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妩媚航班读后感精选10篇

  《妩媚航班》是一本由笛安著作,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28.80元,页数:424,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妩媚航班》读后感(一):2013.8.18

  圆寂 以前的每一篇都很棒 最喜欢广陵 也很喜欢 莉莉 笛安在这篇小说开始之前写了几句让狮子座的我们很感动的话

  圆寂 之后 最喜欢的是 宇宙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你生我,我生你,我们合二为一,就是宇宙,就是永恒。” 结尾这句话实在太妙

  西出阳关 能是我的阅历太少 看着不太懂 挺无聊的

  光辉岁月 序可言写 “送给我的好朋友宾妮” 忽然觉得用小说当作生日礼物可真棒啊 就内容觉得这篇小说中间挺无聊的 可以往短了写 结尾挺好 我想“正如我爱你”是对陈浩南说的吧

  《威廉姆斯之墓》 摘一段喜欢的:

  “那些光芒四射的人物传记里面,总会记录一些标志性的事件来证明这些了不起的人的轨迹。但是,像我这般卑贱的生命,或者用不着那么醒目傲岸的灯塔,用不着那么清晰的航标,一切都发生与混沌之中,没有光芒来提醒我。什么时候,我已遍体鳞伤;什么时候,我已脱胎换骨;什么时候,我已万劫不复。”

  只是我很不理解 为什么她会把客死他乡当作唯一的梦想

  胡不归 看了有些难受 忽然变得很害怕衰老 还好以前从不担心要不然现在年轻的生活也会被这残酷的问题搞得乱糟糟

  舞美师的航班写 “我对自己笑笑,我知道也许我被打垮了,被无法像别人那样说话的自卑,被那片渐渐远离我的西伯利亚雪原,被恐惧” 可是我依然期待自己进入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 期待被恐惧 我觉得庞大的世界里一无所有 是可以被同意像获得新生一样重新开始的 我期待重新开始努力的自己

  洗尘 只觉得这个想法很奇妙

  亲爱的笛安 现在我读完了你的十年 我会和所有爱你的读者们一起 等待你的下一个十年

  《妩媚航班》读后感(二):活得妩媚

  其实 是为了秉承我五字原则 实际上 我想起的名字是

  人还真是奇怪的生物

  每次我读完书 总能激起我儿时当作家的梦

  就像每次看完画展 总会在脑海中浮现出莫奈的睡莲和米勒的拾穗者 他们都是那么色彩明丽 永远不会像毕加索或梵高徒有虚名顶着天才的光环不羁于世事

  就像每次看完上世纪的碟片 总会想象自己超越了时空的束缚 前一秒还在花样年华里的繁华香港 后一秒就穿越到了老北京的大大小小的胡同

  所以说人是奇怪的生物 总会在看到令人唏嘘的镜头或篇章时 落下眼泪

  总会在啼笑皆非时 扯开嗓子哈哈不止

  其实笛安写《姐姐的丛林》时还真是个孩子 喜欢长得英俊的男子 喜欢把所有美好的词语赋予如月亮般皎洁的男子 喜欢让自己的主人公带着自己所没有的特质 喜欢他们坚贞又壮烈的爱情

  安琪妈妈说:她很庆幸自己没有跟自己14岁喜欢过的男孩在一起 因为她知道未来会有一个像爸爸那样的男人来爱她

  安琪爸爸说:安琪值得一个不只是不错的男孩子

  安琪自己却拖长声音说:爱情就是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我看到安琪爸爸带她去吃麦当劳的时候 很自然地 我想起了我的爸爸

  我记得在我也是14岁的时候 刚搬了家 不远的地方就是所大学 那时候每到周日 他总会带我到大学里去打打乒乓球 看我跑跑步 跟我一起吃肯德基的早餐 然后我们一起到书市转转 到了中午又一起去奶奶家吃我爱的香菇菜心

  那时候 他做完手术也就一年多 戒掉了烟酒 所以他突然有了无限的时间来陪他的女儿 那时候 我喜欢跟爸爸说我在学校的故事 我告诉他谁谁谁今天被老师批评得掉了眼泪 谁谁谁回答的问题多么搞笑

  当我此时此刻回想起这一切的时候 我是多么难过又多么欣慰 我多希望那样的日子能长一点再长一点 也多感谢我曾经拥有过那么美好的时光

  有梦的日子 都是好的

  就像童话里每个灰姑娘都曾经梦想有一个身披铠甲骑着白马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的王子 可是人是活在现实中的 找到自己喜欢的人都是那么的不容易 又何况要彼此相扶到老走一辈子呢

  所以妈妈 我想说

  不要再替我分析我的初中高中同学了 也不要再叮嘱我绝对不能找大学的男孩子了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绝对啊

  因为我知道 总有一天 我会遇到像爸爸一样爱我的男人去好好疼爱我

  《妩媚航班》读后感(三):淋漓之后的平静

  上初中的时候,听说了笛安这个名字,但是只是听说,并没有接触过她的文章,以为是写言情小说的。直到今年,看到了书店有笛安的读者Party,一直也想参加类似的活动,如今,机会来了,果断在第一时间报名,但是,之后一那么一段时间的小纠结,因为从来没有读过笛安的作品,在与闺蜜聊过之后,还是去吧,原来,我一直都误解了。很庆幸自己去了,收获颇多,让自己的世界宽阔了许多。

  翻开书,只是几页,便将我完全吸引了,笛安对文字的驾驭,是我读过80后作家里,最能吸引我的。《妩媚航班》,字里行间,让人隐隐约约有一种通感,在这里没有白莲花,没有矫揉造作,有的是酐畅淋漓的青春,是敢爱敢恨,是无所顾忌。最喜欢的是《姐姐的丛林》,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无关对错,只是没有在合适的时间遇见那个对彼此来说刚刚好的人,那是小小身体里干净而激烈的颜色。每一篇,都会给人一种惊喜,出乎想象,你完全想象不到,这样的文字来自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子。笛安很美,声音很动听,外表就是温婉的女子,但是流露于笔下的是另一种静静的澎湃,笛安的世界里,爱恨与生死,伤痛但不会欲绝,一切过后的那一份平静,回归平淡。彼时花开花落,此时黯然神伤;那时年少疯狂,如今默然回望。是不是每个人记忆深处都有一个和现在的自己完全不一样的人存在,不曾对任何人提起。

  《妩媚航班》读后感(四):胡不归

  没有文化的我看到这个题目以为它是一个人的名字,通篇读过之后发现并没有关于它的解释,百度之后才知道是:为什么不归去呢?

  是啊,为什么不归去呢?一个活了长达一百零四年的人,他为什么不归去?

  整个文章用与死神的四次见面不动声色地串联下来,而每一次,他的生命观都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第一次:75岁,他收到了癌症化验单,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普通人一样,佯装勇敢告诉自己死没什么好怕的,那样子,仿若一个不得不奔赴刑场自我安慰的囚犯。第二次:他在手术之后侥幸存活,面对着生死不定,他开始更加害怕,然而死神依旧没带走他。

  渐渐的,他在惶恐之中开始享受活着的乐趣,儿子和妻子的逝去让他更加珍视自己的生命。第三次:他毫不掩饰自己想活下去的欲望,求着死神不要带走他,甚至再也不敢与死神相见。

  也许是在漫长的寂静岁月中,他寻找到生命的平和,他开始怀念死神那张亲切温和偶尔狡诈的脸,你看,我们所害怕的东西,到头来其实也没什么。

  所以第四次的时候,他甚至有点不耐烦地说:带我走吧。

  可惜生死永远由不得我们,死神永远是那副慧黠的笑容。

  在最后,留下我这篇文章里我最喜欢的话吧:不能说真话,也不能撒过分的慌,这就是活着。

  《妩媚航班》读后感(五):迷路在姐姐的丛林,男人都是混蛋。

  我只想说男人都是混蛋。但是却是让女人心甘情愿去爱的混蛋。

  算了,我把这句话改成其实每个人都是混蛋,但是每一个混蛋最起码都有一个傻瓜心甘情愿地、不顾一切地、飞蛾扑火地、热烈地爱着。

  爸爸本身就是个集所有丑恶为一身的混蛋。

  妈妈,虽然确实不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但是又有谁是呢。我猜当初爸爸和妈妈走到一起,绝对和爸爸的痴心追求有关。

  妈妈有才华、会持家、懂得宽容,不,其实是隐忍。

  当看到爸爸和绢,自己的妹妹粗暴的在自己家搂在一起的那一刻,妈妈选择了隐忍。这种隐忍是基于什么呢?女性与生俱来的软弱?我想不是的,是基于爱。因为爱,你才能看得到我的软弱,才能读得懂我的宽容。

  爸爸作为一个丈夫是一个混蛋,因为他已经逾越了忠诚的界限。爸爸作为情人?炮友?我不知道怎么定义爸爸和绢姨的这种关系,还是说姐夫吧,爸爸作为姐夫,也是一个混蛋。

  爸爸被绢姨的妖娆所吸引,荷尔蒙和肾上腺素剧烈地发作,爸爸把道德和伦理抛到了脑后好远好远的地方。然后呢?事情败露,一抹嘴巴,爸爸和妈妈一样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然后爸爸对我说,你娟姨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你娟姨会这样是因为她不自爱。

  当你粗暴的搂着绢姨细软的腰肢的时候,你想过你会这样来评价她吗?

  爸爸作为一位教授,同样还是一个混蛋。最出色的学生?最会帮你写论文的学生吧。不知道谭斐和江恒为你做了多少黑工。你真的以为你很了不起是一位什么都懂的文学教授吧。一位什么都懂的文学教授是不会像你一样肤浅地说,最喜欢的作家是谁,最瞧不上的作家是谁,因为他们体内蕴含了体味生命大美的情操。

  爸爸作为一个人,只能被称为一个混蛋。

  虽然爸爸会说出很多冠冕堂皇的正当辩护来标明自己的立场,虽然爸爸被姐姐、妈妈和我,还有绢姨,谭斐和江恒都谅解了。爸爸还是一个混蛋,原谅不代表爸爸不是混蛋。

  谭斐,你是一个苟且偷生的混蛋吧。

  真好,善良的姐姐配合着你演着那一出貌合神离的狗血的戏。姐姐真美,真善良,因为姐姐知道我喜欢你。

  谭斐,你是一个连自尊都丢掉了的混蛋。但是如果那一夜,你选择不进入我,我会更看不起你。不,其实我是会更爱你。因为如果你选择不进入我,你看起来就不会像你一直看起来那样那么苟且偷生。

  为了做爸爸的研究生,你已经没有了尊严。

  为了满足妈妈把你和姐姐配成一对的妄想,你也丢掉了人格。

  后来你决定不和江恒去争抢那博士生的指标。哦,其实你没有决定不去殊死一搏,因为你打电话给姐姐了,只是姐姐不再配合你去演戏而已。

  我是多么希望你的签证顺利成功,让你全奖去美国读书啊。

  这样,你看起来走得还有点尊严。

  刘宇翔,如果你一直执着地去追我的姐姐,我一定会对你刮目相看。可是你没有。你没有姐姐的刚烈和不顾一切。你只是在逆着光的那么一瞬间有了一些生理感觉。当你看清了姐姐不太好看的脸,你就立刻后悔了吧。

  刘宇翔,当你狂虐地吻住我的嘴,我更希望和你同归于尽,你是一个混蛋。你明明知道我爱的是谭斐,而我希望你好好的爱我姐姐,但是你居然来吻我的嘴!我想伸出手掐住你的脖子,把你掐死。

  江恒,其实你不爱绢姨,绢姨只是你的鸦片。你借着绢姨的妩媚来麻痹自己而已,你心里只爱一个人,就是你同居七年和别人结婚的前女友。你可以对绢姨好一点的,其实你并不在意绢姨能不能生育。

  你们这一些男人呢,都是自私的混蛋。

  如果我没有被妈妈生出来就好了,就不用懂得这一切。

  我懂得爸爸和谭斐都是混蛋,但是我还是爱他们。深深的爱着他们,深入骨髓的爱着他们。

  我懂得江恒的死是解脱。

  刘宇翔这个应该进公安局的人真的进了公安局,不是被抓进去,居然做了警察。他会继续以卑鄙的肮脏的人格生活,也许那才是人生的常态。但是老天,在看着呢。

  你信不信。

  《妩媚航班》读后感(六):你一路向前的妩媚

  这本《妩媚航班》,已经是我读过笛安的第七本书,也许和很多人一样,最先通过《西决》走进她的世界。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讲故事的人,平淡生活化且带点儿家长里短的剧情,以温泉般汩汩流淌,却深不可测。于是,我认识了郑西决,一个有点儿决绝的名字,他像是一座塔,永远固守在龙城,不偏不倚的屹立在所有需要停靠者的心中。他性格中的隐忍,总是最能打动我的地方。记得西决当中有一个段子,我读了上百遍,是他做梦,梦见已故的妈妈给她包饺子。

  于是在梦里,他这样幻想了与妈妈的时空对话:

  “ 我想跟她说,我有什么资格放纵自己,不让自己熬过去呢,是你把我变成了一个丝毫不敢人性的人。

  我想跟她说,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想问你的,对你来说,一个只剩下你和我相依为命的世界,一种只有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的生活,真的那么可怕吗?

  我想跟她说,你走吧,你知道吗,你这样来看我让我觉得我是在坐牢。我的确是在坐 ‘生’ 的监狱。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越狱成功。但这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所以你回去吧,替我问候爸爸。”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段子特别打动我,可能仅仅因为他是一个“丝毫不敢人性的人”?我同情他,我可怜他,我笑他不敢也不能自始至终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活着,可是,我们每一个人谁又不是呢?可是西决,却以最惨烈最悲情的结局,向我们我们每一个人证明了他的人性,所以我一直不喜欢《南音》的结局,可能在我心里,始终不希望这座塔就这么倒下的原因,只有我自己知道。

  读过笛安所有书中的女性角色,我曾发现了一个共同的特点。宋天杨,夏芳然,郑东霓再到《姐姐的丛林》当中的绢姨,每一个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女孩”,她们“坏”的各不相同,她们都很美丽,她们都曾为了自己所谓的自由所谓的爱情而丧失过青春年华里宝贵的纯真。我常常在思考,笛安到底喜不喜欢她笔下的这些命运多舛的女性角色呢?她们几乎都没有幸福的生活,都曾在年轻时被自己的美丽和放荡带入歧途。可笛安为什么将她们人生中的璀璨华丽书写到淋漓尽致,却在最后安排一个谈不上是好是坏的结局草草了事?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日渐成熟的笛安,是多么地爱着她们。

  03年,笛安创作《姐姐的丛林》,那个时候,她只有二十岁,这是她只身一人在异国他乡留学时独自完成的,我猜测那个时候的她,一定是经历了什么。或许是在中西方文化差异的冲突下,她开始有了小小的转变。于是绢姨诞生了,绢姨喜欢放浪形骸的大笑,我在她身上总能看到日后东霓的影子,可是,她的随性自由,敢爱敢恨相比较东霓而言,缺少女性该有的自尊自爱,除去绢姨,其他的女性角色,都具备这样的特质,所以她们的结局稳定而踏实,只能说,成长的过程和所经历的事情轰轰烈烈。

  大抵每个用文字抒发情感,特别是创作故事写小说的作者,都会将自己的个人情怀植入在自己笔下的人物当中。她一定很爱他们,很崇拜她们,但又不能成为她们。于是有了自我意识上的矛盾和分歧,我不快乐于你们的不幸。

  我想对自己幻想出来的你们说一些话,生活限制了我想做的,我都赋予给我创作的角色,我编织了你们的人生,你们编织了我的梦,我时刻能感受到,你们就在我的身边,我们互相陪伴,诉说心肠。你们曾揭开我的丑恶,陪伴我游走在对与错的边缘。请答应我,即使有一天,我不再需要你们,也不要挥手与我道别。

  就这样陪着我,一路向前的妩媚。

  《妩媚航班》读后感(七):关于笛安的三个关键词

  笛安是一个好的小说家吗?

  答案是肯定的,除去销量和各种名誉不谈,在这本中短篇小说集里笛安也的确毫无掩饰地展露了她的才华和野心。

  首先从主题上来看,这本书收录了笛安从出道至今的成就最高的13篇小说。

  其实写作的主题无非就是“生老病死,爱恨情仇”这些生活中的凡人凡事而已。笛安也不例外。

  在我看来《姐姐的丛林》《莉莉》《怀念小龙女》以及《请你保佑我》都在讲述同一个主题:一个女人从青春到成熟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往往是充满了背叛、情欲和暴力的。

  坦白而言,在看这四篇小说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看的是同一个故事。这四个故事除了主题相似意外,故事里的女主角也相似(虽然莉莉是一只母狮子),不管她的名字是林安琪,还是海凝或者是那只狮子莉莉。

  这四个故事里,《莉莉》借一直母狮子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来比喻一个女人生命中所要经历的“爱恨情仇”,而其余三篇则基本上可以概括成一句话:一个从小就想要“颠倒众生”的女人最终只过上了平凡的生活。当然这一句话背后有着不尽相同的惨烈故事,不过归根结底依然只是“爱恨情仇”。

  如果一直停留在“成长”这个主题上,无论笛安让那个叫林安琪的女孩再经历多少不堪往事也无法换来自己在文字上的成才。所幸笛安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苦难”这个主题在文学中也占有相当大的分量。笛安在《圆寂》中,借一个天生的“肉球”来讲述人在绝望之时是如何与苦难相依为命的。这是这本短篇小说集中最为深刻的一篇。

  《宇宙》是某一次《文学之新》的比赛题目,当时除了参赛选手意外也邀请了几个《最小说》的人气作者进行了“命题”作文。笛安在这篇小说里讲诉了一个“不存在”的人,一个还未出生就已经死去的人。正是因为他的“不存在”,才反而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局限变得“无处不在”。而“宇宙”这个词的本意,就是“时间和空间”。

  《西出阳关》是“最后,我们留给这个世界的”这个选题下所作的。这个选题本身就带有一种强烈的告别意味。换言之,在你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你还只能说最后一句再见,你将会对谁说。笛安选择了一匹蓝色的马。因为对笛安而言,这匹马才是她在这个世界最深的眷念同时也是最痛的折磨。

  这匹马是她的小说。笛安谈到过,她感觉世界就是一片寂静的旷野,而唯有她的小说,那匹蓝色的马,才能带她走出去。但是驯服这匹马的过程并不顺利,就像每一个想要写作过的人所经历过的一样,旷野太大让人常常迷失方向,而马太冷漠并不常与人亲近。

  《光辉岁月》是讲诉的一个中年女人的故事,暂且可以看作是“林安琪”终于知道自己不再“颠倒众生”只能选择一个平凡的男人过一种平凡的生活。可是昔日的“光环”在折磨着她,当下的平凡和一成不变也在折磨着她。就在这时,另一个男人出现了。她和他一样在年轻时都改过名字,不同的是她是为了摆脱平庸,而他只是痴迷于一部电影。他们都是老式粤语歌的忠实听众,但那些只能从磁带和电台听到《光辉岁月》的日子已经不返了。

  《胡不归》和《洗尘》意味着笛安开始思考新的主题了,那就死亡。其实这个主题一直渗透在笛安的其他小说里,比如《怀念小龙女》第一句就是“算命的说我会死在阴历九月九日”。只是“死”在其他小说里充其量只是点缀,而现在终于变成主角。

  《胡不归》里借着老人与死神的一次次对话,展现了随着时间人对死亡的不同认识。

  《洗尘》则更为极端,故事的背景已经是一个只有死者才能去的世界。没有了活在尘世的种种局限以后,忏悔才算真正地开始。

  其次,是笛安的想象力。

  想象力是写作中必不可少的,如果说主题限制了你只能写什么,那想象则给与了你怎样去写的自由。

  我认为这些短篇中最能代表笛安想象力的莫过去《怀念小龙女》。虽然这只是一篇很普通的“青春”题材小说,但笛安用主角与食材对话的方式将这个故事渐渐讲诉完整,让人感觉即真实又魔幻。

  能想到通过做饭这个过程与食材对话,我想笛安大概是真的非常热爱烹饪吧,当然这也让我意识到一个人想要倾诉的欲望是何其强大。

  最后,是笛安的语言。

  语言是直接与读者接触的,无论是主题还是想象力都需要语言来承载。不得不承认,笛安的语言的确很让人着迷。

  “她坐的飞机调皮地一个俯冲,以一种几乎灵魂出窍的速度冲进了中南海。这滚烫的飞机像只燃烧弹,几乎煮开了方圆几百平方米的海域。”

  这句话是《怀念小龙女》中描述小龙女坠机的场景。一个“调皮地”一个“灵魂出窍”让人以为本是惨烈的场景只是一场恶作剧。

  再比如同样是《怀念小龙女》中用来描写小龙女性格的一句话:就像一颗原子弹,当她打定主意要让自己燃烧的时候,她只知道她想要的东西是那朵美丽绝伦的蘑菇云,却不知道自己顺便拿走了二十万人的性命。

  一个比喻就将小龙女性格中“做事不顾后果”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笛安关于一些细节的描写。

  比如《光辉岁月》中描写谷棋起床出门的句子:幸亏,昨夜入睡之前忘记关上房间的门——所以不必在那“吱呀”一声响动之后不安地回头往床上看。

  那种小心翼翼的神态瞬间就跃然纸上,而这也是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的,被关门时的“吱呀”一声所惊醒。

  再比如《光辉岁月》中的另一句:她走得很慢,就好像一道又一道白色的斑马线是有阻力的。

  这句话是描写谷棋在街上遇见陈浩南,犹豫着要不要打招呼的场景。因为谷棋知道,如果这一次她选择了主动走向他,那一切就不一样了,但是她又不甘心继续过原来的生活。所以她没有办法“疾步”过去,却也不想“停在原地”,只能任由自己缓慢地一步一步偏离原来的航道。

  笛安是一个好的小说家吗?

  在主题上越来越深刻,又有足够丰沛的想象力,最为难得的是,她的语言即精准又不失个性。这些,已经足够构成一个好的小说家了。

  但,笛安依然有不足,那就是太刻意。

  小说本是虚构,但虚构中如果有太多巧合也会让人不信服。关于笛安小说中的巧合可以参见《叙事的丛林》这篇书评:http://book.douban.com/review/6416668/

  里面谈到了笛安在《姐姐的丛林》和《怀念小龙女》中的巧合。其实在《怀念小龙女》里最巧合的就是海凝和孟森严的几次见面。第一次,是海凝单恋孟森严,那时候她只是远远地望着。第二次是,海凝被强奸,孟森严作为海凝的暗恋对象目睹了一切却没有声张,第三次则是多年以后孟森严和海凝的见面,那个时候海凝已经搬离了原来的城市,难道孟森严也这么巧到海凝的城市来工作,并且成了小龙女的情夫?

  如果说巧合只是为了让故事更精彩,那刻意去扭曲读者对故事的认知就太让人不舒服了。

  比如《威廉姆斯之墓》里,从开篇就一直营造一种主角是男性的错觉,甚至用吸烟,受到女性的挑逗等细节来让读者强化这一认识,却又在后半篇突然解释,主角其实是女性,只是因为在父亲的强势之下才有了这样一种谎言。

  是的,我也惊讶了,当得知主角是女性时,但短暂的惊讶过后我就开始反感这篇小说了。因为身为读者,我感觉被愚弄了。

  好的细节描写应该让读者渐渐去察觉和发现真相,而不是去刻意强化错觉最后随便一句话就将故事反转。

  《妩媚航班》读后感(八):摘抄

  《妩媚航班》笛安

  1、她是一个阅进风景的女人,像有些女人收集香水那样收集生活中的奇遇

  2、可是姐姐的瘦是贫瘠,她的瘦是错落有致

  3、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活的这么奢侈—同时拥有让人目眩的美丽、一种那么好听的语言、过瘾的恋情凄凉的结局之后还有大把的青春—连痛苦都扎着蝴蝶结。

  4、那个叫克莱因的外国人,他把那座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拍成了一个寂静而辽阔的坟场。

  5、那个时候我不懂得其实十四岁的罗密欧和朱丽叶是真的不懂爱情;懂爱情的不过是莎士比亚。

  6、在凌晨两点钟的黑夜的水底静静地呼吸,闭上眼睛,就看见微笑着的谭斐,或者不笑的。身体在每一寸新鲜的想念中渐渐往下沉,沉成了黑夜这条温暖的母亲河底的松散而干净的沙,散乱在枕上的头发成了没有声音却有生命的水草。

  7、月光流畅得像被下弦月这只刀片挑开的动脉里流出来的血。

  8、夕阳就像一种液体一样浸泡着我们,坐在地板上的我,还有抽烟的刘宇翔—仔细看看这家伙长得挺帅—我们在那种无孔不入的橙色中就像两株年轻的标本。

  9、我依然在午夜和凌晨时分画画。大块的颜色在画纸上喧嚣着倾泻,带着灵魂深处颤抖的絮语,我震荡着它们,也被它们震荡着。我听得见身体里血液的声音,就像坐在黑夜里沙滩上听海潮的声音一样,自己的身体跟这个世界之外某种玄妙而魅惑的力量融为一体。我想如果是绢姨的话,会用三个字来概括这种感觉:“真性感。”性感,是这样的意思呀。

  10、从对面脏脏的镜子里看到了窗外的夕阳,火红的人。我在自己那么多的画里向它致敬,为了它的化腐朽为神奇—经它的笼罩,再丑陋的风景也变得废墟一般庄严,再俗气的女人也有了一种伤怀的美丽。

  11、从一开始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到明白自己的天赋其实只够自己做一个不错的普通人,然后人就长大了

  12、眼睛里全是在长夜里跟“秦时明月汉时关”相互取暖后的冷酷。

  13、我故事里的角色就像化学实验里的分子一样被震荡到我们彼此都不熟悉的地方。

  14、聪明的人们可以暗自庆幸,你们的经验是正确的。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某些规则。要想打破它,除非你有足够的力量。比方说:绢姨那样的美丽,妈妈那样的聪明,江恒那样的挥霍,总之你就是不能只有体温。可是我真高兴我们都反抗过了。姐姐、我,还有谭斐—我爱过,可能依然爱着的男人。

  15、淡蓝色其实是一种很轻浮的颜色,可奇怪的是,当它尽情地蔓延成天空那么大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轻浮,原本是宽容的一种。

  16、莉莉

  《妩媚航班》读后感(九):十年的丰盛与匮乏

  毫无疑问,笛安是少数几个一出新作我便迫不及待想要阅读的作家之一。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狂热地在网上搜集她的中短篇和访谈,我无法克制自己去加速了解她的冲动,随着了解的深入喜欢也一点一点建立起来,与此同时,我也在心中提防这种喜欢演变为迷信,因为——一旦个人主观因素不加稀释地掺入太多,就如同一缸清水里加入了太多色素一般,在无意识中千丝万缕地扩散、浸染,最终会破坏阅读的独立性。

  纯文学作品和网络文学,或者说类型文学的界限究竟在哪里?我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说实话,从讲故事的角度来说,纯文学作品未必高于网络文学,虽然它意味着更严格的视角限制和更纯熟的技巧运用。某种程度上,纯文学的情节已经退居三线甚至消失了——而文字风格、人物塑造以及意蕴内涵则是不同的纯文学作品各自或共同强化的方向。 笛安的独到之处,在我看来,是她用纯文学的语言叙述了一个通俗的、大众喜闻乐见的故事,并且这个故事还完美地嵌入了她所要表达的故事层面外的议题。

  不过,从个人角度,笛安最吸引我的,并不是她讲的故事,而是她文字里那股“气”,那股把最简单的口语、成语和形容词组合起来却立刻像打通了任督二脉般一以贯之畅通无阻的“气”,那股让她的语言与叙述的故事严丝合缝地贴合宛如“连体婴”般的“气”,这股“气”让她的文字充满了一种年轻的、蓬勃的、拼命燃烧的生命力。我喜欢看她的长句,还有长段落,特别带劲,特别酣畅淋漓,虽然不可否认如此不加节制恣肆汪洋地用这股“气”很容易酿成一种自我沉溺的任性。

  当然,举重若轻地把一些严肃的命题与思考拓印进自己的叙事中同样是笛安的拿手好戏。像早期的《怀念小龙女》就是寄居在一个简单三角爱情故事的外壳里阐述了爱、背叛与宽恕之间的复杂关系,笛安删繁就简地略写了主人公之间的纠葛,从容地转移了叙述重心,避免了三角恋情部分的“喧宾夺主”;《圆寂》是“苦难”对“苦难”的借力,是一种微妙的“休戚与共”;《光辉岁月》里的谷棋牵着“怀旧”的线走到了对现实生活妥协还是抗争的十字路口,而最终发现,或许选择权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刊登在《人民文学》杂志上的新作《胡不归》,则表现了随着时间流逝人对死亡的态度的微妙转变。

  在技巧上的探索也是不可或缺的.从处女长篇《告别天堂》的多角度叙述,到《怀念小龙女》里海凝在厨房里与食材对话染指的一丝魔幻现实主义色彩,笛安在技巧方面并没有浅尝辄止,新作《舞美师的航班》在短小的篇幅里采用了复调的结构方式,主线与支线之间相映成趣。而笛安运用最纯熟的技巧,无疑就是内心独白和意识流手法了,在客观的著者式叙述与自由间接叙述之间的自如转换,不由分说地带领读者一起沉入主人公的内心世界中,这也是笛安笔下的人物形象鲜活、情感充沛的原因,有时候我甚至怀疑,她在下笔的时候完全是凭直觉的,所以她才能够与她所写的人物宛如生命共同体一般不离不弃。

  不过,笛安的小说一路读来,细心的读者可能发现,独属于笛安的写作腔调已经初步形成,某种程度上,这标志着笛安个人风格的成熟,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亦是危险的讯息——陷入用自己的腔调固步自封、画地为牢的危险。就拿“死侃” (参戴维•洛奇《小说的艺术》)这一手法来说,几乎每篇第一人称的小说里,笛安都会运用,她会以随意的口吻开始叙述,并且预设一个隐形的读者“你”,比如:

  “我的手机响了。是绢姨。(对不起我忘了告诉你们),我叫林安琪……”

  ——《姐姐的丛林》

  “(天知道)我是多么不耐烦地把路陶跟彭端放到我的叙述中来,他们真的只是过场跟龙套而已。”

  ——《怀念小龙女》

  “我是林安琪。我曾经以为我会成为一个画家,(或者准确地说),我曾经以为我会成为一个不朽的画家。”

  ——《舞美师的航班》

  “我不是第一个这样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当然,当然),我们这样的人已经被人们称为幸运了”

  ——《舞美师的航班》

  “然后我就醒来了。(准确地说),是惊醒的——但是我真不愿意使用这个词,这个词让人联想到的那种娇喘连连的画面叫我(火冒三丈)。”

  ——《东霓》

  “漫不经心地把蓬乱的头发抓了两把,我想它们应该重新烫一次了,可是真(该死),我没有时间,郑成功那个小家伙明明体积那么小,却有本事占据我那么多的精神。”

  ——《东霓》

  括号里的词就是“死侃”经常使用的口语,还有无意识的重复,以及经常打断叙述节奏、修改措辞的“准确地说”,这都是预设存在一个读者前提“你”,这样的叙述方式固然能拉近与读者距离,但过于频繁地使用反而会适得其反,消减了叙述的可靠性。

  我想,这对于笛安来说,或许是语言上遇到的瓶颈,如何随着故事的主题调整自己的语言使其更适合故事的叙述,这应该是笛安现阶段要解决的问题,毕竟下一部作品是传记小说《梅兰芳》,我不认为笛安能用《东霓》的叙述口吻或者《芙蓉如面柳如眉》的叙述方式来写它,这点笛安自然有她自己的考虑,无须他人置喙。在新作《洗尘》里,我高兴地发现笛安开始克制了,克制她的抒情和著者形象的过分介入,这实在是太好了。

  十年,或许对一个可能即将用一生来写作的人并不算长,然而就像笛安本人在凤凰卫视的访谈提到的,张爱玲在写下《金锁记》的时候,并不知道那就是她的巅峰。从最初仅凭如同直觉的创作冲动开始进入文学殿堂,到后来尝试突破瓶颈却意外收获好评与关注的《西决》,再到《南音》为“龙城三部曲”圆满收官,这十年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概括的?写作的道路上永远是孑然的,所有的理解和误读不外是过眼云烟,作为读者,能为喜爱的作家做的,绝对不是无条件的维护和与异议者无休止的争吵,毕竟阅读体验永远是私人的。

  ——我所能做的,没有更多,就是静静地期待笛安的下一个十年。

  仓鼠先生 写于末日过后的午夜

  《妩媚航班》读后感(十):十年之前,十年之后

  文恋恋露语

  笛安的所有小说我都买了。《西决》、《告别天堂》、《芙蓉如面柳如眉》、《东霓》、《南音》以及这一本《妩媚航班》,对她的喜爱之情自然昭然若揭。我已不像彼时年幼之时看那些80后作家所写的小说了。可总有一些人让我无力抗拒,比如笛安。她全然不似与她同龄的作家所写的那些凄凄爱爱,也没有卖弄自己的文采----写那些晦涩的内容以及使用那些不常见的字眼。初读她的小说,便爱上她的文字,义无反顾地想要追寻她----于是通过各种方式了解她以及她的作品。有些人就是有这样让人喜爱的魔力,谁说不是呢,总有那么一些人的。

  最初识得笛安,是那一本俨然已成为她代表作的《西决》。看过之后不禁感慨怎能有人这样会说故事?将一个看似平淡的故事叙述的如此扣人心弦荡气回肠,她就是这个世界上会讲故事的那少数人中的之一,且字里行间里透露出一种平静又热烈的感情,真让人欲罢不能。平时我总是喜欢看那么几十页的书便夹上书签放置床头,以待明日再看。可当我看《西决》之时,竟不忍放手,只想着一定要一口气读完方才罢休。

  后又读其小说《告别天堂》,她依然为我们讲述了龙城里的那些少男少女们彼此之间纠缠相爱的故事,看似也是写青春,可又与其他的青春小说截然不同,笛安有一只魔笔,能写出好看的故事且让人回味无穷。这是笛安的处女作长篇小说,可见她之用心以及喜爱。以至于后来的《南音》中也有天扬的出现,本书中的《舞美师的航班》亦再次见到了天扬以及其弟弟不不,也写了她第一篇小说《姐姐的丛林》里的主角林安琪。我想这篇《舞美师的航班》是一篇怀念之作吧,怀念她第一篇小说的女主角林安琪以及第一本长篇小说的女主角宋天扬。以此来怀念她写作的这十年。

  至于《芙蓉如面柳如眉》,笛安说这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本小说,因为《告别天堂》尚有些自身的回忆经历所在,不完全是虚构的画面。而这一本小说是完全虚构的,也让她体验到小说“虚构”的魅力,虽然有许多人说这一本小说是她写的最差最失败的一本小说,可是我却甚为喜爱。“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那个美丽的女人夏芳然原本貌若天仙,可却被硫酸毁容,对此如何不泪垂呢?

  扯远了,回到本书。本书共收录了笛安这十年创作期间的十三篇小说。其实前十篇小说我早已看过了。是的,此书不过是用来收藏而已,不过我还是将这四百多页厚重之书重新翻阅过去。始终还是爱她早期所写的《姐姐的丛林》、《莉莉》以及《圆寂》。

  记得曾有一个采访问她现如今许多作家都是十五六岁便开始写作,为何笛安十九岁才作写出女处作小说。她直言不讳,因为在此之前的确是写不出亦写不好的。所以在年幼无力去写这些文字。在此本书中,他的母亲蒋韵女士亦说在此之前她也未曾发觉笛安有写作的天赋。诚然,她青春期时作文亦很好,可大家也心知肚明,在我们应试教育下的作文再好,又怎能放得上台面?

  《姐姐的丛林》的创作念头全因她那时独自一人在法国。周身的一切都是陌生的,语言不通,朋友无几,坏境陌生--寂寞到了极点才开始写作。她下笔之时也未曾料到,有一日她会以笔为生,有一日会有这样多的人爱她的文字。那一年,她十九岁,她叫李笛安。

  《莉莉》里的一句,“要敬畏所有不能吃的东西”和《圆寂》里的一句,“这世上,谁不脏?”是在初看这两篇小说之时就一直记住的,直至今日再次看见,无限感慨。她终归是不同于其他80后作家的,她是有思想的作家。有些人称她为青春作家,我不敢苟同,我始终认为她是为写作而写作,她是有思想有野心的纯文学作家。她屡次获奖得老一辈作家的认可而作品又持续畅销,这是80后作家里少有的,口碑与销量其佳,唯有实力能作证明这一切。她是笛安,只是笛安。

  几乎她所有的小说都是发生在龙城的。那个北方的工业城市,那个寒冷而又陌生的城市,承载着笛安小时候的记忆亦承载着她笔下所有的小说人物。这个城市之于笛安是怎样一种深厚的感情,让她如此念念不忘那些场景,我不得而知,只是,只是,有机会我想去这个城市走一走,去感受天扬,东霓,安琪......她们曾走过的那些路,问一句,“你们还好吗?”

  笛安的父母均是著名作家,家中自然书籍甚多,她亦说过年幼时父母允许它看任何书,除了《金梅瓶》。所以她所阅得书籍一定是比常人多的,我想。我注意到在她的小说中常常提及一些名著以及著名小说里的人物,还有一些诗词。想来她既爱外国小说,又喜古典诗词--同我一样。

  她的女主角都是鲜活真实的人物,她笔下的女主角们总是奋不顾身地不计一切后果地去爱,可又随时做好失去的准备。让人感觉她们是自卑的,她们总觉得自己是不值得被爱的。她的小说里总有一种深深的悲哀以及苍凉感,不知为何。

  她的遣词造句是别人学不来的,她不过是用了口语加成语再加上一些名词和形容词就组成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句子----任何人也模仿不出她句子的神韵。我尤其喜欢她小说里的那些精巧的比喻。是那样的别致以及----妩媚,我实在想不出该如何形容那些比喻了,便取巧了这本书的标题两字,原谅我面对她的文字显得语言如此匮乏,可是细想“妩媚”两字又却是用对了。

  在《大家书斋》里笛安说,张爱玲在写下《金锁记》的时候,并不知道那就是她的巅峰。而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巅峰时刻是几时,也许是现在,也许是未来的某一个时刻。谁知道呢。若你问我最爱她的哪一本书,我会告诉你,下一本。对,我永远期待并且最爱她的下一本书。

  十年啊,不过眨眼十年竟已过去。

  十年之前,她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小女孩。十年之后,她是即将迈入三十年岁受万众所爱的作家。那么,十年又十年之后呢?

  让我们做个约定吧,十年之后,我要再为她写些什么。那时我已然成为一个三十岁的家庭主妇了吧,而她呢,是否四十岁还坚持为我们写作呢?

  一切未知,让我们静待那十年之后的好时光吧。

  2012-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