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疑问集》的读后感10篇

  《疑问集》是一本由[智利] 巴勃罗 • 聂鲁达著作,南海出版公司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25.00元,页数:80,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疑问集》读后感(一):摘录

  我们学习的是仁慈

  还是仁慈的面具?

  为什么我们花了那么长的时间

  长大,就只是为了分离?

  盐漠

  是如何生出花朵?

  梦中的事物到哪儿去啦?

  转入别人的梦境吗?

  当你熟睡时,在梦中

  那爱你的女子是谁?

  幼年的我哪儿去啦?

  在我体内还是消失了?

  昨天,昨天我问我的眼睛

  我们何时彼此再见面?

  生命中还有比名叫巴勃罗·聂鲁达

  更蠢的事吗?

  我是不是在他们遗失我的地方

  终于找到我自己?

  为什么树丛褪尽衣裳

  只为等候冬雪

  你可曾想过四月

  对病患是什么颜色?

  也许诗歌始终不能被翻译的缘故吧

  很多都读不出味道。

  《疑问集》读后感(二):我们的心灵就像一个涂满语感的赤磷的火柴盒皮

  这本诗集充满成年人的天真和童心,它是一本俳句式的童话集。

为什么雨伞们的会议总是在伦敦举行?

  把一个潮湿多雨而且刻板严肃(注意“会议”一词)的伦敦勾勒出来,如果把它比作一幅画,该是印象派莫奈的风格,下面这一句最神似:

你知道巴塔哥尼亚的正午雾霭是绿色的吗?

  《疑问集》一翻开,字里行间都是丙烯颜料,比油画要轻,比水彩要艳,你看聂鲁达笔下的秋天,黄色颜料简直像不要钱:

为什么树叶会在感觉变黄的时候自杀? 在秋天过了一半的时候你可曾听到黄色的爆炸声? 秋天不断支付那么多黄色纸币要买什么?

  这哪里是疑问句,分明是美妙的比喻句,宛如柠檬般清香的比喻。诗人作画,用不同的词语细细调出赏心悦目的颜料,兰波是猩红色的,贡戈拉是紫罗兰色泽,达里奥是绿色,波德莱尔是黑色,而雨果有三种颜色。当然,聂鲁达肯定是黄色的。

  字典就像一个盛满了蜂蜜的蜂巢,那里的每一个词语对聂鲁达来说都是生动的,豺狼(chacal)的音节比尖牙还锐利,locomotora(火车头)里的o不就是烟囱喷出的烟圈吗?帆船(velero)甚至会因装载过多元音而有船难之虞!

  俳句式的两行诗,不够长,来不及沉浸投入就结束了,太短了,短得只能遗憾,短得只能回味。诗页间的空白逗引读者的笔入驻,来完成二次创作。这是诗歌所提供的阅读习惯,每一行诗都是一台最有力的发动读者联想的引擎。

为了和天空交谈树木向大地学习了什么?

  为了和天空交谈,为了和石头、和小鸟、和树木、和自我交谈,我又该学习什么?——诗歌的启发性是普适的。语言,在沉默之中。

西瓜被谋杀时为何大笑?

  切西瓜,一件平凡无奇的日常小事,和谋杀如何扯上了联系?这样的突发奇想,切开后的鲜红瓜瓤宛如一个“大笑”,比喻会心,被谋杀而大笑,这可就是一个吊人胃口的故事了。

世上可有任何事物比雨中静止的火车更忧伤?

  想象一下,火车静止在雨中,雨水透着凉意,这儿可能是一个短聚的小站,或一个别离的月台,静止是暂时的,火车的汽笛将再次鸣泣。当人类的通讯交通技术已经进入工业时代,孤独似乎依然是一种无法克服的古典时代的疑难杂症。

我能问我来人间是为达成何事?

  面对生死,诗人提出了人类共同的困惑。这问题是佛偈,是公案,没头没尾,两句短诗,读得不过瘾,再看。

“我们的生命不是两道模糊光亮间的隧道吗?它不是两个黑暗三角形间的一道光亮吗?”

  这两个“黑暗三角形”莫非是暗指交配?那实在是令人喷饭。还是有什么神秘的几何学寓意?

  《疑问集》记录的是灵光一闪的妙语,是纷纷大雪里飘落的一片铟箔,你把这铟箔拾起锻打,可能就是一首长诗,但它就失去了铟箔本身的独特。把《断章》放在一首长诗里,和独立出来的《断章》,它给读者带来的是力度截然不同的两种阅读冲击,这和长短诗不同的阅读方式和阅读期待,和文字的排版,和留白,以及人的视觉动线都有关系。

  诗人采用两行诗往往是小心翼翼把自然界的一个标本带到纸上,这是一个语言的奇迹,读者继承了诗人的意志,把注意力集中到两行诗的那短暂的词语烟花的绽放一瞬。我们把阅读的快乐首先交给了眼睛,而不是大脑,理性的文学分析暂时让位于常年阅读形成的审美直觉。——我们的心灵就像一个涂满语感的赤磷的火柴盒皮,等待着那包裹着词语的氯酸钾的火柴梗的碰撞,二者会点燃一朵称为诗歌的火光。

  今天这个下午我读到了聂鲁达《疑问集》,我感觉到在我心里的有些地方,冒出了一点美妙的火光。

  附、《疑问集》的疑问句式1.经典时空七问:谁、什么、何时、哪里、怎么样(状态)、为什么、如何如果我死了却不知情我要向谁问时间?今年春天的树叶有什么新鲜事可以重述?玫瑰的派任令何时在地底颁布?鹰栖卧云端时把匕首搁在哪里?上学迟到的燕子会怎么样?教授为什么传授死亡的地理学?橘子如何分割橘树上的阳光?2.选择疑问:月光之网网罗的是鸟还是鱼?在腰上何者较重忧伤,或者回忆?3.肯定/否定 吗你的每一次哭泣不是都被笑声和遗忘的瓶罐包围吗?燕子当真打算定居在月亮上吗?4.判断疑问意愿判断: 你的嘴会用另一些即将到来的唇亲吻康乃馨吗?存在判断: 地底下有没有一块磁铁秋天磁铁的兄弟磁铁?属性判断: 犀牛如果心肠变软能够持续多久 问而不答

  《疑问集》读后感(三):适合一读再读

  看了很多遍,很有趣的各种问题,我不得不问问自己:

  不能有点想象力吗?不能包容别人的想象力吗?

  为什么有些句子感觉没有逻辑呢?一定要有逻辑吗?

  为什么两个没有关联的事物要放在一起呢?难道不能吗?

  为什么有些事只能正着说,不能倒着说呢?

  为什么我们问不出一天有几个星期这样的问题呢?

  诗人以非常具有想象力和跳跃的思维向自然,历史,梦境,人生,人性进行最简洁的质问,让我们直面自以为了解,其实却一无所知的世界。

  摘几篇和大家分享:

  4

  天国有多少座教堂?

  鲨鱼为何不攻击

  那些无所畏惧的海上女妖?

  烟会和云交谈吗?

  我们的希望真的

  须以露水浇灌吗?

  14

  站在石榴汁前

  红宝石说了什么?

  然而星期四为何不说服自己

  出现在星期五之后?

  蓝色诞生时

  是谁欢欣叫喊?

  紫罗兰出现时

  大地为何忧伤?

  22

  爱情,爱情,他的和她的,

  如果它们不见了,会上哪儿去啊?

  昨天,昨天我问我的眼睛

  我们何时彼此再相见?

  而当你改变风景时

  是赤手空拳还是戴着手套?

  当水蓝色开始歌唱

  天空的谣言会散发出什么味道?

  23

  如果蝴蝶会变身术

  它会变成飞鱼吗?

  那么上帝住在月亮上

  不是真的啰?

  紫罗兰蓝色啜泣的气味

  是什么颜色?

  一天有几个星期

  一个月有几年?

  49

  当我再次看到海

  还究竟会不会看到我?

  为什么海浪问我的问题

  和我问它们的问题一模一样?

  它们为什么如此虚耗热情

  撞击岩块?

  对沙子反复诵读宣言

  它们难道从不觉厌烦?

  初看这本书,你会问作者是不是傻了?怎么会问出这些问题,简直是笨蛋嘛,还诗人呢?

  看着看着,会越来越惭愧,为什么我们丧失了想象力,创造力,为什么我们只能循规蹈矩的顺着多数人的思路,才是正确的呢?

  -------------------------------------------------

  微信公众号:W31349866

  本文是原创的读书笔记,版权归本订阅号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转自一生一世

  扫描二维码或点击最上方蓝色字体关注

  《疑问集》读后感(四):冬天如何收集 那么多层的蓝?

  “冬天如何收集

  那么多层的蓝?“

  在诗集里看到这句,猛然惊醒,冬天来了好久,我还没有抬起头、走出去好好看过它。越长大,对身边习以为常的事物越来越没有了好奇心,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看聂鲁达的这本小集子,被好多美好又哀伤的句子吸引,摘录了一些如下。

  1、世上可有任何事物

  比雨中静止的火车更忧伤

  2、被遗弃的脚踏车

  如何赢取自由?

  3、你知道大地在秋天

  沉思默想些什么?

  (何不颁个奖牌给

  第一片转黄的树叶?)

  4、冬天如何收集

  那么多层的蓝?

  5、为什么树丛褪尽衣裳

  只为等候冬雪?

  6、那些流不到海的河川

  继续和哪些星星交谈?

  7、为什么我们花了那么多时间长大

  却只是为了分离

  希望自己也仍能怀有敏感、纯真的感情回到自我,省视现在、过去以及等候着我的不确定的未来,在这错乱复杂的迷宫似的生命版图里,欢喜地迷途,谦卑地寻找出口。

  嗯,明天出门找冬天去!

  《疑问集》读后感(五):你是一条准备成为鸟的鱼吗?

  读完了聂鲁达的《疑问集》,成人经历与孩童般纯真的发问碰撞,形成了令人惊喜的质地。冲破理性思考的牢笼,透过指缝我看到秋日自杀飘落的叶子,看到驼峰里存储的月光,看到散漫的沙土又变成鲜活的躯体,听到地球在天体音乐中如蟋蟀般的细碎声响。

  《疑问集》这本小书收集了316个追索造物之谜的疑问,分成74问,问题天马行空,设计的范畴非常广阔,包括自然世界、宗教、文学、历史、科技文明、时间、生命、死亡......

  阅读这本小书,不必追究答案。这些问题像是游荡在神秘伊甸园自由、纯洁的精灵一样,我们又怎能忍心把它们禁锢在理性思维的牢笼中呢,又怎能忍心用科学的手术刀去解剖呢?

  从这本小书的第24页开始,我似乎来到了一个更为宽旷的空间,我看到了天与地,星空、大海、宇宙。

  35

  我们的生命

  不是两道模糊光亮间的隧道吗?

  它不是两个黑暗三角形之间形成的一道光亮吗?

  生命不是一条

  已准备好成为鸟的鱼吗?

  那么,你是一条准备成为鸟的鱼么?

  《疑问集》读后感(六):《疑问集》读后感

  谁在机场等候一艘船?

  哪只萤火虫想把草原点燃?

  露水说它想等到明天,

  几万光年之外的星光却想见到几万年前的人。

  ~~

  沙滩属于海洋还是陆地?

  飞鸟向往陆地还是天空?

  春夏之间如何再安排一个季节?

  大地在什么地方与天空相连?

  ~~

  岩石里包裹着谁的快速?

  树干中隐藏了谁的秘密?

  风的呼啸之声是谁的发明?

  雨滴为何要用生命来冲击?

  ~~

  水边的花儿在想着去年的模样,

  镜子说它想照一下自己;

  南边的阳台说它不喜欢太阳,

  地下的岩石说它不知道谁在偷偷制造水晶。

  ~~

  谁在海底欣赏波浪?

  谁在天空擦拭乌云?

  螃蟹为什么不在水里编蜘蛛那样的网?

  而蜘蛛为什么不编织翅膀去自由飞翔?

  ~~

  如果天空里长满了树,

  如果树叶都落到天上,

  如果有一艘植物驾驶的外星飞船,

  如果宇宙飞船里也住着一个地球。

  ~~

  想象路面可以显示出每一个脚印,

  想象空气里可以保存每一种声音;

  谁可以轮回到上个世纪?

  谁可以告诉我,世界没有我时有什么?

  ————

  注:以上文字部分源自《疑问集》,部分为自己阅读时的联想。《疑问集》中作者的想象丰富多彩,天马行空,总是让人感叹。

  《疑问集》读后感(七):一个童真的先知

  如果有一类诗让我始终着迷,一定不是政治的,不是爱情的,而是回归“人“的,拥抱生命矛盾的本质,继而以上帝的灵视,避开矫揉浅显的意识形态的陷阱,思索万事万物在宇宙中都何其渺小,人也不过是大自然生生不息的周期的一部分,从死亡窥见新生。聂鲁达真是个童真的先知。

  我们学习的是仁慈,还是仁慈的面具?

  玫瑰当真赤裸身体,或者那是它仅有的衣服?

  谁听到了犯罪的,汽车的忏悔?

  烟会和云交谈吗?

  为什么树叶会在变黄的时候自杀?

  为什么云朵那么爱哭,且越哭越快乐?

  尚未洒落的眼泪,在小湖泊等候吗?

  我们要如何感谢,云朵短暂易逝得的丰硕?

  挟带着一袋袋黑眼圈的雷云来自何处?

  稻米露出无限多的白牙齿对谁微笑?

  被遗弃的脚踏车,如何赢取自由?

  西瓜被谋杀时为何大笑?

  昨天我问我的眼睛,它们何时再相见?

  囚犯们想要的光,和你们想要的光相同吗?

  为什么树叶褪尽衣裳,只为等候冬雪?

  真的吗,忧伤是厚的,而忧郁是薄的?

  秋天的美发师们,把雏菊的头发弄乱了?

  《疑问集》读后感(八):幼年的我哪儿去啦

  幼年的我哪儿去啦

  仍然在我体内还是消失?

  你可知道我不曾吃过他

  而他也不曾爱过我?

  为什么我们花了那么长时间长大

  却只是为了分离?

  为什么我的童年死亡时

  我们两个没有死?

  而如果我的灵魂弃我而去

  为什么我的骸骨仍紧追不放?

  当你熟睡时

  在梦中拿爱你的女子是谁?

  梦中的事物到哪去了?

  转去别人的梦境吗?

  在你梦中存活的父亲

  在你醒来时再死一次?

  梦中的植物会开花

  而它们严肃的果实会成熟?

  《疑问集》读后感(九):无题

  太惊艳了 暮年时期的聂鲁达仍旧拥有无边无际的想象力 他给普通的事物注入七情六欲 他让平凡的事物拥有生命 用幽默诙谐探索关于自然、生命、真理和宇宙的疑问 全书三百多首诗让人感受到了聂鲁达未泯的童心 太可爱了!

  “世上可有任何事物

  比雨中静止的火车更忧伤?”

  “为什么云朵那么爱哭

  且越哭越快乐?”

  “秋天不断支付那么多

  黄色纸币要买什么?”

  “蓝色诞生时

  是谁欢欣叫喊?

  紫罗兰出现时

  大地为何忧伤?”

  “迟来不如永远不来,不是吗?”

  “真的吗,忧伤是厚的

  而忧郁是薄的?”

  “我能问谁我来人间

  是为了达成何事?”

  “我不想动,为何仍动,

  我为何不能不动?”

  “生命中有比名叫巴勃罗·聂鲁达

  更蠢的事吗?”

  “为什么雨伞们的会议

  总是在伦敦举行?”

  “死亡到最后不是

  一个无尽的厨房吗?”

  “邋遢褴褛的大兀鹰

  出完任务后向谁报告?”

  “为了和天空交谈

  树木向大地学习了什么?”

  “为什么我们花了那么多时间

  长大,却只是为了分离?”

  “谁能说服大海

  叫它讲讲道理?”

  《疑问集》读后感(十):不能做一个诗人,至少做一个单纯的“人”

  诗歌从来不是高高在上的,聂鲁达的《疑问集》尤其显得亲和。

  前些天读《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儿子的固执》那一篇有个关于“诗歌”的小故事:

  【前几天他突然自己想写作了,他上卫生间时没有开灯,他坐在黑暗的里面突然有了一种黑暗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深感不安,他从卫生间出来时告诉我们,他想好了一首诗,题目叫《地下一层》。我们家住在二十层,可是卫生间的黑暗让他写下了这首《地下一层》,他裤子都来不及系好,就赶紧在本子上记下了他的诗,然后用他脆生生的声音朗读起来:

  地下一层,永久的平静,

  地下一层,汽车的监狱,

  地下一层,一个见不着阳光的悲剧,

  地下一层,一片枯死在地下的根。

  我说把“监狱”用在“汽车”的后面是不是过重了?我觉得应该用一个温和的词来代替监狱。他不同意,他说他要表达的是他在黑暗中的感觉。】

  看啦,诗歌和生活的距离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远。

  而聂鲁达的《疑问集》把诗和生活的距离拉得更近。

  他写到

  “我是不是在他们遗失我的地方 / 终于找到自己?”

  “我们学习的是仁慈 / 还是仁慈的面具?”

  ……

  这些诗是聂鲁达情感和智慧的浓缩,他的感受、困惑和思索,普通的我们在某一时刻也可能有过,只是我们没有那么善感?我们任感觉匆匆流过?…… 是我们想要表达、记录的念头没有那么强烈吧。

  =============

  .S.读《疑问集》收获的最重要的东西:记得时不时从社会的“人”(混杂着各种身份的“人”)的角色,回归到单纯的“人”的角色。留心作为一个“人”,我在想什么,我看到切开的西瓜、白色的玫瑰花从、地上的黄叶、城市的雨水、早晨的雾气……时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