体左摆摆右摆摆唱着天真无牙的歌。

  萝莉的性格塑造叫人惊叹,她可以一到澳大利亚就脱离团队捏着十块八块人民币搭车去找兰德尔叔叔,可以在被团长遣送去机场的路上啪一下跳下的士,可以环着土著小混混的腰飙车且接吻未遂,可以全然无知投入犯罪团伙,一门心思要留在澳洲和兰德尔叔叔组一个family…但是到了最后,她如愿以偿的时候,突然调回了主旋律兆赫,她说什么来着…“中国才是我的家,福利院的小盆友需要我”…这种立定跳远加跨栏空中转体三周半的高难度跳跃思维让我很想替那个为她跑留澳手续的福利官问一句:姑娘,你是不远千里特意跑来涮我的么?

  兰德尔叔叔没有吐槽点,回来一看豆瓣,噢,原来还是好莱坞当红男星。

  观影过程中脑子一直冒出奇怪的剧情分支来,如果让法国佬来拍,离合倍儿松的那个,小萝莉也许会在探监的过程中悄悄塞给兰德尔叔叔一把小钢锉,被狱警发现后她不动声色带三分邪气地说,他不是我的叔叔,他是我的爱人…

  如果让好莱坞来拍,那偷车团伙劫持萝莉去偷车的那段,得加20分钟警匪追逐戏,逆向飙车,右手方向盘左手左轮枪,一路连锁疯狂撞,直升机低空盘旋,音乐要多激昂有多激昂…

  又也许兰德尔叔叔隐忍再隐忍,最后被犯罪团伙逼上梁山,神威大展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原来他是越战退伍老兵…

  如果是吴宇森,兰德尔叔叔被刀捅倒之后,背后的窗外飞过一群白鸽…

  这大概是一部企图给自己贴很多标签的电影,逃避型人格的剖析,孤独、犯罪,救赎,伦理,萝莉对自己是叫“妹妹”“美美”还是“梅梅”的“必也正名乎”的纠结和自我存在的认知,标签太多以至于叫人不知道该搁在那个货架上销售。好莱坞式拳拳到肉的一根筋似的猛劲儿叫我在一个多小时里不住怀念。

  有这样一部电影打发了我一晚上时间。散场后风吹着,月亮挂着,我走到九一路天桥上,回头看了一眼,突然很想说——

  饿不饿?给你煮碗面。

  《幸福卡片》观后感(十):《幸福卡片》:立意虽好,漏洞颇多

  据说本片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据说本片在悉尼国际电影节受到热捧,据说本片主演盖.皮尔斯在本片中的片酬很低,低得让国内某些演技很扯淡人品很混蛋片酬很荒诞的演员感到脸红。当然,这些东西都不是决定影片质量的关键,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关键在于故事是否感人,表演是否精彩,其它一切都是浮云。时至今日,如果你判断一部电影的好坏,还是根据各种宣传或者是参考影评人的观点,那么真白瞎了你这个人了。

  如果从促进中澳两国人民友谊和弘扬国际人道主义精神的角度,去看待这部电影,那么《幸福卡片》是一部不错的电影,至少它是温暖的。本片有一个好的立意,但如果我们稍微苛刻一点去看,电影本身又在很大程度上辜负了这个好的立意。在一个严肃的有着很强精神内涵的命题之下,却讲了一个平淡无奇匠气十足的故事,《幸福卡片》绝对是这样的作品,这恐怕也是很多平庸之作的共同特征。

  一个澳大利亚的服刑犯人,十多年来一直默默资助远在中国南方山区的一个孤儿,两人在天各一方的时空里,建立了有若父女的感情关系。其实,到了这里,这已经具备了一个好故事的所有潜质了。两种不同文化下的两个身世迥异的人,建立一种忘年之交,本身就是一个很容易深刻的故事。有部很讨人喜爱的动画片《玛丽和马克思》就是如此框架,它深深抓住了现代社会高度物质文明下人类内心的孤独感,表达了人们精神需求和物质享受的不对称的社会诉求。高明的导演会在不同的时空里深入刻画两颗孤独但又充满爱意的灵魂,内心世界的剖析已经足够打动心有菩提的人。然而如《玛丽和马克思》、《天堂电影院》、《放牛班的春天》等等刻画内心情怀的佳作,无论是灵光闪现的创造,还是与生俱来的情思,可能永远仅属于少数优质导演的能力,所以我们也不能要求所有导演都能做得这一步,于是像《幸福卡片》这样由一个美好醇厚的开头加一个平庸笨拙的过程,再续上一个生硬牵强的结尾,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一个几乎不谙世事的山村少女,到了陌生繁华的外国城市,面对一群不同的人种,纵然再有寻找恩人的强烈意愿,在我看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同文化必然产生不同的思维方式,或许“追捧”本片的澳大利亚人会认可这样的故事,用我这样的“土包子”眼光去看,这样的故事只能当一个超现实主义的童话去看,并且它是美好的。而且“妹妹”能迅速地融入澳国人的生活,在极短时间内游刃有余地和澳洲少年打成了一片,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这种基于美好愿望基础上的故事出发点是好的,但根本经不起任何推敲。这种外国人眼中的“中国情结”其实和成龙的那部《功夫梦》如出一辙,外人或许会以一种好奇而宽容的态度来看待有关中国儿童的一切故事,但真正认真起来,这些所谓的“国际合作成果”都是半成品,参加这个电影节或是那个电影节,也只是走个过场,没有多少人会拿它当回事。

  不过,盖.皮尔斯在本片中的表演却真对得起他的名气,看完电影回家,发现中央电视台《第十放映室》正好在播放对盖.皮尔斯的专访,顺势回顾了一下盖.皮尔斯的电影作品,发现这个脸部轮廓很像施瓦辛格的澳洲爷们,表演起来一向都刚柔相济收放自如。就像节目中评论的那样:盖.皮尔斯不是一个多产的演员,主演的电影不算多,以《洛城机密》、《记忆碎片》最为著名,但是我们时不时地可以在各种跨度很大的电影看到他惊鸿一瞥的身影,仅最近两年就有《拆弹部队》、《国王的演讲》,关键是即使是那种打酱油的角色,皮尔斯也能让人过目不忘。

  但一个好的皮尔斯并不能拯救一部剧情不过关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