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笑林广记》经典读后感10篇

  《笑林广记》是一本由游戏主人著作,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图书,本书定价:2017-8,页数:,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笑林广记》读后感(一):笑一笑,十年少

  笑话,在中国很早就出现了。中国古代典籍,如《孟子》、《韩非子》、《庄子》、《吕氏春秋》、《战国策》、《晏子春秋》中或多或少都有所记载,如众所周知的“五十步笑百步”、“拔苗助长”、“守株待兔”、“狐假虎威”等。专集的笑话书也有很多,如冯梦龙《笑府》丶李卓吾《笑倒》丶石天基《笑得好》等,但集大成者可说非《笑林广记》莫属。

  《笑林广记》分游戏主人编纂版本和程世爵编纂版本两种。游戏主人版,全书分十二部,每部皆有其独特主题。一古艳、二腐流、三术业、四形体、五殊禀、六闺风、七世讳、八僧道、九贪吝、十贫窭、十一讥刺、十二谬误。程世爵版本与游戏主人版中,有很多的笑话都是相同的或类似的。

  笑话来源于生活,是生活的反照。它以或嘲讽、或影射、或夸张的讲述等各种不同的方式,反映了不同的时期、不同的生活背景下,人们的生活状态和社会弊端。这些作品抓住了生活中一些丑恶现象的本质,深入揭露,一针见血。刻画人物大多用夸张手法,文字简炼生动,语言锋利,风趣幽默,结构精巧,具有很强的喜剧效果,例如卷一古艳部的《糊涂》云:

一青盲人涉讼,自诉眼瞎。 官曰:“你明明一双清白眼,如何诈瞎?” 答曰:“老爷看小人是清白的,小人看老爷却是糊涂得紧。”

  这是就事设喻、骂得非常巧妙,令读者笑后思之有味。除了嘲讽影射,笑话的另一个侧面便是试图全面显示平民的日常生活。例如卷六闺风部的《藏年》云:

一人娶一老妻,坐床时,见面多皱纹,因问曰:“汝有多少年纪?” 妇曰:“四十五六。” 夫曰:“婚书上写三十八岁,依我看来还不止四十五六,可实对我说。” 曰:“实五十四岁矣。” 夫再三诘之,只以前言对。上床后更不过,心乃巧生一计,曰:“我要起来盖盐瓮,不然被老鼠吃去矣。” 妇曰:“倒好笑,我活了六十八岁,并不闻老鼠会偷盐吃。”

  俗话说,“笑一笑,十年少”。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这本《笑林广记》,以清乾隆四十六年金阊书业堂梓行本为底本,精校精编,将游戏主人版与程世爵版合二为一,给我们呈现了一席原汁原味的笑话盛宴。在紧张繁忙的工作之余,我们随手拿起读上一两篇,让生活多一份欢笑,少一份烦恼!

  《笑林广记》读后感(二):啼笑皆非,发人深省

  《笑林广记》虽听说已久,但这是第一次有幸目睹了其作为古代笑话集大成者的风采!作为我国笑话宝库中的旷世奇宝,这本书文字犀利风趣、诙谐幽默、简炼生动、妙趣横生;段子通俗易懂、构思精巧、夸张生动、栩栩如生,全文充满了喜剧色彩,也尽显世态炎凉。本书中所涉及的笑话题材广泛,扣紧社会脉动,颇能反映世情,具有振聋发聩的认识价值,值得玩味。而其中对世态人情的描摹和悖谬言行的讥讽,更值得我们细细品味。

  游戏主人之笑林广记

  游戏主人,这个名字很特别,查阅了一下,才知道它可能是一批文人的代名。这部分的笑话涉及范围比较广,分了十二卷,分别是:古艳部、腐流部、术业部、形体部、殊禀部、闺风部、世讳部、僧道部、贪吝部、贫窭部、讥讽部和谬误部。此分门别类颇有意思,里面的笑话或关于生活,或关于官场,或关于人情,或关于人性,面面俱到,挑战你的视觉,波动你的大脑,给你送上一款有营养价值的笑料,颇具味道。

  例如,《古艳部》里有个笑话:一富翁含银于口,误吞入,肚甚痛,延医治之。医曰:“不难,先买纸牌一副,烧灰咽之,再用艾丸炙脐,其银自出。”翁询其故,医曰:“外面用火烧,里面有强盗打劫,哪怕你的银子不出来。”这样的笑话,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对某些社会现象一针见血的揭露,颇有嘲讽的意味。

  程世爵之笑林广记

  程世爵,乃我们苏州人士也,他所写的本书后半部分的笑林广记,文笔比较潇洒,也更加直白,虽然不乏很多荤段子,但是确实也是当时民风民情最真实的写照。

  其中那篇《捉鬼》是我比较欣赏的一则故事,大致意思是说:钟馗到人间抓鬼,冒失鬼上前夺剑,伶俐鬼搬腿抽腰,讨贱鬼抽靴摘帽,下作鬼解带脱袍,无二鬼掀须掠眉,穷命鬼窃剑偷刀,淘气鬼抠鼻捥眼,酿脸鬼唠里唠叨,醉鬼跌倒身上,色鬼双手抱住。钟馗正在为难。忽见一胖大和尚,将钟馗扶起,说:伏魔将军为何这样狼狈?钟馗说出来龙去脉,和尚上前张巨口将鬼们全吞入腹中,钟馗大惊。和尚说:你不知道,这等孽鬼,世上最多,也和他论不得道理,讲不得人情,只用大肚皮装了就是了。看似不好笑,确是很有道理的一段话,对于恶势力,我们就是要有胖和尚一样的胸襟和果敢。

  我们喜欢听笑话,也乐于讲笑话,所谓笑话无非就是篇幅短小精悍,故事情节简单巧妙,结果出人意料,给人突然之间笑神来了的奇妙感觉,取得笑的艺术效果。笑话大多揭示生活中乖谬的现象,具有讽刺性和娱乐性。看《笑林广记》,既能感受当时的风土人情,又能欣赏古文的文字魅力,同时还能从这些笑话中提炼出人生道理和做人方法,正所谓啼笑皆非,发人深省。

  《笑林广记》读后感(三):古人怎么看同性恋?初窥明清“龙阳”笑话

  笑话和喜剧中的那些笑料一直是我所关注的一个门类,因为笑话和笑料中往往隐藏着它们成型时代的某些特质——笑话所发生的人群往往指示出当时社会的人群特制,那些在笑话中被嘲笑的往往是在社会中拥有地位者或既得利益者,他们来自市井却在某种意义上远离市井,于是留给市井不同的想象,当然也包括被嘲讽的那一面;笑话中的行为则或多或少展现着当时的社会价值取向,从这些行为的选取中可以一窥当时社会所关注的热点以及市井对于该热点的价值判断。

  因此,我读《笑林广记》并将其中的某些笑话摘录出来,不仅是为各位猎奇提供了较为充足的文本参考,同时也希望能让各位在对这些高能笑话的猎奇和捧腹一笑中,感受到笑话背后的社会风气,毕竟,笑话,特别是被辑录成书的笑话所关注和展示的往往是当时社会热点所在。比如,我今天要讲的中国明、清时期的“龙阳”笑话,除了是当时的社会热点,在几百年后的今天依然爆点十足。

  所谓“龙阳”,即龙阳之好,从古至今被沿用于指代男子间的同性恋。龙阳之好典故出自《战国策·魏策》中魏王与龙阳君之情的记载,大意是说魏王和龙阳君是同性恋,同床共枕,魏王为了龙阳君可以做任何事,甚至为了断龙阳君对失宠的恐惧而下令全国不准提及美人,违禁者满门抄斩。龙阳之好的典故证明同性恋在中国古代不仅有一定的记载,还有较大的影响力,而这种记载和影响力在明清时代的小说和笑话中体现得更为突出。

  明清笑话集传世者甚多,我手上就有《古今笑史》、《广笑府》、《解愠编》、《笑典》、《笑得好》、《十二笑》等九种。但若论明清笑话的集大成者,无疑是署名游戏主人编的《笑林广记》。游戏主人非一人,而是清朝的一帮文人,他们从明清两代如《广笑府》、《笑倒》、《笑得好》等著名笑话集中搜集出其中精品并将其收录进《笑林广记》。因为是搜集,《笑林广记》中的笑话尺度更大,在建国之后的几次出版中屡有删减,直至互联网时代方得全貌(一种讽刺)。所以,可以说,看了《笑林广记》的笑话,也就看了明清重口味笑话的精品。

  现在,请各位深呼吸,和我一起进入《笑林广记》的龙阳世界。

  (一)撒精

  一人患去病,医曰:“必须用少男之精,配药服之,方可还原。”乃令人持器往觅。途遇一美童,告以故。童令以器置地,遂解裤,向臀后撒之。求者曰:“精出在前,为何取之以后?”童曰:“你不知,出处不如聚处。”

  (二)龙阳娶

  一龙阳新娶,才上床,即攀妇臀欲干。妇曰:“差了。”答曰:“我从小学来的,如何得差?”妇曰:“我从小学来,却不是这等的,如何不差?”

  (三)挤进

  一少年落夜船,有人挨至身边,将阳物插入臀窟内。少年骇问:“为何?”答云:“人多,挤了进去。”又问:“为何只管动?”答曰:“这却是我不是,在此擦痒哩。”

  (四)臀凑

  一龙阳新婚之夜,以臀凑其妻。妻摸之,讶曰:“你如何没有的?”龙阳亦摸其妻,讶曰:“你如何也没有的?”

  (五)天报

  老僧往后园出恭,误被笋尖搠入臀眼,乃唤疼不止。小沙弥见之。合掌云:“阿弥陀佛,天报。”

  (六)开荤

  师父夜谓沙弥曰:“今宵可干一素了。”沙弥曰:“何为素了?”僧曰:“不用唾者是也。”已而沙弥痛甚,叫曰:“师父,熬不得,快些开了荤罢。”

  (七)倒做龟

  龙阳毕姻后,日就外宿。妻走母家,诉曰:“我不愿随他了。”母惊问故,答曰:“我是好人家儿女,为甚么倒去与他做乌龟。”

  (八)游方

  头虱为足虱邀饮,值其人行房事,致被阻,观望久之方到。问:“何来迟?”曰:“不要说起。行至黑松林,遇一和尚甚奇,初时软弱郎当,有似怯病和尚﹔已而昂藏坚挺,竟似少林和尚﹔及其出入不休,好像当家和尚﹔忽然呕吐垂首,又像中酒和尚。”下虱曰:“究竟是甚和尚?”曰:“临了背着袱包就走,还是个游方和尚。”

  (九)上下光

  师号光明,徒号明光。客问:“贤师徒法号,如何分别?”徒答曰:“上头光是家师,下头光即是小僧。”

  待我一笑,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几句。

  以上九篇笑话最有意思的共同点在于除了对和尚的讽刺之外,有关龙阳(男子同性恋)的嘲讽并不是嘲讽龙阳之好本身。其中有的将龙阳之好放入对其充满误会的社会环境中以这种理解的错位而产生笑点,如《倒做龟》、《臀凑》,这种嘲讽虽然有关龙阳却不针对龙阳本身。有的则像《天报》、《上下光》这样的和尚龙阳荤段子,虽对龙阳之事有所嘲讽,却从人类的根本欲望上承认了龙阳之好的存在和其意义。也就是说,在我国明清时期,即使男子同性恋依然被用作笑话的素材,但当时对其的讽刺手法更多建立在同性恋者与异性恋者的误解之上。

  因此,至少在明清,古人们知道同性恋者或许没有问题,而有问题的是同性恋者所处的那个充满误解的环境。

  现在呢?

  《笑林广记》读后感(四):《笑林广记》:谈笑间洞窥中国人的心灵密码

  《笑林广记》:谈笑间洞窥中国人的心灵密码

  过去家里有一本王利器编辑的《历代笑话集》,是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我挺喜欢看的,虽然不是所有的文字都能看得懂,但那种古朴的装饰、典雅的字体还有它的浓密的排版,都让全书弥漫着一股古色古香、扎实有力的感觉。只是后来发现,它是一个选本,删节量太大,之后一直抱着一个心思,希望能够一窥全豹,但似乎并没有在市场上发现有其中的单集专门出版。

  这一次,看到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笑林广记》,顿时觉得机不可失,必须补上通读一篇中国古代笑话经典的一课。这本书收有署名“游戏主人”与程世爵两人编撰的两本名字相同的笑话专著,它的好处,是应该把全本都照收不误了。再回过头来看一看王利器编辑的那本“笑话”选本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删节量,实在是因为,当面对全部的原文时,发现其中有很多的黄色笑话。可想而知,在那个连“三言”、“两拍”都要动刀砍删的年代,这些黄色笑话自然难以面世,而现在看来,恰恰是这些黄色笑话,可以让我们洞见中国人的人情世故与心灵密码。

  黄色笑话依然是今天网络时代流行的一种主打品种。段子手们的智慧,总是在涉及到黄色笑话的时候,会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而中国的餐桌文化,也有极大一部分的热闹,也被黄色笑话袭夺了地盘。我们想象一下,如果今天没有黄色文化对我们的渗透,可能网络不欢,吃饭不乐,生而无趣。

  当然,我并不是说黄色文化是我们生活中的不可或缺的一个品种。鲁迅说过,肚脐上下三公分的地方,是中国人想象力最发达的地方。这是什么原因?我想,通过性,能够窥见一个社会的生存要旨,而黄色笑话,正是具备了这样的功能。

  《笑林广记》中涉及到直指床上男女之事的笑话,其赤裸直接的程度,简直应该列入扫黄文学的范畴。但是,就在那么寥寥几行涉及到黄色的笑话,却透露出中国社会中的男女关系的真实状态,这实在是出乎人们意料的。

  从这个意义上讲,《笑林广记》这样的笑话集,如果连它的不登入大雅之堂的黄色笑话,都能够管窥社会的面貌,那么,这些文字中的其它类的讽喻作品,我们更是能够从中把握到一个社会的脉动所在。

  那么,从《笑林广记》中能够看到什么?

  首先,讽刺官。中国人对官没有什么好感,从笑话里就可以看出来。不管中国人曾经为“官”冠以“父母”、“公仆”等称谓,但“官”很难称得上一个好东西。古往今来,对“官”的辛辣讽刺,可以说历久弥新,源远流长。《笑林广记》对官的讽刺可以称得上是全方位的。

  “官”的中国梦,就是“升官”。 《笑林广记》里第一篇,就对“官”的梦,进行了恶俗的抨击。一个官升职了,问妻子,他的阳物是否也大了。妻子对曰:你升了官职,官夫人也同步升级,你大了,我的也大了。

  中国的“官”本位,实在是浸到血脉里的。《笑林广记》里的第二篇,就写了两个官在那里比拼官职,很有社会内涵。曾经在春节晚会上,黄宏演的一个小品《打扑克》,与此笑话有异曲同工之妙,可见,古今笑话,在讽喻现实上,都有着相似的出发点与落脚点。

  “官”的最大特点是“贪”,所以笑话里讽刺“贪”的比比皆是。第四篇《贪官》中,虽然标题注明的是贪官,但里面描写的人物,却没有一个官,但却以“平行对应”的方式,隐喻了“贪官”之“贪”的特色:

  “有农夫种茄不活,求计于老圃。老圃曰:此不难,每茄树下埋钱一文即活。”问其何故,答曰:“有钱者生,无钱者死。”

  这一篇的最后一句,可以说道明了“贪官”的本性特征——“有钱能使鬼推磨。”但这一章中,却偏偏不提一个“官”字,而是通过生活中的农夫的对话来折射出贪官的特征,可以说,这一则笑话里,正可看见笑话制造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就是“平行对应的隐喻”。

  关于“平行对应的隐喻”,我觉得相当于修辞手法中的“比喻”。我们都知道,比喻分喻体与喻像,实际上是两个不同的系统里的东西的平行对应,比如说“月亮像小船”,月亮与小船分属于两个不同的体系之中,但一个比喻拉扯上了两者的关系。

  同样,笑话中有一个很强大的特点,与比喻比较相似,就是笑话中,分成两套体系,当这两套体系,被拉扯到一起的时候,便因为它们之间的巨大的反差,就像“比喻”的反差一样,而产生强烈的“笑果”。就像上面引述的那个第四则笑话一样,它的笑话本体,说的是茄子树下埋钱,得出了“有钱者生,无钱者死”的植物学的歪理,但这套歪理,平行地对应到“官”的职业操守中之后,便成了“真理”。

  我们不妨看看古代笑话中,“平行对应的隐喻”笑话模式是如何运作的。

  在《腹内全无》一则著名的笑话中,一秀才考试在即,紧张成分,怀孕的妻子劝他,秀才说还是生孩子容易一些,因为“你是有在肚里的,我是没在肚里的。”(P32)

  其实在这个笑话里,两个相对应的“肚”是完全的不同体系里的“意象”,秀才的肚里,是指肚里的文水,而妻子的肚里,是指肚子中的孩子,这两个不同体系里的毫无共同点的“象”,被平行对应地拉扯到一起,产生了一种极大的荒诞的反差。

  除了讽刺官,中国笑话里,还喜欢讽刺三教九流。“酸儒、秃驴、臭道士”是最觉见的笑话素材。而在医生的讽刺里,也可以看见当时社会的医学条件现状,从《笑林广记》里的讽刺医生医死人的笑话中,可以明白,中国古代社会的保健水平实在不敢恭维,现在电视上随处可见的繁华盛世只不过是远离现实的造梦而已。

  笑话里的那些大量涉黄的笑话,更能看到当时的社会现实与人情世态。比如笑话中,大量将讽刺的矛头对准了一夫多妻制度,虽然用了围绕脐下三寸的下作手段,但还是折射出旧式社会里老夫少妻、一夫多妾所带来的社会不公、房事不谐的尴尬状况。

  在封建礼教大行其道的古代社会,世俗社会反映在笑话中,折射出的却是民间社会可能并不是如社会倡导的如此教条与刻板。在《笑林广记》中,有很大笑话,可以说是厚颜无耻地公然赞美性爱之美,如《问嫂》一节中,一个小姑娘出嫁前夕,问道她的嫂子,结婚快乐吗?嫂子一本正经地说:“有什么快乐?只为周公之礼,制定夫妇耳。”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当然,也可能嫂子害羞,假作正经。后来小姑娘出嫁后,回来看到嫂嫂,即笑骂道:“好个说谎精。”(P125)寥寥数笔,就把经历爱风情雨的小姑娘的欢乐情怀,描写得栩栩如生,而反面讽刺的无疑是那些冠冕堂皇的虚伪道德。一篇小笑话中,包容了相当丰富的社会信息,传导出作者几乎用得着“诲淫诲盗”的包藏祸心,往大里说,就是一篇个性解放的宣言书,青春之爱的教唆词。

  最简单地说,在笑话中,还保留了大量的中国旧有社会的风俗传统,比如在《过桥嚏》中,一人在城里打了无数喷嚏,妻子说:“皆我在家想你之故。”(P87),寥寥数笔,就可以看出,国人现今仍作调侃之语有着深厚的中国文化积淀。

  在黄色笑话中,我们同样可以看到“平行对应的隐喻”的广泛应用。可以说,黄色笑话,基本就是把肉体的本体拉扯到其它的喻体,从而由这之间的庄谐落差产生搞笑效果。正像莫言曾经说过的,中国乡村社会里,是凡能够联系到两性关系的“硬”、“棍”等等字眼,均是制造黄色笑话的组件。

  在《黉门》一则笑话中,三个秀才与一妓女共饮,三秀才各自介绍自己擅长研究“诗经”、“书经”,当问到妓女时,妓女说:妾以月经。

  笑话虽然不堪入目,但毫无疑问,它颇符合“平行对应的隐喻”。在这里,把学术的“经”与身体上“经”平行对应地拉扯到一起,产生一种恶谑趣味,收获了应得的搞笑效果。

  在这里可以看出,“平行对应的隐喻”是笑话的一个重要特点。这一规律,几乎涵盖了一半的笑话规律。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笑话,都符合这一规律。那么,我们不得不追问一下,还有那些剩下的笑话是通过什么原理构建的?

  一般书中都会说,笑话采取的手法有“夸张”、“包袱”等等,但这些东西,不一定都属于笑话。“夸张”用于诗歌,也能如鱼得水,“包袱”在欧亨利小说中也频繁出现,也不能说是笑话的杀手锏。我觉得,在“平行对应的隐喻”之外,笑话的另一个规律是“逻辑推理推导出的笑果。”

  这里还分成三个方面,一个是推理出“愚蠢”的结果,另一个是推理出“聪明”的结果。还有一个是让读者自行推理出“搞笑”的结果,这里体现了笑话的隐讳的原则。

  推理出“愚蠢”,就是典型的讽刺“愚蠢”。比如,在《训子》一则中,父亲请来老师教儿子识字,教了“一二三”之后,儿子无师自通,将“万”字划了一万横,这里实际上是一种“愚蠢”的推理。儿子根据“一二三”的构成规律,推导出“万”的构成方法,最后是贻笑大方,是中国的一个比较著名的笑话。另外,像咸蛋是咸鸭子生的,也是这种“愚蠢”推理所达到的“笑果”。

  这种推理方面的愚蠢,再看一例——《七月儿》:有怀孕七个月即产一儿者,其夫恐养不大,遇人即问。一日,与友谈及此事,友曰:“这个月无妨,我家祖亦是七个月出世的。”其人错愕问曰:“若是这等说,令祖后来毕竟养得大否?”(P133)

  这个笑话的可笑之处,也属于“推理范畴”,只是这个人不肯推理,无所作为,反衬着他不懂推理的“愚蠢”。

  但有时候,推理时,过度阐释,或者叫过度聪明,也会推导出一些匪夷所思的结论,也能产生源于反差的强烈“笑果”。比如《待诏》:一待诏初学剃头,每刀伤一处,则以一指掩之。已而伤多,不胜其掩,乃曰:“原来剃头甚难,须得千手观音来才好。”这里体现了“笑话”的夸张成分,但本质上还是这个剃头匠按照他的过度“聪明”的推理,论证出理发的关键是需要“止血的手”,这种走上邪路的过度聪明,却掩盖了他不从根本上寻找对策的“愚蠢”。

  我们再来看看让读者推导出的笑果。如《雷击》:有客外者,见故乡人至,问:“家乡有甚新闻?”曰:“某日一个霹雳,打死十余人,都是扒灰老。”其人惊问道:“家父可无恙乎?”答曰:“令尊倒幸免,令祖在数内,一同归天了。”(P141)

  这个笑话里,先提出一个公理,即“扒灰者被雷击”,然后,公布答案,由读者根据三段论得出结论,读者通过自己的分析,似乎窥破了这家人的秘密,从而产生会心的微笑。这也是笑话与幽默里的一个种类庞大的品种。

  本人对笑话没有研究,只是在阅读《笑林广记》时作出的一点笔记。笑话与推理,可能是我们阅读时最喜欢的两个品种了,它们都有着强烈的吸引人的特点,又具有描摹社会的强大功能,虽然在文学作品里地位不高,但它的创作也并不容易。而这种文学作品都显然有着某种规律性的东西,多探讨一下它们的规律,可能有助于我们更好地鉴赏这类作品,更好地理解它们。

  《笑林广记》读后感(五):关于笑话,你读懂了吗?

  关于笑话,一般人都会想到笑话大全之类的书。但有一本书是这些笑话的祖宗,它就是《笑林广记》,里面很多笑话是宋代就开始流传,清代形成完善的刻本。到至今它依然深受大家喜爱。《笑林广记》可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笑话集,语言风趣,文字简练隽秀,表现手法也十分成熟。

  作者“游戏主人”编成,这名字听上去就很中二吧!但其实,游戏主人并不是指一个人,而是清代的一批文人。

  此书分十二部,每部皆有其独特主题。

  而这种分类的方式并非绝对的,只是为了整理并将搜集到的资料加以归类罢了。

  【古艳部】从命名上看,其内容应该是集中在色艳房事上的,但读了之后发现并不完全是这样,【古艳部】中还提及了同学比职,夫妻争辩,贫民扰官,治安队夜巡等事件。

  百度百科中在【古艳】后又缀上‘官职科名’四字,就我手中的节本看,这个后缀言如其实。节本中提及的多是与读书人有关的事情,全本中提到的与男女之事有关的内容基本被删掉了。

  在全本中,有关男女之事的部分不仅在【古艳部】中有,在其他的分部中同样存在。即是说这十二卷的分类并不严谨。本书就是一本笑话集,在严谨上并不追求。

  【闺风部】这一卷中多是发生在家庭中的趣事,因为妇女在旧时社会角色的缺失,这里无法细分罗列。对于女性在社会中的安排,只能在家庭内部才有其身份地位,比如,妻妾、姐妹、姑婆、姨娘 、妯娌…而这些身份都是依附于婚姻依附于男性才得以存在的。

  【世讳部】中提及的人在旧时多是不入流,档次低下的,正如卷名【世讳】,该卷主要通过帮闲、奉承、娼优等下流社会中的人物来讲述笑话。此外还提到鬼怪神灵,鸟兽昆虫,甚至连人体器官都开口说话了。在【术业部】中提到的冥王、鬼卒、冤鬼,本是借以讽刺庸医害人,【腐流部】又提到神、玉帝,但【世讳部】中这些有关超现实的东西的信息就变得密集起来。

  笑话从来不会反映“真实生活百态”,它反映的是某一时代某一地区某阶层人的“真实思想状态”,具体一点,就是他们认为“什么是可笑的”。而笑林广记则正好符合这则要求。

  比如,县官在上面审问犯人,某差役不小心放了一屁,县官问:何人吵闹公堂,抓上来?差役包了一包屎上去,说:禀大人,正犯已逃,拿得家属在此。

  古代的县官和差役不可能干出这种事来 的。正因如此,它才是笑话。

  《笑林广记》读后感(六):问题产生的笑话

  笑话是讲究笑点的,没有什么笑话是能够每个字都引人发笑,也不会像真人小品一样用浮夸的表演就能逗笑观众,笑话是一门十分考究作者功底的艺术。这本《笑林广记》影响了几代人,可以用经久不衰来形容,被本书所影响逗乐过的人数不胜数,其中还包括很多历史名人。这本书的作者是名为游戏主人的一批清代文人。

  当看过这本书之后就会发现,笑话是不分古今的,真正好笑的点也永远都不会过时。这本书并不像现代笑话那样高深,没有那种为了逗乐少数人而埋下的梗,因为这种笑话并不是创作者本身的才能,而是梗有意思。如今原创成了一件很难的事,因为资源肯定是越用越少,但是文字的魅力就在于可以随意搭配,简单的没了困难的依然存在。这本书就像是笑话的基础,以它为骨架甚至能改出很多与现代相关的笑话。

  真正有意思的笑话大都贴近生活,我们身边每天都发生着趣事,只不过每天的忙碌使我们多少会具有一些负能量。我们会发现身边总有些幽默的人,仿佛和他在一起一直是开心的、充满正能量的,这就是因为他能够发现生活中有趣的点,并把它表达出来,其实笑话都是来源于生活的。这本书还有一个难能可贵之处就在于这是未删减足本,很多则笑话都有点羞羞的,相信很多版本都给删去了。

  很多笑话也是建立在调侃之上的,一些不正当的社会风气和众所周知却一直延续下来的问题本身就是个笑话,所以说笑话不是哈哈一笑而已,更多的是反映社会中现实的问题。这本书中反映的不仅是清代时的问题,也有很多延续下来的问题,在很多方面上我们应该严肃起来,笑归笑,但绝对不要让外人去笑。然而在书中记录的那些笑话往往都不那么直接反映这些问题,更多的还是需要读者自行深思。

  这些笑话更像是吐槽,可能很多都是作者看不顺眼时感到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写出来的,更多的是带有讽刺的意味。笑话也是一种极端的叙事方式,很多东西本身不好笑,但是放大几十倍之后就变得好笑了。这就是细节的力量,这种放大式改编手法也一直沿用至今,当然而是最方便的手法之一。生活中处处都存在着问题,问题积攒得多了就成了笑话,老的笑话就让它留在那个年代,新的笑话也会层出不穷,很多问题上还是需要多多走心。

  《笑林广记》读后感(七):来瞧瞧古人怎么讲荤段子

  若论当今最火且最有争议的相声演员是谁?

  自然是头顶桃心的小黑胖子老郭了。

  说起来一直以来有关于他的争议就没断过,偏偏他周围的人一个个也都不消停,每过一段时间不是他去闹心别人,就是别人出来闹心他。

  对于老郭的相声作品,也是存有诸多争议的。他自己是一直声称要恢复传统相声的荣光。其实他也是正在这样做的,许多传统的段子恐怕除了德云社,您在别的地方也听不到。不过就是这传统相声引发了争议,有些人认为它过于粗俗,听起来有些不堪,还有很多的荤段子掺杂在里面。

  这恐怕才是重点。

  我们自小听到的那些在各大电视台以及广播中所听到的相声,其实都应该是经过了改良的相声。是为了新社会新文艺所作出的一种改进。其实真正的传统相声,所面对的听众就是众多的底层人物,受众决定内容。就好比明明人家只能接受下里巴人,你偏偏去弹阳春白雪。大伙儿劳心劳力了一整天,歇着时不久图一轻松乐呵嘛!你整的那么高雅,能有人来听才怪。

  相声其实就是由一段段的笑话串联而成,而《笑林广记》则是中国古代流传最为长久的一部笑话集。这次看的这本作家经典榜的版本,据说收录了足足1138则经典笑话,并且还是足本未删减的。

  看来以前所见到的的版本应该都是洁本,那么这全本又有何不同呢?

  看过之后就一个感觉。

  污!真污!简直太污了!

  全书共有一千多则笑话,好似一桌地主老财家摆的酒宴,那是荤的也有,素的也在,当然荤素搭配的也不少,不过整体看来还是偏荤一些。或许我这人平时就口淡,虽然已经已婚生娃多年,可在看这些笑话时还是不免有些小脸红。

  或许我真的是有些矫情玻璃心,所以在我的这篇评论中就不把那些段子粘上来做列举了,反正我看之前很多写评的书友也都引入过了。

  若是单看荤笑话,相信这本古代笑话集应该也不会流传太久的。其实许多令人发笑的段子背后所透露的,是对市井、官场以及人间百态的各种展现与讥讽。以讽刺来娱乐大众,其实是也是对看不惯之事的一种小小的反抗,虽然可能不会起到什么直接的作用,但是至少也算小小的吐糟一把,就算是只图大伙儿一乐,也是好的。

  《笑林广记》读后感(八):笑点相通,心领神会

  现今有段子,乃口耳相传之笑点。那古代人就当真这般无趣吗?当然不是,他们的笑话也是堪称经典,就像《笑林广记》中的介绍那样——“让中国人笑了1000年还停不下来的古代经典笑话集“。

  《笑林广记》虽是一部古代小说,但你不必担心看不懂,首先是大部分的半白话语言,很多语法和说法已与当今词汇意思差不了大概,所以很好读懂。

  然后还有一要点,古往今来的笑话或段子,笑点元素基本是一脉相承的,无非是人性私欲里面躲不掉的“酒色财智”,此四样基本就戳中了笑点中最坦诚的原则。

  依据如此分类,《笑林广记》也被做了如此划分,一则以色取乐,调侃闺房夫妻的房事之乐,暗讽各种夫妻之外的不伦关系的勾搭,取笑妻管严的懦弱,嘲笑各人形体颜值的缺损等;一则凭酒入话,迷之解读各种对酒之痴迷,取笑因酒误事之人;一则借财生言,暗讽对达官贵人的曲意逢迎和官场腐败的不正之风,笑话有财之人的滑稽言行,暗喻财主等剥削过甚的不当行为等;一则拿智作笑,讥讽本家行当不精的工匠人,取笑智商不足的大傻子或脑子不灵活的二愣子等。

  《笑林广记》中虽是笑点,却是拿来暗讽当时社会风气的不正之态,或为道德所不容的人际行为,或许可以理解为它就是古代的“段子“。段子的来源自然离不开当时社会存在,比如”曲意逢迎“,在腐流部或殊稟部有可见;比如”扒灰“或”偷情“,这一隐晦的公媳相勾的乱伦关系,在古艳部或者闺风部可见;比如”嫖妓“等,皆在世讳部有记载。

  那天和同事聊天时,便用到了其中一个色篇的笑话,主角乃是“隔壁老王”,就是现代我们说的段子里的“隔壁老王。“此老王”和“彼老王”意思一致,皆是跳墙觊觎美色之人。开场白是这样的“我才知道原来隔壁老王并不是个现代杜撰的段子话,原来是古人早就创造的词汇“,接着便简述了“老王“这个古版的段子,惹得同事一阵赞叹。

  从这个例子中,可以看出什么呢?为什么我会记住这个段子或笑话,因为关键的一点——”精简但不失笑点”,段子必须是简单好记的,方便人们口口相传;同时尽量一个段子集中在一个元素或核心上,因为笑点不可妄图多,乃是图之深切也。

  《笑林广记》中的笑话就很好地贯穿这一点,虽然有些长篇故事也很好笑,但论好记和好读方面,自然是短篇更得人心。笑话自然是要记住逗笑别人的,所以简短好记堪称是必须的特点了。

  如此古典的笑话,要是你能引经据典和现代段子相结合,一定能够收获不少迷之崇拜。哈哈,这个要点,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笑林广记》读后感(九):来自清代的笑话

  文:薇薇爱阅读 第一次听到笑林广记是高二语文课本上有提到过这本书的名字, 对于名字不甚了解。 高中时代语文课本上出现才好看的、有名的书的名字很多。 虽然课业繁重,语文课还算是那个时候比较轻松的一个科目了, 以至于之后的多年虽然专业课也没有语文这个课了, 但是时常在买书或者借书的时候,看到那个时候提到过的书,还是忍不住拿起来看看, 不错是书籍买回家、借回来仔细的翻翻,凭着那时的记忆,还是寻得了不少的好书。 这本书也是一次无意中看到的, 收到之后看了书的介绍, 仿佛以前的佚名一样, 这本书的作者游戏主人,如今也不可考了, 不清楚是一位作者的名字,还是多位作者的一个统称。 《笑林广记》全书一共十二部,这本书以笑话为主,形式上短小精悍, 有幽默,有夸张,也有讽刺,文章篇幅不多,书的后半部分是有清代光绪年间的程世爵,风格比较接近白话,比较通俗易懂。 比如,进士第这则笑话里的内容 一介弟横行于乡怨家骂曰:“兄登黄甲,与汝何干,而豪横若此?” 答曰“你不见匾额上面写着进士及第(弟)么? ” 收集这些笑话的人也是经过筛选进入了这本合集, 文字偏少,也比较符合笑话的风格, 读者可能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就有身边的人讲过这些笑话, 同时也有着不少的人看到好笑的事情讲给周围的人, 日常生活中的这些常见的笑话整合起来,最终成为了这本书中的笑话。

  《笑林广记》读后感(十):雅俗共赏谈古谑

  笑话,是从古至今一直延续存在的一种文体。说是文体,似乎标准文体里没有这种划分,但若说生命力,却没有哪种题材有笑话这样影响之广,深入市井之深。

  之所以不是一种标准文体,有一个挺重要的原因,是笑话的创作来源。同其它文体的作者主动创作不同,笑话一般都是来自于民间,传播渠道是口口相传。你很难说某个笑话是哪个人创作,大家只是知道,谁谁哪天说了一个什么笑话,但那个笑话,多半也都是听来的。

  在商业界有一句名言,顾客用脚来投票。参照此理,可以说民众会用嘴来为笑话投票,被相互讲来最多的那个笑话,肯定是很有意思地一个。

  就这样相互传来传去,好多有趣的笑话、故事,如珍珠般散落在民间,而且相互传说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有心的人,便会专心搜集。在清朝,有这么一群人,对笑话有同好,很有志同道合之心,要把这些散乱的珍珠收集起来。他们还真的把这件事情做成了,合成一个笑话集,命名为《笑林广记》,这群人合作命名为“游戏主人”。

  笑话来源于民间,也就紧密贴合日常生活。从古代的笑话覆盖的内容,我们大体就可以看出古人的生活圈子。这本《笑林广记》,分成了十二卷。内容有官场、工商、农夫、闺阁,甚至僧道、乞丐,可谓五花八门。让大家可以充分全方位的体会先民们的生活气息。

  作为官场笑话,历朝历代,乃至今天,都是必不可少。虽说每个饭馆、茶馆的墙壁上,都写着“勿谈国事”,但阶级差别,使得对官员的谈笑,成为市井的必须。当然,也有官员们的自嘲。奇的是,官员笑话一卷的名字,却是“古艳部”,不知其所以然,令人遐想。

  此外,腐流部,这名字,也不是让人太明白。翻开看看,才发现是酸秀才们的事,不禁让人失笑。古代的秀才,为了科考,常常会耗尽毕生精力。可谓艰难,也自然就要去排遣。同时又和百姓相隔阂,有“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之称谓,自然也就谈笑甚多。

  其他的,如僧侣的不洁、闺阁的俗娶、市井的胡闹、形体的缺漏,都会成为古人打趣的题材。有些现在看来,似乎难以接受,有些现在看来,依然有其乐处。

  有些人会用雅俗来区分,似乎这些笑话,以俗居多。但雅也好、俗也罢,这就是真实生活,就像后世的人看我们,依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