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西方经济学(微观部分)的读后感10篇

  《西方经济学(微观部分)》是一本由高鸿业 编著作,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简裝本图书,本书定价:28.00元,页数:422,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西方经济学(微观部分)》读后感(一):考试专用书

  大多数人认识这本书是因为考研,因为在大陆只要你打算考经济学类的专业,没听说过这本书是不现实的。当年我为了跨专业考研,在别人的介绍下懵懵懂懂的去看这本书,从最初的一知半解到后来的烂熟于心似乎给人一种很强的成就感。

  但是当时光流逝,仔细回想这本书中的点点滴滴,不由得感叹这就是一本考试专用书。

  第一,就内容来说每一章的结束语都是对这一章内容的批判,而整本书的结束语又是对整个西方经济学的批判,试问你既然如此批判为什么不修正一下它,甚至不学?

  第二,作为一本经济学入门书你在里面大肆鼓吹市场经济的各种不好,那你搞哪门子市场经济?

  第三,缺乏对市场经济的本质的论述。书中用了大量的数学模型教授经济学这无可厚非,但是市场经济的优越性在哪?一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就完事了?为什么市场经济可以,计划经济就不行?

  这本书恰如一个精神分裂者:一方面大肆批判西方经济学的种种问题,另一方面又要求你用西方经济学中的各种模型解决问题,这岂不是很滑稽?或许这本书最初的目的就是如此——相信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结合这种怪胎。而事实胜于雄辩,这种怪胎的“优越性‘就不必多说了:)

  总之,如果你打算考研这本书非看不可,如果你单纯想学经济学,个人建议先看曼昆的《经济学原理》。

  《西方经济学(微观部分)》读后感(二):人都是逼出来的

  当人被逼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像我这种数学白痴数字无能之辈竟然会去读《西经》,而且每一个函数图都认认真真的研究,每一个公式都试图去理解并记忆,以后想想都觉得佩服我自己。

  总的来说这本书语言上很容易能让人看明白(我都能读懂嘛)——当然如果你4年没摸过数学的话——像我这样,你得有硬的下头皮的勇气。第一章先是给你把经济学的源流神马的都分类,然后说明我们社义市场经济为毛要学西方经济学。然后接下来的每一章都是对经济学入门的基本概念的解读。越往后读会有越深的赶脚。所以不能跳过任何一章,必须按部就班的往下读。

  嗯哼。看吧,我记住的全是我读书时的感觉。内容嘛~真的忘记了~记得比较深刻的概念是~机会成本。

  《西方经济学(微观部分)》读后感(三):一本很矛盾的书

  这本书的存在对于中国想要经济学类考研的学生来说是一种悲剧,因为全中国无论哪个学校这本书都会是官方指定的参考书,也就是说你得非读不可。

  这不是一本学术的书,这是一本制度和形态下的怪胎。

  高教司编的,每一版更新都要加上最新的领导言论,

  名字叫做西方经济学,介绍的的确是经济学内容然后充满黑色幽默的在每一章结尾用尽各种方法,非得把人家的理论说成全是错的,存在着多少多少的漏洞,以此来证明马克思思想是多么正确。或许名字应该要改成《用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批判西方错误的经济学》,副标题应该加上领导语录吧,按官话来说,就是要认清资本主义的经济学坚定马克思主义理念。

  用其他网友的话来说,高老头每一章都要在最后装B一下,非得把人家说的一无是处,那前面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当然高同学也不是赤裸裸那么厚脸皮的,自然会加上那句去其糟粕取其精华,走中国特色balabala这些话。

  最神奇的是,估计这是全世界唯一一本经济学书会在最后有那么多专门的章节来否定书的主要内容,如此浓烈的色彩,看看这几章的名字就不然而瑜了:

  第二十三章 西方经济学与中国

  第一节 西方经济学的理论体系是科学吗?

  第二节 西方经济学对我国的有用之处

  第三节 在应用西方经济学时应加考虑的我国国情的特殊性

  第四节 科学主义

  第五节 对意识形态问题的隐讳

  第六节 广泛而庞杂的内容

  第七节 貌似新颖的形象

  第八节 忽视道德的重要性

  第九节 全书结束语

  看完这标题生活在瓷器国的大家都知道这是什么玩意了吧。

  抛去种种形态的东西,这本书倒是光荣地体现了中国人编的教材的特点,简洁,简单,概念一条一条的,最为适合用来背诵和考试了。自然也有其通病,开编张口闭嘴就是那套为国家经济发展服务贡献的话语,这样的话详情请看各类血统纯正的中宣部直管的报纸。

  内容上把基本的脉络都讲了一遍,名词解释什么的都有了。

  我看的时候觉得比较搞笑的一点就是,高同学似乎想在基本的内容上面显摆一下,想是脱离初级经济学加点数理理论进去,附注上面加点微积分数学证明什么的,结果却搞得不伦不类,既没了初级经济学教材的通俗易懂(当然嘛,用来当考研指定书是得有点深度,不然怎么出题,哈),又够不上初级经济学的档次。

  我能怎么说呢?

  最后不得不说,上面写的虽然有点讽刺的意味,但是不可否认这本书的编者都是中国经济学领域里面颇有声望的任务,只是编书这事受限于制度舆论种种,有时候字里行间不得不稍微违心,做学问年也真不是容易的事情啊。

  体谅,个体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