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局外人》的读后感10篇

  《局外人》是一本由[法] 阿尔贝·加缪著作,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22.00元,页数:128,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局外人》读后感(一):深邃必要吃苦

一天之内,把加缪的《局外人》看了两遍。故事情节并不复杂,但正因为在这种简洁日常的叙事里,主人公脱离常人的内心戏才显得特别值得回味。
我想我基本上能够体会默尔索。作为一个老实本分,或者说是对世界和生活没太大抱负和期待的人,能够得到的最好结局就是平淡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好,以这种个性,不必付出太多,换取波澜不惊的一辈子,其实是性价比很高的一件事。在我接受了自己的平庸并且说服了自己温和宽厚良善的个性只值得一个平淡是真的人生之后,这个故事猛然给了我当头棒喝。
这个警醒就是,无所谓的随便的好说话的处世态度,在平时不会带给你什么大麻烦,甚至还可以规避掉很多的麻烦。但是,等哪一天你真正需要为自己申辩的时候,为严重如生死问题申辩的时候,你会发现一直以来的散漫冷淡无谓的处世哲学态度彻彻底底帮不上你的忙。这么多年来你已经习惯了不去主动选择,不去争取,不去感受外界。最后,你就会像默尔索被宣判死刑之后,在有机会说一些话时,只说出了“没有”二字。加缪甚至没有给这时的主人公多余的心理描述。
作者有许多深远的意图,比如批判司法审判中以道德臆测代替事实依据的荒谬,每一个配角的脸谱都非常生动,他们组成了这个可笑的世界,是默尔索们懒得开口对话的世界。然而,讽刺的是,这世界手握权力的人大多是这些自以为是的浮夸的急于站在自己想象的道德制高点藐视普罗大众的人。
我个人不太同意译者序中所说的,加缪对主人公的个性有多少的肯定。我只是感觉到,这种人存在于每个时代,需要被真实地呈现,给那些个性脾气如他一样,对这个社会感到虚无冷漠和绝望的同类,找到一点共鸣而已。
但是,我为什么要说,深邃必要吃苦。通常,默尔索这类人都有着极为内敛深沉的性子。不论他是出于懒惰、无力、鄙视都好,他无法向世界敞开心扉,所以永远向内地忠诚自我。他说,人即使只活一天,就可以在监狱里待一百年而不会难过。可见,他靠回忆这种留存于内在的东西便可以很欢愉。他对黑夜、黎明、天空。海水、气味这些非人际交往的自然世界有着非常敏锐的观感力。所以,事实上这是一个深邃的人。以我的个人经验而言,一个深邃到过度自溺的人,不光在情感上常常吃苦(当然其幸福感受力也许强于一般人),在现实中也常常吃亏。
于是,问题来了,到底要不要做一个局外人。坦白说,我有那么一刻真心佩服默尔索。有时候无力感是很迷人的,就像重感冒的鼻音一样性感。为什么,因为慵懒。当你背过身去,以一种I don’t care的姿态懒洋洋地作别这个操蛋的世界,也不失为一种高冷的风情。但是,局外人的风险并非人人都能承受得起,如果你能够像默尔索那样最终在夏夜、星光、田野、土地和海水的抚慰中,坦然地清除掉痛苦和恐惧,平静地走向死亡,那么就请任性地对这个世界冷眼相看吧。
但是,我还不能够。
我常常对这种坚硬如顽石的灵魂着迷,爱他们的冷酷无情和这背面的汹涌热烈,也爱他们抽身局外拒被规训的真实自我。但是,我不允许自己这样,我选择带上盔甲。所以,永远只能向书中的他们表示欣赏和致敬。
之后,幽怨地对自己说,深邃必要吃苦。

  《局外人》读后感(二):局外人

其实一开始我是不喜欢默尔索这个人的,他对母亲的冷漠,参与到雷蒙的事情中,对玛丽的态度等等等等,这些事都不符合一般意义上的世俗标准,后面杀人的过程更是荒诞奇怪。而后默尔索入狱,他在狱中置身事外的表现更是让人觉得奇怪,而后我也天真地认为司法机关“管得折磨细致”,甚至认为在这样地细致调查中会查出一些不为人知的“惊天”秘密,直到默尔索被宣判的时候,在庭审的过程中许多证人都在极力证实默尔索是一个并非“大奸大恶”的人,但他依然被宣布为“预谋杀人”“丝毫没有人性”“最藐视最基本的社会原则”“其空洞的心即将成为毁灭我们社会的深渊”“罪不可赦”“以法兰西人民的名义”被判处了死刑。默尔索并非传统意义上被冤屈的形象,传统上这些人是完全无辜的,但默尔索不是,他确实杀了人,确实有罪,但它又确实并非被司法机关妖魔化后的那样。像默尔索这样的人物其实很少会受到人们的关注,他杀人了,谁还会探究那么多?但是难道一个有罪的人就没有权利吗?法律之所以是法律就应该对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对罪犯是,对普通人是,对卑鄙的人是,对高尚的人也是。局外人,明明是默尔索的审判,这个一直是局外人的人,在他的审判里又成了局外人。

  《局外人》读后感(三):荒谬

《局外人》是加缪的成名作,本文无意在其接近零度的叙事风格上进行评论,主要就其文本的思想内涵谈一些自己的看法,刍荛之议,见笑大方。
①本不荒谬的事物在一起组成了这个荒谬的世界。这是一个悲剧,就像黑格尔解释悲剧时所说:冲突中对立的双方各有它那辩护的理由, 而同时每一方拿来作为自己所坚持的那种目的和性格的真正内容却只能是把同样有辩护理由的对方否定掉或破坏掉。加缪本人在雅典的讲座里面的观点也与此大致相同,这种观点的深刻性在于双方没有传统正剧的那种鲜明的善恶、正邪、是非之分,双方都是有理的,又都是没理的。
②法律的道德化必将使法律成为多数人掌权专制暴行的根据;
道德的法律化必将使道德成为多数人沦为行尸走肉的契机。
③ 我生下来,有被判为死刑,这不正和西西弗把石头推上山顶,但终究将滚下来一样吗?这是个不折不扣的真理,但谁意识到了呢,谁正视了呢?在加缪的另一部著作《卡里古拉》(戏剧)中,卡里古拉说:“人必有一死,他们的生活并不幸福。”“这一真理极其简单,极其明了显得有点迂拙,但是很难发现,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④每一个人都在审判我,而我永远在这一场场审判中被架空、被取代,成为局外人。所以我就想让别人要么一点也不了解我,要么是我的知己(广义上的,狭义上的在根本上是不可能)。最讨厌就是那种怀着偏见、带着积习对别人一知半解、不甚了了的人却大放厥词、妄下判语还自以为多么有成就感的“检察官”!
⑤吸着烟的大人嘲笑玩着玩具的小孩,对之嗤之以鼻,但烟和玩具不都是他们的寄托与安慰么?虽然烟代表了一种深刻与洞悉,玩具象征了一种幼稚与无聊。吸烟需要一个强健的肺,玩玩具需要的是童心(不是褒义)。默尔索临死前对神甫的那段火山爆发似的慷慨陈词(高潮)固然表示了一种彻悟和认知,但无神论者虽然赶走了上帝,但他们引来的另一些概念诸如“存在”“意志”之类的本体,甚至他们要求诸的“自己”在一定程度上不也是他们自己虚构的上帝么?不就是他们的“玩具”——手里的烟么?这样看来,斯宾诺莎的泛神论必有其深刻意义。这样似乎又回到了①,无神论者本不是荒谬的,有神论者也有他自己的道理,但两者相遇,荒谬至极!
⑥按照加缪的“对荒诞世界清醒透彻的认定即是自由”的观点,似乎可以得到这样一个悖论:当一个人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自由时,他是自由的还是不自由的呢?
⑦检察官罗织罪名、扣大帽子的手段和将其意识形态化的能力酷似当年文革中的批斗。“以法兰西人民的名义”,屁!吓唬弱者去吧!
⑧默尔索临行前“觉得自己过去曾经时幸福的,现在仍然是幸福的”,这说明加缪并没有将荒谬视为目的、结论,而是视为出发点、方法论,然后以此为基点,引出自由、反抗等命题,这样就避免了走向虚无主义和悲观主义,而是形成了自己的独具特点的较前人更为深刻的荒谬哲学。

  《局外人》读后感(四):默尔索是怎样到最后的局面的

当初我们英文课读这本书的时候同学们都讨论的很激烈,有觉得默尔索的性格不可思议的荒唐,有觉得默尔索很酷,而我想的是——为什么他就能变成那样的性格?不过世界上人那么多,总归有一个默尔索,所以也就没有再钻牛角尖。但一个人性格的形成很复杂,而且也一直在变化,好吧说远了。
我把默尔索的变化分成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也就是开头至杀人案,基本上可一看到默尔索无疑比起普通人缺乏了一些情感,但他是一种未经过reason的非常自然、无意识的状态。他非常会观察,对外界趋于客观。这是他的nature,还未经过下意识的改变。所以他简简单单杀了个人,因为太阳太讨厌了,这其实说得通不是么?
第二个阶段基本上cover了全文,从中间到那位牧师全算上。默尔索干了件大事——对他来说,他也感觉到不一样了。而对于社会上的大多数人,这可相当不可思议。所以法官问默尔索你愧疚吗,所以marie一而再再而三地安慰默尔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默尔索压根不觉得这是个那么大的问题,监狱挺无聊的,但渐渐睡个十六个小时,再消磨过剩下的几个,一天就过去了。唯一困惑,唯一让自己烦躁的就是法官啊,或者marie,他们都和自己想得不一样。法官还有那个养老院的director为什么要说自己那么多坏话,这种恶意让默尔索很难过。监狱适应得不错,可要消除和别人的矛盾(conflict)可挺让人不爽的。而这种不爽在牧师来的时候到了极点,所以默尔索又咆哮又生气地跟牧师喊了一通。说了之后,他——
第三个阶段。他觉得没啥可在乎的了。他的结局只有一个——死亡。不是一时的自暴自弃,默尔索是真正接受了这个事实并无所畏惧。这个世界冷漠就冷漠吧,我有法子对待这样的冷漠。而我死的那天,我可以期望的也就是一些人带着对我深深的仇恨来看我的死刑。我只能期待这个,那就期待。
默尔索某种意义上算是局外人,因为他容不得一点虚伪,一点都不可以,这跟很多人都不一样。但是他也跟大部分人一样,想要活得舒服些,不然他为什么折腾出来一个荒谬主义呢,也不过是不让自己失望。最后死的那一刻,他肯定也是满足的,至少他让他自己变得满足。

  《局外人》读后感(五):擦肩而过的好书

许多年前便知道这本书,直到最近才看完。许久没有体验过内心回荡的阅读感受,不仅仅是对人物命运的认识,还有对以文明现代标榜的司法制度的反思。
平淡消极的默尔索,并不像传统的小说中的”小生“一样具有鲜明的人物性格,身上有着不息的执念和信仰。默尔索单纯如赤子,从未压抑自己,也不曾标榜自己,仿佛来自桃花源中的一个木讷但又丰富的青年。书中关于这样一个乏味的人物的准确心理活动的捕捉,非常精彩。
主题鞭挞了现代社会的司法制度,法律的判定并不以案情的客观事实和细节逻辑做为参考,而是以世俗标准,世人如何看待这个杀人犯,世人如何评价杀人犯来作为标准。这样的荒谬,虽然比不上世间大多数冤案的曲折离奇,但却是对所谓文明的一种嘲讽。

  《局外人》读后感(六):《局外人》:理性人的苟且

理智与情感,在主人公默尔索的世界里冲突且对立。为此他几乎摒弃了所有的情感:
「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
母亲的离世,他无动于衷。他不知道她晚年的生活,过世的年龄,甚至连她的死因都一无所知。充斥他头脑的是赶紧结束葬礼,上床足足睡上十二个小时的念头。
「晚上,玛丽来找我,问我愿意不愿意跟她结婚。我说怎么样都行,如果她愿意,我们可以结婚。于是,她想知道我是否爱她。我说我已经说过一次了,这种话毫无意义,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大概是不爱她。」
面对情人的期盼,他冷冰冰的忽视了那炙热的渴望,摆出一副「如果你愿意,那也未尝不可」的姿态。如果主人公默尔索认为婚姻毫无意义,那我挺想知道在他的世界中意义又在何处?
即使默尔索有诸多的怪癖与缺点,可是一旦面临世俗的审判时,他不禁又让人怜惜。默尔索因为一桩枪杀案而锒铛入狱:用一把手枪打死了一个仇人,死后又朝着尸体打了四枪。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偌大的法院居然不用法律来进行审讯,取而代之的是道德。小说用了一半的篇幅来描写这次审讯,而其中涉及枪杀案本身的情节却寥寥无几。无论是法官、律师还是陪审团,都在默尔索是否热爱母亲,灵魂是否纯洁的问题上纠缠不清:「你看呀,这个犯人连母亲的死都无动于衷,所以杀死一个仇人不是理所当然吗?」
我不明白这荒诞的逻辑来自何处,是否热爱自己的母亲和杀死一个仇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种道德审判发生在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MBTI测试有一种人格类型叫做INTJ,这种人严谨而内省,自信且决绝,但在待人接物上却异常的冰冷。我们常说一个人过于理性而缺乏情感,绝大多数都是对这一类人的批评。可事实与我们的观察相违背的地方在于,一个人是否表现出情感充沛与心中是否存在真情实感是不能挂钩的,毕竟有些人满怀深情却不擅长表达,他们只能在特殊的关头突然爆发,倾泻而出。我参加过几次葬礼,无一例外的是那些死者的儿子们都在葬礼过程中紧绷着脸颊,满是严峻而无畏的神情。只有当葬礼结束之后,他们才彻底崩溃,嚎啕大哭。因此冷冰冰的INTJ并不是毫无感情,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同样的道理,主人公默尔索是否热爱自己的母亲,不能够仅凭他异常的行为而轻率的作出判断。
作者加缪笔下的这位默尔索先生,显然是理性人中的理性人,他从来不暴露自己的情感,也没有任何的兴趣与爱好,他所做的事情只是观察与思考。通读全篇,我对这位默尔索先生一无所知,他喜欢什么,在追求什么,哪些事情有意义全无透露。所有的描写都是他在满足旁人的需求,比如:
「我写好信,信写得有点儿随便,不过,我还是尽力让莱蒙满意,因为我没有理由不让他满意。」
「为了使我感到不那么孤独,我还希望处决我的那一天有很多人来观看,希望他们对我报以仇恨的喊叫声。」
他的理性和无趣让他成为了一个彻底的虚无主义者,生活对他而言只是一味的苟且而已。我们的生活中还有许多这样的默尔索先生,他们虽不曾被道德审判,但他们容易让人误解、批评、甚至排斥。他们想发出声音,却羞涩且苦恼于如何让人听见。其实反过来想,冰冷又何尝不是他们无奈的一种选择?试想当我们不再执着的将道德标准施加到他们的身上时,这个世界会不会更加宽容呢?

  《局外人》读后感(七):无关伟光正

很短的书,半天就看完了
从《情人》看过来,看到Marie,猜大概是本爱情小说?
看到跟邻居去沙滩和Arabs对峙,猜大概是本悬疑小说?
看到court上的对话,猜大概是本为正义blabla斗争结局大翻盘的小说??
看到宣判——哦 ,原来是本揭露法制黑暗,谴责道德评价的书,虽然看的我干生气干着急,但题材内容也没什么新的嘛...
看到结尾 啊呸 还是太年轻
无关伟光正 无关爱情 无关法制 甚至都无关现实
细想一下 跟安兰德笔下的霍华德有着相似的轮廓,却完全相反的内核
少了点说教 少了点在意
“您难道就不抱任何希望了吗?您难道就天天惦念着自己行将整个毁灭而这么苟延残喘吗?”
我回答说:“是的。”
没有大是大非的转折,一句“是的”,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回答地干脆利落,震醒我这看客的心。
人生哲学,是在这没意义的生命里最有意义的高地了吧
说自由 自由 还有什么比这更加自由?

  《局外人》读后感(八):随笔关于(局外人)

一开始读这本书,觉得描述平淡,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也没有宛转曲折的心理描写,主人公对一切都超淡然。

虽然一开始我也不太理解,但后来反思,难道母亲去世就一定要哭吗?如果跟母亲感情确实一般,没有想哭的冲动,又为何要假装难过挤出眼泪只为了别人夸赞自己孝顺?难道追求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一定要有个合适的时间吗?这些问题也不断的让我随着主人公拷问自己。世俗认为的就一定是对的,就一定也是我需要的,就一定要去迎合吗?

答案当然不是。

虽然这小说最后也显示了,与世俗的入世、投入和执着相比应该下地狱的主人公也真的被推入地狱。所以在与世俗做抗争之前也要清楚自己要付出的代价。主人公最后与神父的一番对话才显示自己临死前对于世俗观点对于不公正的司法程序的反抗情绪,但他依然对于自己生死也存在无所谓的态度。不然如果他在乎生死,之前也许会试着在法庭发言为自己夺回一些希望。

但恰恰摩尔索对生死也很漠然。

“他拒绝矫饰自己的感情,于是社会就受到了威胁” 这是作者对摩尔索的评价。社会有时候比我们想象的脆弱,大众意识比想象的更浅薄,包容性差。所以世俗可以挑战,但挑战之前如果你没有摩尔索的淡然,更要想清楚自己的代价。

  《局外人》读后感(九):感觉自己就像个女版默尔索。。。

看到默尔索在葬礼上没有哭,不记得母亲年纪,我回想了一下外公葬礼上我没有哭,死去时的具体岁数也不清楚,心里就“咯噔”一下,伪装的时间太长我差点儿忘了自己也如此冷心冷肺!
外公对我很好,我很喜欢和外公呆在一起。他在文革前是一名语文教师,文革后当了茶厂的会计。外公喜欢剪报,我就看他剪,把他不要的部分拿来折纸。或许是文革经历过什么吧,外公不喜欢说话,人一直淡淡的,我在他书桌旁边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不发出声音。后来初中二年级的时候,邻居跑到学校叫我赶紧回家,我虽然疑惑,但还是有条不紊地收拾了书包回家了,到家才知道外公去世了。
外公是在书桌后面的大方椅上去的,手上还端着剪报本子,看来是死了也要带着剪报啊!我当时脑子里只有这个。
葬礼很繁琐,我作为外公唯一的后代,请了好几天假。其实我什么也没做,我甚至连葬礼花了几天拜了几桌酒都没有印象,我只记得盖棺之前要大家围着棺材一遍绕着一边哭丧,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点想哭的感觉。甚至我内心只有一点遗憾,遗憾自己以后会更加孤单了,我觉得外公的死是顺其自然的,没有什么值得哭的,他老了,自然死亡,我见鬼的觉得他走的挺好,是好事儿!我想着这些跟着人群走,突然感觉手臂被人揪了一下,妈妈看不过去让我哭,我突然连遗憾都没有了,只觉得烦躁,我内心觉得这样不对,可是我就是不难过就是哭不出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看过很多书,在书里感受着别人的“正常”的情绪。同学从来不会觉得我冷漠,因为我会在适当的时候表现出适当的情绪,尽管我的内心心如止水,毕竟我不再是初中那个不会伪装自己的我了。同学都说我很温和,他们喜欢向我倾诉内心的不安茫然痛苦,我也会适当附和着。当年高考差一分上211,周边的人都在为我惋惜,可是我的内心没有一点波动,但是我会平静地在朋友圈发一条哀莫大于心死的话来满足朋友们想要安慰自己的心。
我的内心就是默尔索,但我讨厌他,因为他没有任何伪装,他那么直接真诚,仿佛没有意识到自己游离在社会道德伦理准则之外。但是我又羡慕他可以一条路子走到底,没有心理负担,乃至最后离开那个对他来说可有可无的世界!
我自己也在等待,等着自己有一天再也没有力气去伪装,然后彻底隐居山林做一只离群的大雁。

  《局外人》读后感(十):不被容忍的局外人

一口气看完加缪的《局外人》,这本1942年在法国出版的著作,第一个感觉是,我们的社会仍然在这样的境况下挣扎,似乎毫无出路。
小说《局外人》的篇幅不长,5万多字,故事也不复杂,一个看上去感情麻木的年轻男子默尔索,参加完在养老院逝世的母亲的葬礼,几个星期之后,他和女友及朋友到海边度假,却遇到对朋友寻仇的几个阿拉伯人,几番交手之后双方都决定停止这场纠纷。默尔索因为天气炎热,于是独自走到海边,却发现对方也在,两人将要再次交手的时候,默尔索开火把对方杀死。最后在检察院的诉讼下,他被判以极刑。
看完这个梗概,你的感觉或许像看法制节目一样,最后专家的点评可能是,这种激情犯罪太常见,很多嫌疑人仅仅是因为一时冲动,等他们冷静下来再想一想,会万分悔恨。
但是这部小说要讲的,并不是这类人,他是另外一种,是我们生活的局外人。
小说花了一半的篇幅,描述了他的日常生活,谨小慎微地完成工作,参加母亲葬礼时表现得无动于衷,和女友在一起从不爱她只是喜欢她的肉体,帮朋友写威胁信时丝毫不觉得这是在帮助他人犯罪,朋友在家殴打情妇他也不主张报警,他喜欢自己的生活,喜欢去游泳,去餐厅吃饭,他于人无益也无害。
我们可以先想想,如果我们只知道他杀人的事,会怎样面对这种人?你会想书里的人那样吗?
看完这本书我最大的感觉有两点:
一、社会大众对舆论导向的判断力很低。
作为判例法的国家,陪审团制度从某种程度来说,不是为法律公平而设的,而是为人性而设。而人性,又是最不可测的,最容易补利用的。
在这个案件里,每个群体都在消费着默尔索,检察院想起诉成功,媒体想造成轰动,民众想看更多的热闹。
小说里描述初次开庭时的场景,提到一名记者对默尔索说,您知道,我们把您的案子渲染得有点儿过头了。夏天,这是报纸的淡季,只有您的案子与那桩弑父案还有点儿可说的。
在这样的氛围下,所有人审判变成了一场表演。检察官不讨论案情,反而在证明默尔索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他请来了共同参加葬礼的人,证明他连母亲的年龄都不清楚,而且葬礼上连一滴眼泪都没流过,请来了他的女友,证明他在母亲葬礼后的第二天就沉溺于肉欲……
他认为,这人怀着一颗杀人犯的心埋葬了一位母亲,这人的灵魂空无一物!
他说,我们应该看到,此人身上如此巨大的灵魂空洞,正在变成整个社会有可能陷进去的深渊。
他预测,一个在精神心理上杀死了自己母亲的人,与一个谋害了自己父亲的人,都是以同样的罪名自绝于人类社会。在任何意义上来说,前一种罪行是后一种罪行的准备,它以某种方式预示着后一种罪行的发生,并使之合法化。
如果你是陪审团,面对这些事实,面对这番言论,你的立场会是什么?
就像被告的律师所说,这就是这场审讯的形象,所有一切都是真的,但又没有任何东西是真的。一个看上去对人类所有情感无动于衷的人犯下的罪,就应该比一个对人类充满爱的人犯下的同样的罪要更可恶?更罪孽?
二、人可不可以忍受他人的异已生活?
我觉得整本书最精彩的地方在他与神父的对话。在监狱里,默尔索一直拒绝与神父谈话,在宣判死刑后,这位无神论者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与神父交谈。
这场谈话与其说是劝导,不如说是抗争,神父就是整个主流社会的缩影,他有信仰,他怜悯没有信仰的人,他认为人应该皈依上帝,应该为自己的罪孽忏悔,只有在上帝那儿才能得到最后的安宁。他不是一个传教者,他是压迫者,他因为无法理解这个异己的人而愤怒、悲伤、无奈。
而至始至终,默尔索从没有放弃过他的想法,他说,我好像是两手空空,一无所有,但我对自己很有把握,对我所有的一切都有把握,比他有把握得多,对我的生命,对我即将来到的死亡,都有把握。是的,我只有这份把握,但至少我掌握了这个真理,正如这个真理抓住了我一样。我以前有理,现在有理,将来永远有理。
虽然我个人不认为默尔索真的完全明白他选择的生活,正如神父问他,你难道就是这样爱这个世界的吗?他没法做出回答。我觉得,除了极少数圣人能活得很明白,大部分如我们一样的人们,都无法真正了解自己所选择的生活。
值得看多几遍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