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红顶商人胡雪岩6的读后感10篇

  《红顶商人胡雪岩6》是一本由高阳著作,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32.00元,页数:338,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红顶商人胡雪岩6》读后感(一):用人成就胡雪岩

  做官要学曾国藩,读书要看胡雪岩。这是在中国十分有名的一句话,可见胡雪岩是中国成功商人的代表。但问及胡雪岩经商成功的原因,很多人又自然想到“红顶商人”四字,将政商关系视为其成功的原因。无疑胡雪岩起家或落败都与当时的官场有着直接联系,但是当时的大商人又有几家没有官员做后台,而胡雪岩在这些人之中独得大名,不仅是因为靠山官大,更因为其生意大、影响大,甚至可以代替政府为左宗棠的西征组织后勤。所以胡雪岩能取得如此成就,更多靠的还是自己。

  观看胡雪岩在商场中的一系列成就,可以发现胡雪岩做成的每一件事都是自己与他人合作完成,而非独立支撑。而这些人原意和胡雪岩联手,又并非慑于胡雪岩后台的强大或者贪恋财富,而是由胡雪岩靠其个人魅力和手段来降服和笼络。所以说胡雪岩识人、拢人的能力才是他成功的根本所在。

  胡雪岩识人之能一是察人之情,二是辨人之才。察人之情是胡雪岩察言观色能力极强,胡雪岩与他人初见便能在交谈之中洞悉对方的情绪,投其所好而谈,从而在第一次的交流中便让对方亲近他、相信他。辨人之才是胡雪岩能够清楚判别他身边之人才能所在,各取所长,用人之长,于是因人成事。

  识人只是基础,要想让有才之人为其所用,便需要笼络这些人,和他们形成同盟。胡雪岩办事有一特点,总是公私混同,当其为公事有求于人,经常把对方个人的诉求和自己的事情放在一起,为对方办私事解其忧而得其情,如此他和对方之间就不止是公事关系而是有恩于对方。另外胡雪岩每办一事,总是利益均沾,宁可自己少要或不要好处也要给对方实惠,于是自己的事就变成了大家的事,每个办事的人都不遗余力。

  中国,无论百年之前还是现在,都是人情社会。做生意、做事情都是人帮人、人靠人才行。胡雪岩识人、拢人之道便是这个社会生存的必备之术。没有这些本事,注定在中国走不了多远,但是如果只靠此道而不顺应社会的发展,也有可能与胡雪岩一样走错方向,不得善终。

  《红顶商人胡雪岩6》读后感(二):功过人生任尔评,我自扪心问无愧

  这部小说足有六本,前四本是讲胡雪岩由白手起家成为当世最大的民族资本家,后两部则是描写了由盛入衰的家道没落,读起来让人不住扼腕叹息,一代商圣出生在了错误的年代。这是一本传记体小说,前四部写的不错,后两部则明显有凑字数的嫌疑,高阳本书写作的特点不在于文学特点,而是用小说的方式把胡雪岩的生平告诉大家,所以看本书的看点不在于文学性,而在于历史性(当然这个历史性建立在小说的基础之上,不是真正的史料)。当然书中对于一些俗语、俚语的运用显得比较下功夫,对人物当时暗语以及语言背后的意图的揣摩解释,也是比较不错的。

  以前有一句话叫做“做官需读《曾国藩》,从商必看《胡雪岩》”,在清末的几大富翁之中,资产不是最多的,红顶也不是最高的,但是名声却是最响的,当时则有“胡财神”封号,为什么会是这样,四个字“在商言商”,他作为一名商人却僭越了这四个字,成功也在此,失败也在此!不过胡雪岩却是我最喜欢的。

  首先来剖析胡雪岩的成功。

  正如前文所言,胡雪岩的一生成功是因为超越了 “在商言商”的的原则。他结交官场,是当时典型的依靠官府做生意的典范,人生的第一桶金正是当时依靠王友龄当上知县之后的第一笔款子。当然这也是王友龄也是胡雪岩最具传奇色彩一笔投资,当时仅仅只凭几次见面和暗中的观察,不惜丢掉饭碗(这是他做人诚实的缘故,接下来再剖析),毅然借给王友龄五百两银子,用现在的话说,这是一笔当时谁也不敢,更准确的说是谁都没有想到过的风投,他成功了,赢得了人生。

  从这个事件中我们不难看出,胡雪岩为人慷慨,善于识人用人;心地善良,做人诚实;敢打敢拼,最关键的是敢想。为人慷慨,急人之所急,处处为朋友着想,绝对不会为了蝇头小利而斤斤计较的,这使得他人缘广泛,朋友面广,当然这个优点在成功之后没有及时的转型,也为他的失败埋下了一些伏笔。心地善良,做人诚实,首先体现在有钱之后开办的胡庆余堂,一个诚心的货色十足的药铺,当然也体现在巅峰之处,囤丝开展中外丝绸大战,他出发点第一是他当时的承诺,其次就是他不忍心看到千万的丝农因此而失去生计。其实敢打敢拼很多商人也具有,但是敢想这点,很多商人就敢不上了,首先是之前风投王友龄,再之后和槽帮结交,成为爷叔等等。

  其实成功在后人看来是不可复制的,每一个成功的人都有他成功的原因和方式,其中诸如时代、环境、机会等都是不可复制的,但是失败来说,却是后人可以借鉴的,一个相同的情况出现,你复制前人的路子,很难成功,但是你能堤防着前人失败的教训,也行你就能避免失败。

  胡雪岩的失败后人最直接的总结是被卷入了左宗棠和李鸿章的政治斗争旋涡之中,其实我认为这并不能成为胡雪岩失败的主观原因,第一跟着左宗棠是胡雪岩在王友龄殉城之后的出路,也是当时算是最正确的选择了。第二,站队,这在任何时代任何局面都是一场豪赌,在左宗棠败绩初现之时,胡雪岩也没有要跳出队伍,如果跳出这个队伍就不是胡雪岩了。当然社会环境,封建时代,战争等因素都是外部因素,就此先不谈了。

  其实我认为胡雪岩失败最大的原因是没有全球战略观,也就是还没有看清当时的国际环境,在小说中,胡雪岩的对外事务都是古应春的一名虚构角色(我考证了一下貌似现实没有这个人物),我们就此分析他这一甩手掌柜使得胡雪岩不能对全球局势有一个明确的判断,在细节中虽说胡雪岩不排斥西洋文化,但是骨子里还是一个典型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商人,我一直困惑的是胡雪岩有大把的钱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出国去看看,即使不做风险管理,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在国外投资,但是至少自己应该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典型的天朝上国的思想。

  其次有管理的科学化程度还是初级阶段,没有对下属的考评监督,在摊子小的时候,他自己能亲自把关各个关口,任命职员,但是当他盘子大了之后,他没有进行科学化的管理。人在钱少的能保持本性,但是诱惑大了之后,谁还能保证呢?有人告诉他当铺档手有问题,建议他交叉任职之后,他居然倒在了美人计之下。这就是没有一个靠制度运行的庞大商业帝国的一角。

  第三,风险管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么大的商业帝国,在钱庄收到谣言开始挤兑之后,没有应急预案,没有措施,在通讯滞后的条件下,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最后,妻妾成群,生活奢侈,我觉得这并不是问题,问题是这种风格会带来风言风语,就是所谓舆论,公司有公关部门,党政军也有宣传部门,任何一个组织不能再舆论上占据一席之地,路难走。

  其实,我个人是很喜欢胡雪岩的,他成功亦或是失败,时事使然。英雄失败了,也是英雄。吸引我的正是他的品质或者说是人格魅力,“厚道”二字以概之,其实胡雪岩也是一个实践厚黑学的人,厚,不是脸皮厚而是待人厚道,黑,能够对外国人黑,对敌人黑,虽然说黑的还不够彻底。

  不用去埋怨社会,能成功的人会抓住机会的。

  《红顶商人胡雪岩6》读后感(三):灯火楼台

  最后一册,复又非常好看起来。虽然大家都清楚萧瑟的结局,但不如作者细细说来,里面的纷繁人事,让人在抄家痛惜之前了然到一些人一些事:正面人物:周少棠,外圆内方,在胡雪岩摊上大事破鼓万人捶之际,唯有他出面不忘少年相交一场,打击了背主的唐子韶;宓本常行一番假死苦肉计,活该假戏真做!胡雪岩终于有机会还了20年前的“老同和”的人情债;最后粉墨登场了两个丑角,算得上远亲的朱宝如夫妇,听着谐音很像“猪不如”,当年巧取豪夺俩长毛的财产,以及眼下狸猫换太子,掉包了螺蛳太太的宝物枕头。见了螺蛳太太的面儿,竟然好无心虚,场面功夫十足,末了还告发官府胡雪岩有藏匿家财之事,无怪乎螺蛳太太自杀去阴司里告状去了!可叹,叹,叹!

  《红顶商人胡雪岩6》读后感(四):一点小感

  看到结局是螺蛳太太的自杀,让人有点惋惜。曾想过胡雪岩后面要有盛宣怀的眼光也不至于钱庄里面没钱,那么多丝没有出手,加上给左宗棠的垫款,居然一挤兑就这么迅速败落了。这是两个主要原因,第三个就是用人不行,一个阜康的主要档手都吃里爬外,还有济公典当的唐子韶那么坑他,却因为月如的美色放过了。最后周少棠想帮他挽回一些,他却还惦记着月如是匹瘦马,一心想这个给周少棠做媒。想当年治另外一个钱庄的档手可有手段了。

  话说回来,人的精力有限,不止那12房太太,还有其他余情未了的红尘故事都好几处。沉迷于声色,没有进取,以至于顽固的守旧,不接受新机器,没有预见自己是左李冲突的牺牲品。

  年轻时候的刘档手不知道去哪儿,那个鹤大人也不见了,陈世龙夫妇也没见了。小说人物断片没个交代。两个为他出谋划策的女人一个七奶奶一个螺丝太太,一个中风,一个自杀。但我欣赏古应春,有性情(喝酒交友懂人情,为朋友都诚心帮助),有专才(会英文,善于和洋人做生意),重感情,取了一个二房瑞香姑娘,那都是七奶奶中风了,三个人彼此都满意。不知道他的结局如何。

  王有龄是个完整的角色,死得其所,何桂清是个悲剧,当典型处理了,乱世之中一个文臣不懂如何带兵抗击长毛自己却跑了,但假设不跑,也估计是死,南京最后成了天京。毕竟不是曾国藩那般的人物。相对而言,盛宣怀就更有眼光和手段,办了洋务,电报,修铁路等等。但人生没有如果,都是不同的人。

  当从做人来说,胡雪岩还是没得说,年轻的时候结识王有龄和鹤大人,到长毛窝里去谈判,对刘不才的运用,和古应春一起做军火生意,特别是杭州被围,胡雪岩想尽办法冒着巨大的风险运粮食过去,虽然没成功,但仁至义尽,胡雪岩的最漂亮之处就是常取得双赢,或者自己稍微吃亏都没关系。过去的人生没有如果,有情有义,光明磊落,荣华富贵,人情冷暖都经历过了。也是一段传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