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玉战士》经典观后感10篇

  《玉战士》是一部由Antti-Jussi Annila执导,张静初 / 托米·艾荣恩 / 成泰燊主演的一部动作 / 冒险 / 剧情 / 奇幻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玉战士》观后感(一):玉战士之混乱――《玉战士》

  前不久在俄罗斯有部叫《守夜人》的影片,在德国有部《伯龙尼根的指环》,这两部影片都号称是史诗性的魔幻巨片,但比起美国的《指环王》来其层次还是差了许多。现在,这部《玉战士》也打着史诗性的魔幻巨片登陆中国,由于张静初,由于些许的中国背景,所以这部影片可以进入中国院线。

  但很明显,这部影片也许比前面所说的两部更要低上一个档次,这有剧本本身的问题,更有导演的失误,两者几乎毁了这部影片。

  与《守夜人》相似,这是两个时空交错进行的电影,一个古代一个现代,于是,我们立即看到了影片最大的毛病,那就是节奏的重复。涉及到古代与现代部分的电影,导演最应该注意的就是影片也需要两个节奏,例如现代部分要快一些,古代部分可以慢一些显得更有韵味。但很不幸,两个部分处于同一种节奏上,这肯定会令观众产生一种疲劳,与错乱。更为关健的是,由于故事本身并不是极为丰满,所以虽然是两部分,但两部分都是一种极慢的节奏,人物处于逆境中的紧张感纵观全片都是没有的,这不能不令人感到十分地不舒服。举个例子,在沼泽之战中,观众期望的应该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役,但很不幸,那个老外刀剑一挥,人头已落,根本就没有满足观众的期待值,这样一来,影片当然会给观众留下的只是遗憾。

  没有营造出紧张的氛围是造成节奏缓慢的主要原因,但细想起来,观众会发现,所有的魔幻意味都实际上是为了两段爱情而铺垫的。也就是说这个《玉战士》中最主要解决或讲述的是两个可以相辅相成的爱情故事。

  本人没有看过关于芬兰这个民间传说的书籍,但我知道,如果单拿出爱情故事,对于一部电影来说肯定会节奏缓慢的,这一点请看《指环王》,里面的爱情成份极少,点到即止,使得整部影片的节奏绝没有拖沓之处。但许多魔幻作品中爱情是相当重要的因素,所以这么说并不是要剔除魔幻作品中的爱情本身,而是看如何演绎了。在我们看到的《伯龙尼根的指环》中,那也是一个爱情悲剧,但这个爱情悲剧却是影片的灵魂所在,一个谎言,一个小人,这颇似莎士比亚的戏剧风格,即爱情完全融进了戏剧之中,于是,我们在看《玉战士》的时候发现爱情并没有起到推动魔幻故事的作用,只是在最后决定了一下那个英雄的选择,而且事情看起来还是如此的平常,甚至乡间野情的感觉。

  再说到人物塑造上,大凡一部史诗性的巨作,都有英雄地出现,或者枭雄,更或是一名无名小卒的黑色经历。这些主人公起到的最大作用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推动剧情,即绝大多数的情节点可能都是因他们而起的,第二个作用就是得到观众的认可。对于推动剧情,《玉战士》中似乎只是用语言来交待背景,换句话说只是推动了整个影片,而对一些小的细节毫无推动作用(当然本片小细节的设置也是极度苍白的,所以主人公的无为也在情理之中),主人公的能动性不够,让我们看不到他的风采。第二方面则是观众的认可。看本片,主人公显然属于一个英雄式的人物,但很不幸,我们看不到这个英雄,他在担负使命的时候想着个人的承受,更主要的是那个女英雄却似乎对其不感冒,只是为了拯救村中人被迫答应我们主人公的要求。在这点处理上,我们的主人公绝对不会让观众们认可的,相反,张静初所扮演的角色倒是应该成为主角,成为一个英雄,她的舍义,她的找回自己爱情都显得是那么地正常,是那么的值得同情。另一方面,由于上述的所讲的那段沼泽之会,我们发现我们的主人公仅仅将自己的本身用在了与张静初纠缠中,毫无英雄事迹可言。虽然最后在现在时中有一番打斗,但怎么看也不象是英雄,仿佛只是一个自救的行为。

  有许多朋友说到中西方文化的问题,由于这个原因造成《玉战士》这部影片在中国受冷落的原因。说句实在话,本人不能苟同这个观点。首先我必须承认影片中带有许多符号性的东西,比如说铁匠的儿子,这是西方文化中常用的一个角色,比如说那些中文字(象不象姑且这么认为),这是很东方的东西,还有一些,不一一尽述了。但主要问题是两者根本没有结合在一起,我们试想一下,抛开东方的一切,此片肯定能够继续讲述下去的,这时候,我们看到的东方在影片中只不过是一个多余的点缀,没有任何作用。那么,影片真的是西方思维吗?恐怕也很难说,首先,我们看不到西方人性中那种对自由的追求,那种强烈的使命感,不容置疑的英雄事迹,当然我们也没有看到恶魔产生的真正效应,甚至我们没有看到诅咒,没有看到小人的欺骗与误会,一切都是那么匆忙,一切都没有在叙述之中。于是,西方的一些符号并不能给我们展现一个西方的故事。而东方元素的介入使得本片更为混乱了。

  故事节奏拖沓,几乎没有什么好的细节,人物没有得到观众的认可,还有对文化底蕴的表面挖掘造成了此片的失败,这似乎说明导演的水平有着极大的问题,但事实上,导演最根本的解释都没有做到,即导演能否把这个故事讲清楚我们都有些怀疑。纵观此片,似乎在讲述了一个主人公如何抉择的问题,一方面他杀死恶魔获得永生,但却因此无法与自己相爱的女人长相厮守,而另一方面,他将恶魔的种子埋藏于心中,与其共生,通过那个器具便可以释放出来。显然,这似乎的确是西方人喜欢的自己与自己较劲的套路,但无论是现在时还是古代时,这种较劲的感觉我们似乎并没有真正找到,所以当他真正地杀死恶魔的时候,我们找不出他战胜的理由,换句话说,故事杀死了恶魔但并没有证明他内心中也杀死了恶魔,故事与内心并没有达到完全的统一,这就说明导演并没有处理好这个故事本身,所以混乱的故事造成混乱的心理变化也是必然的。

  综上所述,这部道理根本没有讲明白的影片其故事的可观性也很难让观众找到,所以一番恶评也是在情理之中。

  收尾之时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此片是中国导演来拍将会如何呢?只是一想,没有答案。

  2006-11-24于通州

  韩兮

  《玉战士》观后感(二):一块成色不足的“玉”

  在气质美女张静初的吸引下观看了《玉战士》…

  张静初以前的作品如《孔雀》、《花腰新娘》反映都不错,可惜我都没机会看…所以这次主要还是想看看期待已久的张静初的荧幕形象…应该说对演员的关注度大过电影本身,所以从一开始对影片的质量本就没有太高期待…而事实上果真也没什么惊喜…

  影片虽然极力想打造一部魔幻史诗般的作品,但最终似乎没达到预想的效果…也许是片长所限,整个故事情节显得很凌乱,古代和现代的跳跃太过频繁且连接不严密,以致让观众在理解上增加了不少难度…

  整部影片主题不甚明确,既没有突出英雄主义,也没能把爱情表现得淋漓尽致,总之我看完之后很难明白影片要表达的主旨…还有一个缺陷就是老外的中文发音实在很奇怪很生涩…让人感觉不自然,甚至想发笑,这严重破坏了影片的严谨性…

  而张静初的角色也没有太多亮点,感觉被埋没了,值得一提的只有她在男主角倒立的视角下的惊艳出场,以及用很特别的铁扇子做武器上演的唯美打戏…

  如果非要找一些影片的优点的话,或许场面恢宏的电脑特技可以算得上是…还有如果细细品味情节并能全部理解的话评价应该也会好些…

  《玉战士》观后感(三):好故事烂片子

  首先,嘱咐大家不要上当,这不是个好片子,虽然有着令人向往的北欧血统,有着曾给人留下不错印象的张静初,有着如梦似幻的海报和美丽的名字“玉战士”。

  因为故事叙述的凌乱不堪,以及片中汉语和芬兰语的粗暴夹杂,我从豆瓣上的评论中看出许多人都没看懂情节,故此讲述一下我理解的剧情:

  话说原始有一个女魔,是地狱之女,她诞下九颗蛋,孵出八个儿子,分别是恐惧、欲望、痛苦、丑陋、狂热、仇恨、贪婪和盲目,第九个蛋暂时没有孵出来,也没有名字。根据某个预言,女魔的第九子将会从一个铁匠的儿子那里得到一个叫做“山布”的机器(其实就是一个带密码锁的铁盒子),然后将世界变成地狱。那么预言中说铁匠的儿子,就真有个铁匠的儿子,本片的男主角,他正要率领寺庙的僧众去跟已经出世的女魔的第九子决斗,并且根据预言,如果他杀死了这个魔鬼,自己就能够免受轮回之苦(就是死后不再投胎做人)。“山布”就在他身上带着,他的铁匠父亲嘱咐他,只有他真正绝望的时候才能打开它。

  因为此去吉凶难料,所以在途中他决定偷偷离开大部队,由他的徒弟率领部队先赶去,自己去徒弟的家乡走一走,过一天“平凡人”的生活。在这个村庄里,他遇到并爱上了美女品玉(张静初),想到自己如果杀了魔鬼就不能再投胎,他开始为自己尚未品尝人间滋味的一生感到悲哀和恐惧,于是他向品玉求婚,品玉在一番挣扎之后,考虑到这个男人可以杀死恶魔拯救世界,考虑到自己原来的爱人已经死去,就答应了他,并承诺等着他一直到他杀死恶魔归来。

  就在婚礼的前夕,他的徒弟匆匆赶来,大部队已经在恶魔的攻击下全军覆没。于是铁匠的儿子只得暂缓婚礼,赶去与恶魔决斗。其实所谓决斗,就是他挥了一剑,女魔第九子的头颅就在他手上了。魔鬼被杀之前告诉说,品玉会一次次的转世投胎,每次转世都会疯狂的爱上一个男人,而因为他不会再转世,所以她爱的每个男人都不会是他。我们可以看到,恶魔的话成功的击中了他的软肋。

  但魔鬼毕竟是魔鬼,被砍下的头并不会死去,他带着魔鬼的头赶回去找品玉,却在她的窗前发现,原来他的和尚徒弟就是品玉以前的情人,他的徒弟也是因为听说品玉死去才去当和尚的,今日两人重逢,旧情勃发。铁匠的儿子听到这些伤心欲绝,心知这辈子不可能再与品玉相爱相守。怎么办呢,绝望之际他想到了父亲留给他的“山布”,“只有在对所有事绝望的时候才能打开它”,于是他打开了这个铁盒子,里面却空空如也。这种空其实代表着怀疑,如果对什么都抱有怀疑,就不会再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也就不会有绝望。但他不甘于此,他对恶魔说,我不要你死,我还要投胎做人,我发誓要穿越时空与品玉相遇相爱。然后他将恶魔的头颅装进了“山布”,让自己的一头狼带着“山布”直往北走,越远越好,不要让任何人找到它,也不要让自己找到它。接着,剖腹而死,等待转世。

  而他的徒弟看到他的尸体,以为他是跟恶魔决斗时战死的,出于对师傅的敬仰和忠心,他火化了铁匠的日子,并发誓要找到“山布”,“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需要它,我都会把它呈现在你的面前”,品玉也甘愿同往。

  于是和尚和品玉直往北追,直到苦寒之地,找到了那头狼和密封的“山布”,两人和狼一起守护着“山布”,“直到永远”。

  几千年以后的现代,考古者发掘出了和尚、品玉、狼的尸骨和“山布”。在研究中他们发现一个铁匠的毛发和指甲碎片会对“山布”有所影响。而这个铁匠就是几千年前那个铁匠儿子的转世,并且他正在为女友的离开而伤心欲绝,他的女友其实就是品玉的转世。他在考古学者的引导下打开了“山布”,释放了女魔的第九子,并且在不知情的境况下答应这个恶魔再造一个“山布”,这个过程中他一点点了解的自己的前尘往事,最终杀死了恶魔,当然也结束了自己的转世。故事结束。

  所以,就这个故事本身而言还是个挺不错的东西,它借助了芬兰关于铁匠儿子的神话传说和中国的转世投胎说,讲述了一个本该如诉如泣的爱情故事:佛家说转世是苦,可是为了爱情不惜受苦,但同时也背弃了除恶的荣誉。但是这个故事却被拍成了一个垃圾电影,我想中国观众、芬兰观众都不会喜欢它------当然这只是妄断,谁知道芬兰观众会不会对片中描述的“伪中国文化”非常欣赏呢?

  之所以这样说“伪中国文化”,是因为片中的某些情节,尤其是武打,哦,他们叫“功夫”。其中有一段,铁匠的儿子和品玉切磋,电影是很想表达出那种你来我往、身形变换的场景的,尤其是他们一定看了许多香港徐克式如同舞蹈的美感武打,但是即便是再像舞蹈,它也不是舞蹈!而片中这一处简直跟探戈无异,就连甩头和表情都十分神似,于是我就想,他们是不是真的觉得中国功夫就是舞蹈的一种?另外品玉手使的武器像是长把儿上按的铁扇,整部片子的大概七八处都是它噌的一声张开的特写,可能外国人觉得它很酷吧,但我觉得它决不会好使,舞起来空气阻力很大的。而更让人几欲崩溃的,就是品玉曾和那个情人和尚自创一套“合欢掌”,我的妈呀,听听这名字,怎么就让我想起“干柴烈火掌”和“情意绵绵剑”呢?而这“合欢掌”最厉害的一招就是,先用一只脚在地上画个半圈以吸引敌人的视线和作蛊惑心理之用,接着迅速的用兵器在地上把灰尘高高扬起遮挡敌人的视线,然后在灰尘遮掩下搂头向太阳穴砸去------这他奶奶的也太损了吧!难道说,老外对我中华武功的认识就是这样投机取巧?不知道那帮稳扎稳打的少林武僧要是看了这样的绝招会不会称其为“邪门歪道”。要我说,让老外张长见识嘛,把台湾版的《倚天屠龙记》拿给他们修行,让他们看看咱们的张无忌如何一运功便后背冒热气、前方数十米接连爆炸!

  另外,中国文化里,公元前1000年的时候,虽然还没有后来那么严格死守的妇道妇德,那时的女子比之后来要开放得多,但也不至于如品玉般自由驾驭自己的生活。中国农村的村民也不会在当街有人恶斗的时候跟什么都没看见似的各干各的事。服装上,铁匠的儿子穿的是清朝男子服饰,品玉穿的衣服大概没在中国历史上出现过。

  关于“伪中国文化”,老外不懂拍成这样也没办法。因为同样的,你不能指望中国导演在北京郊区搭一通布景,请一群老外就能拍出几百年前的伦敦景象。

  但这也只是我的一时调侃,其实本片的失败主要是叙事不明,对象不清,无法吸引观众。另外,就中国市场来说,就我自己而言吧,当我听说芬兰一词,是很希望看到北欧的异域风光的,当我看到梦幻般的海报,是很期待那女子能随男人一起杀敌历险的,当看到开头关于芬兰传说的介绍,是很希望能看到《指环王》中那样雄伟壮丽的神奇世界的。但,这些都没有。

  http://logten.iblog.cn/post/3742/139211

  《玉战士》观后感(四):烂片。

  今天,本人十分“幸运”的看到了传说中的由中、芬、荷、法四国和拍的魔环武侠大片——《玉战士》。虽然号称根据芬兰民族史诗《卡勒瓦拉》改编而成,但影片基本上与“史诗”二字无关,全片仅有的几组CG镜头全被用在了环境塑造上,预期中的指环王般的宏大战争场面一处也没有见着。

  从剧情上看,影片似乎与我们所熟知的诸如《古今大战秦俑情》、《神话》这种讲述穿越时空爱情的影片有着某些相同之处。但由于缺乏对卡勒瓦拉史诗的真正了解,国内观众能够像看《神话》般的融入剧情是很不容易的,再加上欧洲商业片一贯的快速频繁的剪切、多杂散乱的支线叙事,使得观众很容易在走出影院后感到一头雾水、不明所以。再者,影片又没有把主要的精力放在讲述英雄爱情的经历上,这把国内观众越过文化背景、权当欣赏一出荡气回肠的爱情传说的可能也给抹杀掉,使得观众对于影片的认同感大大降低。

  再这,拿武打场面来说话。我承认这电影的武打场面是不错,但是从100多分钟的电影中,才有那么几处场面让人觉得好看,其余都是无聊的叙述什么轮回,我实在是敬佩这电影考验观众耐心的决心,居然反反复复反反复复的强调一些看似不着边际的内心世界,如何的探究爱情什么的。真是看得让人想死!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和无极里面那些十分做作的台词!

  :在此送上一张海报,强烈对这电影的海报的制作水平感到可惜,居然配上了如此垃圾的电影,还有,这电影我看的过程中睡着了一下,并且看完后的第一感觉就是无极的再生。

  06年的评论- -。

  《玉战士》观后感(五):其实是很不错的

  本来我是想给个力荐的,最后还是给了个推荐。后来看豆瓣的评论,大部分给的评价都比较低。

  可以理解,这部片子看起来颇令人费解,尤其是开始部分,看了一半还基本上没什么头绪,这样的电影脱离了故事情节交代的背景,非常容易让感觉到突兀,跟不上故事的原来节奏。

  其实我也没有100%看懂,毕竟在这么短时间展现出这么完整的故事,颇为考究思考的能力。只所以给出推荐,是因为故事的一些内涵。什么值得放弃,什么值得珍惜。片中给出最后的名字是离别和昨天,我觉得还是换成自私好些,要不然就换成爱情。

  爱情是寓意毒妇最后一个儿子吗?辛普因为对怀玉的爱而放弃脱离轮回,期望仍能生生世世找到怀玉。却因此几乎把人间引入地狱,辛普因为爱情变得自私吗?恶妇最后一个儿子所说的如果辛普杀死他,辛普脱离轮回看这怀玉爱上别人确实是一种痛苦。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无论辛普如何选择,牺牲的都是自己。

  把它当作一个爱情真谛的电影来看,所有的情节逐渐变得清晰。虽然有些拖沓,但不失为一部精彩的电影。

  《玉战士》观后感(六):片子的定位绝对有问题。。。

  刚刚网上看的,没有去影院花钱,自然也没有受到当时宣传的影响。个人觉得当普通的片看勉强算还可以的。至于类型标签上的“动作、冒险、奇幻”,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本来想给个4分的,但是感觉比功夫之王要强点,人家还有5分呢,给个6分吧。

  叙事手法,其实就是西方导演典型爱用的手法。从影片开始,埋下伏笔,让观众一直处于猜猜猜的状态,在抽丝剥茧的给你答案,让观众对剧情产生了一个基本的猜测,再在影片最后部分,给你搞个出人意料的,告诉你你猜错了,这片子也就七七八八了。(剧透:包括影片的文案也是告诉你,张静初饰演的和男主角是一对,感觉他们相爱啊,其实不是呢。。。)

  再说影片的主题,感觉是西方惯用的主题的杂糅,可以说成是超越自己的成长篇,一个犯下了错误的人,最后矫正了错误。也可以说成是个爱情片,为了爱情放弃永生,最后因为巴拉巴拉又放弃了爱情的故事。也可以说成是部探讨人性的片子,牵扯出了恶魔九子中人性的弱点什么的。过于杂糅的主题才是片子失败的原因!没有什么主次之分。

  冲着张静初去看的片子,但其实她饰演的并不是片子的女主,只能算是戏份比较多的女配啦。。。

  很多设定让人雾里看花,更让影片进入了烂片的大行列。莫名的中国设定,感觉非常牵强,换个其他地方一样可以。铁匠儿子的设定?!有必要吗?可以换个更好的丫。魔鬼的第九子,我这么觉得它如此的可怜,在期待主人给她起名字吗。一开始发现女主进入研究室想杀女主的玛利亚,最后却给了女主那个玉玦。好多问题不解,不知道是编剧随便编的还是我智商不够?

  再来说说片名《玉战士》,应该是指片中的那个翠绿色的玉玦。只不过片子过半了,才出现。先是张静初饰演的把玉玦挂到了男主脖子上。然后男主戴着玉玦自杀,男配死的时候又把玉玦给带上了。再然后就是男主在杀恶魔第九子时,那个玉玦救了男主一条命。片子最后玉玦又给了女主。影片最后玉玦的寓意勉强可以解释为,男主放下了对女主的爱,与过去决绝。但前面有什么寓意内涵吗?整个线索过程搞得莫名其妙。估计老外根本就没有搞懂玉玦的在中国文化里的内涵,片名就更难理解,难道是为爱而战的战士?!

  充分理解为什么只有4.0的分数,去看西方魔幻的中国观众,看了部勉强可以定位为爱情片的烂片。而且是部被各种商业化毁了的片子。最后吐槽一下:男主在是中国人的时候,是如此的让人无语,荷兰时,突然醒悟。还有外国人名字的中国神话。

  总之,这就是一部西方人拍坏了的片子。。。

  《玉战士》观后感(七):瓶子里的水和油,哪儿都不挨着

  对于这阵子宣传攻势过猛的《玉战士》来说,我不得不说——我太失望了。甚至当别人问起我的时候,我会夸张的告诉对方:这是我看过的史上第一大烂片。尽管它还没差到那个地步。

  情节混乱、故弄玄虚,芬兰的古老神话和中国元素并不能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两者就像容器里的水与油,虽然在一起,但并不交融。

  还有,西方导演对于中国武术的运用流于表面化,致使电影里所谓的“中国功夫”成了一种致敬形式极致又华丽的坎普。就那“合欢掌”,我说不客气点儿,没学过武术的小屁孩都能把耍这绝招的铁匠大人踹一边去,中国武术啊,在国外是不是已经成了“东方的古老健身舞蹈”的代名词了?OTL and OMG。

  而且,电影里宣扬的对于爱情的认知、等待、背叛,我觉得,那是西方人的意淫,那是欧洲人强加在中国人身上的想象中的产物,所以造就了一个中不中、洋不洋的怪胎。

  作为一部动作片,它很失败,我只看到了模仿。

  作为一部爱情片,它很失败,所有的感情都来得那么干瘪没有滋味,让人觉得涩口。

  作为一部奇幻史诗大片…………我说,国内的媒体宣传者们,还是别把观众都当没见过世面的傻子了吧。

  《玉战士》观后感(八):考验人耐心的伪装大片

  周末果同学使用6块6一场电影的万达夕阳卡带上我和猫姐姐去看电影。

  电影貌似大片,中芬合作,据说场面宏大,感人肺腑,我们满怀期待地走进了华丽丽的电影院。甫一开场,画面很暗,我对自己说,大片都是这样的;20分钟之后,我发觉电影不知所云,我又对自己说,大片都是这样的;一小时后,我左右的观众已全体睡着,跟随电影的音乐发出有节奏的鼾声,我,我只好安慰自己说,也许,大片都是这样的。

  剧情有些复杂,据说是芬兰神话,铁匠的儿子可以杀掉女魔的最后一个儿子,杀掉女魔那个儿子后就可以享有跳出轮回的奖励,但是铁匠的儿子在决战前爱上了美女,因为怀疑,舍不得跳出轮回,舍不得没有爱恨,所以只是把女魔的儿子关进了山布,因为他还想在轮回中得到美女的爱,因为美女在那个说不清几千年前的中国并不爱他,而是爱他的那个和尚徒弟。几千年后的芬兰,一个荒漠般的地方(没想到芬兰这么穷),美女轮回成了芬兰女人和铁匠的儿子这一世的轮回相爱又分手了,山布被考古家挖了出来,他找到了铁匠的儿子的轮回,然后铁匠的儿子的轮回打开了山布放出了女魔的儿子,于是想起来几千年前的那一世的自己的故事。最后他因为悟到了“希望”,杀死了女魔儿子。听介绍好像不错,也许人家芬兰神话本身的确不错,还带点小哲理,但是没想到导演竟能导得这么难看这么莫名其妙,乱七八糟,情节的穿插非常不合适宜和逻辑,神乎其神地活生生磨平了观众所有的耐心。

  我很纳闷这部片子是什么类型——

  武侠?外国不帅的哥和小张mm打得那个傻,还没张纪中拍得好看;

  科幻?如果有几个3D场景就叫科幻片的话;

  爱情?我感觉这个比较靠谱,男主角为了爱情放弃了永生,放弃了盖世英雄的名义,执著地一世又一世期待着女主角回心转意,彻底爱上他——怎么说得有点耳熟——有点大话西游的意思,但是比大话西游难看一万倍啊一万倍。

  要是有人真心喜欢这部电影,并能津津有味地观看1遍以上,我一定对他肃然起敬,大叫一声:“师父!”

  http://blog.sina.com.cn/pinkcheung

  《玉战士》观后感(九):芬兰除了NOKIA,还有电影

  远古的传说,交错的时空,晦涩的语言,本片让我看的稀里糊涂,还好最后七七八八总算看懂了。对于芬兰这个国家唯一的印象就是NOKIA了,原来他们也有电影,他们也有自己的电影明星。对于这部号称史诗般的巨作,当魔幻片看的话,应该说有一点点失望。铁匠?盒子?让我有了打大菠萝的冲动。传说很空洞,想象中的沼泽地大战也没有发生,基本上没有特技,武打也不是擅长。直到看到最后才明白,哦,原来这是一部爱情片!我被宣传骗了。从本片的最后结局来看,芬兰电影也属于典型的欧洲文艺电影。为了爱情,放弃永生,选择轮回,将魔鬼放逐,让世人生活在恐惧中。可以想象,本片如果是国片,结局必然是牺牲爱情,杀死恶魔。如果是好莱坞电影,必然是孤胆英雄经过一番搏斗拯救了世界的同时抱得美人归。这样想来,观赏性向来不是欧洲电影的特长,能留下一点思考与回忆,便是成功之处了。

  佛说:前生500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来世之说,太过虚无飘渺,当把握现在。

  《玉战士》观后感(十):一只苍蝇钻进眼球里

  《玉战士》,买碟的意图很明确,想看看张静初的武戏。看完后一个字:晕;两个字:迷糊。事先看一些介绍,说张静初在电影里会耍出十八般武艺。

  电影里有个镜头,一只苍蝇在巫婆脸上爬来爬去,然后钻进她的眼球里。看完电影,我的眼睛里也有钻进苍蝇的感觉。对这个风格诡异的电影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电影的意思基本看明白了,根据芬兰的著名史诗《卡勒瓦拉》改编的,主题涉及到轮回、爱、除魔,还有欲望、狂热、丑陋、贪婪什么的。片名为什么叫“玉战士”而不叫“铁匠的儿子”更贴切些,毕竟张静初在电影里扮演的那个名叫品玉的女武士并不是第一主角。

  如果是拍广告,效果或许会好点,铁匠的儿子打开魔盒后,发现里面有一部最新款式,功能齐全的诺基亚手机。

  有中国功夫的元素,加上芬兰的史诗(该史诗在本国的地位估计相当于中国的《西游记》,据说还是《指环王》的前身),在人口520万的芬兰国内,票房应该没问题。

  只是难为了中国观众,看来又是所谓的文化底蕴问题,该补习一下人家的史诗。

  看完这部电影至少有两个收获,一是下次碰到芬兰人,可以同他们侃侃《卡勒瓦拉》;二是发现芬兰的史诗居然是与遥远的中国有关的。

  在电影中,张静初的武器是一把带机关的棍子,打开机关后会变成扇形的铁耙,类似猪八戒钉耙的改良品种。徒手对打方面,在张静初是一个优美的长拳亮相,在铁匠的儿子则是黄飞鸿式的,两人交手时打的所谓合欢掌,其实是八卦掌,姿势还算优美,就是动作较慢,缺乏力量,与舞林大会上的拉丁舞近似。

  这样的对打场面显然不能吸引观众的眼球,因为即使在电影里,两人在大街上对打,周边经过的路人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更说不上有围观喝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