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不可思议的年代》经典读后感10篇

  《不可思议的年代》是一本由[美] 乔舒亚·库珀·雷默著作,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45.00元,页数:243,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不可思议的年代》读后感(一):万变没有其宗——读不可思议的年代

  像物理学从牛顿定理到量子力学的发展一样,对于社会的认识也正在经历这样的转变,由真实的到虚幻的,这样看来的话本就没有“常识”一说了,至少所谓的常识是有很大的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性的。万变没有其宗,没有什么可以走遍天下都不怕的的依靠。

  #沙堆模型#

  只要稍微关注一下新闻都会慨叹一声“这个世界好不太平”,很多看起来风平浪静的表象下面暗流涌动,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整个社会就像是一个沙堆,沙子一粒一粒地下落,慢慢地,堆成个小邱,越来越大,越来越陡,没法预测什么时候沙堆崩塌,因为当沙堆内部每一个沙子之间都发生相互作用时,无数了变量只会有一个结果,真是叫不得而知。

  由此,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或亲身经历或道听途说的现象就是那出现的唯一的结果,而变量是无穷大,你没法准确预测,能做到的就只有抓住核心的变量,数据化可能出现的结果比率,然后一点点精确。

  #泛连接#

  “论世界杯各场次比分与超市面包销量的关系?”,“论招远血案与网络暴戾直接按的关系?”……看似毫无相关的变量,可能后者就是前者的关键变量,是前者的必要条件。像很早之前就有所谓的“六度人脉理论”,更何况是现在。越来越感觉到现在的泛连接时代,每个人、每件事物都是连接点、都是通道,你的社会价值就体现在你所连接的人和物的数量和质量上去。而更先进的IT实施领域的物联网和大数据更是将“泛连接”推到新的高度。

  这也就对我们提出了新的要求,因为人们现在还很难像电脑一样多线程同时处理很多信息,毕竟远古时期人们只需要考虑生孩子和吃饭的事,而人的进化速度远远低于社会的发展速度,除了利用更先进的工具之外,能否在主观决策时把更多更广的因素包含进来,是决定你是否被社会淘汰的关进,对,就是淘汰!就像互联网把传统的冥顽的人淘汰掉一样。

  #变化是永恒#

  最近我常说一句话“以后的不确定性还很大”,就像不能给姑娘一个海枯石烂的许诺是因为自己都不知道以后的自己的模样。像最近看的《电商风云》纪录片里讲述的一样,一年对于传统行业可能很短,但对于快速发展的创新领域,一年就是一切,新的商业竞争比的不是规模是谁更快,快才意味着对于时局环境的调整与适应能力。

  现今的很多传统经验都是原来的人在原来的环境中适应的保证,但是当环境剧变,你还坚守那些信条,结果就只有一个,GAME OVER!

  最后,我们应该相信的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自己,要坚信,只要赋予你合适的权利,你会迸发难以估量的力量与创新,而这权利是要你通过学习获得。

  《不可思议的年代》读后感(二):《不那么---不可思议》

  《不那么---不可思议》

  本文基础知识点。

  “沙堆效应”,是美国学者提出的。

  人们注意到小孩在海边玩堆沙子时,沙子可以一直往上堆起来,形成一定规模的小沙堆,直到最后一粒沙子后,看似突然,然而必然地会引起整个沙堆的“崩溃”.最后一粒沙子有点类似于中国传统文化所说的“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整体而言,这属于那种举着鸡毛说见了孔雀的文字。说好听是见微知著,说不好听是见微失著。

  属于改头换面的“你所不知道的XX”“你应该知道的XX”“丑陋的XX”“这个世界属于XX”之类为了文字而文字之文字!

  不过作者重点提及的几点,我是很赞同的,只是没有他那种故作高深,且无限上升到某种高度的欲望。尤其是,文字中那么多关于历史中国的点赞,多余了,卖文了!

  1、复杂巨系统。

  是的,世界以及其间的很多事物、现象本身就是复杂巨系统,所谓人定胜天,只能是非常小的局部实现,因此努力做好这可实现的局部,就已经非常有意义!

  因此,不存在作者所谓的,“只要XX,就能XX”这样的借鉴推导论!尤其,复杂系统也有层级设定,不一定是某个基础架构不稳定,一定带来整体不稳定。

  如同,“牺牲百人,换取整体战斗胜利”之类的局部整体关系。

  2、投资。

  Morit z有一 次感慨:“从个人的背景,很难看出这究竟适合不适合风险投资行业。我见过无数简历光彩照人,证书有一大摞的人看起来似乎应该在风险投资行业混得风风光光,最后却都黯然下场。我也见过很多看起来根本不像能在风险投资行业生存的人,最后却做得风生水起。”

  投资永远是一门新的生意,任何没有出现的机会,都是崭新的。经验论可以帮助提升安全边际或者降低或有之损失,却不能保证赢面更大。

  要是想看到风险和机会,唯一的方法就是跳出窠臼。这个窠臼不仅是自己的所谓个人成功经验,还有历史上众多成功学的成功论。更需要认清“风险和机会”之本质,不仅要将他们联系已然成木之历史现实,更要透过纹理看见大不同之将来!

  因此,投资没有精确的计算,只有不那么精确的精确(对模糊结果的精确推测)在等待捕捉它的投资者!

  实现价值,才是真正价值!

  《不可思议的年代》读后感(三):2011年_11月_《不可思议的年代》

  作者开篇两章就在强调现在世界的复杂性和不可预测性, 并且一直在使用沙堆的概念来比喻,当向沙堆不停的添加沙子的时候,崩溃是早晚的事情,可是什么时候发生确实不可预测的。我们需要思考,需要从新的角度去思考,像一个维护者、一个园丁去思考,只有具有灵活性和适应性才能有效面对这个世界的复杂性。

  这本书大部分的内容就是用不同的角度、不同是事件来描述世界的复杂性和不可预测性,但不知道是翻译的问题还是作者的编辑, 个别事例虽然有趣, 但是整篇数十个案例的堆积却让书本显的枯燥和唠叨, 语言也更加有趣些才好。

  自然作者也不能给出这个繁杂世界一些预测和想法, 唯一能够强调的也只是如何面对这个复杂世界的态度。

  《不可思议的年代》读后感(四):作者的观点很“和谐”

  几十年前,一个叫巴布斯特的人把1789年到1941年的一些战争数据输入计算机中进行概率统计,得出一个结论:从1789年到1941年间,有着民主选举的政府的独立国家之间没有发生过战争,根据统计出的事实,他认为:只要有了民主,便有了和平。

  布什政府显然是这一“民主和平论”的忠实拥护者,他们认为通过战争等方式,让世界上其他地方实现了民主政体后,美国才能安全。

  本书的作者反对这种“民主和平论”,他认为,民主不一定产生安全,例如,印度的民主化则造成了极大的混乱。

  美国一向以软实力而称傲,作者认为软实力并没有遏制一波又一波的反美浪潮,在一些国家,人们脚蹬着耐克、手拿着可口可乐、耳朵里听着麦当娜,但这并不妨碍反美情绪。

  科学技术也一向是美国的骄傲,而现在美国或许应该审视审视了:科学并不能消除“原教旨主义”,甚至助长了“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也开始运动科学技术来实施恐怖活动了。

  因此,作者呼吁:美国不要再做一个硬汉了---啥事都硬碰硬直接对抗,今天宣布谁谁是美国的敌人,明天想攻哪儿就攻哪儿。学学中国的迂回曲折,是时候学学打打太极了。

  《不可思议的年代》读后感(五):是的,我们每个人都能改变历史

  《不可思议的年代》

  乔舒亚•库伯•雷默 著 何帆 译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腰封上写着这样的句子:

  传统的全球秩序摇摇欲坠,旧时代的精英们束手无策,轮到你上场的时候了,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创造我们的社会。在一个革命的时代,你必须像一个革命者那样思考和行动。

  这样富有蛊惑人心的话,究竟是广告的噱头,还是真相如此?

  我带着满心的疑惑打开了它。

  全书章节简单,分为两个部分:一、沙堆效应,二、深度安全。

  作者用沙堆模型来概括自己眼中的世界。我们现在的世界并非稳定和秩序井然的,就像沙堆,时时刻刻都在变化,每一粒沙粒都会影响整个沙堆的面貌,特别是沙堆越来越高的时候,不仅会受到重大打击而崩溃,而且小小的一根针落地,也会导致其轰然倒塌。我们没有改变这种趋势的能力,因为沙堆的形成过程是“自组织过程”,没有人告诉沙粒应该掉到什么地方,到了“临界”状态,有可能下一个掉下来的沙粒就会引起崩溃。

  作者说,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事物,无论是金融市场也好,或是核武器扩散也好,在很多方面都非常像巴克的沙堆,这会让我们深感不安。

  在这种格局之下,传统的方式和手段越来越不管用。比如,书中举出了一个例子,美国打击恐怖分子,结果恐怖分子越打越多,他们在打击之下迅速进化,美国想不到恐怖分子会采取哪种手段从哪些地方来进攻自己。

  造成这种被动和困境的根本原因在于,世界已经起了变化,而我们始终在思考错误的问题,从错误的问题出发,最终会得到一个错误的结果。

  那么,怎么来维护自己的“深度安全”?这就要创新,里面作者讲了一种方式、一个观点、一种行为。

  一种方式,就是“混搭”。

  比如,军车和迷彩结合,就是伪装车,能有效避免敌人打击。

  里面有一个例子值得我们学习,就是任天堂的游戏产品开发。当所有工程师都在一尘不染的办公室开发更快图像芯片的时候,宫本茂觉得“我们还是让技术统治电子游戏”,这是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借鉴汽车的安全气囊系统,把加速计(这个加速计能感知到突然刹车、剧烈打滑、急剧相撞等,通过设计好的程序打开安全气囊)与电子游戏的手柄结合在一起。

  宫本茂为此花费了4年时间。当任天堂宣布新的游戏系统叫Wii的时候,大家哄堂大笑,名字既土,又缺乏高科技的味道。专业人士的嘲弄终于没有走出会议室,消费者迅速抢购Wii。因为Wii游戏不是借助昂贵的技术,所以售价较低,每款游戏都能赚钱。玩家把电视机前的空间腾开,和Wii的游戏手柄一起蹦蹦跳跳,结束了电子游戏静止不动的运用。

  一种观念,就是全局观。

  世界上最伟大的间谍王

  2001年的冬天,法卡什(AharonFarkash)被任命为以色列军方情报机构的负责人。当他上任的时候,他清楚地知道一个事实:他的13个前任中,有6个还没有任职期满,就退休或被免职了。这些人突然离去,并非是因为他们个人的能力不足,没有英雄气概,或是缺乏领导才能。事实是,担任以色列情报机构的负责人,或许是世界上最难做的工作。这个国家四面都是敌人。在约旦河的西岸和加沙走廊,到处都是想要让以色列灭亡的敌人。这个国家的敌人隐于无形,他们来自一个完全不同的文化,他们从孩童的时候就彼此熟识,长大之后又并肩作战。他们不会相信任何不属于他们团体的人。他们能够很容易地从周边富有的石油出口国得到资金和武器。他们坚信,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神的旨意。

  以色列从1948年建国之后,就一直警报不断,几乎每隔十年,就要有一次战争。以色列的情报机构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但是在历史上却经常忽略重要的信息,犯了很多几乎是致命的错误。最有名的一次是1973年的中东“赎罪日”战争。就在这场战争爆发前3个月,以色列将军达扬(MosheDayan)还斩钉截铁地告诉《时代周刊》记者:“未来十年以色列的边境将固若金汤,不会出现大的战事。”

  法卡什任职后,马上让他的情报人员去关注一些他的前任们会认为毫不相关或是并不重要的信息:贝鲁特的人们是否还上街购物(这将说明黎巴嫩的经济状况是否正常),大马士革的文化生活怎么样了?伊拉克在黎巴嫩的难民们的生活状况如何?他发现,这些问题令人着迷,因为它们时刻都在变化。这比他的前任跟他说的,应该关注“叙利亚的坦克都在哪里”这样的问题有趣多了。有时候,他会故意制造一些紧张气氛,看看对手如何反应。他不只是在叙利亚这样做。一个朋友告诉我,法卡什曾经让进入伊朗的无足轻重的货物爆炸,或是包围安全的房子,仅仅是为了看对手会做些什么。这些做法看似与对手无关,但却能让法卡什更好地了解对手的意图。法卡什说他感到最有意思、最关键的是,问问题的方式不同,使得他的机构的工作方式也随之改变。新的问题迫使他和他的团队从新的角度观察,用新的方式思考。传统的情报报告,往往是先分析一国的军事状况,然后是该国的政治状况、经济状况,似乎这些领域彼此独立,互不相关。这是过时的思维方式。它们一定都是错的。

  法卡什仔细地做了很多调查之后,有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发现。在恐怖分子的网络中,有两个不同的流程。一个是进行表面的,用传统的间谍方式可以发现的,那些属于原教旨主义者暴力事业日常的工作:收集资金、招募人体炸弹、给清真寺的毛拉门提供新的说辞。但是,另外一个流程也在进行,这个流程深藏不露,难以发现,但是更加重要:在更深的层次上,恐怖组织在不断地变化。以色列有新的举措,他们就会有对策。法卡什认为,只有了解了这个深层的流程,才能了解恐怖团体。

  一种行为,就是保持自身的灵活性。

  塞姆勒的生存之道

  20世纪80年代,巴西处于恶性通胀的困扰之中。在光景好的年份,价格一年涨一倍。在光景不好的年份,比如1990年,通胀率高达1000%。巴西的一家企业Semco当时已经走到破产边缘。这家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塞姆勒(Selmer)为了保住祖上的这份产业,想尽了各种办法,都以失败告终。最后,他告诉工人,要么减少工人的工资,要么裁员。塞姆勒的工人们商量之后,同意大幅度降低工资,但要求管理人员也减少工资,和大家同舟共济,而且希望加强对公司财务的监督,公司每一张支票上,都必须有一个工会代表同时签名。工人们还希望等有利润的时候能有更多的分红。塞姆勒当时哪里有什么利润分给大家,所以就答应了工人,反正他损失不了什么。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一变革彻底改变了企业的面貌。为了省钱,员工们情愿做更多的工作。他们自己当保安和门卫,还到职工食堂里面帮忙。负责监督公司财务的工会代表对每一笔支出都要刨根问底。塞姆勒决定干脆彻底放权。有一次,他需要建一个新厂,他让员工自己去找厂址,让他们自己投票,决定到底在哪里建厂。最后,工人们选择的新厂址和巴西最持久的工人骚动的发源地只有一街之隔,但塞姆勒照样同意了。结果,临街的工人上街游行,但塞姆勒的工人们在工厂里忙着技术革新。有一个生产分队的工人想要在早晨7点开始工作,但是他们发现叉车司机到8点才会上班,于是这个小组的工人个个学会了开叉车。两个月之内,塞姆勒的公司就不再亏损。四五个月之后,他们居然就有了盈利。最后,塞姆勒的公司很快成为巴西增长最快的公司之一。

  塞姆勒的生存之道,就是一种最适合我们这个快速变化时代的新的思考方式和生活方式。

  本书最后有一个不是小结的总结:

  国际政治本来是越来激动人心的事情,这是件和发明ipod、制作混搭音乐一样有趣,因为我们能够把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梦想变成现实。……“想象力的使命,是在灭有危机的时候,完成应对危机的任务。”

  这个世界的变化离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并不远……我们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历史正在改变每个人的生活。用过去的思路来看今天,这一切都是不可思议的,但是,正是在今天,我们每个人都能改变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