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村上春树·猫的读后感10篇

  《村上春树·猫》是一本由[日] 铃村和成著作,北京联合出版有限责任公司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29.80元,页数:208,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村上春树·猫》读后感(一):关于村上春树关于猫

  喜欢猫的性格,不管你说它是矫情还是傲娇,就像文中说的,“猫这种生物,确乎有种使人捉摸不透的神秘感。它会突然消失不见,夜里,又突然从附近的暗处蹿出来。至于蹿出来的到底是小猫索玛,还是猫妈阿扬,抑或是邻里的猫,又或者是野猫,我就不得而知了。所以,即使索玛钻进我的被窝里,蜷成一团酣睡起来,我也总有些不安心。索玛尾巴蜷起的地方很特别,我总是忍不住用手指确认一下属于它的微妙弧度。给猫拍照更是难上加难。静物或是风景会一直守候在镜头前,但猫会在何时何地出现,恐怕只有上帝知道。而且,猫不像狗那样呼之即来。”

  村上春树曾说:“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夜里,我就把猫放在膝盖上,一边嘬几口啤酒,一边写起了我的第一篇小说,这至今都是美好的回忆。”(《村上朝日堂是如何锻造的》) 这里所说的“小说”,就是获得日本群像新人奖的《且听风吟》。在这部作品中,猫虽然没有正式登场,但出现了鼠,而鼠和猫自古就是一对不可分离的搭档。而且,作品中虚构的小说家哈特费尔德中意的三样东西中就有猫。所以,可以说这是猫在村上的小说世界中首次亮相。而在其后的《1973年的弹子球》、《奇鸟行状录》、《海边的卡夫卡》和《寻羊冒险记》等作品中,猫都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甚至可以说,村上的小说世界事实上是由猫支撑的,没有猫就没有村上小说。

  关于这一点,日本著名学者、评论家铃村和成在《村上春树•猫》一书中写道:“在村上小说中,‘我’是猫的同类,是猫的分身;猫也是‘我’的同类,是‘我’的分身。”“村上小说的世界,是一个猫化的世界。”“村上的世界,就是以毫无章法的猫为脉络展开的。”“这是一个新奇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井然有序一文不值;没有逻辑才是有效通行证。”

  《村上春树·猫》读后感(二):何止一个闪现?

  铃村和成不是因为春上春树而喜欢猫,也不是因为猫而喜欢上村上春树的“猫派”文学。即使当铃村最初认识村上的过程中得知的是“日本有一位爱猫的作者”的定义,但到如今看来,这只能算是某个契机的产生。

  我更容易把铃村和成与村上春树与猫的相遇,看成一段命中注定,不然也没什么世间力量,让他们如此自然而然地便紧密地走到了一起,缠成今生的结。他们的意识就很自然地相互关联着,铃村联系着村上,村上联系着猫,而猫又联系着铃村。实则,他们全是被猫牵引的关系。也许在文学之间,在一位爱猫的作家和一位爱猫的读者之间,猫很好地作为一条纽带,为读者拧开了通往作者的内心世界。难免,猫又成为了一道捷径。铃村和成就巧然借由了猫捷径,更快更准确地直达村上春树试图表达的深层意识。

  作者铃村和成想弄懂村上,村上想懂得猫的世界,而猫,似乎已经了解人类的社会。这样的认识最深刻的却还是在村上的作品和一些猫派文学作品中。也正是在那个异元世界,猫像一位侠士,来无影去无踪,或生或死任凭处理,它不多说一个字,仿佛早已了然于胸。这份隐隐流泻的洞察和见地,它也没做什么表现,尽管是会经过作者的描绘而展露它的身姿,但一旦窜入了故事,窜进了观看故事的人眼中,就不仅仅是一种体态形状了,却是属于另种棱状的东西。那里的猫像是自成了一束锐光,像一只眼睛,凌光闪闪射着人。本来应该是毫无威慑性可言,却在接收起来的时候,盈上了抖抖索索的暗中情绪。

  对于所见的这些文学作品,极可能是因为作者有被“猫化”的原因,他们才忍不住要呈现出这般强劲的猫磁场。不管是如何平稳安详的面态,或不过是一晃而过的身影,猫的存在感都似乎极其浓厚。也像安放了某种引力,莫名其妙就吸附上人们的神经。它出现,周围的一切立马变成出色的衬托,而未来的未知性便无法阻止似的朝前推动了进程。猫只要现身于文学,那么神秘以及诡异的氛围就在作品章节里钉上了钉子。特别是日本文学中或一些日本电影里,猫一个忽闪,气息就可以到达高点。

  有句话说:“它站在那儿,就是戏。”

  当然,生活中的猫比文学作品里的猫显得无害得多。铃村和成家的阿杨、索玛和小灰都是散漫、快乐、知足的幸福小动物。三只猫早已成为作者铃村的亲人,它们无端的欢乐和无意间讨喜的举动总能无意识的带动作者进入它们的和平空间。显而易见,无论是现实还是想象,猫依然什么都没有做,它们一味地沉醉自我欣赏中,没刻意讨巧,没刻意地侵染快乐,不过一副自足自满的样子,就轻易地,使人或安静、或愉悦起来。铃村其实更多的是处于一种绝对欣赏的状态,《春上春树•猫》这本书,舒展更多的是猫那无意识被欣赏的状态。他家的阿杨、索玛和小灰是永远的主角,主角们在那儿自成一派地演绎着各自安好。而其他的生活细碎,人生价值,内心欲望与难去寻迹的内心形状,都开始依靠着猫主角,找到了另一条可触及的祥乐之界。不禁就把人推向了温情脉脉又和乐融融的边际。

  温馨,清新,深切和细腻的柔和不仅仅是书中图片和文字单方面传递的。如同我觉得铃村和成的居所真好,我觉得那是因为有猫的安住,以及有感情的投入。但最重要的是,还有他的妻子与孩子的融入,才最终促成了这份特别美好又柔情的时光岁月。从这就可以看出,生活中的猫不会属于在孤独环境下发光发热还能自得其满的动物,它们也需要在美满的境地里,露出庸庸的可爱之态。如果用这个逻辑去逐步推定,又会很具说服力地发现一点,就是文学作品中的猫,是因为了文学的孤独,才能够极大散发那样的凛冽气芒。可是很难说猫的各路气场,是绝对的环境使然。毕竟气场也是靠本身质地优良而决定,猫的质地肯定属于精良那类,不然也不会不禁然地便俘获了像村上这样的作家的心绪思路。

  可能铃村是想以猫为出发点去探索村上春树,以找到一个作者在猫为契点之下,所创作作品的合理性。也可能是想用村上春树的笔去寻访猫,寻得一种知己般的共鸣。但无论如何,村上、铃村、猫,三者间已然是有逐渐同化的趋势,大家都越发亲密无间,并且在一个层面上逐渐地汇聚一堂。心思都开始不由得能朝一个方向发展,也不管是猫与人,还是人与人,轻松看透对方的细腻之处,何尝不是迷人的处境。这本书怎么也像是两位爱猫人与猫的友好互动!彼此间似乎都流露着一副心照不宣却暖心偎贴的心情。

  而要说是猫促就了春上的写作风其实不为过。其平稳而断续,偶然与不可预测,都仿佛是一只忽隐忽现的猫的影子。总有意料不到的天外游客横空降落。总像一只猫的闪现与消失。是少有人在写第一部小说时,就由着猫沿路陪伴下来。猫之于春上春树,一个不可或缺的小说主角。如若把猫形容成是村上的小说主场也未必不可。不管作为小说铺展的背景,还是延伸的主线路,还是备具猫的品性的主人公,总之,村上已经把猫的特殊能量发挥得淋漓尽致。并且还仍然让人感到有未被发觉的潜力,在等待村上春树更深沉地挖掘和呈现。作为一枚习惯在村上作品中与猫劈面相逢的读者,当然甚是期待!

  然而,当我在看猫的时候,谁知道我在想什么?

  《村上春树·猫》读后感(三):只有猫知道的村上世界

  中外许多文学大家都对猫情有独钟,无论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多丽丝·莱辛,还是日本国民作家夏目漱石,抑或是恐怖小说先驱爱伦·坡,以及被誉为“人民艺术家”的老舍,都是典型的爱猫人士。猫既是他们生活中亲密无间的伙伴,也是作品里不可或缺的角色。而说到眼下最畅销的爱猫作家,则非村上春树莫属。

  村上春树曾说:“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夜里,我就把猫放在膝盖上,一边嘬几口啤酒,一边写起了我的第一篇小说,这至今都是美好的回忆。”这里所说的“小说”,就是获得日本群像新人奖的《且听风吟》。在这部作品中,猫虽然没有正式登场,但出现了鼠,而鼠和猫自古就是一对不可分离的搭档,有鼠的地方自然也该有猫。而且,作品中虚构的小说家哈特费尔德中意的三样东西中就有猫。所以,可以说这是猫在村上的小说世界中首次亮相。而在其后的《1973年的弹子球》、《奇鸟行状录》、《海边的卡夫卡》和《寻羊冒险记》等作品中,大龄猫沙丁鱼、暹罗猫咪咪、走失的青箭,以及所以没有名字的猫,都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甚至可以说,村上的小说世界事实上是由猫支撑的,没有猫就没有村上小说。

  关于这一点,日本著名学者、评论家铃村和成在《村上春树·猫》一书中写道:“在村上小说中,‘我’是猫的同类,是猫的分身;猫也是‘我’的同类,是‘我’的分身。”“村上小说的世界,是一个猫化的世界。”“村上的世界,就是以毫无章法的猫为脉络展开的。”“这是一个新奇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井然有序一文不值;没有逻辑才是有效通行证。”

  《村上春树·猫》是一本将村上春树和猫完美结合的随笔集,风格清新,文字温暖。作者从生活到文学,不仅对猫的特点和习性进行了惟妙惟肖的刻画,而且对村上小说中的猫进行了深入的挖掘,为读者展示了一个妙趣横生的“村上春树·猫”的世界。作为日本公认的“最权威的村上春树研究者”之一,铃村和成本人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爱猫者。他在法国生活期间,和村上春树一样,曾饱受“猫饥饿”状态的折磨。这使得他和村上春树在猫的话题上产生了许多共鸣。他的研究方向从法国文学转向村上文学,猫起了关键性作用。因此,《村上春树·猫》的成功,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

  《村上春树·猫》读后感(四):只有猫知道村上世界的玄妙

  发现这本书的时候,以为是村上春树写猫的书。等拿到手里时才发现,这是一本写村上和猫的书。没有人比村上春树更了解猫,也没有哪种动物像猫这样了解村上春树,所以吗,只有猫知道村上世界的玄妙!

  作者通过自家养的猫为引子,在写猫中联想到村上,村上的猫,村上的书,更让我这还没有读过村上的人知道了在村上的作品中,主人公都是猫性的,“几乎都像猫一样慵懒,除非被强迫,否者对任何事情都打不起精神来。”“而一旦受到强迫,他们便会产生强烈的抵抗情绪,如同隐藏的尖利的猫爪——和猫一样。”

  “在村上的小说中,‘我’是猫的同类,是猫的化身;猫也是‘我’的同类,是‘我’的化身,分不清主从。村上小说的世界,是一个猫化的世界。

  很喜欢作者在写自家猫的时候,那种温馨、慵懒、惬意的感觉,对猫的特点和习性进行了惟妙惟肖的刻画,并从生化到文学,对村上作品中的猫进行了深入的挖掘,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妙趣横生的“村上春树·猫”的世界。可是,我不喜欢书中所摘录的那些虐猫的环节,书中的描写太详细了,越往下读心情越是压抑,甚至使我一度想要放弃这本书。猫是这世上的精灵,应该被温柔以待的。所以,我无法想象,像村上这样爱猫的人,怎么会这么稀松平常的写着虐猫。也许,正是因为作者和村树想要通过这样的描写,来衬托猫世界的美好。

  毕竟,我们总在做的,是追逐消失的时间。你可得找一个方法来彻底的保留住这些美好的回忆。。。。。

  《村上春树·猫》读后感(五):筒子六读《村上春树·猫》

  #村上春树·猫##铃村和成#

  铃村和成的猫,铃村和成笔下的猫,村上春树的猫,村上春树笔下的猫

  像是随笔,想到什么写什么,插图挺不错

  后悔没有看#海边的卡夫卡#和#奇鸟行状录#,也后悔在看#且听风吟#和#寻羊冒险记#的时候没太注意里面的猫

  “如果给其他作家分类——当然,本书的主人公村上春树是百分百的猫派;村上龙是猫派吧(这个有点微妙);森鸥外是犬派;夏目漱石是猫派;太宰治是猫派吧……不过要说最极致的猫派,绝对是谷崎润一郎。”

  好巧,因为看这本书之前就打算下一本看谷崎润一郎的《痴人之爱》,原来谷崎润一郎也是个猫派作家

  “无论多么豁达的人,如果正睡得香甜时被人撬开眼皮,都会不高兴吧?但猫在睡觉的时候,不管你是掐它,还是挠它,它都不会生气,或者说,懒得跟你生气。”

  确实,刚睡醒的猫脾气最好

  “猫也会撒娇,当它们觉得寂寞时,就会爬上主人的膝盖,或跳上摊开的报纸,随意那么一坐,千娇百媚。但它们绝不会像狗那样又摇尾巴又吐舌头来讨好人类。”

  养了猫之后确实不喜欢狗了,太谄媚,太粘人

  “没错,猫就是这么矫情,你召唤它的时候,它反而故意不肯现身;而等你几乎要忘记它的存在时,它又会不知从哪里冒出来。”

  叫它到跟前来,怎么都不肯来;不理它倒床上看剧,过一会儿就会跳到床上睡在一边

  “熟睡中的猫,带着某种使人安静的魔力。在猫有规律的呼吸声的感染下,心中的兴奋也变得静静的了,没有一丝涟漪。我蹲下来抚摸猫的身体。村上春树所说的那种‘小而切实的幸福感’像彩色的泡沫一样渐渐浮上来,将我轻轻围住。”

  养猫确实能给人带来小确幸

  “桌上的照片里没了猫,只剩空落落的椅子;书里再也翻不出猫毛,文字变得枯燥无味;没有猫来抢食,吃再美味的早餐也还是味同嚼蜡;午后望着阳光懒懒地洒在空荡荡的院子里,你忽然害怕起来——原来整颗心都已空了。”

  没有猫的生活,原来被塞满的心空了

  “猫在何时消失都不足为奇。它们的存在感如此稀薄,犹如悄无声息的影子,而这也更衬出其可贵。若非因为那似有似无的存在感,人类大抵是不会这么重视疼惜猫的。人类习惯于追逐消失的东西。”

  人类都习惯于追逐消失的东西

  《村上春树·猫》读后感(六):无关村上

  完全是因为村上春树才看的这本书,看了好一会才发现,这只是以村上春树作为噱头写的书,很好的一个吸引点,但还是觉得很勉强,若是不以村上来吸引人,好好写一本关于猫的书,内容真的很不错,能感到满满的惬意和慵懒。

  作者是个极爱猫的人,家里养了三只猫 阿扬 玛索和小灰,把自己归为猫派,与村上春树看齐,文中引用很多村上 三岛由纪夫的文章,描述猫的故事 秉性 生活 猫与人 猫与女性。作者称村上的世界 ,就是以毫无章法的猫为脉络展开的 。这是把猫融入自己的生活和生命才有的感悟。

  猫给作者带来灵感,而作为作者,村上把猫化做笔下具有灵性出神入化的角色

  作者在文中不断提及村上以及他的作品《寻羊冒险记 》和《奇鸟行状录 》,看起来更像是读后感,不喜欢这样用村上来吸引读者的书,如若是一本完全描写猫的文字,说不定能更出彩,更让人产生共鸣,全书读下来有一种在恭维村上的感觉。

  除去村上的部分,还是很喜欢作者对自家猫的描写,细腻而又温馨,爱猫之人多少能产生共鸣。

  熟睡中的猫 ,带着某种使人安静的魔力 。在猫有规律的呼吸声的感染下 ,心中的兴奋也变得静静的了 ,没有一丝涟漪 。

  夏日的傍晚 ,小灰趴在墙边睡觉 ,表情一贯的忧郁 ;阿扬躲在凳子下的阴影处乘凉 ,两只前脚挂在凳脚之间的横杠上 ;索玛不知在花盆里找什么 ,刨一会儿土就停下来仔细看一看 ,然后继续刨 。安静得不带任何杂念 。远处列车轰隆 ,开往繁华的尘世 。我的心底却回响着 “夏日结束时的海鸣般的隆隆声 ” 。三口之家 ,加上三只猫 。

  ——小而切实的幸福感 。

  《村上春树·猫》读后感(七):小而切实的幸福感——读《村上春树·猫》有感

  心理课上,老师讲到,人首先倾向于喜欢那些和自己相像的人,这是人的本能。我想这也是我总是寻找猫猫主题的书籍来阅读的原因吧,在潜意识里一定认同了爱猫的人一定有很多相似之处,一定可以互相慰藉的想法。

  【铃村和成】

  买这本书的时候,我还以为这是村上春树写猫的书呢,真是粗心的我。原来这是一位叫做铃村和成的日本学者、被称为“最权威的村上春树研究者”写村上春树和猫的书。

  铃村和成在后记中写到:“人和猫的邂逅,是世间最美丽的邂逅。也许起于偶然,也许早就注定。”在读完本书之前,我一直以为研究村上春树的作品是他的主业,还隐隐的想吐槽说这本书是不是就像一份课后作业一样,他将村上书中和猫猫有关的部分进行研究,就像个命题作文一般。直到读到书的最后三页才看到:“多年以前,我从朋友的评论中知道一个叫‘村上春树’的人喜欢猫,我一直都主攻法国文学,所以当时不以为意。直到后来读到《寻羊冒险记》,深受沙丁鱼的影响,我才开始认真读起村上春树来。所以,如果没有那只‘到了年纪’的老猫,也许我到现在还都不认识大冢、青箭、咪咪、妙子……当然,也就没有这些文字。”

  读到这里,忽然觉得整本书都好似一个美丽的邂逅。从猫咪的角度研究村上春树的作品,一定不是文学界常规而主流的切入,但却是两个有着共同爱好人的最本质的碰撞!被关注本身就是一种幸福,无论是赞扬还是批判,更何况是一个志趣相投的人的分析,我想这本书中同时承载着铃村和成、村上春树、猫咪以及我们这些读者的幸福!

  铃村和成说,“这本书收录的文章,是这些年陆陆续续写出来的,有新有旧,有生活有文学,但都和猫有关”,文字的诞生是随性而自然的,文字的风格也是如此,全书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就是简单的记录着生活,记录着铃村和成眼中的村上春树与猫,但字里行间铃村和成的性格却跃然纸上。如果说在莱辛《特别的猫》中我感受到了一位女性的温暖细腻,以及英国人特有的绅士风格。在这本铃村和成的《村上春树·猫》中,我看到了一个有点日本大男子主义的幽默爱自嘲,用流行的词儿说有点“屌丝”的男人。

  书中找不到多少小清新的文字,但好几次把我逗乐,当然里面关于“虐猫”或与猫相关的恐怖故事,以及在这些残忍事件中透露出的快感,是我对日本文化不接受甚至有些排斥的地方,我快速的掠过了那几部分的文字。

  不知以后还会不会遇到铃村和成的作品勾起我阅读的欲望,但很高兴认识这样一位喜爱猫咪的学者!

  【村上春树】

  初识村上春树的名字,要么是高三的时候在贝塔斯曼书友会的书目推荐的册子上看到的吧,要么是在各种杂志的小散文中看到的,在心里这个名字成了小资的代名词。大一的时候在收拾的整洁的宿舍小书桌前,关了寝室的大灯,暖暖的小台灯下,喝着普洱茶,“小资”的阅读《挪威的森林》。书中的具体内容记不清了,但会记得村上春树的文字很生动,因为十多年过去了,书中的故事好像有些画面留在脑海中。只是在这本书里没有发现村上春树对猫的深厚热爱。

  铃村和成摘录了村上春树对猫咪的一些描写,比如“两只猫沉沉地睡着。看到猫熟睡的身姿,我也得以安下心来。我深信在猫安心睡觉的时候,不会发生特别恶劣的事情”,“猫毛吸满阳光的温暖,告诉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部分,让我明白这些片段,又组成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这个空间中存在的事物,其他空间中也一定存在。我如此感觉着。”——字里行间,就像他说的“小而切实的幸福感”在流淌。他当然还写了猫很多其他的侧面,有的是他对猫的情感,还有他对人生的看法。

  也许,我也应该像铃村和成一样,开始读一下《寻羊冒险记》。

  【说猫】

  这篇读书笔记最终回归的主题还是“猫咪”,尽管和铃村和成有中日文化的代沟,但对猫咪的看法,却又那么多相似的碰撞。

  他在书中前后几篇短文中都提到了猫应该算“女性动物”,“柔软的躯体、婀娜的动作、漂亮的皮毛,不管怎么看,猫都应该是女性”,他讲到猫的神秘、讨巧或骄傲、聪明而自主,字里行间充满着对猫或者说对女性的尊重与宠溺。这就是我们所爱之物因相似而碰撞出声音的部分,是我喜爱迷人的生灵的原因,我希望人与动物、人与人之间都能保持着这样一种亲密,却又各自独立自主的亲切。在与狗狗相比,更爱猫咪的原因,也是觉得狗狗对人过度的依赖会带来些心理的疲惫吧。

  他写到,“无论多么豁达的人,如果正睡的香甜时被人撬开眼皮,都会不高兴吧?但猫在睡觉的时候,不管你是掐它,还是挠它,它都不会生气,或者说,懒得跟你生气”。“爪子是猫鲜为人知的秘密武器,足有一厘米长,如果猫愿意,随时都可以割断人的喉咙”,“但猫似乎决心不对人使用爪子”,“她将非洲大草原带到了卧室”。这是只有真正爱猫之人才能发现的猫咪优秀的品质,绝不是那肤浅的“猫是奸臣”的评价。猫咪其实是一种特别重感情的动物,说她是“奸臣”的人无非是在用人类的欲望去要求猫罢了,它是绝对不屈服于束缚的自由的生灵,你给它自由的爱,它一定会给你温暖的幸福的爱!

  晚安,这迷人的生灵~

  《村上春树·猫》读后感(八):小而切实的幸福感

  被封面那只酣睡中的喵星人吸引了目光,

  然后看到了村上春树四个大字,

  再然后就收入囊中了。

  本以为是村上春树写的关于喵星人的书,

  回家把包装纸拆了以后,

  才发现作者是一位叫铃村和成对村上君和喵星人都很有研究的学者。

  跟着他的脚步,

  一步一步靠近村上君所构造的世界,

  惊愕于原来村上君的世界竟是由喵星人所构架起来的,

  没想过喵星人的魅力如此之大。

  透过铃村和成的逐层分析,

  让我见识到喵星人是如何地超乎时间空间的存在,

  让我也想试试看戳戳喵星人柔软的身体时,

  是否也能穿透了它的身体而到达另一侧。

  散文式的文章无处不透漏出那惬意,

  犹如那些与喵星人的场景都投影出来,

  让人感到静谧。

  关于那些喵星人被残忍对待的段落,

  总是看得很难受,

  或许那里面包含了很多的寓意,

  也知道这个世界会有伤害喵星人的邪恶力量存在,

  但还是满心祈祷喵星人能逃离。

  咕噜咕噜地叫着的喵星人总是会让人会心一笑,

  它那快乐的心情也借此而传递到了我们的心底。

  如果将来有机会养喵星人,

  我一定会试试看在它们咕噜咕噜的时候,

  把耳朵附在它们身上,

  然后听听那夏日结束时的海鸣般的隆隆声。

  文章中不乏好的词语与句子,

  特别是有些关于对喵星人的描写实在有趣与新颖的很,

  不知道日文原版是不是真的这样描写,

  但中文翻译来说,

  真的有很多喜欢的词句,

  就像那句:

  人和猫的邂逅,

  是世间最美丽的邂逅。

  因为喵星人,

  才会使作者有如此多关于喵星人的感想。

  喵星人真的有致命的吸引力,

  喜欢上就戒不掉了。

  想像作者那样被村上春树所说的那种小而切实的幸福感,

  如彩色的泡沫一样将我轻轻地围住。

  《村上春树·猫》读后感(九):猫之随想|原本猫的世界也很美好

  如果说它不好,是真的不好。犹似挂羊皮卖狗肉,挂着村上春树的名字,即使是“最权威的村上春树研究者”,总归也不好生硬地将村上和猫放一起来写随笔,倒不如前面几篇就自己的想法随意写写猫的故事。

  如果说它一无是处,倒也不是。书本哪里有绝对的坏呢?

  可能是我没有那么喜欢猫,平时没怎么亲近猫,在阅读作者的文字中对猫居然生出一种新鲜感,觉得它们是很有个性的生物。我也为作者胡思乱想的奇妙想象力折服,养猫爱猫的人估计都挺可爱的吧。

  比方说,我是从没想过猫是男是女这种问题的。作者觉得猫很爱干净,一有闲暇就梳理自己的毛发,所以应当把猫划分到女性的范畴中。女性确实也是这般爱美,我属于不怎么讲究的,讲究的女生一般包里会带个小镜子,带上粉饼,在外头时不时补个妆,手机做镜子捋捋头发,时刻美美的。

  《村上春树·猫》读后感(十):我是猫

  这篇文章可不是阅读夏目漱石《我是猫》的感想,是为了铃村和成《村上春树·猫》,况且夏目漱石的作品还未曾阅读过。尽管如此热爱村上的书,但是猫是如何也喜欢不来的。我可以因为村上春树试着去听爵士乐听古典乐,试着在睡前喝上一小杯威士忌,猫喜欢不来。这本书的作者铃村和成对村上春树的作品相当熟悉,在日本被誉为“最权威的村上春树研究者”“第一个真正走进村上春树和猫的世界的人”。除这本书以外,还拥有《村上编年史1983—1995》《未然或已然:村上春树和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这两本著作(大陆未出版)。铃村和成和村上春树和诸多共通点,都是日本人,都写书,还搞翻译。也是大学教授。这么看来,大陆的林少华老师同样如此,作家、翻译匠、大学教授。铃村和村上的最大共同点是爱猫,铃村研究村上春树也是缘于“猫”。见《村上春树·猫》第182页,“多年以前,我从朋友的评论中知道一个叫村上春树的人喜欢猫。我一直都主攻法国文学,所以当时不以为意。直到后来读到《寻羊冒险记》,深受沙丁鱼的影响,我才开始认真读起村上春树来。所以,如果没有那只“到了年级”的老猫,也许我到现在都还不认识大冢、青箭、咪咪、妙子……当然,也就没有这些文字。”这本书就这样应运而生。

  村上春树的作品关于猫的描写数不胜收。有这么一个故事我印象很深,来自于村上小说《斯普特尼克恋人》:堇从报纸上看到,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八年前死了丈夫,便养了几只猫度日。有一天,老太太忽然心脏病发作死去,关在屋子里的几只猫竟把死去的老太太吃了。

  读过那么多村上的书,也读完了铃村和成《村上春树·猫》,还是不喜欢猫,这和我从小到大的经历有决定性的关系。在幼年的时候,爷爷养了一只猫,也叫“咪咪”,我通常都不会搭理它。我在小凳子坐着看《西游记》,门是开着的,猫坐着门中心,也看着电视,好像它也看得懂似的。我唯一一次被咪咪抓伤是在一个冬天,天下着雪,猫在吃食物,我的玩具滚到了猫碗旁边,准备伸手去剪,不料猫突然把爪子伸过来,顿时一条口子,生气极了,转身进了屋子。最可怕的一个晚上,也是发生在冬天,我坐着看电视,门是关着的,为了省电,灯也没开。电视机是热的,猫就趴在电视机上睡,我不知道,专注的看着电视,突然,猫眼一睁,黑屋子亮起两个点,我顿时毛骨悚然。不知道是我念几年级的时候,猫莫名其妙的失踪,我甚至没有感到一丝悲伤。高中有一段时间在学校住宿,那时常看的书是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我的宿舍楼后面就是荒山,每到半夜万籁俱寂的时候,会很清楚的听到“婴儿哭泣的声音”,是猫在叫,对我来说实在是太恐怖了!类似的这些事情,在我的学生时代实在是发生的太多太多、不甚枚举,当然现在半夜听不到了,猫的坏印象在我脑海已经根深蒂固,难以改变。

  可是我常常觉得我是猫,这种情绪大概是从大学时开始的。关于猫的记忆,似乎总发生在冬天。我翻开大学时写的日记,“阳光在九点钟出现,靠窗真的是一种幸福。晒过阳光的人会变成慵懒的猫,黑色的猫,白色的猫,各种各样的猫,绝不是寓言,每个人都因为阳光直射而变成了慵懒的猫。”我在大一时安静的可怕,觉得自己就像一直慵懒的猫,没有生机。

  说回到《村上春树·猫》这本书,好几篇文章趣味盎然。比如《猫派和犬派》,把作家分为猫派和犬派,铃木和成和村上春树一定是猫派,夏目漱石写了《我是猫》,我想他一定是,还有比较著名的日本作家村上龙、太宰治、谷崎润一郎……中国这边,我想安妮宝贝一定是猫派。至于犬派,如果不划定身份,我就是,日本著名小说家芥川龙之介(代表作《罗生门》)是犬派。中国的“童话大王”郑渊洁我想也是犬派,他家里就有一只巨大的狗。

  《挑食是个坏毛病》这篇文章深有体会,童年的那只咪咪也是十分挑食的,而且猫和狗都有一个有趣的共同点,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体会,就是小动物不喜欢你看着它吃碗里的食物。我只要看着猫吃东西,猫立马不吃了,转身走开。后来养的狗同样如此,狗跟猫比起来,好养的多,什么食物都吃,唯独一样,那就是狗肉。不管多饿,只要闻一下,发现是狗肉,绝对不吃。狗肉的味道它是闻的出来的。

  还有好多篇有趣的文章,大家读读这本书,定会意犹未尽。咦,看着正有味来着,怎么就读完了。文章选的照片也很有意思,猫实在是这个世上最萌的物种,不信你也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