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眨眼之间》读后感10篇

  《眨眼之间》是一本由[美]沃尔特·默奇(Walter Murch)著作,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后浪出版公司出版的160图书,本书定价:26.00元,页数:2012-8,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眨眼之间》读后感(一):《眨眼之间》简略读书笔记

  简介:剪辑师、音效师

  代表作---弗兰西斯科波拉教父三部曲的剪辑师、音效师;卢卡斯美国风情画的音效师

  1、Wm提出剪辑的六项原则:情感51%、故事23%、节奏10%、视线7%、二维特性5%、三维连贯性4%。

  2、在《现代启示录》的剪辑中创造了sound design,即 声音设计 这一概念,将电影声音从一种从属的、配合性的地位提升到了独具艺术表现力的高度。

  3、非连续拍摄除了方便因素外,还为每一种情感都提供最佳的机位、角度,这样的剪辑能够积累出更大的冲击力。

  4、wm认为一部电影要经历5次创作,分别是:编剧、导演与演员、摄影师、剪辑、声音合成。

  5、一定尝试在银幕上用最少的东西来在观众的想象中达到最大效果,鼓励观众变成纯粹的旁观者和评判者,而不是参与者。

  6、作者建议导演在拍摄完片子之后,应该隔一段时间(或者不)再参与后期剪辑的工作,避免在剪辑的过程中由于导演个人的拍摄情感影响对于画面本身的辨析,这样能将之前拍摄的情感冷却一段时间,不至于剪辑时头脑混乱。

  7、剪辑点:1--找出那些潜在的剪辑点(对照眨眼的时机就可以帮助实现这一点)

  2--测定每一种剪切方式对观众产生的效果

  3--从那些效果中选出最合适电影的效果。

  8、胶片电影表现出强烈的综合杂异性,是集体合作的结果;对于数字电影而言则是显示出相互融合的倾向,更容易被个体所掌握,显示出个人色彩。

  9、电影最有效的时候,是当它将个人于大众两种矛盾的元素成功融合的时候,融合成“群体性的亲密感”。如果它真的好,它似乎就会以极其个人的方式与每一位观众成员形成共鸣。

  10、“远离熟悉的环境”;对于周围环境的不满足,以及一种相应的需求;向某种“另外”的东西毫无保留地打开自己。 真正的电影经验不可能在家庭中获得,无论家用设备先进到何种程度。

  家庭的观影环境是熟悉的:符合常规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对的,这种情况下的观影心理状态是,眼睛只看见想看的和有准备去看的东西。

  影院观影环境中,其他观众的在场感会难以估量的惊醒和放大了你观察到的一切。

  11、眨眼点即最佳剪辑点

  《眨眼之间》读后感(二):中国电影剪辑学会会长周新霞作序推荐

  推荐序二 周新霞

  几年前,我的一个在美国学习剪辑的朋友林泉先生曾向我推荐过《眨眼之间》,我也曾将它推荐给电影学院导演系,但终因没有版权等种种原因没能面世。今天读到它,有一种失之交臂又失而复得的快感。

  沃尔特•默奇是在国际上享有盛名的剪辑师,也是我敬仰的剪辑师之一。以前对于他的工作方法有过种种传说,在《眨眼之间》这本书里得到了验证。比如他始终以站立的姿势剪电影,他说:“剪辑是一种手术,你见过哪个外科医生坐着动手术吗?

  剪辑也像是烹调,也没有人是坐在炉子边烧菜的。但是最重要的剪辑是一种舞蹈,完成的影片是浓缩、结晶的舞蹈。你什么时候看见过舞者不是站着跳舞的?”又如,他无论剪什么电影,为了保持敏感度,一定在工作室里挂着许多从素材中取出的照片。他认为:“(为了)真正对每条素材的可能性形成足够鲜活的认识,你必须不停地敲打自己,你要保持新鲜感,看到美妙的和不那么美妙的东西,并且做好记录。”他的电脑两旁放着两个折叠的小人,为的是能找到将来银幕上的正确比例。《眨眼之间》详细介绍了他为什么这么做。

  他提出了剪辑的六项原则:情感、故事、节奏、视线、二维特性、三维连贯性。这六项原则各有比例,这么枯燥的原则在他的书里让读者很自然地宽泛地理解并接受了。他把剪辑形容为魔术,并介绍了“障眼法”,“他要你别往这儿(右边)看,因为这里他的手正在解开他的链条,所以他想办法要你往那儿(左边)看。当魔术师这样说的时候,他就在施行障眼法。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朝他引导的方向看过去。剪辑师就能做到这个,他们常常这样做,并且也应该这样做。”

  他告诉剪辑师们兼听则明,但是他又告诉我们:“你不应该盲目地遵从那些试片会后得到的意见,正如不应该盲目遵从任何意见,要想想,从这次试片和之前的内部放映反馈的差别之间能学到什么?根据这两个方向,能定位北极在哪边吗?试片会只是一种找到自己所在位置的方法。”“你看医生的时候,当你告诉他你的胳膊痛时,只有庸医才会立马掏出手术刀,在你的胳膊上动手术,那样的话你就会不光是胳膊痛了,还会加上手腕痛和肩膀痛。而有经验的大夫会全面给你检查,拍个X光片,最后下诊断说,疼痛可能是肩部某根神经的萎缩引起的,只是你正好感觉在胳膊处,是肩膀的疼痛反射到胳膊。”

  我们每个剪辑师都有过修改影片的困惑,但我们有这样冷静的思考吗?我们都有过面对“一河滩”的素材而头晕脑涨,但他是这样形容的:“在那95︰1 的风景中跋涉,无异于穿过一片密不透风的森林,偶尔能见到开阔的草地,然后又迷失在厚密的树丛中。”“显然,可供操作的素材越多,可能走通的路径也越多,这些路径互相交错使得可能性更加复杂。”在《眨眼之间》中,他是以这样的软语将一个硬邦邦的技术消化掉了,以既口语又文学的方式阐明了他的剪辑意识。从小到大,由浅入深,层叠递进,直抵核心。既不生硬,又能发人深省。读这本书,不像读工具书,而像是在与一个智者聊天。在你不知不觉中,得到了启迪,学会了思维方法。可惜,本书仅仅是根据在澳大利亚国家电影委员会的演讲记录稿修订而成,如果针对剪辑技巧再做具体分析就更完美了。

  当我读到夏彤先生提及还有一本书是默奇先生与《英国病人》的小说原作者迈克尔•翁达杰的对话,在许多方面都对默奇的剪辑经验进行了展开和补充,这篇文稿可以看作是《眨眼之间》的姊妹篇,我对此书寄予深深的期待。

  剪辑师之间的心灵是相通的。阅读沃尔特•默奇的书,有一种同呼吸共命运却又力不从心的感慨!《眨眼之间》能让我们从中找到距离,相信它是我们剪辑同行的良师益友,同时也会为电影发烧友打开另一扇窗,窥见电影制作的另一个视界,帮助我们认识电影,爱电影!

  周新霞,中国电影剪辑学会会长,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国家一级剪辑师

  2012年7月22日

  《眨眼之间》读后感(三):剪不断的故事——评《眨眼之间》

  被这本书吸引,是因为它的封面,封面上只有两张照片,上一张是睁着的一只眼,下一张是闭着的一只眼,那么在这眨眼之间到底会有什么发生,这样的眨眼和剪辑又会有什么的联系。好奇心驱使自己买下来这本书,并利用假日的空闲里上了这堂剪辑课。

  默奇是美国颇为有名的音响设计师和剪辑师,多次获得英国电影学院、美国电影学院大奖,凭借《英国病人》还获得第69届奥斯卡最佳剪辑与最佳音响设计奖,曾参与剪辑的影片有《对话》、《美国风情录》、《布拉格之恋》、《人鬼情未了》、《教父2》、《教父3》等等。

  也许,在我们的知识里,剪辑就是把电影中拍坏了的部分剪掉。当有人这样问默奇的时候,他也曾恼火过,他试图解释“剪辑远远不止那么简单。剪辑是结构、色彩、驱动力、对时间的操控,这个那个,如此这般”,其实,当重新审视自己的剪辑之路时,他也渐渐意识到所谓简单地智慧,也有值得尊重的地方。从某种意义上说,剪辑确实就是“把拍坏了的部分剪掉”,但问题是,什么样的片段才是“拍坏了的部分”呢?

  在书中,默奇提出了剪辑的六条原则:情感、故事、节奏、视线、二维特性、三维连贯性。展开来说,就是(1)忠实于彼时彼地的情感状态;(2)推进故事;(3)发生在节奏有趣的“正确”时刻;(4)照顾到观众的视线在银幕画面上关注焦点的位置;(5)尊重电影画面的二维平面特性,即三维空间通过摄影转换成二维后的语法;(6)尊重画面所表现实际空间的三维连贯性(人物在空间中的位置和与其他任务的相对关系)。而且,对这六条原则的重要性,默奇也给出了自己的所占分值:情感51%;故事23%;节奏10%;视线7%;二维特性5%;三维连贯性4%。并且,默奇更指出,排在第一位的情感是需要不惜一切代价维护的,如果不得不牺牲某一条原则,那么先选择最下面的几条。

  电影如同梦境,画面是跳跃的、变化的,不连贯。那么那些你下决心下剪刀的地方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规律或者真理隐藏在背后?默奇在读到著名导演约翰休斯顿的一篇文章时豁然开朗。休斯顿说:“对我来说,完美的电影仿佛是在眼睛的后面展开一样,是你自己的眼睛在投射它,所以你看见的就是你想看见的。电影如同思维,它是最接近我们思维过程的艺术。你看一下房间另一头的台灯,现在转回来看我;然后再看一下台灯,再看我。你看见自己做什么了没有?你“眨眼”了。这就是“剪切”。你看了我一眼,然后知道没有必要从我这里连续不断地横摇过去一直到那个台灯,因为你知道中间有什么,你的头脑作了一个剪切。你先看一眼台灯,切,然后你看我。”眨眼这种生理机制,它打断了我们感官中显而易见的视觉连贯性。

  默奇指出,眨眼不是生物教科书上所说的为了湿润眼球表面,眨眼的频率跟我们的情感状态、思考的特质和思考的频率相关,不仅如此,眨眼的时机本身也更意味深长。去跟人谈话,观察一下他什么时候眨眼。我相信你一定会发现,一旦你的听着“明白了”你在说什么,那一瞬间他就会眨眼,不会早也不会晚。眨眼发生的时候,要么是听着意识到“开场白”已经说完而即将进入重要的内容,或者他觉得我们正在收尾,一时半会儿将不会再说什么要紧的事情了。眨眼和剪辑的关系,我们就发现了:眨眼发生的那一格就是我们的剪辑点。不是前一格,也不是后一格。一个镜头向我们呈现一个想法主张,或者一串想法主张,然后一个剪切作为一次“眨眼”分开这些想法。

  《眨眼之间》读后感(四):抄录

  多少次人们告诉我刚刚在影院看了某部电影,对其音画细节的丰富层次大为惊叹,是在家中看同一部电影的录像时从未有过的体验,我常常惊异于此。

  在家庭环境下,你是王,电视是你的弄臣而已。如果你没被逗乐,你就拿出遥控板砍掉他的头!家庭的观影环境是熟悉的:符合常规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对的,这种情况下的心理状态是,眼睛只看见想看的和有准备去看的东西。

  走出去则意味着一些花费,一些不便,一些冒险。记住你是去一个黑暗的屋子里坐着,里面少时有六个、多时则有六百个甚至更多陌生的人。没有分心的事,放映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止,而开始的时刻不论你赶到了与否都是不变的,这催生了一种开放的心理状态,是家庭观影无法比拟的。最神秘而又最重要的是,跟你坐在一起的那六个或者六百个陌生人,他们面部不清的在场感难以估量地惊醒和放大了你观察到的一切。

  假设观众的平均年龄是二十五岁,六百乘以二十五,等于一万五千年的人类经验集合在那片黑暗之中。那是有文字记载的人类希望、梦想、狂喜、沮丧和悲剧等全部历史长度的两倍还多,这时全都被一种模糊的愿望带到了同一个地方来,关注着同一系列的图像和声音,渴望着开阔自己的眼界并尽可能强烈地感受那些超越了他们日常经验的一切。

  《眨眼之间》读后感(五):《自以为是与自大狂之间》

  这本书是别人推荐给我的。翻看一遍后,觉得言过其实。往往别人口中觉得还不错的书,你自己买来一看不过如此。这和大家彼此之间的阅读口味和阅读经验有关,当然也很有可能是推荐人基于推荐状态而夸大了其优秀程度。读书人或搞文艺工作的人总会自以为是,以为天底下自己读的书最好,所有人都应该按照自己的兴趣买来读一读。他们会把自己阅读的标准扩大到写作的标准,然后生拉硬拽的让自己的审美标准也如此。做到这个程度的人已经是自大狂分子了。自以为是还可以忍受,自大狂让人厌恶。虽然表面不说,但心里恶心你不是一天两天。此书的内容聊胜于无,书的题目起得倒是很唬人。一些金句仔细找找,可以在书中勉强发现。看完这本书的半夜,我想着有多少人在像我一样忍受着被迫的思维定式灌输,越想越觉得这个生命阶段完全就是蓄积能量然后甩开麻烦的一个阶段。有人叨逼叨再说哪本书确实好看时,我唯一的应对方式只剩下发呆。在这种层面上的交流全是逢场作戏,你傻逼来我也傻逼。

  2013年5月26日

  《眨眼之间》读后感(六):科波拉作序推荐

  推荐序一 弗朗西斯·科波拉

  只要一想到沃尔特·默奇,我的脸上就会漾出微笑,不知道究竟为什么。可能是他独特的个性、他的强大能力带来的可信任感,以及他的温厚与智慧全部加在一起的结果。这个曾经淘气的杰罗·麦兵兵(Gerald McBoing-Boing,1950 年奥斯卡同名最佳动画短片的小主人公,天生不会说话,只会用电影中的音效来跟人交流,调皮可爱。—译者注)已经长大,依然调皮而神秘,但是已拥有了无比的法力。

  也可能因为他是我最好的几部电影的重要合作者,我对那些电影有着特别的感情:《对话》、《教父2》,还有《雨族》。而只有这些电影才最接近我年轻时为自己定下的目标:只写作原创的故事和剧本。这是沃尔特一贯鼓励我去实践的理想,我也是在跟他的合作中最好地实现了这样的理想。但是沃尔特本人更有意思,他是一个电影哲学家、理论家。作为一个富有天赋的导演,他那部优美的《重返奥兹国》就证明了这点,再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着迷了:连着几小时聆听他谈论生活与电影,欣赏他随手抛撒的无数智慧的小碎片,就像格林童话中的汉塞尔和格蕾特尔在森林小径上留下的面包屑一样—这是迷途中的路标,也是滋润心灵成长的养分。

  我微笑还因为我俩彼此是如此不同:我是仅凭激情和直觉行事的人,而沃尔特还能深思熟虑、小心谨慎,每一步都有条不紊;我像特斯拉的交流电那样永远在欣喜若狂和垂头丧气之间来回不定,而沃尔特总是处变不惊,温暖而予人信心。他处处都像我一样富于直觉和创意,但他同时也很稳健。

  沃尔特是一个先锋,是我希望自己也能成为的那种先锋,也是那种需要被仔细聆听和欣赏的人。我说这么多,你一定会觉得我对沃尔特·默奇充满了尊敬和爱。确实如此。

  弗朗西斯·科波拉

  1995年于加州纳帕

  《眨眼之间》读后感(七):美好的分享

  第64页:这样我们就又回到剪辑师的中心责任来:在最微观和最宏观的尺度上,建立起一种有趣的、保持一致的情感与思想的节奏来,让观众信任并把自己全部交托给电影。一部剪辑不良的电影,会让观众下意识地跟自己说:“这电影的思路有点散,呈现的方式神经兮兮的,我不想那么思考问题,所以我不会把自己全部交给这电影。”相反的,一部剪辑优秀的好电影会让人感到,它仿佛是观众自己思想情感令人激动的深化和延伸,所以他们会把自己投入到电影里去,就象电影把自己交到观众中去一样。

  作者走在剪辑技术的前沿,开创了“声音设计”这个岗位。联系人类思维的生理与心理过程,探讨剪辑为什么可行。分享大量原创剪辑工作技巧,提醒我们大屏幕与小屏幕、独自观影与跟陌生人公共观影的区别。回顾人类的进化、两百年前的活动影响概念、一百年前的电影观念,提出现代电影完整进化的四个技术里程碑,展望一百年后的电影潜能与潜在危机。这种知识的分享除了让世界更美好,毫无用处。

  《眨眼之间》读后感(八):剪辑之对电影的再生

  之前推荐过这本书,但当时没有发现它的深意。这几天认真回看一下,才发现这是一本电影剪辑的经典经验之谈。书中最核心的讨论是:电影剪辑的规律和眨眼的规律一样。演员在什么时候眨眼,那就是剪辑点。电影的发展基础是观众可以接受剪辑,生活中的视觉是连续的,按理说我们不会接受剪辑所带来的场景突然变化。但实际上我们都能接受并明白这些,原因就是人们的梦里也是不逻辑的,各场景的切换也非连续。而更为重要的是:人们在生活中,是靠眨眼将多个视角和场景分割开。这是千万年来人类形成的记忆分割方法。现在试着看一下屏幕,再看一下远方,再看一下屏幕,再看一下远方。你发现了什么?当你每转移一次视线,你会不自觉的眨眼,从而在记忆里忽略中间的部分,使远方和屏幕的画面独立开来。这就是剪辑的秘密了。也就是说:人类天生就是能接受剪辑的,也擅长于剪辑。电影的剪辑即符合了人类的思维方式,又可以用技巧反过来左右人的想法——对电影的看法。好电影的剪辑就是能够做好主客之间的切换,知道什么时候服从观众的习惯,什么时候引导观众思考。让观众和导演(或剪辑师)合力创造出好的观影体验。这就是剪辑的魅力和灵魂所在。

  那么,要怎么做好优秀的剪辑呢?本书作品给出了他的经验。想知道答案的朋友,不妨买一本《眨眼之间》定会让你从剪辑的角度,重新理解电影这件事。

  杜洋 2013年7月阅读!

  《眨眼之间》读后感(九):你是怎么理解剪辑的?

  ------《眨眼之间》读书笔记

  工作四年了,虽然经常剪片子,但仔细想来,对剪辑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要问我什么是剪辑,我大脑一片空白。

  《眨眼之间》是根据沃尔特. 默奇1988年在澳大利亚国家电影委员会的演讲记录稿修订而成,她不是一本教你如何剪辑的技术手册,而是让人思考剪辑,正确认识剪辑的指路明灯。

  也许有人会习惯地理解剪辑就是把拍坏了的剪掉,当有人这样认为时,平易近人的默奇会礼貌的恼火起来:“剪辑远远不止这么简单.......”

  的确,从某个角度来说,剪辑就是把拍坏了的部分剪掉,但存在的问题是,哪一部分是拍坏了的?电影往往是用来叙事,时间结构碎片化,确定什么是“拍坏了”的部分变得相当复杂。

  由弗朗西斯科波拉执导的《现代启示录》,拍摄完的胶片长达38万米,相当于230小时的素材,最后要剪辑成两个半小时的影片,片比差不多是95:1,而导演拍摄的每个镜头都是有理由、有意图的,基本上不存在“拍坏了”的部分。

  默奇将剪辑与DNA双螺旋结构做类比,人类DNA与大猩猩DNA相似度高达99%,但人类和大猩猩的区别却是显著的,这是由于生物体在成长过程中,DNA里的信息激活的“顺序”和“速率”不一样。这就好比剪辑,DNA中的存储的信息可以看成未经剪辑过的素材,而那些神秘的“排序偏码器”则是剪辑师,神秘时候,按什么样的顺序释放这些信息,会产生不同的结构,而不同的结构会营造出不同的感觉,这些感觉积累起来又会是完全不同的影片了。

  对剪辑师而言,“动刀子”是最平常的事情,对我本人(非专业剪辑师)来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正是因为我们眼中的“正常”,却忽略了一个做本质的问题-----剪辑为什么被接受?这样一个造成了完全的瞬间的视野转换,有时候甚至造成了时间和空间上的巨大跳跃的技术手法,为什么会被接受呢?

  默奇提出,虽然我们“一复一日”的经验似乎是连续的,但我们还有别的另外的世界,我们生命中三分之一的“夜复一夜”的梦境世界,在梦里,图像都是片段性的,可能道理就是这么简单,我们能接受剪辑,是因为它跟我们做梦时头像处理的方式是一样的(悖论:也许是因为人们已经习惯了剪辑手法,才导致做梦是片段性的)

  1974年的《对话》是默奇第一次做剪辑工作的影片,在剪辑过程中,默奇发现了真理的一点端倪,男主角吉恩哈克曼的表演总是在我决定下剪刀的地方眨眼睛,后来某一天早上,进过基督教科学阅览的路边橱窗,看到了一篇关于著名导演约翰休斯顿的文章:

  对我来说,完美的电影仿佛是在眼睛的后面展开一样,是你自己的眼睛在投它,所以你看见的就是你想看见的。电影正如思维,它是最接近我们思维过程中的艺术。

  你看一下房间另一头的台灯,现在转回来看我;然后再看一下那个台灯,再看我。 你看见自己做什么没有?你“眨眼”了,这就是“剪切”。你看了一眼我,然后知道没必要从我这里连续不断的横摇过去一直到那个台灯,因为你知道中间有什么,你的头脑做了一个剪切。你先看一眼台灯,切,然后你看我。

  休斯顿要我们考虑的是眨眼时这种生理机制,它打断了我们感官中显而易见的视觉连贯性,同时眨眼也并不是生物教科书上所说是为了润湿眼球表面的全部理由,它跟我们的情感状态,思考特质和思考频率有关(如果无关眨眼将是机械性的,根据周围环境参数,干了就眨一下)。默奇相信,人生气时会怒眼圆睁,而跟人交谈时,一旦听者“明白了”那一瞬间,他就会眨眼,如果对话被拍摄下来,在眨眼发生的那一格,就是我的剪辑点。

  默奇也分享了一些剪辑的技巧经验及法则,默奇认为,观看完一步影片(好的影片),人们最终记住的不是剪辑,不是摄影,也不是表演,甚至不是故事,而是情感,是他们的感受。对默奇而言,一个理想的镜头切换,需要同时满足六个条件:情感、故事、节奏、视线、二维特性、三维连贯性。

  默奇在剪辑时,会将每段素材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一格画面冲印出来,按不同的场景一一组织起来,贴在墙上(如果有复杂的调度或长镜头则不止一张),这些照片在后来与导演的讨论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它们轻而易举的展示拍摄了什么,能更好的沟通。重要的是,正由于这些照片的排列方式,使得它们相互间产生了有趣的碰撞,每次看这些照片板的顺序不同,都会产生灵感的火花,让你思考剪辑上的跳跃,它为电影的情感语音提供了象形文字。

  某日,参加一场大公司正儿八经的面试,面试官问我:“你是怎样理解导演和剪辑的”。没有一点点防备,在理论方面的问题对我而言比实际操作难得多,虽然我大脑一片空白,但我立马随口一答:“导演就是协调各方面,指导拍摄,剪辑就是完成导演想表达的”,不如不答。完事后,我也在问自己:什么是剪辑?该怎样理解剪辑?这就是《眨眼之间》要说的,是初出茅庐的指路明灯。

  《眨眼之间》读后感(十):一些摘录

  暗示比明说有效得多,在于明说会把观众从参与者变成旁观者

  人们最终记住的不是剪辑,不是摄影,不是表演,甚至不是故事,而是他们的感受

  眼睛所接受的视觉现实是一个连续不断的前后关联的图像流。必须把现实切割成不连贯的碎片,否则世界就会像没完没了没有间隔无法把握的字母串一样。眨眼的用处正在于此,这是我们思想的标点符号。

  电影是一门挣脱了时间和地点的艺术。经过剪辑的电影是一种熟悉的体验,它比任何东西都接近我们的思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剪辑之于电影就相当于眨眼之于我们的生活。

  非线性编辑,最终依赖于你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实际情况是,在遇到某个好镜头时会认出来,但我们不会去预设这个好镜头的方方面面。一个不断评估素材的过程在这里被略过了。

  人类的大脑记忆是有限的,你永远要为看到的东西写下详细的笔记。

  电影是一种戏剧化的建构,哪怕在最微妙的层次上,角色也能被看见正在思考。特写放大所有细微的东西,剪辑是思维的舞蹈。

  观影经验不可能从家里获得。

  人类有种亘古的冲动:走出家门远离熟悉的环境,聚集在飘着火苗的黑暗中,跟气味相同的人一起听故事,渴望眼界的开阔还有感受。

  ----------------------------------------------------------------------------------------------------------------

  虔诚感谢胶片为我们带来的一切,相信电影的未来会更加美好,我们继承,还有开拓,确实身处最美好的时代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