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玩家1号读后感10篇

  《玩家1号》是一本由[美]恩斯特·克莱恩著作,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88.00,页数:2018-3,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玩家1号》读后感(一):玩家1号:“地摊爽文”拯救了多少颓丧灵魂

  谁也不会否认,《玩家1号》明显的升级打怪、宅男逆袭的网络爽文套路。有人说它是“地摊文学”,有人说它是死宅们的寂寞狂欢,有人见不惯满篇的套路,有人觉得它只是用经典流行文化元素堆砌出来空洞外墙。

  听人这么说时,我突然想起了地摊文学的代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金古梁为首的港台武侠。在那个年代,他们的作品被冠以五彩斑斓的劣质封面,被盗版书商悄悄地带到隐秘的贩卖地点,冒着被查禁、追逐、收缴的风险,摆在塑料布上、面包车后备箱中供读者挑选。而它们的读者呢?则缩在狭小的出租屋中、学校的上下铺上,冒着被长辈怒斥,被他人视为低级趣味、精神毒瘤的风险,在书中获得几个小时的精神洗涤。然后,当遇到同好,确认过眼神,是一起读书的人,便会疯狂安利,暗中交换,甚至是手抄。我爸说,他们年轻的时候,一本《神雕侠侣》,要经过几十个人的手;《天龙八部》,很多人只看了其中一卷,因为供不应求,扯到哪卷看哪卷……

  好吧,我并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都是从长辈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的想象。在我小时候,武侠小说已经逐渐得到了大众的认可,不再是师长们敬而远之的洪水猛兽,我家书柜里也堂而皇之地摆放了金古梁的全套,供我随时阅读。然而之前时代的余韵仍在,偶尔有长辈还是会对我耳提面命:曾经有个武侠迷,因为要练轻功,坐着簸箕从他家楼上……再后来,随着影视作品改编的热潮,学术界对武侠小说文本文学性的分析研究,它不再以“地摊文学”的面貌出现。但很多人提起这些故事,讨论地仍旧是“扶助弱小”“正义与邪恶”“懵懂少年的成长”等等。读故事的人,随着人物一起经历一场不同于真实生活的冒险,收获勇气、力量甚至是价值观。而“地摊文学”时代,它吸引人的,不也正是这些东西吗?那是“地摊文学”强悍的生命力,它生长在每一颗孤独的心中,成为面对世界狂风骤雨时最坚强的支撑。

  话题扯远了,其实我不过是想说明,把“地摊文学”直接当作贬义词来批评一部作品,看似包含了精英主义对现实社会深刻的洞悉与批判,但实际上反而不够客观,豪不接地气。说回《玩家1号》,跟电影的全程无尿点相同,小说也是一气呵成。由宅男韦德为核心,组成的五强猎人团队,一边分析哈利迪留下的谜语,一边躲避着IOI来自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围追堵截,突破重重关卡,最终走上人生巅峰。猎蛋五人组,套路似的拥有着各自混乱不堪的生活,帕西法尔是个孤儿,跟着刻薄心狠的姨妈长大,东躲西藏只能在坍塌的废弃卡车之间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容身之所;埃奇开着房车四处旅行,因为挣扎在性别性向之中,过着类似于自我放逐的生活;阿尔忒弥斯深受面部胎记的困扰,既渴望着又逃避着爱情。现实生活始终都充满遗憾与不完美,小说的设定不过是放大了现实世界的千疮百孔,让读者心有戚戚焉。所以我在阅读的过程中,才能自然而然地理解他们在现实中的逃避、沉迷和退让,也能懂得他们在游戏世界中的奋起、不屈和向往。

  如果在那个虚拟世界中,过关斩将所需要的智慧和才华刚好又是读者所熟悉的种种音乐、电影、游戏、书籍,那些陪伴我们度过孱弱的少年时代,带给我们无数心灵慰藉的作品,读者能在书中找到的通感就更多了。说句大实话,其实书里面的梗我熟悉的可能不到十分之一,243条彩色图文注释,能有24条能让我会心一笑,就算不错了。然而就算这样,亲切感依然强烈。

  提到《黑客帝国》时,脑子里面延展出了一条副线:和男主讨论关于VR游戏“绿洲”的终极会不会是电脑操控人类,把人做成干电池的恐怖图景。全世界的人都在“绿洲”中工作、生活、娱乐,外部世界因为能源危机残破衰败,这不正是人工智能接管世界的大好时机吗?当然,如果有基努那么帅的“救世主”出现,我还是蛮期待的。

  提到《搏击俱乐部》时,关于精神分裂的心里阴影又回来了!然而最感触的是,联系《玩家1号》的时代背景,在那个资本集中、贫富差距拉大,普通人沉迷游戏不问现实的未来里,《搏击俱乐部》中的这句台词“我们只是历史的过客,目标渺茫,无地自容。我们没有世界大战可以经历,也没有经济大萧条可以恐慌。我们的战争充其量不过是内心之战;我们最大的恐慌就是自己的生活”可能也戳了主人公韦德的心吧。至少,电影中声嘶力竭地独白曾让我热泪盈眶,曾让差点被“一切为了奢侈糜烂的生活”等诸多看似精明、实则颓废的言论溺毙的我找到不一样的方向。

  小说中反复提起了《指环王》。托尔金在幻想文学中的地位不用多说,彼特·杰克森的电影三部曲更是划时代的作品。史诗般的语言,瑰丽奇幻的想象,以及荧屏上令人屏息的画面都不用赘言。我只要看到这三个字,就会看到莱戈拉斯引弓;看到面对乌黑的天际,甘道夫说对抗的黑暗的唯有希望;看到山姆在古战场的遗址上说“原来英雄只是可以退后时没有退后的人”。

  提到高达时,好吧,我是个动漫盲。但在电影院中,高达出现时,整个电影院沸腾的尖叫,我相信我还是得把它提出来溜溜,就在《玩家1号》图文注释版的第410页。

  满篇都是熟悉的配方,虽然有点儿讨厌作者总是用自以为是的了解来勾住读者,但却又不得不承认他或许的确了解。所有的流行文化不过是当代人的内心返照。你看着小说的主人公,恍惚间看到的是无助的自己,将各种各样的热血故事变成盔甲,不管现实如何,在你心灵的一方土地上,还可以肆无忌惮地横行。

  小说当然不尽完美,故事构架也显得略微草率,至于作者未来的写作潜力,说实话不怎么看好。但至少这本书,我看到了中二少年满满的热情,于是被感动。《玩家1号》确实是一本“地摊文学”,但一定是能拯救颓丧灵魂的那一种。

  《玩家1号》读后感(二):电影里没有提及的有趣彩蛋

  觉得书里还有很多有意思的梗,电影里没有体现出来,所以大概搜集下,列出来,应该还不全,希望大家补充。

  主人公的名字帕西法尔出自亚瑟王传说,是著名的圆桌武士中找到圣杯的骑士,侯麦拍过同名电影。

帕西法尔 (1978)7.21978 / 法国 意大利 西德 / 剧情 音乐 爱情 / 埃里克·侯麦 / 法布莱斯·鲁奇尼 安德烈·杜索里埃

  有一个重要设定,电影里好像没提及,绿洲里分为PVE区和PVP区,打过魔兽等网友的玩家肯定知道这是什么意思,PVE区就是社交区域,是无法攻击其他玩家的,只有在PVP区才能自由对战。

  埃奇在小说里和主人公相识多年,虽然名义上没有组队,但两人喜欢一起打双打游戏《魂斗罗》《双截龙》《霹雳神兵》

  绿洲是一个有限的世界,为了方便区分总共划分了二十七个立方体形状的“分区”,你可以驾驶飞船进行光速旅行,也可以直接传送,但这都需要高昂的开销。对了,传送点出自热门英剧《神秘博士》的TARDIS。

  绿洲宇宙照搬了各种经典的二次元世界,包括《无尽的任务》里的诺拉斯;《魔兽世界》里的艾泽拉斯,《萤火虫》宇宙,《星球大战》宇宙,《星际迷航》宇宙,《魔戒》里的中土,《沙丘》里的阿拉吉斯,《银河系漫游指南》里的斯塔洛缪拉β星,《环形世界》宇宙……无论是电影、剧集还是游戏,都被完整地收录进了绿洲。

  主人公帕西法尔把自己的寻宝记录命名为“圣杯日记”,这是小说作者在向斯皮尔伯格《夺宝奇兵3:圣杯战奇兵》致敬,然后电影里居然没提这个梗,斯导太谦虚了。

夺宝奇兵3 (1989)8.11989 / 美国 / 动作 冒险 /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 哈里森·福特 肖恩·康纳利

  哈利迪初中时想玩《龙与地下城》,但他一个朋友也没有,所以只能自己碰着《玩家手册》读,莫罗恰好遇到后便约他周末去自己家,参加他组织的跑团。这样哈利迪交到了人生中第一个甚至是唯一的朋友。

龙与地下城玩家手册9.3Wizards of the Coast 第三波代理发行 / 2002年 / 万方数据电子出版社

  安诺拉是哈利迪的网名,也是他跑团是的角色名,是一个大法师,这点电影里有体现,小说里哈利迪将自己喜爱的所有书影音游戏,都记载在了一本叫《安诺拉年鉴》的书中,发给绿洲里的每个玩家。

  小说里哈利迪和莫罗在三十岁时便成为百万富翁,哈利迪给自己买的礼物是德罗宁原型车,及电影《回到未来》里的DMC-12。这个在电影里也出现了。

回到未来 (1985)8.51985 / 美国 / 喜剧 科幻 冒险 / 罗伯特·泽米吉斯 / 迈克尔·J·福克斯 克里斯托弗·洛伊德

  哈利迪最喜欢游戏的是《龙与地下城》,其实整个彩蛋游戏便是一个DD模组,而第一把钥匙藏在了吉加克斯星,这个名字源自《龙与地下城》之父加里·吉加克斯。

  IOI虽然有大量的资源,但因为要均分到人,所以下层的劳力是非常弱的,完全比不上各种高端玩家,所以实际上在整个绿洲内并没有垄断优势,相反,很多猎手公会特别喜欢猎杀IOI的人员,几个大公会甚至每年举办比赛,奖励猎杀苦力最多的人员。

  根据小说描述,IOI的人员造型设计是参照黑客帝国的,嗯,幸亏被斯皮尔伯格改掉了,否则最后的大战很尴尬啊。

  男主第一次遇到女主时,女主是做《疯狂的麦克斯》里的废土打扮的。然后男主角称其为“希瑞”……

非凡的公主希瑞 第一季 (1985)7.71985 / 美国 / 动画 动作 冒险 / 埃德·弗赖德曼 Mark Glamack 卢·卡希瓦斯 Marsh Lamore 比尔•里德 汤姆·塔布瑙奇斯 Gwen Wetzler / Melendy Britt 乔治·第桑佐

  哈利迪最喜欢的电影时《战争游戏》,小说第二把钥匙的获得主要围绕对这部电影的了解,这个在电影里被改成《闪灵了》。《战争游戏》的男主是《春天不是读书天》的男主,而女主则是《早餐俱乐部》里的女主,而这几部电影在小说里被翻来覆去提过无数次。

战争游戏 (1983)7.31983 / 美国 / 剧情 惊悚 / 约翰·班德汉姆 / 马修·布罗德里克 艾丽·西蒂春天不是读书天 (1986)7.91986 / 美国 / 喜剧 剧情 / 约翰·休斯 / 马修·布罗德里克 阿兰·卢克早餐俱乐部 (1985)8.21985 / 美国 / 喜剧 剧情 / 约翰·休斯 / 艾米利奥·艾斯特维兹 安东尼·迈克尔·豪尔

  小说里,主人公在自己长大的叠楼被炸毁后,便住进了一种高安保特种公寓,他发誓游戏不结束就不离开房间。公寓前身是希尔顿酒店。

  小说里,男主和女主参加的舞会是由莫罗举办的,那颗星球是绿洲世界里最大的赛博朋克之星,虽然属于PVP区域,但因为整个星球属于莫罗所有,所以很少有人敢在那里造次。然后,IOI在舞会期间入侵时,也被莫罗用高级魔法瞬间全秒了。

  男主因为成功解开了前两个谜题,所以称为绿洲里的知名英雄,为此他与很多设备厂商签订了各种代言,获得了高额的广造赞助费。然后他就理所应当的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死宅,只活在房间里。

  小说里健身软件和VR设备可以绑定在一起,电脑会监视生命体征和每天的卡路里消耗量。假如运动不够,便不能登陆“绿洲”。而且无法解除绑定,它强迫你,每天必须达到一定的运动量后才能想登陆游戏。

  男主从前的座驾是《星球大战》里最出名的X翼战机,就是天行者炸死星时开的那种。

  后来,有群不长眼的海盗打劫他,他便抢了他们的宁静号当为战利品,他的主要座驾便改成了宁静号。

  日本兄弟的座驾是《星际牛仔》里的BEBOP,船名叫黑泽,致敬黑泽明。

  然后最后的钥匙是致敬《银翼杀手》,而男主曾经化身《喋血双雄》里的周润发,杀入泰瑞公司寻找线索,是的,周润发——“手持双枪,火力全开,从一个房间杀进下一个房间,干掉每一个碍事的家伙。”

  然后最可惜的是大决战,电影里只有钢铁巨人、机械哥斯拉和初代高达,实际上神奇五侠还拥有魔神Z和勇者莱丁

  至于反派,则还有百兽王、EVA以及太空堡垒(没有奥特曼不算什么,没有EVA才是顿足捶胸啊)

  至于最后的欢庆,不是那么感人的童年小朋友与垂暮老者的教诲,而是完全没一点正经的《巨蟒与圣杯》……这部电影真的不容错过。

巨蟒与圣杯 (1975)7.91975 / 英国 / 冒险 喜剧 / 特瑞·吉列姆 特瑞·琼斯 / 格雷厄姆·查普曼 约翰·克立斯

  其实还有很多音乐相关的彩蛋,但这部分我不太了解,就不随便议论了。

  挑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但电影里没有提及的东西,有兴趣的真的可以买本小说,真的是满篇都是彩蛋啊。

  《玩家1号》读后感(三):读后

  匆匆翻一翻《玩家1号》,感觉它不过是一个升级打怪、宅男逆袭的老套故事。爽归爽,却满脑子“哼哼哈哈”,不仅吵闹,而且阅后即忘。如果不是因为电影要上映,大概永远不会细读。细读下来,倒发现了点儿光靠浏览所不能得到的趣味。

  随着时代的发展,流行文化不再是不登大雅之堂的边角余料,而切切实实同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影响着我们个人的行为,与他人的交流方式,塑造着一个人对音乐、影视作品、着装风格等等的品味,一个人的身上,被深深打下了某个时代流行文化的印记。而阅读《玩家1号》,恰恰会发现,这是时代变迁的佐证。值得玩味的是,故事发生的时代,因为技术的更新换代,已经变成了今天的人可以想象,却无法通感的世界。在新的时代讲述旧时代的故事,有一种梦回唐朝的错位感。

  在那个“高科技,低生活”的世界中,研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流行文化,不仅仅是为了赢得彩蛋游戏所必须的功课,更是精神寄托,借以躲避因为能源枯竭而衰败不堪的现实生活。小说里,在全球VR网游“绿洲”中,美国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情风物被复刻下来,游戏玩家们于其中寻找彩蛋,获得巨额的财富固然是重要的原因,但对于那些走到最后的“彩蛋猎手”们,尤其以主人公帕西瓦尔为代表,最大的收获是能够沉浸在他们所热爱与缅怀的时代之中。他们精通那个年代的各种游戏,横扫那时出品的电影、音乐,在绿洲中购买那个年代的衣着配饰。

  虽然在小说中,觉得“猎手”们太过厉害,有一种仰望学霸的高山仰止。但这种厉害,是基于一个从头学起的前提。换一种思路,如果本身就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生人,本身就是在这种流行文化的伴随下长大的,再加上一点点“宅男”的属性和兴趣,那精通就变成了熟悉,对“技能满点”的叹为观止就变成了对“你也喜欢”的了然一笑。鉴于作者本人的出生年月和宅男属性,我总觉得,他是在用未来表达对逝去时代、青春记忆的深刻怀念,于是整个故事一气呵成、生动鲜活,显得尤为动人。

  阅读小说的时候,我一直在想,那些同龄人凑在一起会谈论的话题:《仙剑奇侠传》中林月如抱着小忆如站在雪中的一幕不知让多少人体会过少年时代的惆怅;TVB的推理片为多少人推开了侦探悬疑的大门,还有“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总会引来一阵哄堂大笑;《名侦探柯南》动画片里黑暗中的白光一闪,又是多少人的童年阴影……HOT、少女时代、Superjunior再到Exo……《越狱》《绯闻女孩》再到《绝命毒师》《冰与火之歌》……太多太多,没办法细数,时代的车轮是从每一个个体身上压过,留下属于集体的胎痕。

  读完《玩家1号》,掩卷之后,我一直在想,如果要送给成长一份礼物,还有什么能比这样的一个故事更好呢?

  《玩家1号》读后感(四):再会,谢谢所有的安利

  电影中大放异彩的终极杀器“神圣手雷”,小说里是不存在的。

  这个梗出自哪里呢?影剧宅会告诉你,是上世纪最经典的无厘头喜剧《巨蟒与圣杯》,而游戏宅则相信出自经典对战游戏《百战天虫》,至于斯皮尔伯格的灵感来源究竟是电影还是游戏,who care,那些看过《巨蟒与圣杯》,或者玩过《百战天虫》的人,自然都能会心一笑。嗯,哈利路亚。

  细究起来,电影改编最令人称道的地方,在于重新设计了哈利迪的性格和动机,他变成了一个令人心痛的孤独死宅,爱上一个姑娘,却因自卑而始终未曾开口,后更因此与一生挚友反目。他把自己全部的情感藏入游戏里,希望后人能了解自己的爱和悔。

  然而小说里的哈利迪只是个孤独而傲慢的死宅,原著里是这样写的: “哈利迪希望所有人都能爱上他珍爱的那些东西。我觉得,他想用这场比赛来促成这一点。”

  小说里没有博物馆这么形象立体的展示场所,相反,哈利迪编撰了一本叫做《安诺拉年鉴》的书,将其免费送给绿洲的每位用户。《年鉴》中记载着所有,所有,所有,他喜爱的东西,书籍、电视剧、电影、歌曲、漫画和游戏,大概就是从50年代到九十年代,四十年间全部的流行文化。然后所有年鉴里涵盖的内容,在绿洲都可以免费下载获得。

  哈利迪就像哥尔.d.罗杰,死前大喊道“去找吧,我的所有财宝都藏在那里了”,然后便开启了一个新时代。

  我把年鉴里列的作者列表抄在此处:道格拉斯·亚当斯、库尔特·冯内古特·尼尔·斯蒂芬斯·理查德·摩根·斯蒂芬·金、奥森·斯科特·卡德、特里·普拉切特、贝斯特、布拉德伯里、霍尔德曼、海因莱因、托尔金、万斯、吉布森、盖曼、斯特林、莫考克、斯卡尔齐、泽拉兹尼……

  感受一下,这几乎就是科幻世界出版的世界科幻大师书系嘛,科幻迷看到此处自然会为之一阵激动。

  《年鉴》说哈利迪最喜欢的电影三部曲有《星球大战》《回到未来》《黑客帝国》《疯狂的麦克斯》《魔戒》,还有《夺宝奇兵》,但夺宝奇兵第四部他拒不承认,就不知斯皮尔伯格看到此处作何感想。

  《年鉴》里还有大量日本动漫和特摄《哥斯拉》《加美拉》《宇宙战舰大和号》《宇宙怪兽》《急速赛车》。当然,这些东西都有点历史,我国动漫宅除非特别学究的考据党,否则都研究过的恐怕有限。

  在小说里,哈利迪是个任性而偏执的超级死宅,早些年他希望自己身边的人都能与自己气味相投,甚至有段时间近乎疯狂,他会因为某些员工不知道自己引用的台词出自哪部电影,或者他们不熟悉自己热衷的动画、漫画或游戏而解雇掉他们。(当然,这事他转眼就忘,而这些人也会被莫罗重新请回。)当他认识到满足这点有多难时,他渐渐离群索居,再不出门,一个人沉浸在打造绿洲世界的工作中。

  仔细想想,有没觉得这个形象挺眼熟的?

  是的,小说里的哈利迪,如果放在当代的中国,绝对会是个资深中毒的豆瓣用户,他孜孜不倦的把自己所喜爱的所有图书、电影、音乐、游戏记录下来,并疯狂安利给周围的人。但他是那么孤独,永远都在标记着其他人眼中冷僻而无用的记录,却很难停下脚步,跟周围的人真正开心的一起分享些许快乐。人们只看到了他疯狂,却忽略了他在记载中获得的快乐。

  很多快乐,能因分享而格外珍贵,但想将其分享出去,确实格外困难,它们太琐碎,太微不足道了,就好像电影里的大决战,你知道那些身影都有名字,有背景,有故事,可你眼花缭乱地认不清楚。但即使一个熟悉的角色,熟悉的台词就够了,我们喜欢过一样的东西,这个发现本身就很有趣了。

  相比电影,小说呈现出来的是另一种孤独,玩命地炫耀,不加节制地列举,近乎疯狂地安利,恨不得把所有喜欢的东西都写出来。很多人不喜欢,因为他们不理解那痴迷于此的日日夜夜的孤独,有人很喜欢,因为至此他知道自己痴迷某些小众文化时并不孤独。

  如果你想借某些发现而对抗孤独,选这本书是没错的。

  嗯,谢谢你看我的安利。

  对了,有些人的豆瓣账号,何尝不是属于他们自己的《安诺拉年鉴》呢,记载着所有那些痴迷和孤独。

  祝每一本《安诺拉年鉴》都能遇到真正的知己。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25美分这个梗出自小说,它是你进入绿洲的注册费用,想玩这个游戏,你只需25美分,终身有效。还是豆瓣好,连钱都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