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观后感10篇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是一部由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执导,巴比·艾哈迈德·波 / 艾哈迈德·艾哈迈德·波 / 科达·巴和·迪范主演的一部剧情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观后感(一):眼神

  很平实、很缓慢的电影

  感动于小男孩执著、天真的眼神

  和只属于孩子的 坚定的承诺

  反之 却看到了大人的冷漠 视而不见 欺骗

  想起自己小时候的那些纯真的回忆

  回归童真的宁静 简单中打动心灵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观后感(二):小男孩的执着,老木匠的忧伤

  老人与孩子始终是阿巴斯最关注的,

  这样地对比着,是时间的历练与沧桑……

  常常,孩子已经老了,

  而老人却还满是孩子气,

  回望与憧憬,

  如此地交融与碰撞……

  因而,让我们惊讶的是:

  孩子真正的最好朋友其实是老人,

  而老人同样如此。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观后感(三):看《何处是我朋友的家》

  孩子的世界与大人的世界是那样的不同,孩子眼里天大的事,在大人眼里却可以完全忽略不计;大人吓唬孩子的话,孩子却全当了真。由此,让我想来,大人对孩子管教太严了,会让孩子十分胆小的。片子里的村庄是落后而贫困的,但民风却是纯朴的,剧情也质朴逼真。很喜欢这样原生态的电影。本片获89年卢卡诺影展青铜豹奖、89年坎城影展艺术电影奖。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观后感(四):一个善良的小朋友

  阿穆德是一个很善良的小朋友,但是他爷爷的教育方式,我怀疑。教育孩子懂规矩和知分寸是要每四天打一次吗?还有那位独居爷爷实在太孤独了,向一个小朋友讲他的创造的门和窗,向小朋友问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坐在城市……然后又自己回答在城市找不到故乡的感觉。最后一幕,阿穆德把同桌的作业写好,老师签名的,镜头出现了爷爷叫夹在作业本的花花……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观后感(五):一首生活的诗

  雷吒忘带作业本经常被老师责骂,有一天同桌阿玛又拿错作业本,于是阿玛克服重重困难要把作业本送还小伙伴。阿巴斯最擅长还原生活的本色,夜幕下的伊朗村寨也被拍到极美。这部片子是伊朗一长串的“一件小事”风格的电影中的第一部,它的成功预示着后来《风中飘絮》,《小鞋子》,《水缸》等影片的出现,伊朗导演们从此吹响了电影即生活的审美号角。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观后感(六):一束花

  孩子围绕蓝车 友情在此

  本子 我会害死我的朋友

  跑向曲折大树的地方 人生就像这道路永无止境

  零用钱会忘但打不会 你也叫内玛扎德吗?

  被门挡住的脸目光只透每个打开门的人

  那都是一张张恶魔的心

  跟着高大背影走向光明

  铁门一辈子也不用坏 我们有一辈子吗?

  把本子藏起藏进去的是善良的心

  愿神保佑你 小花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观后感(七):何处是我朋友的家

  8.5分。非常小的故事,。

  对应题目表现寻找的过程在阿巴斯其它的电影也有,主角在路上奔奔跑会不自觉联系橄榄树下的情人那一段经过树林的追逐。道阻且长,但是阿默德一直在奔跑,因为如果朋友没有作业本会被开除。

  影片里大人们的语言大声自说自话,命令指责自视权威,完全没人理会孩子的呼声,阿默德声音如蚊蚋,没有人倾听。这些东西会让人有很大的情绪共鸣。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观后感(八):男孩儿的执着衬托着成年人的冷漠、愚昧

  1. 是不是7、8岁的小男孩就是这样的独立处理事情的能力啊,其实什么都说不清楚,没有能力应付变化,但就是一根筋的执着、朴实。

  2. 但开始或者是这个过程中他接触到的所有成年人,无论是父母、爷爷还是村里的陌生人,都那么简单、直接、愚钝,处理事情的水平跟小男孩儿差不了多少,非常冷漠、粗暴、不热情,不分析上下文,不文具体情景,不把问话放到更大的框架中,看得我都不得不人种歧视了。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观后感(九):哪里是朋友的家

  你将走到小径的尽头

  那里显现出一个少年

  你转向孤独的花

  在孤独之花的两步远的地方,你停下

  泉眼喷出大地的神话

  你看到一个孩子栖息在细长的松树上

  渴望着占有阳光巢穴里的幼卵

  而你问他

  哪里是朋友的家

  摘自《特写——阿巴斯和他的电影》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观后感(十):朴实中折射出人性

  这是阿巴斯一部比较经典的电影,表面上只是一个孩子给自己同学送作业,但受到家长和别人阻拦的故事,但对照阿巴斯的生平简介就会发现其实他把自己的童年缩影成那个孩子的生活。伊朗人曾饱受战争的洗礼,电影,书籍都比较含蓄,连他们的说话都有一套完整的程序——塔洛夫,所以阿巴斯的电影风格:朴实中折射出人性。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如果把那些劝阻他的人比作门槛,而那个小男孩就(ˇˍˇ) 想~迈过去,想冲破那封锁线。从小细节道出大道理,这就是阿巴斯,一个朴实无华的伊朗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