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黑店狂想曲》经典观后感10篇

  《黑店狂想曲》是一部由马克·卡罗 / 让-皮埃尔·热内执导,多米尼克·皮侬 / Marie-Laure Dougnac / 让-克洛德·德雷菲斯主演的一部喜剧 / 奇幻类型的电影,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黑店狂想曲》观后感(一):Eat or eaten?

  有些闷的片子。从开头到结尾也没有出现一个血腥的肢解人体的镜头。害我惴惴不安地等了很久。

  在虚拟构建的社群里,存在着一种既定的秩序:吃人者和被吃者.

  总有人被吃掉,才能维持整个族群的存在及和谐。

  她说她厌倦了,想要带着她爱的人逃到外面,过琴瑟和弦的平静生活,她担心他被吃掉

  而族群的当权者,也是杀人的执行者说:“外面也是到处都在吃人,只是更加无序。或者,外面的秩序你不熟悉也不适应。总有人被吃掉,但这不是我的错!”

  她还是忍不住跑了出去,却发现所看到的现实没有什么本质改观甚至更加不堪:贪婪,掠夺,无序地存在着的穴居族。围攻她,捉住她。想要吃掉她。

  影片大部分都在一种人人自危,人心惶惶的色调里,Chacun pour soi.

  摩西率众逃离埃及,摆脱无尊严,被奴役的生活。可是然后呢,真的有个永久的“奶与蜜之地”,然后生而为人的苦难真的就此终结了吗?

  人性是永远逃不出的埃及。

  《黑店狂想曲》观后感(二):没有编剧套路的好看

  隐藏在一栋楼的人心惶惶之下的cult气质非常棒。

  爱上猎物的屠夫女儿,厌恶屠夫却不得不跟他上床的性感女人,奇怪的两兄弟,家庭优渥却老是想自杀的女人,用着缝缝补补避孕套的贫穷家庭,自带气质的邮差,以及一个偷偷摸摸用水养殖食物的老男人。

  人物设置各个对应阶层,底层人只能在生存和家人之间选择,中产阶级却在自杀教唆中不能自已。编剧技巧没有用《故事》中套路,人物也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转变,也许是借着这个假装被遗忘的时代背景,仅凭借着几个人物生动的性格特性和行动诡异让整部影片生龙活虎。

  导演在运镜方面显示出和后来作品一样的景别偏好,非正面的特写,扭曲的面部,和调色的锦上添花使得影片呈现出一种怪异感。配上室外总是出现的漫天黄沙,屋子的残破不堪,气质就一个字: 脏。

  但在这脏脏的气质下,导演偏偏喜欢用撞色色彩来布景,特别在有小丑和屠夫女儿的场景,简直美丽得不像黑店。屠夫女儿的房间甚至让我想到《布达佩斯大饭店》。

  受限空间,屋里很少有全景,出现很多次全景是整幢屋子,和地下群体的生活的描写。屋里一个世界,屋外一个世界,本质上没有区别,都是为了生存而战斗。

  名家导演处女作都和之后的影片风格一脉相承,准备重温《天使爱美丽》。

  《黑店狂想曲》观后感(三):水灾之后的狂想曲

  一场大水,将吃人的屠夫冲下楼梯,人吃人的社会就此分崩离析。而象征美好与爱情的鲁信与祖丽接过穴居人的网罩,编织另一场天空湛蓝,小儿欢喜的电影。

  是的,是另一场电影。

  另一场电影里,没有贪婪的屠夫,狂躁的妇女,顽劣成性的劣童,一心求死的女人。在这场电影里,两位主人公突破重重艰难险阻聚到屋顶上拉大锯。随着影片调子越来越明朗,锯声愈加悠扬,这时镜头拉近,主人公亲吻,下房顶,滚床单,孩子出,一二三四五六七,哆来咪发唆啦西,镜头拉出,男主和女主接管了屠夫的生意,男主开始发福,身段臃肿,女主日益丰满风骚,夜里捡来死猫死狗死人肉拿来贩卖并换取栗米,孩子们抽烟,偷窃,搞恶作剧,这时我们影片的调子又回到了最初的褐黄,一切轮回,不是吗?

  好,如果您想说我是个毫无救药的宿命论者了,我甘心接起您的板砖。可是你有想过吗,两位主人公即使走上了房顶,也没有走出这个无国界无地名无时间的形影单只的楼房,在这个楼房里他们还能做什么?去吃屠夫赚来的栗米?可栗米已经给了穴居人。去马戏团卖笑训猩猩?可猩猩已经成了星星。

  于是他们只能杀人卖肉赚栗米 。就像上一场电影里的屠夫和他的女人,他们是未来的屠夫夫妇。写到这里,我在想,或许屠夫年轻时也是杂技团的有为青年,抑是某个声名远播的手艺人的高徒,无意间团散师傅丧,只得落魄的来到这个无国界无地名无时间的楼房里,师从杀人取肉的屠夫,爱上了青涩勇敢的美少女,两人在试图逃离楼房的过程中杀了屠夫,于是留下继续卖肉,想象着赚够足量的栗米逃出生天,在多年的血海中摸爬滚打活了下来,积攒了无数袋的栗米,同时也忘了最初的梦想。

  现在新的屠夫鲁信执起大刀,屯起一身肥膘,用鸣声的锯锯人骨;女主祖丽终日忙于家务也顾不得杀人与否,更将大提琴束之高阁,听起烂俗的音乐剧聊以慰藉自我。他们的未来充满黑色幽默,弹簧床右边的第二个还会咯吱作响,他们说话只需要一根长长的管子,没有表情,没有秘密。他们会捧着自己亲人的肉垂泪掩面,归家后淡然吃掉。他们不问来者高矮胖瘦,善恶与否,皆当盘中肉,案上俎,或许他们也是可以吃掉自己的?

  他们否认穴居人的存在,“只是用来扰乱人的谎话”;他们相信命运,相信风继续吹,人生也会顺风顺水;他们认识这个腐败的世界,适应它运行的法则,讥讽弱者的怯懦并食之肉。可惜,他们被新的拯救者以热忱慷慨就义的精神击垮,命送黄泉。风继续吹,而昔人已逝,无可挽回。

  有一句话,甚是应景:“此人之肉,彼人之毒”。上帝允许魔鬼与他同时存在,兴许是为了二者相互制衡。纯净令人晕眩,黑暗使人肮脏,二者协调相成,或许才是这个世界呢?

  以上是水灾之后的狂想曲,纯属虚构。如有不满,请您拍砖,尽情拍砖,“板砖”是不会伤害主人的。

  《黑店狂想曲》观后感(四):爱情,情爱,无奈世界里的英雄梦想

  读书会上看了《黑店狂想曲》,受同学关于“黑店阶级”的启发,我想到结束画面里“幸存”的一对情侣和两个儿童在天台上,他们不正代表着爱情与童真吗?如果说这家“黑店”最底层住着素食的、低智商的、生存艰难的“穴居人”,往上是住在牢笼里吃青蛙、蚊子、活得像癞蛤蟆的“两栖人”,再往上是吃人的、利己的、无奈的、穴居人眼中的“食肉兽”,而这隐喻了阶级社会中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温饱堪忧,工薪阶层虽有食物供给却是生活机械重复、生存空间狭小就像在牢笼里,而“肉食者”们不择手段损人利己、榨取下层劳动者们利益的同时也相互勾心斗角。那么在编剧和导演的心中,却有着平凡世界里的英雄梦想,他们希望通过这部片子表现爱情与童真超越了一切阶级、战胜了一切邪恶、颠覆了一切无奈。

  在这部影片中,正是因为这对情侣“意外”的爱情,打破了这家“黑店”原有的生存法则,而无处不在的童真,又扮演着“催化剂”的作用,加速了原有模式的瓦解。

  再看一遍,我又发现《黑店狂想曲》中不仅有“爱情”主旋律,还有更多情爱主题的“交响曲”。

  片中有几对情爱关系:一是屠夫女儿与小丑路易,二是屠夫与美艳的屠夫情人;三是屠夫情人与解救她的“穴居人”;四是屠夫情人与“癞蛤蟆”;五是欧罗与为她断腿的租户;六是屠夫帮手与他的妻子。屠夫女儿与小丑路易自然是一见钟情、琴瑟合鸣、生死与共式的爱情。而屠夫与屠夫情人似乎没那么单纯,这点由屠夫之死可以看出。屠夫到底是谁杀死的呢?屠夫情人递“奥地利人”回旋刀给屠夫,表面上是为了助他屠杀小丑路易,事实上屠夫情人早听这把刀的主人、也就是小丑路易说过“奥地利人”从不伤害它的主人,她知道路易能够躲避这把刀,那么她的刀锋其实是指向屠夫。也许屠夫对她有情,但她对屠夫更多的是一种生活的无奈、求自保的同时享受更优越的生活条件。她的这种“求自保”心理和擅长依附的技能从她和那位解救她的“穴居人”可见一斑。被解救后,她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里呼唤穴居人,“你在哪儿”,她知道穴居人对她的好感,并想利用这好感逃出去。那么屠夫情人与屠夫、穴居人事实上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而屠夫情人与“癞蛤蟆”、欧罗与为她断腿的租户则属于同一种类型——“单相思”,前者都受到后者的爱慕并对此无动于衷。然而这种“单相思”里或多或少还有爱情的成分,所以要比利用与被利用高级。最后谈谈屠夫帮手和他的妻子,事实上我是想用这对情爱关系与屠夫和屠夫妻子的关系做类比。片中,屠夫帮手一边在餐桌上摆弄一枚用旧发霉的安全套、一边发出饥饿的哀嚎;而屠夫与屠夫情人却是夜夜狂欢、压断睡床的弹簧。这让我想起古语“饱暖思淫欲”,屠夫与屠夫情人作为“肉食者”中的最上层,享受着最优越的生活物质条件,自然也有着最高级的“精神享受”;而屠夫帮手和他的妻子连最基本的温饱需求都得不到满足,自然顾不上其它需求。

  说到这里我就想谈谈这部片子中的无奈。在残酷的生存压力下,既有性欲的无奈,也有亲情的无奈。性欲的无奈上面已经谈过,这里主要讲讲亲情的无奈。亲情的无奈主要有两点,显在的一点是屠夫帮手为求生存,与屠夫合谋残害了自己的岳母;而潜在的一点是屠夫与屠夫女儿,虽然屠夫在片中扮演着“残酷的生命裁决者”的身份,其实他也有自己的无奈,因为他也是为生存所迫走上害人这条路、因此遭到女儿憎恶,即使他用语言、行动,竭尽所能去弥补,终是亲手断送了父女情谊。其实在生存的压力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没有人生来就是恶人,也没有人是天生的“禁欲主义者”,从自然人到社会化了的人,最显著的特征之一就是有了更多的制约和禁锢,这些制约和禁锢既有外在的规范、也有内在的自我约束,通常表现为种种“无奈”。

  而爱情与情爱冲破一切、颠覆一切的杀伤力,正是对“无奈”的挑战。不过现实社会中,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的爱情与情爱,也有着种种无奈。所以说,影片表现爱情至上的主题,是“无奈世界里的英雄梦想”。

  《黑店狂想曲》观后感(五):主角很像马云,故事很像童话

  之前对于这种怪诞喜剧片,一直避而远之。迥异怪咖的黑色幽默,和突如其来有如横空出世的剧情,让人很不懂。而到如今等我终于能看到一点,我也渐渐成为一个看世界都很怪的怪人。荒诞的剧人物和剧情,也变得合情理里,比如养蛤蟆吃蜗牛的老头,找各种方式自杀而总不果的女人,钻地道里的管道人,他们都在我身边,以各种逻辑生存的楼里的正常人,就是我们眼见的社会的人。

  影片里只有一无所知的孩子,不吃人的管道人和良心未泯的小丑和女儿,最后才有看似美好和平的结局,可是我想,孩子也是吃人的,无意识的吃人,开心地吃人。屠夫的女儿要不是爱上小丑,也不会救下他,参考之前那么多人被杀,她也无动于衷地弹大提琴。管道人也或者也只是怯懦。综上所述,编导只是让你看看想看的,世界上无所谓全然的好和坏,就像不存在绝对的美和丑。

  或者就像屠夫女儿一样,为了爱救下一个生命体,之后呢?之后不知道,所以结局只停留在大提琴和锯琴的悠长和声里,享受片刻的宁静,以后,管他呢。但凡自己的麻木苏醒一点,你就发现更可怕的漠视在一步步逼近你,哈哈哈哈!

  《黑店狂想曲》观后感(六):他们说这是黑色幽默版的《天使爱美丽》

  「将一个戏剧性,甚至是悲剧性的,或者是被逼下流的场面不加美化地表现出来,以产生一种令人发笑的效果,这似乎就是黑色幽默的定义。」 ——弗德雷德里克•阿斯特吕克

  影片一开场,便是诡异的配乐,昏黄的画面,残破的楼宇,浓重的雾霾,给人一种身处武汉的错觉。事实上,片中人物的生活要比武汉人惨得多,大家已经食不果腹,必要的时候,会用人肉充饥。

  偏黄色的色调是热内的标志性画面特色,但与《天使爱美丽》中轻快明朗的橙绿结合的亮黄不同,《黑店狂想曲》中的黄色昏暗又油腻,让人气闷,窒息。

  热内的电影极具个人特色,也很有法国电影精神。他习惯用一些细碎、(看上去)冗余的镜头与片段,来构造整个电影世界。他的电影里往往没有一个一以贯之的主题(或者很弱),绝非围绕着核心矛盾而紧密展开的好莱坞叙事结构。但他松散的结构中总有一种很强的凝聚力,你可以说是爱,情感或是生活。这些碎片化的东西,正是能够反应人物性格和生活状态的核心要素,在《天使爱美丽》中十分典型,在本片中也可见一斑。

  影片中充满了「戏剧性、悲剧性甚至是被逼下流的场面」,刚刚开场便是房客被屠夫杀害,居民分食人肉。前来应聘的小丑又成了他们下一个猎物,也成了打破平衡之人。之后的镜头便充满了荒诞与黑色幽默色彩,「吃皮鞋哏」,「对称性出水的笼头」,「做羊叫玩具的古比兄弟」,「学大人抽烟的小孩」,「坐享青蛙蜗牛大餐的大叔」,「永远自杀未遂的女人」等,不胜枚举。

  Marcel Tapioca(一家四口的男丁),在和老婆谈话时,一边修补着避孕套。避孕套上有两个修补过黑点,对应着两个孩子。

  屠夫的情妇以肉买肉,做爱时弹簧床咯吱咯吱的响,其节奏与Julie(屠夫女儿)拉提琴,小丑Louise刷墙,主妇拍打地毯,兄弟制造羊叫玩具混为一体,在导演平行蒙太奇的剪辑手法之下,极具笑果。

  情妇请小丑来修床,小丑和情妇坐在床上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晃,来找到坏掉的弹簧,有一种违背常理的滑稽感与荒诞感(当然这种荒诞感贯穿全片),让人忍俊不禁。这种桥段最早在翠堤春晓中被运用,受到很多喜剧人的钟爱。

  影片后段对于「穴居人」的描写,以及一些其他角色的塑造,让人感觉导演有一些余力不足,节奏比较混乱。有意思的是被称为鼠辈的穴居人却团结一致,友爱有加。对被捕的女性也很尊重,只是玩笑式地逗乐了一下。他们因为不忍吃人肉而穴居地下,反而成为了异类。颇有「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的意味。

  小丑Louise和Julie在厕所脱掉外衣,利用大水逃避追杀,既不幽默,也不机敏。反而更像是导演在力气花光之后,企图用一些性暗示和大场面来引起观众的震惊(Shock)。然后屠夫被不会伤害主人的「澳洲人」杀死,电影整个后半段就这样乏善可陈地走入尾声。

  但是,看待电影的视角多种多样,就像对黑色幽默的理解一样。我最喜欢的解读来自王小波,他说:「我们的生活有这么多的障碍,真他妈的有意思,这种逻辑就叫做黑色幽默。」

  带着这样的逻辑去看全片,许多地方就变得意味深长起来。尽管处于一个了无生机,甚至食不果腹的世界,是不是也可以活得趣味横生呢?在Aurore想尽办法自杀的同时,古比兄弟充当着机械流水线,屠夫颐指气使掌控着整栋大楼,Julie却仍然拉提琴,画画,喝茶。小孩子们津津有味地模仿大人、做恶作剧。而初来的小丑在高压的工作下,仍然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给小孩子表演起了吹泡泡。Julie之所以会和Louise相爱,正是因为他们都是能在苦闷生活中发现美的人。在谈及Livingstone的死时,Louise说:「有时要常常宽恕。」这大概是在悲惨世界乐观活着的唯一法门吧。

  影片结尾,Louise和Julie打着红伞,在屋顶拉起了大提琴与锯琴,雾霾弥漫,镜头模糊。两个小孩也从天窗爬出,拿着漏勺与木棍,做起了模仿秀。琴声悠扬婉转,渐渐地,雾霾散去,露出了背后的蓝天白云。

  爱与美终究驱散了迷雾,似乎在说:「Life sucks,but it worth fighting for.」

  《黑店狂想曲》观后感(七):《黑店狂想曲》真实的荒诞的真实

  这是一个明媚的下午,阳光很丰满,温度恰好。同时又是百无聊奈,像住在离枉死城还有百十公里的一座驿站。

  翻衣柜的时候,翻到许久未穿的那条油漆裤,裤筒的斑斑点点随着空气里的杂质一同的被冲淡了。于是变成了油迹裤。脏脏旧旧,坦荡且一览无余。这让我想起许多个画面,许多个油污一般,擦不掉,抹不去,冲不走的片段,段落大意是:真实与荒诞。

  在我打出真实与荒诞的时候,我还没有想好怎样去利用《黑店狂想曲》。一部CULT电影,本身的意味已经无法妥协,只得肆意延展,而我还妄想从中窃取并曝光一点什么,是不是有点荒诞了些。

  妙想天开似乎形容的不够得当。架空时间,架空背景,架空现实的明示,架空一切阻碍妙想的合理。在这样一种不和谐,不合理,不匀称的构架中,将狂想进行到底。

  像张爱玲笔下的那点红黄湿晕,片子从头至尾没有一丝合适舒畅的色彩,似乎连画面都被架空。在一个缩小了的世界里,在一座怪异凌乱的巴洛克式公寓里,生活以其自然的另一种维系行进着。

  比如,吃人。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公寓里的人们按照惯常的方式打理着生存与反抗。天始终是灰暗的,粮食始终是见不着踪迹的,干瘪的嘴始终是张开的。强壮的屠户用自己背叛错位的人性掌控着这个世界。食人是无奈,也是作为。这座已被发酵了的公寓里,人们听从并依恋于这样的错位中,尝食的不止是肉,还有灵。沉浸在天伦的一家四口,沉迷于自杀的马脸女子,沉吟在一种节奏快感里昼夜不停歇的私营罐头作坊,以及沉沦了的只靠蚕食蟾蜍蟑螂过活的丑陋老人。这些人类大同里的不和谐,在共处的小圈子里,在利益的驱使,生存的妥协中,达到一种至高无上的协调,如同那美轮美奂的陀飞轮。深深的,死死的,生生不息着。 屠户在权威的绝对凌驾中,带领这群人类创造另一种生机。这种共识是人性的熊市,不过照常经营。灯火不灭,繁衍不止。

  可是这一切在小丑路易出现后,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这个荒诞时代,荒诞人们的内心里,生存却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这个本是众人口中羔羊的角色,却如同试金石一般的试出熊市的熊市,那食人者的人性,不是触底的人性,在极端,荒芜,没有法则的社会里,兽性与残忍没有程度,不存在任何的触底。同样,自私与虚伪是被认可的,是存活者们对待表达的非合理型兑现,可是,在这样一种环境下,什么又是真实的合理呢。

  影片中穿插了茱莉与路易的古怪式爱情。法式爱情从未有过这样的晦涩与僵硬,像老牌的英国舞台剧。可是这位曾拍过《天使爱美丽》 的纯法国导演,甚至连自己都架空了。这不是法国电影,这只是一部电影,或者说这只是一部狂想曲。在极端与反叛中,爱情成为了这部狂想曲中的唯一和音部分。成为人性与道德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在茱莉的帮助下,在人类伟大爱情的庇护里,路易逃出升天。平行蒙太奇的镜头下,一场大水都是如此的荒诞。最终,荒诞将荒诞的人们带走,它冲走那些将要腐臭的肉体,可公寓里的那层荒诞的人性,却依旧安详的游离着,寻求下一群寄生的母体。

  导演以一种富有机械式的节奏感诉说这段荒诞的故事,电影中那段屠户做爱的镜头尤其拍的到位。床下的弹簧声,打气筒声,女儿的大提琴声,老女人的叫声,种种乖张跳跃的时空变换里,凸显压迫与沉闷感,又是那样悲情的交错融合着。神迹一般达到共同的顶端,歇斯底里的高潮。电影中还住着另一群人类,避离现实的地洞人。他们在导演的意指下,伙同路易与茱莉推进并保有了人性的一次回归。狂想在这样的突兀激愤中,走向尾声。

  人性在伟大的生存面前昭示出一种天然的本能,本能对照着人性,又显现出万恶和无能。也许善与恶,是与非不是人类可以行使的基本权责。这是一部噩梦一般的荒诞电影,它抽离隐去掉所有物化的真实,却达到最最的内里,也是最最的真实。那些非合理,非逻辑,非人性,非善非是,彷佛就是一场大梦,似你似我,或许非你也非我。犹记得小波说过:梦具有一种荒诞的真实性,而真实有一种真实的荒诞性。

  我想,存在即合理吧。反正我分不清,也别告诉我,你可以。

  《黑店狂想曲》观后感(八):黑色CULT

  整片这种黄黄的色调,暗示了一种奇幻、幽默又有点小恐怖的调调(音乐锯的声音的确实用于恐怖片的音效)。的确,高大壮的老板,一脸坏笑的举着屠刀,只有有人死了,才有肉吃。想想那种社会动荡、经济萧条的年代,百姓也实在可怜,甚至连自己的祖母也。。。除了色调从头到尾的一致,导演还很巧妙的处理了各种声效:弹簧、壁炉、大提琴、拍被子、打气、刷天花板、节拍器、织毛衣、钉罐子,它们在相同的节奏下,演绎着一首奇妙的交响曲。还有这座奇特建筑里的各种人:住在地下室养青蛙的老人、执着自杀的女人、2个恶作剧的孩子。。。让这部超现实的电影多了一种喜剧的效果。影片结束时的长镜头,淡淡的黄雾渐渐散去,如拨云见日,一切都好了起来。

  《黑店狂想曲》观后感(九):黑夜中的黎明

  昨晚已经写过影评,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本来是不准备再去写了,但是对这部电影我不得不去写。

  最近开始疯狂的迷恋cult片,每天晚上都会看两三部。昨晚看完92黑玫瑰对黑玫瑰对本片期望太大让我太过失望,也许是缘分吧黑玫瑰修床那段与本片修弹簧床这段竟如此相似。我不知刘镇伟是否借鉴了本片么。

  天使艾米莉这部经典的文艺 cult片和本片是同一个导演 虽然故事情节截然相反,但是风格都天马行空 奇思妙想 荒诞不经 画面极具美感。人物都具有神经质。 如果说天使艾米莉明媚清新 那么本片阴冷晦暗。导演有着很独特的个人特点,辨识度。标准的法国超现实浪漫主义黑色幽默喜剧。

  很严肃残忍的故事被法国导演拍成了黑色幽默,这与法国人的性格有关,喜欢幽默浪漫。同样的题材让日本导演拍风格会很冷峻 扭曲让人绝望,让美国导演拍会彰显其英雄主义。法国电影看的不多,但是极其容易分辨 风格都不会太过严肃都会保持其浪漫主义。一个吃人的故事竟然不会让我太过压抑反而觉得很文艺。

  一个虚构的时代,经济萧条食物匮乏,应该是在映射法国某个时期。故事发生在郊外一个诡异破旧的公寓楼,惊悚的配乐 怪异的画面让我一度认为这是个恐怖片。

  这样的背景下普通民众无法填饱肚子,甚至会饿死,对食物的渴求大于一切。公寓楼房主隔一个星期会杀一个人用人肉与租客互相交换所需求的。在死亡的胁迫下绝大多数人都会慢慢失去理智丧失人性为了活而活。

  房主 租客代表着现在绝大部分人,在极端的环境里为了活着,做什么都无所谓,吃人又有什么? 他们最开始还会有良知人性,慢慢绝望麻木后仅剩的良知也消失殆尽,这就是人性本恶吧。

  房主的情人,一个为了人肉出卖肉体的女人。为了活着丧失尊严学会妥协。但是还仅存一点良知。她算是个悲剧人物,不妥协就等着被吃,如果有一点希望她绝对会反抗。 因为很怕死或别的什么,我们有时候迫不得已去妥协,只要有机会一定会奋起反抗!

  房主的女儿让我惊讶,在如此环境里还能保持本性出淤泥而不染。她也想改变也做过很多还是无法改变,直到最后遇到小丑。她不在乎一切了宁可死亡也要去追求,这就是爱情的伟大之处。

  穴居人不愿被吃也不愿吃人,躲避在阴冷潮湿的地下苟且偷生。 是懦弱 又或许是良知。遇到房主女儿和食物后才敢于走出来。 这与日本侵华时期普通百姓有何区别?

  小丑见证了同伴猩猩被吃,但他理解依然相信人们不算是行尸走肉。他是黑暗中的光明改变了公寓楼里所有人的命运。 又有几人能做到这点,让我想起天下无贼里王宝强扮演的那个憨厚老实的农民工。不忘初心 在任何环境里做最真实的自我 不被任何所改变而随波逐流。

  一个房客为了自己不被吃,设计杀了他的岳母,然后他老婆知道后还坦然吃着自己母亲的肉真是够黑暗! 极端环境下 我们会彻底丧失其人性为了活着杀任何人又有何妨?但是别忘了黑夜中总是会有寥寥无几的光亮指引着我们走向黎明!

  黑店狂想曲 确实够狂想,一群荒诞神经质的人物共同演奏出一首让人震撼的狂想曲!

  我喜欢结尾,小丑与房主女儿坐在屋顶用大提琴 锯琴演奏,画面太美令我豁然开朗看到黎明!

  本片很多桥段创意十足,纯粹的玩幽默。看了这电影我终于知道鬼片配乐是如何出来的

  《黑店狂想曲》观后感(十):上帝很幽默,把我们都黑了一把

  不知出于什么芥蒂,当时没有心情把《天使爱美丽》看下去。今天,却把同导演的《黑店狂想曲》看完了,出乎人所料,竟是那番场景。小时候,听老妈和婶婶讲遥远的故事,涉及到了人肉包子、杀人屠夫,是在告诫我们不要和陌生人搭话。没想到在遥远的法国,我出生的1991年,《黑店狂想曲》讲的就是一个“人吃人”的故事。

  很多人都把这部影片以高调的姿势是关于世界末的狂想,我却不以为然。为什么这样说呢?世界末日是一个敏感的概念,我们很多人心里可能都勾画过世界末日的景象,是多么的灿烂和恐惧。别说世界末日,假如明天是我们生命的最后一天,我们都会去干什么。可想而知,我们一定会不顾一切地犯罪。男人看见漂亮的女人一定会施暴和强奸,看见精致的装饰物一定会拥有,看见美食会奋不顾身爬上去。当然,可能只有极少数的人清心寡欲,淡定地坐在躺椅上,听着小曲,悠然自得。我觉得这部电影的确有末日狂想的意味,但绝不是主题,而是尖锐地讽刺着人和人的关系:吃和被吃。简单来说,就是达尔文的“适者生存”的生存原则,只是这部电影表达得更尖锐一些。

  从形式上来看,这部电影的确带着“黑色幽默”的标签,甚至可以说,这部电影就是表现黑色电影的典范之作。不过,与我认为最好看的电影《奇爱博士》比起来还差了很多档次。影片出现的弹簧厂节奏,织毛衣节奏,打气筒节奏,粉刷节奏、大提琴节奏,同步进行,他们好像拥有同一个心脏,当屠夫和情妇达到高潮时,屠夫要泄气的时候,大家都达到了高潮,不受控制。

  影片虽然没有什么具体逻辑支撑这部电影看起来是完整的,反而到最后混乱不堪,随着穴居人寻找小丑的介入,我都混乱了。屠夫本来要宰了小丑做成人肉的,可小丑和自己的女儿谈起来恋爱,而且还是那么浪漫。那个生活在地下的老人靠喂养和吃食蜗牛、青蛙来生活,的确让人很惊讶,后来来了一群莫名其妙的戴着头盔的人,他们也好像是长了同一颗心脏的煤炭采矿工人。他们遭到了这座透露着阴森恐怖气息楼的居民反抗,最终失败了。屠夫最后拿着小丑的旋转匕首杀小丑时,没想到旋转匕首返回来插到了自己的脑瓜盖子上,自己还走了两步,神神叨叨说了几句奇怪的话,然后躺在椅子上最为对自己生命终结的最后交代。

  里面还出现了一个更奇怪的人,也是一个笑点十足的女人。这个女人有个爱好,就是想出各种方法自杀,并且用的是组合技能,但都失败了。比如自燃、上吊、吃安眠药一起使用,可就是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意外,破坏了她的自杀。自杀失败后,她也没觉得怎么失望,看来心态还是很不错的。当然,里面的女主角就是屠夫的女儿了,这个女孩的身上充满着浓浓的爱喝勇敢,是很多男人理想女人,可能放在这看起来像极了的末日景象里,可能是导演的一种美好寄托吧。

  看完电影后,我突然觉得,什么“超现实”、“黑色幽默”、“无厘头”都是同一个意思,都是人内心的夸张欲望得不到满足以另一种姿态释放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