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似水柔情》经典读后感10篇

  《似水柔情》是一本由王小波著作,今日中国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19.50,页数:502,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似水柔情》读后感(一):似水柔情

  美是供羞辱,供摧残吗?显然不该如此。正如小说里写的那样“这件事有它合理的一面,因为此人是如此的贱,如此的绝望,理应受到羞辱;但也有它残忍的一面,因为这种羞辱是如此肮脏,如此世俗”也就是说,即使是卑贱的人也希望得到尊重。爱和尊严很多时候是矛盾的,有人说“人除了爱情,还有尊严”,但似水柔情中的矛盾却不是这种矛盾,而是沉默的人与话语的社会的矛盾,world is out很好的表达了弱者的绝望,这个世界既有阳的一面,也有阴的一面,话语权在前者手中,他当然不会说后者任何的好话,所以说阿兰是不幸的。而小史因为他的爱情,或者说,因为这世上的阴阳是如此分明,最终得到了不幸。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了阿兰,走进了世界的阴影中。

  我很喜欢阿兰与公共汽车在羞辱面前满不在乎的态度,他们因这勇敢而快乐的生活在世界的阴影之中,这或许是某种悲哀,但是这种easy是如此的幸福。似水柔情理应属于阴的那一面,我想起了《万寿寺》中的老妓女,《黄金时代》里的陈清扬,她们都柔情似水,也都能对羞辱和摧残满不在乎,阿兰也是这样,公共汽车亦是如此。这样的人淡忘了痛苦,淡忘了这样那样的不公平,所以在摧残和不公面前泰然处之,并且心花怒放,快乐异常。

  外界的给予无法拒绝,似水柔情的人往往仪态万方。

  《似水柔情》读后感(二):招之即来的美丽

  Wow!这是我读完王小波《似水柔情》的感受,对于最近被日常麻木到失去感觉的我,这篇作品全程高能到所有感官都兴奋起来。我喜欢看书,但是一直认为自己的感受力极差,最后不过翻翻书页而已,这其中包括王小波的作品。之前看过《沉默的大多数》,确实金句频出,王氏风格也独树一帜,奈何我就是感受不到他要表达的东西,只是觉得故事有些荒唐罢了。《似水柔情》我看的很慢,几乎是一个一个字读的,说的是一个同性恋的故事,但我想绝不能仅仅将它作为一个同性恋的故事来看。

  首先说到“贱”,他说“每个人的贱都是天生的,永远不可改变,你越想掩饰自己的贱,就会更贱,唯一的办法就是承认自己的贱,并且设法喜欢这一点。”这一点最有感触,生活在成见和他人眼色中的我们能够有多少勇气做自己,坦诚面对自己的内心、软弱和真正的自我?至少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做不到的。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成功甚至傻里傻气,大概愿意做特立独行的小猪的人才是真正的勇士吧。我并不懂什么是爱,但相信并不是人们鼓吹的牺牲奉献,而是一种源自心底的最柔软的接纳与付出,即使受凌辱、受摧残都绝不动摇,爱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这么说来,我没有爱过,很多人没爱过便一点都不稀奇,毕竟我们都还没准备在生活中牺牲。

  回到做自己这件事上,说说都是容易的,但有几个人做得到呢?都说文如其人,王小波和我的语文老师刘波倒是这方面的代表。波波以前就喜欢躺在藤椅上看书,胡子蓄起来很久也不剃,他给我们介绍王小波,他不掩饰对漂亮女孩的热爱,他写《为你受尽所有罪,因为爱你永不悔》,只是到今天我才明白这些。毕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处在具体空间里的问题就是有时候就觉得空气中有无数道德警察的眼睛在盯着你,有无数社会约定规则的嘴朝你叫嚷为你指路,我想说很多时候我都屈服。但我真心希望自己能够永远保持独立思考,不轻易被大众洪流所裹挟。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大方承认自己很贱,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似水柔情》读后感(三):这不是同志文学,而是我看过最有内涵的女性主义虐恋作品

  在原著中,女主角的存在感很重,小说的关键词不是男同性恋,而是女M,男双性恋跟女性崇拜。

  自称女性崇拜的男人我见过不少,但他们大部分是崇拜女王的,而王小波笔下的男主角,却是一个崇拜女M的男人,并且因为崇拜女M,而去模仿女M,最后变成了双性恋,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是S,在男人面前是M

  下面我贴一些原文中的精彩片段

  阿兰(男主角)跟公共汽车(女M)的关系如下,他并不是真正的gay,而是因为太爱那个女人,所以才去模仿她的,并且把她说过的话都当成真理。阿兰为了顺应女神的要求,在她面前是个攻,但同时又因为崇拜她,所以在其他男人面前扮演受扮演M,他是个典型的双性恋:

  “小史对阿兰做出了这样的论断:你丫就是贱。没有想到,阿兰对这样的评价也泰然处之。他说,有一个女孩子就这样告诉他:贱是天生的。这个女孩就是公共汽车。在公共汽车家里,阿兰和她坐在一个小圆桌前嗑瓜子。她说:我这个人生来就最贱不过。这大概是因为她没有搞过破鞋就被人称作是破鞋,没有干过坏事就被人送上台去斗争,等等。后来她说,来看看我到底有多贱吧,然后她就把衣服全部脱去,坐下来低着头继续嗑瓜子,头发溜到她嘴里去,她甩甩头,把发丝弄出来,然后她看到阿兰没有往她身上看,就说:你看吧,没关系。于是阿兰就抬起头来看,面红耳赤。但她平静如初,把一粒瓜子皮喷走了以后,又说:摸摸吧。阿兰把颤抖的手伸了出去,选择了她的RF。当指尖触及她的皮肤时,阿兰像触电一样颤了一下,但是她似乎毫无感觉。后来,她把手臂放在桌面上,把头发披散在肩头,把自己的身体和阿兰触摸她的手都隐藏在桌下,平静他说,你觉得怎么样啊。忽然,她看到一只苍蝇飞过,就抓起手边的苍蝇拍,起身去打苍蝇。此时,公共汽车似乎一点都不贱,她也不像平日所见的那个人。因为她有一个颀长而白亮的身躯,RF和小腹的隆起也饶有兴趣。只有穿上了衣衫,把自己遮掩起来时,她才显得贱。

  公共汽车对阿兰说过,每个人的贱都是天生的,永远不可改变。你越想掩饰自己的贱,就会更贱。唯一逃脱的办法就是承认自己贱,并且设法喜欢这一点。

  对于阿兰来说,最大的不幸就在于,他真的很爱公共汽车。也许我们该说他是个双性恋。公共汽车现在是他老婆,他们俩住在阿兰小时候住的那间房子里。这种现状使他处于矛盾之中,因为想爱和想被爱是矛盾的。每天他回到家里时,都会看到她衣帽整齐地站在他面前,很有礼貌他说:您回来了。在家里,公共汽车总是穿着出门的衣服:筒裙套装,长筒丝袜,化着妆。甚至坐在椅子上时,上身都挺得笔直,姿仪万方。阿兰非常无端地朝她逼过去,抓住肩头,把她往床上推。这时公共汽车会放低了声音说:能不能让我把门关上?阿兰把她推倒在床上,解开她的扣子,松掉她的R罩,把它推上去——此时公共汽车看上去像一条被开了膛的鱼。阿兰爱抚她,和她做A时,公共汽车用小拇指的指甲划着壁纸,若有所思。直到这件事做完,她才放下手来,问阿兰:感觉好吗?好像在问一件一般的事。此时她的神情像个处女。公共汽车对阿兰总是温婉而文静,但只对阿兰是这样。

  等到阿兰离开公共汽车的身体,她已经乱糟糟的像个破烂摊。回顾做 A以前的模样,使人相信,她是供凌辱、供摧残。她悄悄地爬起来,把那些揉皱了的衣服脱掉,叠起来,然后穿上破烂衣服,仔细地卸了妆,出门去买菜。只有在要出门时,她才仔细地卸装,穿上破烂衣服。当她服饰整齐,盛装以待之时,就是在等待性爱;当她披头散发,蓬头垢面之时,就是拒绝性爱。这一点和别人截然相反。从这一点上来看,她就像那位把内衣穿在外面的玛多娜一样的奇特。”

  阿兰崇拜公共汽车的原因:

  “班上有个女同学,因为家里没有别的人了,所以常由***的**或者居委会的老太太押到班上来,坐在全班前面一个隔离的座位上。她有个外号叫公共汽车,是谁爱上谁上的意思。”

  她长得漂亮,发育得也早。穿着白汗衫、黑布鞋。上课时,阿兰久久地打量她。下课以后,男生和女生分成两边,公共汽车被剩在了中间。“我看到她,就想到那些可怕的字眼:强奸、奸淫。与其说是她的曲线叫我心动,不如说那些字眼叫我恐慌。每天晚上入睡之前,我勃起经久不衰;恐怖也经久不衰。”

  “公共汽车告诉我说,她跟谁都没干过。她只不过是不喜欢来上学吧了。这就是说,对于那种可怕的罪孽,她完全是清白的;但是没有人肯相信她。另一方面,她承认自己和社会上的男人有来往,于是等于承认了自己有流氓鬼混的行径。因此就在批判会上被押上台去斗争。……

  “我至今记得她在台上和别的流氓学生站在一起的样子。那是个古怪的年代,有时学生斗老师,有时老师斗学生。不管谁斗谁,被押上台去的都是流氓。”

  “我在梦里也常常见到这个景象,不是她,而是我,长着小小的RF、柔弱的肩膀,被押上台去斗争,而且心花怒放。”

  “在梦里,我和公共汽车合为一体了。”

  阿兰的中学时代就要结束的时候,公共汽车被逮走了,送去劳教,当时的情景他远远地看到了。她用盆套提了脸盆和其他的一堆东西,走到JX同志面前,放下那些东西,然后很仔细地逐个把手腕送给了一副手铐。这个情景看起来好像在市场上做个交易一样。然后,她抬起并在一起的两只手,拢了一下头发,拿起放在地上的东西,和他们走了。这个情景让阿兰不胜羡慕——在这个平静的表面发生的一切,使阿兰感同身受,心花怒放。

  在阿兰的书里,还有这样的一段:那位衙役用锁链扣住了女贼的脖子,锁住了她的双手,就这样拉着她走,远离了闹市,走到了河岸上。此时正是冬去春来的时候,所以,河就是一片光秃秃的河床,河堤上是成行的柳树,树条嫩黄,在河堤下面背阴的地方,还有残雪和冰凌。这个景象使女贼感到铁链格外的凉。这个女贼不知道衙役要把她带到哪里去,只是跟着走。

  实际情况却是大不相同:公共汽车那一行人走到学校门口,围上了很多的学生。他们就在人群里走去,她双手提着自己的东西,那些东西显得很沉重,所以她在绕着走——除了走路之外,她想不到别的了。后来,当她钻进警车时,才有机会回头环顾了一下,看到了人群里的阿兰。因为看到了他,她微笑了一下,弹动几根手指,作为告别。

  阿兰说,他觉得公共汽车是因为她的美丽、温婉和顺从才被逮走的。因此,在他的心目里,被逮走就成了美丽、温婉和顺从的同义语。当然,小史逮他,不是因为他有这些品行,而是因为传闻他手上有电,吃过双棒,等等。但阿兰愿意这样来理解。也就是说,他愿意相信自己是因为美丽、温婉和顺从被小史逮了起来;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未必对。

  由此可见

  原文中的阿兰既对女人有性欲,又有transgender倾向,他幻想自己成为自己所渴望的那种女人

  这种transgender倾向是由他后天对女人的性欲唤起的,所以把他当成gay来看,我觉得很不妥当,与其说他是一个gay,倒不如说他是一个autogynephilia

  (20世纪80年代末,多伦多大学的心理医生雷•布兰查德(Ray Blanchard)提出了“幻想变性性兴奋”(autogynephilia)理论。他认为,异性恋的男变女易性人(生理是男性,喜欢女性,希望自己也成为女性)的性欲源于自己是女人的想法。比如这个例子:有个男变女易性人名叫南希•亨特(Nancy Hunt),他在自传《镜像》(Mirror Image)中写道:“我从小就对女孩有种狂热的兴趣,我琢磨她们的发型、她们的衣服、她们的身材。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和她们的差别越来越大,这让我闷闷不乐。我被嫉妒弄得心烦意乱,但同时又觉得性欲高涨。我想要拥有她们,又想要变成她们。到了晚上,在我自慰或者快要睡着的时候,这两种冲动就会相互融合,我在幻想中与自己**——这时,这个自己是女孩。”)

  阿兰是一个典型的女性崇拜者,越柔弱越美丽的女人他就越崇拜,而不是拜jb基佬。

  接下来说说本书所蕴含的女性主义精神:

  在《柔情似水》中,真正摧残公共汽车的,并不是她的S,而是命运。公共汽车因为美丽的外表,在文革时期成了大众批斗的对象。而事实上,她只有一个阿兰一个男人,阿兰在床上扮演她的S,但他却是唯一一个真正同情她,甚至可以称得上崇拜认可她的人。

  阿兰对公共汽车的同情,不是站在强者的角度去同情弱者,而是感同身受,融为一体的同理心,他在身体力行的模仿着他所崇拜的女人的行为跟精神,阿兰是一个女心男,他跟公共汽车的关系更像是百合。

  公共汽车因为“搞破鞋”被条子逮走了,阿兰觉得公共汽车是因为她的美丽、温婉和顺从才被逮走的,并不认为她“不守妇道”。

  阿兰也想效仿公共汽车的反道德行为,但他是男人,没有破鞋这一说。于是阿兰选择了更加惊世骇俗的方法,那就是去公园扮演男同性恋吸引条子注意,那时男人搞基是流氓行为。

  好在现在没有那个年代那么奉行性禁锢了,性道德也不再成为逮捕人的理由了,其实王小波的很多作品都是反对性禁锢伪道德的。

  虽然阿兰在扮演公共汽车扮演过的角色,但并不是简单的模仿,他不道德的理直气壮。阿兰比公共汽车更有反抗精神,公共汽车屈服于命运:她说:我这个人生来就最贱不过。这大概是因为她没有搞过破鞋就被人称作是破鞋,没有干过坏事就被人送上台去斗争,等等。

  阿兰则说出了一句名言:这不是贱,这是爱情!

  在文章的结尾,阿兰成功的引诱条子SM他,从表面上看,阿兰是供凌辱、供摧残那一方。但事实上,阿兰却获得了胜利,因为条子惩罚他的理由,是因为他搞基违反性道德,可当条子参与到搞基虐恋的过程中去了以后,他还有什么道德优越感惩罚阿兰呢?

  最后,条子放了阿兰,并且开始垂头丧气,这就是阿兰的胜利

  东宫西宫里面直接涉及男男的部分非常少,里面除了公共汽车是女M以外,男主角阿兰还写了一部SM小说,里面的主角也是一位女M.每次阿兰去找男人受虐完毕,他就会把自己受虐的内容,撰写成女主角被男人虐待内容,这么看来,阿兰搞基纯粹是为艺术献身啊。

  至于小说女主角的原型是公共汽车还是阿兰本人,我觉得都有可能。

  《似水柔情》读后感(四):爱从不纯粹

  似水柔情已经是第二遍读了。时间距离第一次读并不是很久,但是文章细节都已忘得七七八八,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大概的框架。某天想起重温,比第一次感触更深。第一次读是在一年多以前,大概那时涉世未深,读的匆匆忙忙,并且也没来得及写下感受。这次就在这里写下,过段时间还能拿来看一看。剧透严重,慎看!

  阿兰在市中心同性恋聚集的公园遇到小史的,准确地说是被小史抓到的。他们总共就两次相交,但阿兰爱小史,这种爱总让人觉得太虚无,好像是无由来的爱。说白了,阿兰不过是通过爱小史去爱某些虚无的东西,小史只是个载体,一个介质。文章中阿兰被小史抓到后,就一直要告诉小史他爱上小史的过程,还有为什么爱上小史。从阿兰小时候站立着吃母亲的乳房,摸自己的生殖器被母亲绑住,默默期待被警察带走,幻想自己成为公共汽车,以及经历的两段扭曲的恋爱。完完整整,这是阿兰爱上小史的过程。

  在爱情的角色里,阿兰是渴望被使用被蹂躏的,他并不以下贱为耻。阿兰爱美,他觉得这样让自己变得美。他常常希望自己是一个美丽脆弱的女人,所以他在梦里发现自己变成了公共汽车,被押上台去斗争但是心花怒放。文中还断断续续地叙述了一个女贼的故事,很明显那个女贼就是阿兰,女贼被拷锁,被使用,被抛弃,她所经历的都是阿兰渴望的。女贼顺从残破的美深深吸引阿兰,他渴望成为这样,所以他需要爱,需要爱上一个他可以去顺从,可以使用他的人,所以他爱上小史,爱上可以使自己变美的小史,而不是小史本身。在那一夜快要结束的时候阿兰穿上变装癖者的衣服,美到了极致。

  那小史爱什么,王小波写得并不明显。个人觉得小史爱上阿兰是在享受男人天性中的阴暗面。从文中可以看出小史的老婆比较“厉害”,可以想象小史虽然是个警察,但也许一直被同是警察的老婆打压着。这时阿兰出现了,阿兰希望小史使用他蹂躏他,即使小史觉得阿兰下贱但还是爱上了他,阿兰这种行为让男人的骄傲尊严扭曲放大。小史一开始并没有发现自己是同性恋,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男人,即使后来他发现自己是,也没有像阿兰一样渴望自己像个女人,而是觉得自己下贱了,并且感到和阿兰一样绝望。这种绝望是同性恋者因自身的不同而产生的,也是由社会强加给他们的。

  阿兰和小史都爱的不纯粹,但他们的爱却自然甚至说是必然地发生了。同性恋者虽说都是天生的,但是我还是认为后天环境经历等都会有很大影响,所以才会有人研究同性恋。

  不管怎样,我们都是一样去爱和被爱。异性恋同样爱得不纯粹,我们都只是爱爱情本身,只不过恰巧是那个人。

  《似水柔情》读后感(五):天将破,夜弥寒

  听过讲座,找来一读。

  不知是不是外国小说读得多了,偶读中国的小说,觉得顺畅得很。

  王小波的作品的确是好。就像一口气喝下一壶苦口的茶。也不知是不是我的先入为主,总觉得这境界是一般的中国小说比不了的。

  刚好之前看过李碧华、严歌苓等等,总是不喜欢,怕自己是先入为主,心中还忐忑。要说来,觉得她们不是感情直接宣泄太重,就是总在表面浮沉。也不知这些感觉是否有事先加上之嫌,我还怀疑自己看惯了外国小说,对中国作品总进不去。暂且按下这些怀疑罢。

  看过王小波的小说,想起一句“忆君诗最苦”。总觉得他的笔尖含凉,纸带沧桑,要想找个词来表达,也就是一个他惯用的“贱”字了。这字在王小波这里,显出千般妖娆万般妩媚,说不尽的味道。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尽管故事里时间总是交错、四散地流,故事里还带着故事,笔也恰似随意地转,此地忽又彼地,旧年人又不再,却总有一种悲,好似托起着故事,行云流水地流。

  如此一种,用电影怕是不好表现的。想想,电影太实了。想这小说,虚中自有一股子空茫、愤怨和寒尽不知年的味道。

  想起另一部电影,叫《春风沉醉的晚上》,觉得实得很,少了那么点灵气。最有飘逸之气的镜头,单数印着大大的字的镜头:“惊蛰,南京。”“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字是楷体、清白,写在幕上,背后是南京,雾湿,天明,幽蓝的曙色。我就想,这几个点睛似的镜头,不知算不算是说明了,文字优于影像的那么个意境。

  读罢掩卷,悲凉之气由在。也不知是否是我少年不知愁滋味,总是看出悲凉来。这悲却是复杂的,带着自嘲自贱的神色。王小波是从不言悲的。

  也说不出什么,总是天将破,夜弥寒。

  “曾经笼罩住阿兰的绝望,也笼罩到了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