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夫妇善哉(增订版)》读后感10篇

  《夫妇善哉(增订版)》是一本由[日]织田作之助著作,现代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39.80,页数:352,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夫妇善哉(增订版)》读后感(一):了解无赖派文学的“西入口”

  第一次读织田作之助是《青春的悖论》,这本书创作于他二十八岁之时,是“无赖派”的代表作品。从创作年代上看,《夫妇善哉》早于《青春的悖论》一年,是织田的出道文坛之作,描写的却不是一个无赖的成长史,而是一对夫妇之间起起伏伏的情感日常。

  《夫妇善哉》的主人公蝶子和柳吉,一个是天资聪颖的艺伎,一个是为了爱情出逃婚姻、叛离家门的浪荡公子。两人之间本是不为世人认可的关系,然而,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之中渐渐如普通夫妇般建立起深厚的感情来。在织田作之助的笔下,蝶子是一个勤勉能干,头脑灵活,感情专一的女性形象。柳吉则好吃懒做,喜好玩乐,软弱无能。虽然缺点不少,但在蝶子的影响下,他始终还是积极面对着生活,竭尽所能去努力着。

  小说用一对夫妇各自离开家门,自立门户,尝试经营生意作为线索,把三四十年代日本大阪社会和经济图景做以剖面式的展示。蝶子父亲是卖炸天妇罗的小贩,柳吉家开化妆品商铺,蝶子和柳吉私奔后,从剃刀店、水果店、关东煮、咖啡店,再到道具店,不断失败不断重新开始。在这里,作者并没有把刻画重点放在人物的性格、行为和思维方式等方面,而是用现实主义的手法去细细描写与叙述与人物生存息息相关的小家庭大环境。

  虽说无赖派作家大多有着反抗权威的意识,喜欢对生活采取自嘲和自虐的态度,专写病态和阴郁的东西,具有颓废倾向。但《夫妇善哉》中,织田作之助将小生意者创业的艰辛,日本关西的风情,三味线、净琉璃等传统艺术的融合显得十分自然。一个用现代眼光看并不讨喜的题材,被织田写出了别样风情,这足以证明“无赖派”也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而年仅二十七岁的作家能够把青年、中年,甚至老年夫妇的生活写得如此生动真实,可见他一定在持久而深入地观察和记录着周围的人和生活。值得一提的是《夫妇善哉续》,如果后来没有发现此续篇,这部小说便相当不完整,且中途结尾明显过于仓促和随便了。

  作为中短篇集,《夫妇善哉》中还包含几个其他篇目。《俗臭》与《夫妇善哉》类似(只是“儿子”作为一个姓氏频繁出现时容易造成阅读与理解上的困惑,令人有些无奈)。《放浪》、《夜光虫》同样写浪荡子,一个传统,一个现代,可以感受到织田在类似人物处理手法上的前后差别。

  个人觉得中间的三个短篇反而更耐人寻味。《天衣无缝》用第一人称写妇人的心理和生活,叙述方式打破常规,有新意;《萤火虫》借用萤火虫的比喻塑造出一个“在有限的生命中全力点亮自己”的年轻女性登势,犹如《夫妇善哉》中蝶子的翻版;《乡愁》截取的是作家的人生片段,作者的创作心理,对世事的观察思考,人生的艰难与困惑,偏爱写“世相”的原因也可见一斑。

  织田小说里,男性通常是浪荡子、无赖的形象,女性大多勤勉能干,美好善良。他偏爱“吉”字,柳吉、文吉、新吉、豹吉,也喜欢“豹”字(《青春的悖论》男主人公叫毛利豹一),因为在日语里“豹”和“冰”、“表”发音相同,能表明人物灵魂的冷漠以及行为方式的与众不同。

  虽然人们历来将织田作之助看作是“无赖派”的领袖作家,且有“东太宰、西织田”之誉,但他却自称为彻底的现实主义者。读过《夫妇善哉》中的篇目,便可深刻感受到他作品中处处透着平民现实生活中的破灭感与哀愁之美。关西的风情,大阪的社会历史,乃至战后日本文学的革新变化都可以在其作品中充分领略,对于还未了解这个日本文学派别的读者来说是一本很好的启蒙作品。

  《夫妇善哉(增订版)》读后感(二):同甘共苦的夫妻

  “夫妇善哉”被引申为形容夫妻间甘苦与共的情谊。读完这本具有日本特色的小说,到网上查了一下,原来已经拍成电影。一旦有漂亮的女演员,帅气的男演员来饰演角色,那么就会增加很多吸引力。不过阅读文字才更有想象力。

  作者织田作之助的成名作便是1940年发表的《夫妇善哉》。他的作品中背景中有着浓厚的大阪风光和江户风情。那时候的碟子就敢爱上有妇之夫,而且敢和柳吉私奔,太具有叛逆精神了。作者能把这样的一个故事写出来,怎么能不引起轰动,拍成电影,影响力就更大了。

  看电影和读小说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读着这个故事,感受着那个时代的人的生活,一厘钱,一分钱都能买到东西,如果有几百块钱就很有钱了。看到我们现在的物价,真不敢同日而语啊。不得不佩服碟子,艰难的日子里,依然养着游手好闲的柳吉,好多时候,很为碟子抱不平,尤其是付出这么多的碟子,一直不被婆家承认,这对碟子来说,是无比痛苦的。所以她想到了自杀。

  夫妇俩做过很多事情,做艺伎,开店,开酒店,做推销,能吃苦的碟子无论做什么都肯于付出,尽心尽力,真是让人佩服。最后,当柳吉的女儿让她参加她的婚礼的时候,碟子哭了,小说也结束了。

  一个女人的一生,就是为了丈夫,为了生存。多伟大的女人啊!

  日本小说,很是细腻,用文字把最真实的内心世界展现在读者面前。这本书里还有几个小说,也是关于夫妻之间的故事的,《俗臭》《放浪》《乡愁》等,每一个小说都能通过细腻的笔触,把夫妻间的真实故事再现出来。都能结合当时的背景,把贫贱夫妻如何生存写出来。真实,不做作。虽然和我们现代的生活不同,和日本如今的生活更是不同,但骨子里的东西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礼貌下的固执。

  日本小说感觉墨迹,总是有不爽快的感觉,一件小事说半天。民族性格使然吧。不过,夫妇之间的这些事却是那么真实,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在物资匮乏时期,生活的艰难都如出一辙。

  《夫妇善哉(增订版)》读后感(三):混乱的世相

  日本战后被封为“无赖派”代表作家之一的织田作之助,可真谓是“无赖派”了,笔下的男人,都有着典型的无赖风格:好吃懒做,生性风流,但是偶尔也有真性情的一面。女人不断地为渣男付出青春,以为总有出头的那一天,结果是个无底洞。这本书一共有7个小辑,除了《夫妇善哉》及续篇以外,另有6个完整的故事。

  《夫妇善哉(增订版)》读后感(四):织田君之死——太宰治

  织田君一直透露着死亡的气息。我认真读过织田君的两篇短篇小说,但只见过他两次,而且初次认是在一个月前,我们之间的来往并不多。

  然而我认为没有人比我更深刻地理解织田君的悲哀。

  第一次在银座跟他碰面时,我感到非常难过。怎么会有一个这么悲伤的男人?因为我眼中看到:在他的前方除了死亡之墙外,别无其他。

  这家伙,带着死亡的气息,然而我却无能为力,我站在前辈的立场给的忠告只是可恶的伪善。我所能做的,除了看着他以外,别无他法。

  他是个带着死亡气息匆匆写作的男人。他让我觉得这个时代应该有更多更多这样的人,然而我居然找不到,在这个无聊的人世中。

  这世界的大人们,你们或许认为织田君是死于不自重,你们高高在上地对此表达批评,请你们不要再如此恬不知耻了!

  我从昨天读到辰野氏写的一篇塞南柯尔的介绍文章之中,引用一句话:“人们说,放弃生存而逃离是一种罪恶,然而那些禁止我死去的诡辩家却不时将我曝露在死亡之前,逼我赴死。他们想出的各式革新让我周围遍布死亡的机会,他们说的事情引导我走向死亡,他们制定的法律也将死亡赠予我。”

  杀死织田君的不正是你们吗?

  他这样突然死去,是他为自己写下最后哀伤的抗议诗。

  织田君,干得漂亮!

  《东京新闻》1945年1月

  《夫妇善哉(增订版)》读后感(五):善哉善哉,应夫妇同去。

  熟悉日本电影的人都应该知道一部经典影片《夫妇善哉》,(改编自与太宰治并称为“东太宰,西织田”的织田作之助的同名小说。)里提到过的甜品,“夫妇善哉”红豆汤。一个托盘,两碗红豆汤。每碗红豆汤当中各浮着一只白色汤圆。全都是一份两碗,不会单独卖出一碗,这就是“夫妇善哉”。

  一对夫妻,一个小店,平淡的生活,平静地叙述,可故事总是戛然而止,就像从生活中脱离出来,仿佛讲完后又重新遁入了世间。没有太多的戏剧冲突,只有一对夫妇对于生活的不懈坚持,面对不同的困难都会直接面对,软弱的男人为何爱上好强的女子。从不向生活屈服的大阪人如何在深渊蹚水?何谓男女之道,什么又是夫妇之情?道尽欲说还休的人间真情,遥看无家可归的灵魂的乡愁。

  日本小说,日本电影总是这样,很是细腻,用文字与影像把最真实的内心世界展现在读者面前。这本书里还有几个小说,也是关于夫妻之间的故事,每一个小说都能通过细腻的笔触,把夫妻间的真实故事再现出来。都能结合当时的背景,把贫贱夫妻如何生存写出来。真实不做作。虽然和我们现代的生活不同,和日本如今的生活更是不同,但骨子里的东西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礼貌下的固执。

  夫妇,夫妇,什么是夫妇?也许就如同那端上来的“善哉”,你说上两碗是商人的“圈套”,我则说是夫妇两人来比一人好。谁对谁错又有谁知道。

  有时候,我们的人生里,总觉得什么慢了一步,有些东西就错过了。因此,生命里最多的感慨,不是高兴,不是愤怒,也不是悲伤,也许,是遗憾吧。对于大部分普普通通的人的生活来说,生活也许并不总是如意和顺风的,平平淡淡的生活里,穿插最多的还是不顺心和烦恼。《夫妇善哉》就是这样,坚持自己的爱情,也许不会错过属于自己的那个人。一个,又一个夏天,花开花落,树木枯荣,岁月的步伐不停,生命的轮回不息,如果你想,就不要迟疑,往前迈一步,抓住它,也许就不会留下这么多遗憾了。

  《夫妇善哉(增订版)》读后感(六):夫妇善哉

  作为日本战后无赖派最重要的代表作家,织田作之助的生平显然颇令人惋惜,他是一位现实主义者,又通晓存在主义,在文学体裁方面乐于尝试创新,倡导“可能性的文学”,却在三十四岁便与世长辞,英年早逝却遮挡不住他的光芒,他创造出了独特的文体以及表达方式,令战后的日本人民在他的文字中找到了慰藉以及精神力量。就如他的成名作《夫妇善哉》一样,不仅成为了经典,在文字中留住了大阪,也带给人感动。

  这本《夫妇善哉》合辑中收录了《夫妇善哉》、《俗臭》、《放浪》、《天衣无缝》、《萤火虫》、《乡愁》、《夜光虫》,并且首次收录了2007年在织田作之助的手稿中发现的《续夫妇善哉》,为《夫妇善哉》续写了一个圆满的结尾,看过《青春的悖论》的读者也许还停留在作者所描写的痛苦而迷惘的青春岁月中,在《夫妇善哉》中,我们则可以看到作者织田作之助对于世事的洞察,几个短篇都非常亮眼,主要集中描写了夫妻之间那种若即若离却牵之不断的情感,以及其中世俗与理想碰撞的故事,其中尤以《夫妇善哉》最为精彩,在年仅二十七岁时写就的这部代表作中,讲述了艺伎蝶子和浪荡公子柳吉之间的故事,能干的蝶子喜欢上已有家室的柳吉,两个人私奔到东京,从此开始了动荡却琐碎的生活,柳吉有自己本来家室的牵念,又总是将蝶子辛苦赚来的钱花在玩乐中,蝶子有着火爆的脾气,两人却能不离不弃,一起度过起起落落的艰难岁月,不能不惊叹于夫妇关系中蕴含的微妙情感与眷恋。据说“夫妇善哉”店家的名字本来叫做“御福”,后来因为《夫妇善哉》而走红,索性将店名也改成了夫妇善哉,这道甜品的有趣之处或许也在于味道的搭配吧,为了搭配红豆汤的甜,配有咸的盐海带,以及微苦的煎茶,或许作者让蝶子与柳吉一起吃这道甜品,就是想说,世上再没有比夫妇关系更加五味陈杂复杂幽微却又不足为外人道的了,他人无法评判,味道都埋藏在红豆汤中。

  而在其他几篇短篇小说中,作者也展现了自己对于人物形象的准确把握,《俗臭》中对于艰难求生最终成为富豪一家人关系的精妙描写,《放浪》中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又不断沦落的兄弟,《天衣无缝》中颇为有趣的夫妇二人,《萤火虫》中坚毅能干的登势,《乡愁》中有些映照作者身份的作家新吉、《夜光虫》中的复员军人,都令人印象深刻,而《天衣无缝》中关于两夫妇的趣致故事,不仅展现了作者的幽默笔触,也从另一个侧面展现了夫妇关系中是如何细心弥合,做到天衣无缝的。

  在织田作之助的作品中,除了夫妻之情外,还夹杂着大阪人的乐观顽强,这样的描写主要体现在女性形象身上,蝶子、登势、政江,即使要强,纵使俗臭,或许世俗,却也充满了烟火气的生活气息,或许就是这样的处在文字内里的一种隐隐的顽强才能支持人们在战争的废墟之上重建家园,也是作者最期许的一种特质吧。当然作者的笔触始终没有离开自己深爱的大阪,他不厌其烦地用数字记录下当时大阪的生活,做轿夫可以赚到九毛钱,一分钱的天妇罗,三分钱洗澡,一分钱收来的旧灯泡,所有这些交织出一个忙碌流通中的时代与社会,也令那个时代永远鲜活的映现于纸上。

  “无赖派”文学表面上是一种消极的否定性的文学。但是其实内里蕴藏着作家们对于传统旧秩序的毁灭,新的希望的产生,所谓不破不立,而在这种破坏中,却能感受到作者对于人类的热爱,就如织田作之助一般,作家的眼敏锐地捕捉到了生活的一切,却将这一切在他的文字中化为悲悯与幽默,且带给人继续走下去的勇气,这或许就是文字的力量,文学的力量吧。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关于阅读这件小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