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青崖白鹿记》读后感精选10篇

  《青崖白鹿记》是一本由沈璎璎著作,青岛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56.50元,页数:584页,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青崖白鹿记》读后感(一):无情有恨何人见

  没记错的话,第一次读《青崖白鹿记》,是在2006年的今古传奇武侠版上,分作了“青崖记”和“白鹿记”。在高中偶尔闲暇的间隙匆匆一瞥,只记住了天台的清奇风光与江南的水泽迤逦。想来骇然,已是过去了十一年。

  对青崖白鹿记总有些别样的情愫,大概还是来自“沈璎璎”。彼时早知“沈璎璎”大名,记得她对ID的自我介绍,是笔下某个女孩子,却始终未找到这篇故事。于是直到青崖白鹿记,才恍然惊见“沈璎璎”,倒似逢了故人一般。

  此番虽是重读,然而因着记忆的模糊,以及作者的增改,重新读来,别有感触,书中人物似故人早已相识,却又疏远多年,全然是陌生的面貌,与少年时沉迷江湖恩仇的心境自是不同。

  璎璎在后记说,写的全是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心有戚戚。几番恻然,全然是因为书里每每对面相逢不相识。譬如蒋灵骞不识夜来夫人是生母,不识庐山白骨是生父,不识养大自己的阿翁就是亲外祖父,夜来夫人不识蒋灵骞是小女,乃至抱恨而死,沈瑄不识枯叶是本应亡故多年的父亲,楼荻飞认出生母却终不相认,沈瑄与钱丹重逢后未交一语便眼见他死去,澹台烟然与沈彬洞庭湖底重见却是瞬间生死,俱是无可奈何却又摧人心肝。

  故事的开端只道是寻常,初逢一如江湖儿女。而随着情节层层推进,才发现男女主之间身世纠缠,说来也是常见的套路,只是也许二人俱未在父母膝下长成,与各自家世本就牵扯不深,故而也未落寻常世仇的窠臼。

  前人言“无人不冤,有情皆孽”,《青崖白鹿记》也是当得起的。夜来夫人如何心狠手辣,却只为了报仇,书中正面写她手段,也只黄梅山庄逼问黄云在一节。沈彬如何虚伪乃至假死,本欲杀蒋听松却未下手,十来年间隐居天台了却残生。天台宗七弟子当年围攻澹台树然如何下作,然而后来俱被夜来夫人灭门,读来也只觉心酸。想来终究是女作者的缘故,心中总是留了一丝不忍,总不愿笔下人物太过不堪。

  璎璎一直是我喜欢的作者,文中自有一种诡谲灵气,笔下俱是跳脱不羁的小妖女,蒋灵骞、季如蓝、唐小谢、吴霜,甚至蒋明珠、澹台烟然、乐秀宁,无不是任性纵情,可爱者又有一种天真自得,孤僻者又是一种傲气冷漠。这些年来璎璎虽未写武侠,蓬莱里的琴小妹已然成了官家闺秀,却也是有这一种别扭傲气的性子的。反倒是沈瑄,当真是谦谦君子,性格反而没那么鲜明,颇有几分段誉 张无忌的感觉,不过对女主一心一意倒是远胜这二人了。

  那些年武侠繁盛,女作者虽多,其实写的多是武侠外衣的言情,于“武侠”未免薄弱无力。《青崖白鹿记》的五湖烟霞引却让我铭记到如今。彼时古琴刚申遗成功没几年,知者尚且寥寥,也还未沦为俗器,不是不赞叹的。璎璎心思奇谲,武功名字也写得好听,花了力气来写武功,虚虚实实,既未引到缥缈的幻术上,也未一招一式笨重拆解,何况还有医术药理傍身,是不辜负“武侠”之名的。

  文中最后写了中年的沈瑄,终究没写中年的蒋灵骞,诚如作者自己所说,实在想不出来中年的蒋灵骞是什么样子,也不敢想。是啊,合上书卷,书中人物仍是十来岁的模样,江湖初见,意气飞扬。只是岁月其驰,人与书俱老,不忍细想流年。

  只依稀记得,当年书中的“离离”,来自另一首李长吉的诗:

  斫取青光写楚辞,腻香春粉黑离离。无情有恨何人见,露压烟啼千万枝。

  一个离字,终究分开,其实相忘江湖,未必不是最好的结局,也是意料之中的结局。郎君千岁,妾身常健,至于岁岁长相见,已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青崖白鹿记》读后感(二):最好的结局

  以前看小说时总希望是大团圆结局,觉得生活中已经有种种的不完满,因而希望在小说故事中有着团圆的结局,皆大欢喜。悲剧虽然给人印象深刻,却不忍再看第二次,而大团圆结局却能令我多看几次,因为无论书中人物的历经多少磨难,最后都有苦尽甘来的一天。不管多大的悲欢离合,还是希望最后能有欢能归于合。现在发现,大团圆也未必是好的结局。世事曲折,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可以选择忘却,却不能当它不存在过。有些爱恨情仇产生了,又怎么能放下,放不下也是正常的。一笑泯恩仇,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这么洒脱,有放下的,也有放不下的,这都是正常的。皆大欢喜有时候也是一种勉强,勉强自己放下,勉强自己原谅,大团圆结局却不是好的结局。

  《青崖白鹿记》的末尾,可能是各人最好的结局,不是大团圆,却是最好的结局。天台宗和三醉宫的众人,几代人积累的误会和仇怨,曲曲折折经历了那么多,一个误会接着一个误会,阴差阳错枝节缠绕,旧仇未消新仇已添。即使最后说出真相,过往的一切难道就能消除,心中的伤痛就能平复吗?悲剧已经发生,嫌隙已经生成,该受的伤痛一样也不会少。人心复杂,阴暗的小九九始终存在,即使从头来过,江湖上的偏见和伪善依然存在,仇恨利害盘根错节。所以沈瑄和蒋灵骞不谈“如果”,服用再生符选择忘却,不服用选择不忘,但是不提“如果”。这是自己的选择的路,有些仇恨放不下就不放下,对人或许有遗憾,但是对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遗憾。会为他们的选择感到遗憾的可能是我们这些跳脱书中重重矛盾之外的读者。

  从前以为江湖儿女,肆意恩仇,仗剑走天涯。将江湖跳脱出时代,成为一个理想的桃花源,其中的江湖儿女凭借一腔热血挥洒人生。但是书中的五代十国背景,江湖又怎么可能跳脱的出时代,江湖和庙堂,想刻意分开却不能,在纷乱的时代中,哪有所谓的净土,哪有所谓的界限分明。江湖人的算计不亚于庙堂,为达目的不折手段,可以联合庙堂,也可以联合所谓的旁门左道,沈彬、乐秀宁、范定风等等追逐的利害不同,他们自诩名门正派,但是所用的手段都不甚光彩。天台宗自认与名门正派不同,行事自认没有那么多规矩,但在得失面前,也没有那么洒脱。比较起来,钱九倒显得没有那么伪善,他的欲望一直都直白地表现出来。而庙堂中却也有理想中的江湖少年,钱丹。他与沈瑄成为朋友,他倾慕宋飞天,他的人生选择跟从的都是自己的内心,不掺杂利害,只有一片丹心。但是少年最后却无辜枉死,却让自己的人生定格在最善良和洒脱的那一刻。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宿命,前尘往事,放不下也好,放得下也好,活着也好,死去也好,这样的结局却是最好的结局。

  最后,我有一个疑问,番外中的小谢,想让沈瑄见的人,是林樾吗?而林樾,姓蒋?

  《青崖白鹿记》读后感(三):镜花水月,不可言说

  说起青崖白鹿记,就不能不顺着时间的暗流,想起初识璎璎。我应该是在一两年前,无意通过云荒读到了云散和中短篇,意犹未尽,颇有何见之晚的叹惋。后来总是不死心的缘故,常常上网翻翻找找,便看到了沈璎璎这个ID的由来介绍,惊奇的发现还有这颗遗珠,于是赶快找来一读。当时仅是匆匆一瞥,只觉得气氛很好,意境犹如一片空翠。虽还有早年笔力的稚拙之处,私心里依然是喜爱的。之后,就跳进了蓬莱这个大坑┭┮﹏┭┮······青崖具体的细节,倒还是随着岁华流逝,只剩下些痕迹了。

  其实也不算过了很久,也没料想到此番有幸收入新版。说来还是书刚到手时候,心底里欢喜爱悦都分分明明,只管揣测清丽的封皮下藏了怎样一番江湖天地。等到展卷合书,只如镜花水月,终究不可言说。此间故事里的人事,更多的是万分惆怅。

  沈瑄和蒋灵骞,自然是我喜欢的。沈瑄善良正直,醉心医术,不爱名利纷扰,应当挺身而出时也敢执言。而蒋灵骞则是天才而自由的女郎,一路追寻自我不向命运低头。想起八九章里她闹得风雨双侠一身煤灰大眼瞪小眼,再看她捉弄楼荻飞,真是古灵精怪,到后来素手裂红裳,一番誓言掷地有声,又是任情任性。他们两人都有着我心底暗暗喜欢的性情模样。行文中每每读到二人相处的词句,都有天然美好,口齿生香之感。仿佛他们天生就该是对方的伴侣,一言一行契合得再圆满也没有了。可是,所有的故事都不能忽略这一个可是。于他们,是江湖多烦扰,人人生来即在尘网之中,那么多年的恩怨情仇,名利争端,一浪接着一浪,生生分离了二人。且放白鹿青崖间,终究成了一场昙花一现的梦罢了。

  还好郎君千岁,妾身长健,纵然第三个愿望,岁岁常相见成了岁岁不见,也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在那之后,他们各自都有自己很长的一段人生要走,那只能是一个人的孤独。更何况,故事的尾声里,并不是一味的悲苦,还有些温暖的底色。我尤其喜欢“他一时怔住。他想看她的头发是不是已经白了,想看她是不是憔悴如斯。她说‘永不相见’。他也曾想‘永不相见’。这一步很短,却如隔云端。中间经过了千山万水,再也无法安然回到起点。这不是真的。对面那个单薄的形影,对他来说是一生中最浩大的水月镜花,不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二人隔水相望,碧桃花又簌簌落了一地。

  至于故事的其他人,高傲者也天真自持,阴狠者也可怜可叹。夜来夫人,大抵是作者不忍心把她写得太失气度,她的狠毒多是从旁人口中道来,只在第九回中逼问黄云在师兄弟显露得淋漓尽致,可但看她全然是拼命的打法,连自己性命也不顾,想来在这么浓烈的爱恨下,大仇不得报的辛酸实在是可怜。到了死前得知自己误杀亲女更是可悲。 乐秀宁固然阴狠,那一句我喜欢的,别人碰过了,我便不要了,也不是不感触的。吴霜先执着于爱后执着于孤独,季如蓝的暗恋终成一场空,还有很多很多,故事里的每个人都在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里兜兜转转,这人世终究不如人愿。

  此外楼荻飞这个人物很有爱啊哇咔咔,高山流水的友情真真难得。故事里他最后也是失望透顶的吧。

  番外里的药,就和那个出自红楼的,很美但是无用的药方一样,陈缘的心事也是枉然的。只是看到那些白芙蓉,想到原来什么都留不住,留不住的,也还是忍不住难过。突然想起离离的生日也是二月十二,就如黛玉,可不又是一处巧合,不禁莞尔。

  屏上暗红蕉,则是一直印象深刻,初看时见薛华存走向复仇觉得有种痛快,固然陆希潘和江枫也是一对可怜人,也没有这样虐待旁人的道理。只是故事到了头,究竟三个人都是越走越远,最后的最后,是在掩藏了怎样不平静的睡眠才能换来。

  一直都觉得璎璎文中有种气息,像是不夜里清冷的冰雪气,像是旧文里久远的味道,三言两语真难描绘,想来就是这种气息,让人难以忘怀又暗生惆怅吧。

  期待不夜啊不夜!

  《青崖白鹿记》读后感(四):诗画江湖

  第一次看《青崖白鹿记》大概是上大学的时候,那时刚刚从学校解放,看了很多的书,多是电子版的。那时并没有太多惊艳的感觉,相反,那些短篇的武侠故事更为精彩,大概,一颗少女心还在的时候,更喜欢惊世绝俗的故事。

  后来再看纸质书的时候,仔细读了,感觉还不错,心境也有些不同了,觉得这本小说还是很不错的。等到此次新版出来买了书再读,又有了新的感觉,那山那水仿佛都活了起来。

  如诗如画的江湖,这是我对这个故事整体的感觉。文中引用了很多诗词,《梦游天姥吟留别》贯穿始终,也有刀光剑影,也有爱恨情仇,说不尽的心酸,道不尽的恩怨,一丝一缕,像一幅缓缓展开的画卷,就如《百年孤寂》中那副射鹿图。

  最初也不记得是在那本书上看到的《百年孤寂》,看了之后印象很深刻。从一副古射鹿城的画卷开始,伽陵从画中穿越到了百年之前的古射鹿,遇到了风月二仙——淇风和溟月。麻风在射鹿扩散,伽陵与风月二仙一起寻找可以治愈麻风的药,在此过程中遇到了魔王那魇,得知了那迦与射鹿的城主灵均的故事,也知道自己是那迦的转世,可以治愈麻风的灵药无色灵芝因为那迦的恨变成了毒药,射鹿城中麻风更胜,后终被毁。伽陵从画中穿了回去,遇到了变成血魔的溟风,溟风得知溟月已死,死在了她的墓旁。

  璎璎姐的武侠小说以短篇居多,故事都不是很长,但每一个故事都很耐人寻味。她的武侠不同于正统的武侠,自成一格,别有生趣。不过,故事大多以悲剧结尾,充斥着一种凄婉、诡谲的气氛。《青崖白鹿记》是唯一的长篇了,很值得收藏。

  沈瑄与蒋灵骞相遇在桐庐,彼时,沈瑄是还未涉足江湖的少年神医,蒋灵骞是初入江湖的女侠,落入水中失忆,神医救了女侠,由此结下了一段不解之缘。在他们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要相遇,不过这时间因为上一代的恩怨推迟了很多,不然,他们该是青梅竹马的玩伴,那将会是另一个故事——一个幸福的故事吧。

  两人再次相遇,便是在金陵,沈瑄出言帮助钱丹被钱世俊打伤,离离救了他,两人后来一同跌入山谷,离离恢复了记忆,沈瑄在离离的指导下初习武功。来到太湖时,离离遇到了夜来夫人复仇,母女见面没有认出对方,后文说是离离与夜来夫人长得不像,不过夜来夫人这样的性子,多方打听之下应该能猜到离离就是她的女儿,或许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吧,被过去的仇恒冲昏了头脑。

  两人之后是分分合合,聚少离多,感情的发展水到渠成,本来以为在天台山可以顺利通过蒋听松的“考核”的,不料还是出了岔子,终究是误会太多,恩怨太多。后来发生了很多事,离离重伤,沈瑄以为离离死了,分开了几年。沈瑄修炼武艺有所小成,离开了小岛,后重遇离离,两人和好如初,不料拜堂成亲之时,离离的姑姑澹台烟然寻仇,意图通过击杀沈瑄引沈彬出来,结果离离为救沈瑄伤势加重,几乎死去。沈彬在水中被澹台烟然刺死,离离被其带走,整个故事就此接近了尾声。

  故事的主线围绕着引子里的那场刺杀,直到最后,沈彬死了。不过,有一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天台宗的人宁愿死也不愿说出沈彬的名字。王小三和沉香社看起来是新加的,让吴霜这个人物更鲜活了,感觉以前吴霜喜欢的也是沈瑄。乐秀宁算是一条暗线了,她也喜欢沈瑄,不过就像她说的那样,她喜欢的东西,便不许别人碰,碰过就不要了。对于沈瑄,乐秀宁从一开始就有所保留,并不像离离那样义无反顾,爱大抵也是有很多方式,这也和她们的性格和成长有关吧。

  钱丹和宋飞雨也是一场悲剧,说起来夜来夫人杀了那么多人,最后杀死了自己的儿子,女儿也几乎因她身死,这算不算是报应了。面对刻骨的仇恨,选择复仇并没有错,但是不能被仇恨蒙蔽的双眼,这便是夜来夫人与乐秀宁的不同,夜来夫人比乐秀宁更有能力,不过乐秀宁比她更清醒一些吧。幸福与不幸,究竟又是什么呢?于沈瑄和离离而言,怎样的收束又称得上幸福。

  天台山,赤城山,洞庭,桐庐,天目山……我不是什么考据党,不过看了《青崖白鹿记》,查过里面出现的一些地方,感觉地理知识又增添了许多,想去书中出现过的地方走走,那个江湖,仿佛会离我更近了一点。

  新版的书里收录了几个短篇都很好,《天台遗事》写了沈醉和蒋听松的过去,《木兰花树》写了小谢和欧阳轩的身世和选择,《屏上红芭蕉》则是耽美的悲剧故事,《药》算是无疾而终的暗恋吧,最后的天雨花看的不是很明白,仿佛一个往复循环的迷宫o(╯□╰)o。书很喜欢,还有签名,以后会经常翻阅的,也许,还能读出些不同的感觉。

  :璎璎姐什么时候更新《江山不夜》,已经快忘记前文讲了些什么了……

  《青崖白鹿记》读后感(五):虐到的人,总得有那么点,自己回想起来也很虐的回忆

  及时下单抢到了第一批签名版,书到手还未重看时最开心,仿佛这些年踏过的时光回来了。打开看后觉得作者笔力较当年稳准狠了许多,当年书中人物称呼还没有这样古,沈瑄妹妹的名字也变了。当年因为幼稚而躲过去的虐点也都一一扎了心。

  但这些年过去我也知道了,不是作者非要虐我们,故事走向何方,每个选择和每个词的安排,都是自有注定,起手那一瞬间的意念也许就决定后来的全部。而读者还总祈请作者大大轻虐——如果是根本不解虐的人,比如当年的我,怎么读都跟牛嚼牡丹似的,那些让人哭不出来哀恸也就没法传递。

  虐到的人,总得有那么点,自己回想起来也很虐的回忆。

  大概是七八九年前,我读到青崖白鹿记故事的时候,最虐我的并不是沈瑄和蒋灵骞,对于那时的我而言他们只是过于执着于爱情以外的东西,所以放弃了爱情。那时我并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无数的事情可以成为爱情的壁垒,那时候我也不明白结尾沈瑄背诗时心里究竟如何。纸上的故事是故事,我的人生还未开始。

  今天的我全都懂了。

  那时让我真正好好难过了一场的是番外《药》,隔了这么多年我还记得葛倾名字来历,记得那个很美但是无用的药方,以及页脚一行言明药方借自《红楼梦》的小字。12岁的我恼恨陈缘“女儿家一低头就是应允”,我觉得爱一个人,不应该这样。

  但是二十多岁的我至今也说不出爱一个人究竟该怎样。该怎么得体又不冷漠或者轻浮,该怎么和喜欢的人说话,他沉默的时候,他宁愿看向只有黑暗的窗外的时候,我该怎么做。

  这些我统统不了解,此生或许也没什么机会了解了。

  我已经不会再遇到那个人。他随着2017年1月17日深夜的一列火车驶向我不会踏足的未来。

  真正锥心的是我今天终于重新读了遍《药》,陈缘求教《梅花三弄》曲子,葛倾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绝。

  在我也想留住什么虚无但美好的纪念的时候,那个人也像葛倾一样拒绝了我以为不会被拒绝的请求。

  我唯一欣慰的是,他前途无忧。并且,也不会有我。

  《青崖白鹿记》读后感(六):江湖梦远 故人情近

  说来也奇怪,当年去书店非常勤快,有新则看,多是古代小说,当时哪有什么安利和推荐,不过是看着顺眼的封面和简介就买下了。但渐渐,也有几位喜欢的作家脱出,成为我的常在。沈璎璎就是其中一位,但《青崖白鹿记》我却是第一次看,家中有《逝雪》、《云散高唐》、《江山不夜》,唯独缺这一本,如今可算一门团聚。

  又觉惭愧,至今,我还不敢说自己是一个武侠爱好者,因为我不曾通读金古梁温,也不敢说自己有什么“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情怀,当年读武侠,也很局限,偏爱这些女作家的,爱看她们写对酒当歌,夜船听雨,琴剑飘零,名山大川之类的情节,如今看,深觉自己格局不大,但仍然喜欢那一幕幕婉转起伏,悲欢离合的场景。

  其实已很久不看武侠,一是兴趣转移,二是无处可觅,无处可觅的是一种感觉,具象点来说,大概就是文笔格调这类。其实今人应该眼界更广,也懂得如何取悦读者,但却很少再看到心怡如沈、沧这类写武侠的作者。

  大概还是有一层故人滤镜,十年前我读沈的故事,很多处不甚明白,比如她的形容词、她的人物心理,她在写故事之外铺陈的时代风物和诗词典故,都让我觉得,很厉害,阅读面真广,以及有一种古早味,就是几乎不见流行的网络词汇和今人口气,她坚持着去模仿甚至还原一种古人的生活情境,连着描写情欲场面也是点到为止,不越底线。这种克制,我非常喜欢。

  《青崖白鹿记》有很多人说如同水墨画卷,这种比喻我觉得有点抽象。如果通俗来讲,我觉得可以归类为故事设定、人物描写和作者本身。

  先说设定,时代是五代十国,吴越国境,偏安一隅。故事中男主出生洞庭,一路行来桐庐、天台、嵊州、庐山,南京、无锡、杭州等地都是南方,有几处正是江南,人们说起江南,想起的便是烟雨迷蒙的样子。我想,我喜欢沧沈这一派的武侠,可能也和她们爱把故事设定在南方有关系,很多人容易忽略的山川地貌,乃至气候植被饮食,我却是十分在意的。而且武侠本身与刀光剑影相关,读多了不免觉得苍凉凄惶,若多一些温山软水,吴侬软语的调和,会觉得阅读体验舒服许多,这个道理,我觉得身为医生的璎璎应该想到过。

  故事里很喜欢她写的天台山居的环境,山水花树,幽藏隐逸,还有白鹿为伴,沈蒋二人初次情事也在于此,正是良辰美景……

  再说人物。沈瑄大概是我近年看过的古代小说里最理想化的一个了。琴棋书画,还通医术,武艺也好,若说缺点,可能就是优柔寡断些了。他这一路从隐居到入世再到成名,并不十分主动,都是被各种机缘裹挟,他也目的不明,随遇而安,随心而为。大概这就是一派天真的赤子之心吧。很喜欢他和蒋灵骞这段情缘,先是隐约好感,再是患难扶持,感情水到渠成。后半段命运又似神雕杨龙,只是重逢后还是无法相守,因为上一代恩怨而相忘江湖。

  不知是作者有意为之还是我感知所致,总觉得这最后的相望相闻不相见,也是很自然的结局。江湖儿女,又有各自使命,不沉溺情感纠葛,大概也是一种超脱。

  总之,看到日后担当起门派重任,教授弟子的中年沈瑄,我虽遗憾他不完满的情感,却也敬佩他的取舍。

  此外,楼荻飞这个人物我也喜欢,他和男主的这段友情正有高山流水的情怀啊。而且他正是开头引子里的小楼,与主人公早有联系,后头果然相见相合,也是缘分。(强烈求番外)

  番外里的小谢,陈缘令人印象深刻。小谢出现在好几个故事里,隐隐出彩,却并不算第一主角,性格像当年的蒋,爱憎分明,灵动真性。而小谢这个名字让我想起当年剑歌里的红颜剑主。陈缘对葛倾有情,仿佛当年的薛青茗对萧忆情,然而终究是惘然的。那副药方,出自红楼冷香丸。读来莞尔,算是我和作者的又一契合。

  再说作者,从青崖白鹿到江山不夜,璎璎似乎是从江湖走到了庙堂。这种变化,其实一开始我是不太理解的。就像原本一个习惯浪迹江湖,快意恩仇的人忽然收敛安分,循规蹈矩起来。不过想想我自己,也不是走了一条从读武侠到红楼再到世情小说和文人笔记的路子,所以大概可以理解,这其中的心路历程。随着年纪增持,阅历积累,明白了有许多无可奈何的事情,武侠世界虽可自我放逐,隐居遁世,但终究都要归于现实,人情世故,人情冷暖,避无可避。

  我曾对友人说过,璎璎的文笔有一股冰雪气,使人读来清冷淡然,却不出戏,可能还是当年武侠的遗风,所以显得人物冷静克制,场景寂寂如画。像她写: 时近子夜,三醉宫中再无人语,洞庭湖上风涛喑哑。长夜如海,浩渺得没有尽头。无边黑沉之上,只得这一室如舟,一灯如豆,载沉载浮,照亮壁间小小一方雪白。 读来很有画面感,镜头从远处全景推近到局部,便如看一山水画,先揽大局,再品细节。

  如今的她,收起刀剑,洗去风尘,仿佛自废武功(笑),其实仍然是有内功在的,从青崖白鹿记里我似乎感觉到她想以文技来表现人物,比如沈瑄的琴、医,书法,她用了一些篇幅来写琴谱,书法和招式的关系,我读过觉得,不是泛泛。

  《江山不夜》给我的感觉是作者想强调一种既定的规则,江湖以强者为胜,庙堂却不简单,要考虑多种因素,时代,制度,局势等等,这不好写,需要作者戴着镣铐起舞,时刻提醒自己要遵守规则,维持秩序,不能随心所欲。这种自我约束下的表达,也正是目前我喜欢的。

  《青崖白鹿》却正好相反,正是江湖之远的故事,人物自由洒脱,可以随时起事,又可四处游历,不必担心住处,盘缠和风霜雨露。这种早年喜欢的写法,如今再看,居然有种不可得的怅然。

  揣摩作者心理,可能有些不敬,还请包涵。不过作品本身也是作者境界的一种投射啊。

  默默期待《江山不夜》中下本。

  补遗:和友桃花聊,我们算是被沈这一代写手奠定武侠审美的人,当年看他们结社连诗,拈词为题,各成其文的韵事竟然有遥不可及的敬慕感,如今,时过境迁,再也没有那种意气了吧。他们这一代写手的古典功底是很好的,比今人高出太多,也懂得含蓄婉约,点到为止。当时只道是寻常。如今对比,真是不可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