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O娘的故事》的读后感10篇

  《O娘的故事》是一本由波莉娜·雷阿日著作,远方出版社出版的300图书,本书定价:17.80元,页数:1998年6月第1版,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O娘的故事》读后感(一):不能理解的世界

  故事很短,这几天在休息间隙时看完。觉得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我无法理解的世界。

  算得上是爱情故事吧。但我实在无法理解,那种需要把情人奉献出来随时随地可让别人占有,以证明情人是完全属于自己的逻辑;也无法理解O的无条件顺从,将自己定位为奴隶,并以此感到快乐和骄傲的思维。那种对阴部的铁环和臀部的烙印表现出恐怖神情的,才是普通世界人类的反应吧。

  有人说,这是写给男性最动人的情书,在我看来却是可怖的。难道需要把自己完全奉献,丢弃尊严,失却自我,对践踏和侮辱都甘之如饴,才算得上爱吗?不不,在我的世界里,不是这样的。爱,可以很用力 可以不计较付出但需保有自我,而不是沦为玩物。在爱中可以人卑微到尘埃里,但不意味着等同一个物件,可以被随意处置、丢弃。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是自由的。如果连自己从身体到精神都不能被自己所有,那要这爱做什么呢?

  在那个世界的他们,有他们的快乐和对爱的定义。只是我不能理解。

  《O娘的故事》读后感(二):how colorful!

  电脑上看的文字版,还真能勾起一种欲望。

  网上评论很多,各式各样的分解,其实哪有那么复杂。

  O也不愿意肉体被虐,也害怕也痛苦,对小男友完全是出于彻底的爱和怕失去,所以默认了一切,以便持续他对自己的爱;对老男友呢,带着一种欲望的征服心态,你虐我才表明你爱我,所以赶紧来虐吧。男人对她的心态呢,小男友是渐渐的把她物化了,爱你爱到你是我的,对我绝对的服从,像个物件一样可以随意听遣和别的男人分享,前提也需要不断的哄着爱着导致这种服从;老男友是把她从一个物件变成一个只属于个人的物件,前提是你要承认你本来就是我的,还要进一步争取成为我喜欢的。对O而言,在小男友面前和别的男人xo并露出享受是一种羞辱,而老男友不碰她倒是一种羞辱,虐她倒是一种欲望的满足。

  其实解除魔咒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不爱。像杰奎琳那样,对O还是对小男友都有所保留,一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真正得到的物件也是可以随意丢弃的。

  可怜的O,熟悉手段反客为主也不是目的,关键是要,要有所保留,爱一部分,欲望一部分,利益一部分,还有一部分随时准备着撤。

  《O娘的故事》读后感(三):一篇揭示男女关系的终极故事

  读书也是看缘分,但是从未想过竟然有着如此的缘分,通篇皱着眉头,问着为什么看完。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篇揭示男女关系的终极故事。虽然女权主义者们倡导男女平等多少年,但是在真正的两性关系里,却很难看到所谓的平等。女性总是在“爱”的迷幻下丧失自己,做对方希望自己做的事情,只是为了获得对方更多的爱。而对于男性来讲,除了性的满足,更多的刺激是作为拥有者的掌控和自豪感,所以他们才可以把O随意的转送或者借给各种不同的人。

  最后女性爱的地步取决于自我放逐或者愿意失去自我的程度,而男人则取决于遇到下一个O的替代品的时间和机会。

  多么的悲哀

  所以,姐姐妹妹站起来,做一个女权主义者应该会比较有幸福的保障!

  《O娘的故事》读后感(四):最好 的情书

  虐恋,是个哲学问题,有人说,越强调庄端的的国家越需要虐恋,因为人们要释放压力。

  法国,其实爱情是相对自由,也没有那么强调端庄的,所以,和日本英国的虐恋有本质的不同,不同在于,法国人说,我爱你,为了爱,你看我能失去自己多少,而我看了众多日本A片,中国虐恋的小说里,其实更多的是为了虐,证明自己的存在,我希望被占有,通过被占有的方式证明我占有了你,我存在了,于是,为王为奴其实都虚幻,无论是古代帝王将相和妃子的爱情,还是现代偶像剧高富帅和灰姑娘,多少都有点虐恋的影子在。

  在这部虐恋小说中,最大的超越就是,我不是个求虐而升华的女人,为此证明我拥有了男人和宠爱,更多的,是为了爱,写法上,我认为也的确更多的从男性视角去写,除去必要的性描绘,尽量减少低俗的语言,用名著的范去烘托出一个男性的乐园。

  的确是男性的乐园,每一处,每一个进深,都是男性的渴望,直接,兽性。

  不是那些为了看虐恋找块感的玛丽苏女孩而写的。

  为什么要鞭打,我猜男性最粗鲁的想法就是女性需要收拾,需要统治,不然他们无法放心,愉快。

  为什么要所有孔道都开放,因为男性最要的其实就是直接的泄欲。

  为什么O那么安静,几乎只有描述,不会有异议,这不就是男性世界里最完美的女神。

  这真是一部最好的情书了,处处给男性,尤其是还不足够强大的男性,想象下在O的身边,仅仅靠性别,就能得到几乎所有的,像帝王般的享受,足以自慰。

  但是男性世界的幻想恰恰显示原来他们要的如此简单,看上去有一点猥琐。

  给女性写情书,大概像现在宫,琼瑶,韩剧那种电视剧就够了,怎样写给男性的情书,这是个绝妙的例子。

  《O娘的故事》读后感(五):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O的故事》講的是一位法國女攝影師O小姐。。某天,毫無徵兆地,被她相戀同居兩年的男友“勒內先生”帶到了一個神秘的城堡。。

  在那兒她被脫光了衣服。。被諄諄教誨無數、無數條紛繁複雜的戒律。。

  簡言之。。她要服從。。由內而外。。由靈魂到肉體。。徹底地服從。。

  裝束要跟其他堡內的女性完全一致——

  極緊的、只能勉強遮住乳頭、露出粉紅色乳暈的白麻束身衣。。墨綠色長裙。。不可以穿內褲。。以便隨時隨地撩起。。

  不可以抬眼看任何堡內男性——也就是她們的主人們。。

  也不能抬眼看任何男性僕人。。女人們不是僕人,而是僕人管理下的奴隸。。

  僕人也可以隨意佔有她們,用他喜歡的任意方式。。包括鞭打。。

  每晚固定時間都要被鞭打。。為她們白天犯下的任何小錯誤。。

  O小姐除了被鞭打。。還被擴肛。。因為有堡內男性反映,新來的她後庭過緊,“難以使用”。。

  白天要工作。。沒任何人身自由。。工作過程中遇到任何想“佔有”她的男人。。她都必須立刻停下手中的活兒。。打開自己的身體。。迎合那位男性的所有要求。。

  男人們都戴著面具。。穿著款式相似的威風凜凜的斗篷。。褲子是特製的。。前面挖一個洞。。裸露出他們的性器。。這並不是爲了涼快。。甚至不是爲了方便。。唯一的目的是“羞辱”。。令你從精神上感到自己是一個完全沒有任何尊嚴可言的奴隸。。

  O在堡內,每天被無數次任意蹂躪。。所有夠大的孔道內都灌滿了男液。。而她根本不知道過來實施踐踏的男人,哪一個是勒內先生……

  你覺得荒唐么?

  有一個方法可以釜底抽薪,立刻結束上述的一切,恢復你自由的身份,當回一個普通人。

  那就是你說一句:勒內先生,我不再愛你。

  一切就結了。

  你看到這裡是否倒抽一口涼氣?

  以上還只是初級階段。

  O小姐在堡內馴化好后。。戴上了一枚標誌其身份的戒指。。回到人間。。

  那枚戒指的意義是。。生活中任何男人只要認得出這枚戒指。。即表示此人也是堡內的主人。。可以立刻任意使用O,她必須立刻服從之。。

  她沒能再回去那個馴化了她的城堡——勒內先生把她“送人”了。勒內先生的母親在生他之前給一個男孩當過繼母,後來才嫁了勒內的父親。。這個比勒內大十歲的並無親緣關係的哥哥。。是勒內先生的偶像。。也有輕微的暗示,正是這位哥哥“斯蒂芬爵士”帶領了勒內先生進入了“古堡”圈。。勒內願意把自己的一切分享給斯蒂芬爵士。。包括剛剛訓練好的、他最心愛也是最驕傲的——O小姐。

  斯蒂芬爵士年長而有威嚴。。也更加嚴厲。。更加熱愛皮鞭。。

  他更懂女人。。

  他看透了O。。對她說:被鞭打和虐待時,你流淚哭喊,內心深處卻有喜悅,這是你暗暗期待的。

  比起勒內。。他倆更像是棋逢對手。。

  跟真正的、靈魂上徹底馴服了的、低微的奴隸不同。。她暗暗期待著斯蒂芬爵士能愛她。。斯蒂芬爵士跟勒內最大的區別,是他的深沉。。灰色的眼睛,英國腔的口音。。他像控制皮鞭一樣嫺熟地控制著自己的感情。。

  只有幾個意外的瞬間。。比如看上去像叔侄(女)的他倆在社交場合忽然邂逅一個英俊的男孩。。男孩一下子陶醉于美麗而溫馴的O。。沖上來求婚。。斯蒂芬爵士眼神中不小心灑出了異樣的“哀傷”(我認為那是哀傷,但也許不是,這個小說有許多我看不懂的情緒)。。只有在這樣的時刻。。O才恍然斯蒂芬爵士是愛她的。。

  我不明白這個小說的結尾是什麽意思。。兩個版本的結尾我都不明白。。

  斯蒂芬爵士把O送到一個女訓練師那裡——女訓練師的原型是作者生活中的一個女性情人,一個狂熱的極左女作家——訓練師把O的腰束得更細。。並且創造性地用濕皮鞭抽打O的大腿內側,她很輕蔑男人們竟然沒發現女性此處的肌膚是最柔嫩的。。

  最後她應斯蒂芬爵士的要求。。無麻醉的狀態下。。給O的腰部用烙鐵燙上了斯蒂芬爵士名字的縮寫。。并在她的陰唇上穿了洞,戴上了刻有斯蒂芬爵士名字的沉重的銅環。。

  然後呢?這一切做完后。。O成了更加精緻的“作品”。。

  她戴上了貓頭鷹的面具。。被赤裸地牽著。。到了一個正式、正常的社交場合。。安放在一架鋼琴旁。。像一隻等待逗弄的寵物。。

  大家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她。。女性們都躲避她、避免與她走近、對著她竊竊私語。。大膽的男孩過來戳一下她,檢驗她是否是活物。。

  她尷尬地站在那裡。。直到宴會結束。。然後被斯蒂芬爵士帶到了一個俄羅斯拳擊手一般高大壯碩的光頭跟前,這個人叫“司令”。。她被二人輪番使用后。。小說忽然語焉不詳。。仿佛斯蒂芬爵士要轉手把她再送給“司令”。。她提出是否可以讓她死。。斯蒂芬爵士默許。。全文終。。

  這是一個純正的愛情故事。。

  多麼奇怪。。通篇在寫奇怪的性。。卻是一個真正的愛情故事。。

  這邊的詩人還在聲嘶力竭的呼喊:我不要做攀援的凌霄花,我要當跟你並肩站立的木棉!

  那邊的小說家卻在嘗試著探索:當我愛一個人,我對自己的泯滅和踐踏(可以看做是“破我執”),可以到達怎樣的極限?

  (誰缺什麽,一目了然。)

  有個圖。。解釋什麽叫博士——

  一個大的圓圈,這是本科生;圓圈凸出去一個小圓弧,這是研究生;小圓弧上再凸出去一個小尖角,角上的人,是博士。

  多米尼克·奧利是愛學的博士。。從女權啊,自由啊,左啊右啊的角度攻擊她,都顯得有點兒眼瞎。。

  你愛了,你就不再有自由,你失去了自我。那你對自由和自我的喪失究竟能到什麽程度?我覺得這正是多米尼克在這本書裡想討論的問題——你知道她給城堡的生活設計了多少條規則和限制么?書的前半冊簡直就是一個秩序守則,每一條都是對自由的剝除。。不看不知,我們竟然擁有這麼多自由!!。。而當你愛了。。這些自由,都沒了。。你對“自我”的強調,在搖晃于你眼前的眾多條生殖器前,是多麼多麼地渺小!

  時常看到“正義”的女性辱駡狐狸精:她就是在床上騷!靠這個勾引住男人!

  (可是“騷”難道不是一種技能?)

  不要緊,到城堡里來。這裡每個女性都溫良恭儉讓、“可使用度”滿格、“狐狸精度”破表。

  她們每個人身上的一切孔道都是敞開來隨時隨地隨意使用的。。

  在這裡,你有什麽特別?你還怎麼保證你的愛人能夠單獨地愛你?

  發現這件事的時候。。O立刻崩潰了——她與另一個女奴站在勒內先生眼前。。勒內先生盯著她的眼睛。。將手伸向了另一位美麗女奴的乳房。。

  這個瞬間。。讓O第一次感受到了深深的絕望……

  這卻是愛的本質:儘管你已做到了極限,可當你不再特別,別人還有什麽持續愛你的理由?

  即使是愛學博士,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所以這個小說有個潦草的結尾。。簡直可以說是莫名。。

  返回世俗世界后,勒內愛上了O工作中的合作夥伴,一個長得非常北歐的女模特。高,細瘦,沒一絲贅肉,骨感、冷淡。

  O首先發現了女模特的美麗,并勾引了她。

  女模特無可無不可地順從了O,繼而無可無不可的順從了勒內。。

  勒內為她瘋狂。。

  O也為她瘋狂。。既是因為她的心不在焉,更加是因為瘋狂的嫉妒。。

  O對斯蒂芬爵士就沒什麽嫉妒。。斯蒂芬爵士像個導師。。基本上是一個天外來客。。有點兒意外之喜的意思。。O對他的心情是獵奇、嘆服以及不太明顯的比較潛意識的征服欲(“他有沒有在愛我”)。。

  其實如果她跟斯蒂芬爵士之間沒有相互的愛意。。故事的邏輯上還是通的。。

  但這本書是實際上是多米尼克寫給斯蒂芬爵士原型的情書呢。。

  斯蒂芬爵士的原型叫讓·波朗。。是個知名的出版人、文學批評家。。有品位,有肩膀,終其一生抱持旺盛的生命力和好奇心。。他見到多米尼克就迷上了這個貓頭鷹一樣神秘的圓眼睛女孩(也說不上女孩了,她當時已經三十多歲)。。波朗花了幾年的時間,出手捕獲了比他小二十多歲的多米尼克。。帶多米尼克進入文學的殿堂,帶他進入了一個神秘的社交圈。。

  有評論家認為“城堡”是存在的。。是當時一個知名畫家的湖邊私人會所。。傳說會所有無數房間。。每個房間有一張大床。。每張大床上躺著一個女人。。畫家愛臨幸哪個臨幸哪個。。朋友來了也可以隨便推開門看好哪個睡哪個。。女人們自己願做磨鏡黨也完全ok。。牛的是畫家有法定老婆。。他老婆一段時間里也熱情參與到上述遊戲中。。最常見的情況就是被畫家丈夫指定一位情婦。。三人大被同眠。。畫家有嚴重的暴力傾向。。毆打老婆情人們是家常便飯。。你也不知道他這算不算是在搞情趣。。。這種混亂的情況下。。畫家老婆還堅持生了一兒一女。。他們的兒子長大后成了個偏執暴力狂。。女兒則一懂事就搬離了會所。。終生再沒跟父母兄長來往。。

  好玩的是。。多米尼克。。跟畫家老婆是les情人關係。。波朗大人則經常性地被邀請去“觀淫”(說是只看不摸,但我覺得怎麼可能!哈哈)

  畫家對老婆跟他情人們的夜夜廝磨無所謂。。可是老婆真的愛上了多米尼克(熱辣情書為證)。。他嫉妒得發了瘋。。所以多米尼克在愛情關係中最先摒除的就是“嫉妒”。。她最看不起的就是嫉妒。。在人生中也儘量避免著這種感情——不然怎麼過?她摯愛的知己情人波朗先生家中有位病妻。。波朗身為一個有擔當的男人是無論如何不會拋棄罹患帕金森癥的妻子的。。

  他的妻子知道多米尼克的存在。。事實上波朗的家人都知道多米尼克。。多米尼克每天清晨驅車載波朗去出版社上班。。終於有一天波朗妻子的女護士下樓來對多尼米克說:你能不能把車停得遠一點?你的發動機一響,夫人在樓上聽到就崩潰地大哭,每天都是這樣。

  多米尼克以柔順著稱,她對波朗溫柔至極,終生沒有任何爭執,只有這次,她責備了波朗:你應該再細心一些,早點發現這件事,我可以把車停到街角,不會造成不必要的刺激。

  此後她就真的這樣做了。波朗七十多歲的時候身體變差,終於住到了多米尼克的居所。。多米尼克單闢了一間書房 臥房給他休養。。直到他去世。。最終在醫院。。波朗的家人是徵求了多米尼克的意見。。在她首肯之後才拔掉呼吸機的。。他大量的書信和手稿都交給多米尼克處理。。也是當一位家人——起碼是十分信任的人——來看待了。。

  多米尼克最大的好處在於她謹慎、克制、冷靜,交往過的人,都非常信賴她。。波朗這種法國出版界泰斗級的人物。。後半生都在依賴她。。尤其在他戰後為右翼作家發聲(他本身其實是堅定的反德派)眾叛親離的時刻。。是多米尼克溫柔卻堅定地站在他的身邊。。事實也證明。。他倆的觀點是卓越的。。戰後的清剿狂歡是種屠戮。。不少文人被殺或終身監禁。。波朗勇毅地提出寬恕。。文學應該在政治之上。。因觀點而殺人無比愚蠢。。

  兩人最情投意合的地方在於他們的文藝觀非常一致。。兩人協力對法國文學做出的最大貢獻不在於創作,而是發掘和收集。。多米尼克從小就是看著各路野文學長大的。。色情讀物不在話下。。她的老爸非常牛。。支持她看薩德啊,卜伽丘啊。。你很難想像一個中國爹允許甚至鼓勵十二三歲的女兒看《金瓶梅》和《十二樓》吧?。。其實這些讀物的啓蒙不比瓊瑤們的意淫高級多了?

  對害羞的人來說。。寫小說是件尷尬事。。因為竟然得把你的幻想展示給人看。。

  多米尼克一生只寫了這一本小說。。還署了筆名。。還隱匿了小五十年。。直到快九十歲時。。才開口承認:是啊,老娘正是作者雷熱娜。。之前呢。。除了極少數幾個知情人。。誰也別想從她(也包括知情人)嘴裡套出一句實情。。只有一次,本書被禁。。查禁的那位文化館員的情人是多米尼克的閨蜜。。多米尼克決定使用一下私人關係。。閨蜜跟官員聯絡了一下,給她回話說:你明天中午來吃個飯。。席間有這位官員。。有一個大亨。。兩個老頭兒都饒有興味地打量多米尼克。。但從頭至尾沒提問一句。。多米尼克也只是淡定地吃飯。。吃完回家睡覺。。第二天醒來,書解禁了——體面人解決問題的方式。

  《O的故事》雖然通篇涉性。。但卻是極其嚴肅的文學。。讀過才能知道。。作者行文非常克制。。絕對不會有任何“好大大,求你趕緊丟了吧,饒了奴家”這種穢褻催情的語言(當然穢褻催情的文字,能寫好的話也很了不起)。。生殖器只出現在需要出現的地方。。而且用詞是科學家式的嚴肅與謹慎。。沒有形容詞、沒有借代、沒有誇張——就是沒有使用修辭方式。。修辭往往是爲了煽情。。這篇小說根本不想煽你的情。。不但你,她甚至不是在煽那位唯一的目標讀者——讓·波朗先生——的情。。她只是在表白:親愛的讓,我愛你,我是你的,我願意拿出自己的全部取悅你,包括肉體,包括靈魂,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通過展示自己的幻想世界來告白。。通過營造一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秘密來“抱緊”對方。。你愛讀什麽?我寫給你。。這真是我能想到的一個女人可以做出的最浪漫的事了。。

  波朗終其一生都有其他的情人。。有名有姓的還可以數出兩三位。。

  多尼米克方面。。“勒內先生”也是有原型的。。他是個極右翼作家領軍人物。。非常英俊。。筆鋒剛健。。他導致了多米尼克離婚。。兩人情感糾葛長達十年之久。。而且多尼米克還有一位極左翼的女作家情人(除了前文提到的畫家老婆)。。她跟女作家的感情也是綿延終身。。女作家甚至跟波朗先生互相爭風吃醋。。都希望多米尼克能跟對方分手。。專屬於自己。。女作家死後。。她的家人也是請來了多米尼克處理後事。。一些極其私密不方便見人的信件和日記,都交給了多米尼克——重度的信任和對兩人關係的認可——多米尼克不辱使命。。進行了很謹慎的處理。。什麽適合公諸於眾,什麽適合銷毀。。多尼米克實在瞭解“人類”這種動物。。

  這也是她一直掩飾身份的原因。。人人都說性是世界上最神秘的東西。。我本人也幾次親耳聽人說:再性感的對象,只要給你上過,你翻身下來,對方性感就立刻減半了——動物性的體現吧。。多米尼克在《O的故事》里完全沒涉及任何性帶來的快感。。性很神秘,性可以通過皮鞭無限拓展膨脹,然而再拓展、再膨脹。。性也永遠居於愛之下,多尼米克想給你呈現的。。是告訴你怎樣搞一出兒徹底脫離的動物性的、最不純粹的、專屬於人類的、完全是由於心中的愛意而派生出的——性,跟動物的荷爾蒙分泌后上一個異性,有最根本性的區別,連極樂的“性快感”在“愛”之前也是渺小的——人之所以為人。

  波朗後來臥床不起。。耄耋之年的他鬢髮蒼蒼。。魅力還在嗎?不知道。。只知道他的情人,多米尼克,在他的榻邊。。望著他。。胸中漲滿了柔情和不捨——她知道這個男人要永遠地離開他了,肉身將滅,何以為繼?。。她再次提筆。。寫下一篇《墮入情網的女孩》。。希望在情人生命駛入終點前。。再次給他確認:我愛你,我一直愛你,這愛意熱烈,持續,沒有休止,沒有低谷,是你的愛激勵我做了超出我能力的事情,我竟然寫出了一本《O的故事》這樣的小說,你像造物主一般創造了我,我願意把所有的一切奉獻給你,只要你要,只要我有。——你的“安娜”——安娜是多米尼克少女時期的閨名,她幾十年了未再用過了,拿出來,署在給波朗的情書的末尾。

  注:看的是李銀河的譯本。

  《O娘的故事》读后感(六):一个关于性与权利的故事

  影片用非常唯美的油画拍摄手法向我们描绘了一幅浮世绘男男女女的生活,展示了以性为背景的女性故事。

  O娘对她的情人雷诺绝对的忠诚和服从,刚开始觉得这样是为了后面的性爱场景做铺垫,感觉O娘只是个道具而已。雷诺将她送到鲁瓦西接受SM女郎训练。随着剧情的深入,我们发现这样的忠诚和服从是为了换来男性的俯首称臣,不得不佩服O娘的心机和隐忍。O代表女性的生殖器,也代表了洞,黑洞或者破口。我怀疑鲁瓦西是导演从男人角度幻想的性场所,所以影片更多的是从性的角度在讲述女性的反抗。

  男人的逻辑世界——男人性幻想,在这个世界里,男性拥有绝对的权利,可以在任何地点和时间在女人身上发泄性欲,虐待女人,而且女人不能反抗和看男人的脸,还要表现出欢愉的自愿。做爱是那么的简单,男人看重的是丰乳肥臀,采用的是动物的性交姿势,男人喜欢听女人被鞭打的痛苦叫声,一切是那么的原始。我不能不同情在这个世界里的女人。可影片逐步揭示了男人的自卑、儒弱、猥琐和虚伪。O娘的魅力征服了男性逻辑世界里所有的男人和麻木的女人。

  雷诺这样的男人显然是个小角色,在鲁瓦西的世界里比他有权利的人太多了。他看着O娘被人粗暴的凌辱和鞭打,可他无能为力。负责训练O娘的男仆在和O娘相处的日子里爱上了她,只要O娘说爱他,他可以减轻对她的鞭打。但他显然低估了O娘的用心,所以他是第一个被O娘征服的人。

  雷诺把O娘给了史蒂文(不知什么原因),刚开始,史蒂文粗暴的强奸了O娘,但在以后的相处中也被O娘的魅力所吸引,深深的爱上了O娘,并给予O娘永久的印记。为了征服史蒂文,O娘忍辱负重,因为在史蒂文这里,她逐渐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并唾弃没用的雷诺。她表面的服从使得史蒂文其他女人争风吃醋。为了进一步赢得史蒂文的爱,O娘牺牲了她的好友史喹啉,与史喹啉发生了性爱,最终将史喹啉送到了当初训练自己的鲁瓦西。

  指挥官,影片中权利至高无上的男人也折服在O娘的石榴裙下。史蒂文看着她心爱的女人与比他更强势的男人做爱,内心遭受着折磨,离开了指挥官的寓所。

  海伦,与指挥官什么关系不得而知,他也被O娘吸引。这里,海伦是唯一单纯得将O娘视为天使的男人。在与O娘做爱的镜头是这部影片最正常最朴实的情感升华。O娘不能接受这份正常的情感,因为海伦是唯一正常的人,也许在影片中算是另类的男人了。当史蒂文向O娘诉说海伦对她的爱,并要为她赎身娶她为妻时,O娘这时没有同意,没有服从史蒂文,因为她的目标还没有达到,她不愿欺骗海伦这个情窦初开的年青人。O娘向海伦展示了她被束缚的裸体吓跑了海伦。

  史蒂文庆幸O娘拒绝了海伦,因为如果O娘同意的话,他是没有办法回绝海伦的。鉴于此,史蒂文已完全被O娘所折服。他决定用毕生深爱O娘。“在遇见你以前,我以为对女人的态度就像在海边看到鹅卵石一样不重要,但是不一样了。”史蒂文对O娘说。“如果你爱我,我愿做鹅卵石被你捡起。”O娘回应道。

  雷诺、男仆、史蒂文、海伦、指挥官,一个又一个的男人被征服,O娘想征服所有另一世界的男人。在指挥官的夜宴上,全裸的O娘带着华丽的面罩在男人中间展示。你们不就是贪婪女人的身体吗?那就看吧,看吧。

  影片的结尾O 娘成为了胜利者,当史蒂文顺服的呵护O娘时,O娘也为史蒂文打上了印记,用香烟嘴在史蒂文的手背上深深的烙上了个O字。

  影片的场景非常的唯美,就像油画,把女性酮体的魅力表现得淋漓尽致。O娘沐浴、更衣、打扮的场景无论从构图和色调上都非常讲究,整个就是一幅幅文艺复兴时期的女人油画。酮体展现最多的是乳房,在男人的世界里,女人的乳房无论何时总是袒露在衣服外面。服装的样式和色彩也比较讲究。影片大部分是暖色调,表现其暧昧和欲望。

  男人的悲哀随着影片的深入逐渐达到高潮,貌似强悍的男人在遇到一个又一个的强势面前,不得不退缩和忍让,把O娘拱手于人。

  男人的世界终于被O娘打破,以证明男人对于女人的性逻辑是多么无知和荒淫,男人的地位没有绝对的权威,同样,男人的性地位在情感面前是屈服与女性的。

  《O娘的故事》读后感(七):关于爱

  李银河在一封信里写给王小波,大意是:爱也许是人对自己的一种欺骗,是一种奇异的想象力造出来的幻影。倘若有一天,你发现在我周围看见的一层光芒其实并不存在,那么就会变得冷漠。人在最初的神秘感过去之后,会发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那么爱将终结,是吗?多可怕。

  王小波回信说:人的生活是平淡无奇的,都能做一次浪漫的梦是一种天赋人权。如果它真是梦,也是好的,比平淡无奇好。也许梦做不了一辈子,那就让它成为真的好了,让美好的东西存在。努力进取,永不休止,在无限进军中获得的满足。

  无论爱是神秘的欺骗还是真实的美好存在,它似乎都应该是特别的。“I love you not because I need you, but because I want you.”翻译成中文就是“我爱你不是因为我需要你,而是因为我想要你。”这个“需要”和“想要”之间的区别,就是无可替代的特殊性。“需要”可以被复制满足,但“想要”是变幻莫测难以把握的,像溺水的人踩不到河底,茫茫然不知所措。而王小波说的那样不断进取,大概也是为了保持自身的独特性。

  因为独特,我以为没有什么比爱更具有排他性了。

  甚至在《O的故事》中,排他性也不成为一个问题。

  O被情人勒内带到一栋建筑中受到调教,女性的首要责任是:奉献你自己。丧失了一切隐私及藏匿的权利,被男子随意探索和进入,你的双手将被锁起,除了接受任何想鞭打你的人的鞭打之外,你还要在夜间受到例行的鞭打。实际上,鞭打和铁链并不是为了使你受苦、喊叫和流泪,而是为了使你通过这些苦难,悟到一个道理:你并不是自由的,而是身在枷锁之中。它是为了告诫你:你是完全受自身之外的力量支配的。

  当然,你可以离开,只要一个手势,一句话就能够办到:承认自己不爱了。

  当O刚来时,引领她的侍女问道:“你是情人带来的?多么好运。”

  勒内离不开O,他将她奉献得愈多则拥抱得愈紧:他交她出去是为了给自己一个证明,也是为了给她一个证明,即她确实是属于他的:只有属于自己的东西才能给别人。他交出她即是得到她,得到在他眼中变得更加美好的她,就像某些被用于神圣目的的供品一样。

  而O的恐惧中掺杂了更多的甜蜜,因过于快乐而颤抖,因为她确认他是爱她的,他这是希望向他自己证明她是属于他的。虽然她感到自己已经实实在在变成了一个不洁的所在,是那圣经中所提及的污水槽;然而,她身体上那些因不断遭到侵犯已经变得迟钝的部分,在她心中却变得无比美丽和高贵。她有了一种画像般的表情,所有的蹂躏仿佛是紧紧束缚她身体的宽大鲸骨紧身衣,却甚至能使人感到某种程度的安适和宁静。

  O是爱着勒内的,每当他需要她的时候,恰恰也是她需要他的时候,仅仅因为他有求于她,在她就足够了。在他们之间总有着某种平等的关系(或许只是在年龄上的平等),这种关系消除了她对他驯顺服从的感觉,使她意识不到她对他的从属地位。

  但是勒内将O交给哥哥斯蒂芬是如此的彻底,仿佛O已经成了一个过去。而斯蒂芬呢?更严厉苛刻,也许是勒内的情绪感染了她,是他在与斯蒂芬先生有关的一切事物上对他的崇拜和敬意感染了她,她毫不犹豫地服从了斯蒂芬先生的命令,并且由于他下达的这些命令而对他怀着感激之情。

  一切都阻挡不了勒内终于将自己的冷酷、探索、略带兴趣的目光打量在其他女人身上,也阻挡不了斯蒂芬像拴着猫头鹰似的拴着O送给其他人享用再被抛弃。毫无理由的(或者理由早就在某个地方等待了),O失去了她的独特性,成为“排他性”中的“他”,晕眩,死亡。

  我以为,或者大多数人都可能以为,爱人者必先成人,有高贵的尊严,独立的性格;但在《O的故事》中,难道O不高贵吗?这种虐恋,简直是为驳斥早已矫枉过正的“理性”存在,为非理性正名。甚至谈不上所谓自由选择性方式的权利,O只是,把自己的抛开来了,只愿意在非人的痛苦中升华出爱的甜蜜。

  这是一种充满焦虑的、捉摸不定的爱,一种完全不知道能否得到报偿的爱,一种不怕惹对方生厌的爱。我们从来没有预想过,期望自身投入相对应的热情以回应这种爱情,去亲口把自己审判为奴隶,否则,我们的允诺就会像书中的皮项圈和锁链那样紧紧扼住喉舌。但在这一刻,我们庆幸拥有得以逃生幸存的理性时,会不会多少又羡慕一点O曾是幸福的囚徒的非理性呢?

  到底爱情应该怎样?似乎“它确实存在过,它也确实会结束;你希望它能够结束,因为你不能确定你能忍受得了它;而你又希望它继续下去,于是你将知道事情的结局。好了,结局就在这里了,结局就出现在她最没想到的地方(或者根本不再抱有期望的地方),以她最没想到的方式出现(假定她对自己说,这确确实实就是最后的结局了,在它后面不会再隐藏着另一个结局,更不会有这个结局之后的结局)。”

  《O娘的故事》读后感(八):私人化写作

  看李银河《虐恋亚文化》的时候顺便把这故事看完了。因为有耽美圈BDSM题材文的铺垫在前,对这文看起来并没有太多不适感。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私人化的写作,因为文中对o的描绘而扩大化觉得表达了作者对女性怀有某种看法的观点都有些自作多情。很难说作者对o的看法是赞同还是哀叹,因为我觉得她在写一种存在,而这种存在可能迎合了她情人对女性的一些幻想,也可能融合了作者自身的一些经历和性格,所以把它看作是作者给情人的一份礼物更适合些。

  O的受虐体质在BDSM已经广为人了解的今天并不令人惊讶。可能稍有不同的是如今的m或sub更多地是自我意识觉醒而主动地寻求着这样一种被支配的角色,带着更明显的“自由意志”的成分,而主奴之间因为有契约的存在而显得更平等些。而文中O的受虐动机更多出自于对施虐方的爱,她受虐时的“心甘情愿”中也含有一定的被爱情的名义裹挟的强制和被洗脑的成分,这可能是让很多人觉得不适的因素吧。换个角度,一个一步步被物化的女性受难者,心中怀着爱情,献祭一般献出自己,这样半推半就的顺从可能更符合男性的YY,既然这是“情书”,那么也不难理解。那么,既然是写了一种存在,这样的人是否真的可能存在于现实中呢?我觉得是有的。撇开性别,那些被家暴却反复原谅男/女方,或是隐忍地忍受着对方各种出轨的,大有人在。小说中o一步一步放弃自我接受的过程,写得挺让人信服的。我也不觉得作者有赞颂这种牺牲的意思(这文没写完,提到的两个结局,无论哪种,都是悲剧结尾)

  我觉得更有意思的是文中配角的权力结构。O在文中被“转手”两次,三个“主人”直接明显有上下级的权力层次。勒内对斯蒂芬是顺从而讨好的,明明是同父异母兄弟却地位差距如此明显,让人怀疑这两者之间是否还有主奴的从属关系(毕竟有种奴叫绿奴)。而斯蒂芬在文中是爱着O的,后来这次让渡更像是迫于现实地位的服从。罗西城堡这个地方,和阶级地位挂钩,有点“培养女奴供贵族阶层享用”的意思。文中有写到一个天真的青年,爱上O之后试图解救她,然后在看到O顺从地被斯蒂芬凌/辱后奔溃逃跑,回来时变成了这群人的一部分,变本加厉地虐O。所以似乎“主人”这个圈子也是互相洗脑的。

  而文中的女性形象不止一种。有安妮玛丽这样的女主,也有杰奎琳这样并不认同也毫无屈从之意的女性形象。甚至后来因为爱上O而主动热衷于去罗西的表妹,也带着鲜明的“自由意志”。更讽刺地是导致O入圈,被O深深爱着的勒内后来却爱上了杰奎琳,真是一物降一物。从这个角度看,我不认为作者是完全在认同,赞颂O的形象。当然,也没有批判。如果把它当作一本写得很高级的“情色”小说看,是不是更能理解这种写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