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美丽在唱歌》经典观后感集

  《美丽在唱歌》是一部由林正盛执导,刘若英 / 曾静 / 赵正平主演的一部剧情 / 同性类型的电影,读好书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美丽在唱歌》观后感(一):我记得你青春的模样

  quot;如果是我喜欢的男生,我一定大声跟他告白,而且要脱光了给他看。他也许不喜欢我,但等到他老了的时候,他一定记得,我青春的模样。

  刘若英扮演的陈美丽这样说道,一脸坚定的表情。

  《美丽在唱歌》里的片段,虽然电影已有十个年头了,但这段念白却没有因时间的走过而失去它的力量。

  中学时,暗恋是常有的事,但很少有人有这样的领悟与魄力,我们都错过了使用青春的权力。

  电影是关于两个叫做美丽的女孩子。

  两个美丽在不同的景况里成长,在非请勿进的电影院售票处相遇了,于是成了好朋友。她们在那个工作间里聊着自己的暗恋,偶遇的蛋糕店帅哥,月经初潮时的潮汐汹涌,幻想的对象,然后早早拉上停止售票的窗帘,一起躲在里面唱歌,一起唱出青春的寂寥。于是,她们拥抱,因着莫名的感情,抚慰着寂寞的彼此。一夜的美好过后,陈美丽看着林美丽留下的字条,眼睛里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

  纸条上写着......我会永远记得你美丽的身体......

  高三那年,大花拿着DV说要拍我,,我说不知道做什么好,,她说不然你就读诗吧,,于是我真的念起了诗......

  毕业纪念册里,大花说,永远记得18岁那年,你念诗时的模样......

  真好,即使有点傻,但那确是我在一个人心中青春的模样。

  电影没有结尾,只看到陈美丽穿着美丽的黑色连衣裙,坚定的走在路上。

  我知道,她会争取她的幸福。

  刘若英是美丽的。

  她说,《我很好》。

  《美丽在唱歌》观后感(二):非常80年代

  灰暗如同水洗退色的画面;毫无必要的长镜头与不必要的大停顿;不相关的小细节,比如刘若英饰演的美丽的姐夫那样好色猥琐。

  最关键的是两个美丽如何情愫暗生解释的相当隐晦不清晰,仿佛转变在一瞬间就发生了,让人莫名其妙。不过也有可能是我看的版本不好,关键的转变被删掉了。总之这部电影用了大量的镜头时间来展示一种琐碎无味平凡的生活状态,而所谓的“青春”在这种琐碎中终于没能迸发出来,真正是迎合了名字中的“呓语”(murmurs):原本的青春变成了同样无味琐碎的唠叨。这个故事完全可以不这么平淡的被叙述,完全可以有一定的激情与打动人心的精细。但它什么都没有,看完只让人觉得——累!

  除非很喜欢刘若英,这部电影完全可以省略。

  《美丽在唱歌》观后感(三):存台词

  我年轻的时候有个很好的朋友。

  她和我有一样的名字。

  她和我在一个地方工作。

  大多数情况下她一边无聊的摆弄桌上的票夹子一边漫不经心地听我讲话,等到我埋怨她不专心的时候她会扑上来一把抱住我用她毛茸茸的脑袋蹭我的脖子痒痒得很舒服。

  有时候她的情绪会很低落,不过一个月也就那么几天她会吃不下东西会直愣愣的盯着前方,如果前面有人她就盯着人,有空饭盒她就盯着空饭盒,什么都没有她就盯着空气。

  她的胆子很大,她可以毫不在意大大方方要人家的姓名和电话号码,我不行,这辈子我都只会暗恋,真要命,我想我这人一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出息。

  我对她讲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我的婆婆我的家我的学校我的学长我的无疾而终的暗恋。

  她低着头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在听不过我还是很开心至少她会安安静静的坐在这儿,家里那条大黄狗什么耐心都无看见我坐下来念经就要积极逃开。

  美丽,我要好好做这份工作,不过真得很无聊呃。可是我要坚持下来,不然我爸爸又会笑我然后逼我回去念书我才不要。不过我真得很没耐心呃,以前做什么事情都是半途而废,我爸爸说我从来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次我不要被他看不起。

  美丽,你说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吗?他真的会不会回来看我们啊?我婆婆这几天一直在发噩梦呃,她说看见公公叫她一起走,爸爸很生气,把爷爷大骂了一顿还叫妈妈不要给他上香。我也不相信啊,可是婆婆说真的看见公公了耶,她每天晚上都会到巷子口去等等不到就不回来。

  美丽,你家里是什么样子啊,讲给我听啊。反正我又不会说给别人听。

  美丽,你真的很勇敢呃。我不敢,面对我喜欢的男生我就会紧张,一紧张什么话就讲不出来了。你说这种话不怕别人笑话吗?我觉得有点点丢脸耶。

  她说:我要在最喜欢的人面前脱掉衣服浑身赤裸,我要把我最美丽的时候给他看,当他老了以后会想起我最美丽时的样子,会想起有那么一个少女喜欢过她。(这段原话记不清了,大概这个意思)

  我看见了她最美丽的样子。我是不是第一个看见她最美丽的样子的人呢?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所有独白,应该用台湾国语念,不然效果会减半。)

  :在电影里面听到熟悉的歌真是很开心,《红色气球》、《凡人的告白书》,陈升是对的。

  8/4/04

  《美丽在唱歌》观后感(四):青春:哀伤和倔强

  喜欢上刘若英,缘于此片。影片很管用,让我难过了一个初中。

  一直以来,都偏爱这类结构简单节奏舒缓的台湾新电影,略带生涩的国语,偶尔夹杂几句方言,让你知道它要讲得不是别的,就是生活。生活若总像铁达尼那样令人心惊肉跳,凡人是吃不消的。

  毕业,找工作,女子的月事。平淡到让人吃惊。碎花的连衣裙,刚起床还未梳理的乱乱的长发,骑着机车看不到头的公路,还有,陈升的歌。只要愿意,不难引起共鸣,那些平日被忽略的一举一动,被抬升到屏幕上,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静静诉说着什么,我听到的是令人暗暗感伤的絮语,像飘走的花瓣,也许就是美丽那顶帽子上的黑色玫瑰吧。

  少女的“波涛汹涌”,暗藏春情的涌动,虽然从头到尾就没有过激烈的画面,连哭泣也是小心翼翼,然而,青春的能量却无法压抑,它暗暗滋长、蔓延……

  那是一种多么别样的爆发,不失少女一贯的美丽。“笃笃”的脚步声中,她向她走去。

  然而,谁又能听出脚步声里的倔强和坚定?或者,在多年以后,她们还会保有那样一种心情么?

  至少,那段只属于她俩的青春多情的岁月,曾经如此清晰地燃烧过……

  足矣!

  《美丽在唱歌》观后感(五):如果我老到忘记了,怎么办?

  如果我老到忘记了怎么办

  --那暗夜里近乎窒息的一切

  如果我老到忘记了

  怎么办

  亲爱的

  我承认我太爱台湾的女同片了

  以至于电影开始了快40分钟俩人还能没有认识

  絮絮叨叨,我一边忍受一边喜欢

  嗯,完整版,起码咱们的浴室激情戏是有保证的了

  所以,平静的铺陈之下,暗流涌动

  其实我特别喜欢里面的奶奶

  以及奶奶和爸爸,奶奶和爷爷,奶奶和孙女的那种感情

  活在底层却情感纯粹的老爸真是少见得慌

  奶奶对着空气说:

  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你都是这样讲,骗人

  跟你去?

  不行,我现在不能跟你去

  没有伴

  你没伴也要忍耐

  我忍耐一辈子了

  这是我们的媳妇,阿锦

  老

  人当然会老

  你怎么都不会

  你怎么还那么年轻

  空气中爷爷在里面吗?

  如果不在,上面也大概也只是奶奶的一片呓语吧

  英文片名叫做Murmur of youth,但是总弥漫着Murmur of death的意味

  接着爸爸用粗暴又可怜的语气把“爷爷”赶走了

  可是看着渐渐接近死去的母亲

  他又开始动摇是否不该当日那么粗暴驱逐害母亲守了一辈子活寡的流氓父亲

  爸爸口中所讲

  还是一个关于承担和责任的故事

  奶奶的牺牲

  以至于在他自己的人生里也要将这种牺牲实践下去

  并一直延续下去吧

  所以

  就有信里那句

  “多了怕是无法承受,走了”

  我还是很喜欢她们的相遇

  电影院卖票的窗口,密闭的环境,可以窥探外界,可攻可守

  相信就是有人纠缠了上个一辈子,在这辈子里一见如故

  友情的安慰急转直下,就那样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我也是第一次这样子啊,真的啊。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可是我喜欢,你呢?”

  “不知道,不讨厌就是”

  所谓的浴室戏份处理得还是一如华人世界大部分女同志电影般的僵硬

  但是承认,仅这样子就足以心动不已

  因为它帮助我唤起我大脑封藏的某部分记忆

  这份记忆让我怜惜到,我不知道,我老了,老到忘记她了,老到忘记那份感觉了

  怎么办

  “要是我呢,就问他,有没有想过我裸体的样子。。。我不止敢讲,我还会把衣服脱光给她看,让她看清楚我裸体的样子,就算她不喜欢我,到她老的时候,起码我让她记住我,记住我青春的模样”

  “清晨4:00醒来,看着你美丽的身体发呆,心想,到我老了,都会记住这样青春美丽的你”

  你到老了都能记住的话

  那真是一份幸运

  《美丽在唱歌》观后感(六):多美丽

  我一直把那部电影的名字记错。明明是“美丽在唱歌”,不是歌唱。

  刘若英那时候还土土的,村姑打扮,和那个相貌太平常的曾静八卦女儿家常。喜欢她们调侃帅帅的面包师,半玩笑半认真地讨论YY细节。可是那个男人一出现,味道就变了。

  陈昭荣,一度很喜欢的台湾文艺小生。可也就是小生模样,注定要辜负女人的模样。

  我大概永远不能懂刘若英为什么爱上曾静,不过她坐在床头读信一段确实叫人动容。为什么不会呢?想打起精神来收拾爱人不在的自己,终于由徒劳至颓然,跌在那几行字里。

  她说,我老了还会记得青春美丽的你。

  可惜谁都不能避免垂垂老矣,像那个一直等着丈夫归来的老外婆。牵不到手时才用记忆慰藉,否则皱纹又怎样白发又怎样,只要是你,全是你。

  这个美丽望向远处,那个美丽一袭黑裙一个人走。林正盛原来是叫双重维罗尼卡遇见了彼此,当我们都想知道结局他却撂了挑子,只不禁感叹,多美丽,多美丽!

  《美丽在唱歌》观后感(七):《美丽在唱歌》:

  当我沉浸在书的世界里,观影的状态很差的时候,遇到了这部电影,是一种很大的惊喜,这种惊喜的感觉就像是燥热的天气里有细细的雨丝飘落下来,点点滴滴在额头,在耳边,在掌心,直至心头,凉凉的,有一点微微的甜味。

  大多数时候对一部电影很喜欢,不仅是因为当时的心情与状态,更是因为在电影中看到了我们自己的影子,这种感觉就像是隔着屏幕看到了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影片中的陈美丽和林美丽对话的时候,我分别在她们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也暗恋过一个男生,好像也是因为他对我稍微好一点,所以就对他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了,而刘若英说,如果她喜欢一个男生,她一定会告诉那个男生,并且让他看看自己裸体的样子,就算他不喜欢她,那她也要他记住她青春的肉体。这样的话从一个女孩子口中讲出来,很多人通常觉得这个女生太勇敢,也太放浪了,因为世界是不允许女人这么放荡的,可是青春只有一次,美好的肉体也只会在那个期间存在,是弥足珍贵的,虽然我觉得刘若英所说的这种行为很大胆,很少人可以接受,但是我觉得女生适当地勇敢地去表达自己的感受是一件很正确的事情,因为至少我们可以对得住自己。张爱玲说过“我爱你,与你无关”这种低到尘埃里的爱开不出花,这样的喜欢还是会被淹没在颗粒物质里,难以浮出表面。我爱你,怎么会与你无关,若不是你,我怎会变得如此自卑,若不是你,我怎会在你面前这么羞涩,不敢表现出半点喜欢,若不是你,我怎会变得如此敏感,看到有别的女生与你搭讪就会各种不爽。暗恋期的女生分分钟都可以自导自演完成好几出戏,这是林美丽的暗恋,也是每一个小女生的暗恋,而陈美丽的大胆,就像是林美丽的另一个自己,因为在每个人心里都幻想过自己能够勇敢一点自信一点,也坦诚一些,至少能够让那个人知道曾经有一个人那么喜欢他,至于他是否接受,那就与我无关了。

  90年代的台湾电影似乎总是显得很悲凉,走在街头的男男女女都怀揣着各种小心事,眉头紧皱的,走路莽莽撞撞的。自身与这个世界的矛盾与冲突无处不在,面对炽热的情感不敢前进一步,面对缥缈的未来不敢幻想,面对虚无的世界不敢奢望。

  在这令人失望的世界,我们总应该要确信,还是会遇到那么一个人,令你心动,让你小鹿乱撞,这个人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这是一种美好的存在,只有当一个人的心很纯净很纯真才会有这样的感觉,这般美妙的滋味,但愿一生不要只有一次,毕竟世界太混乱,能够收获的美好太稀有。

  《美丽在唱歌》观后感(八):那张青春满铺着暗恋

  前言:

  刘若英当之无愧“师奶”于拉拉界。

  陈昭荣当之无愧“暗恋”于学长界。

  赵哥当之无愧“骂脏话”一分半钟于长镜头中!

  正文:

  拉片儿扒台词

  ○

  景 售票室,日/内

  人 林美丽(曾静)陈美丽(刘若英)

  △[美丽跟面包帅哥搭完讪回到售票室,两人就边吃便当边互相取笑。]

  陈美丽:你没救了啦,一天到晚幻想、幻想。

  林美丽:我差点就暗恋上他!都被你破坏了。

  陈美丽:暗恋哦?从实招供,以前有没有暗恋过?

  陈美丽:你真的要听?

  林美丽:嗯。

  陈美丽:不许笑哦,最近刚结束一个。对方是我的直属学长。他竟然有女朋友了。看到他每次跟女朋友卿卿我我的,我都很痛苦,就干脆结束掉了。

  林美丽:暗恋几年啊?……跟那个面包师傅一样是一个帅哥吗?

  陈美丽:他们不同型的啦。暗恋,两年有了吧。从我一进大学开始,就喜欢听他把一些很简单的事情反反复复的说得乱七八糟……很好笑。可是现在看到他女朋友听他讲话的样子……(抓着衣襟)这里会痛。我干脆就退学了,反正成绩也快被当光了。

  陈美丽:真勇敢!要是我,大概也会这样吧。我想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喜欢一个人的话,就会要定他了。而且会跟他没完没了。

  林美丽:对呀。我就是这样才有困扰。我国中的时候就暗恋我们国文老师。他眼睛很媚哦。我每次给他看一眼就心跳加速。他上课的时候这么说,“你们以后长大会经历许多人许多事,成功失败都没有关系,最重要就是这个(捂胸口)。这个千万不要冷了,不要死了。要让它保持温度,永远热着。”

  △[两人笑。]

  林美丽:太惨了……我这个人太容易暗恋身边的人,只要谁对我好我就暗恋谁。

  你知道吗?我暗恋学长是暗恋最久的。现在一时没有人暗恋了有点不习惯,受不了。所以想故意找个人来暗恋。刚好连着两天都碰到那个帅帅的面包师,我想可能是有缘吧。现在每次想到学长的时候,就会把他也拿出来想一想,有时候还会把他们作比较看谁比较好,这样就能借着他来忘掉学长了。……可是每次想他想到一半,想到他的女朋友,就完了。

  ……

  陈美丽:人家是老实人,哪会是你对手。说什么人家身上有面包香。

  林美丽:真的有。

  陈美丽:是你自己心理作用。

  林美丽:我真的有闻到。就是他骑机车差点撞到我的那一天。他骑走以后,留下一股面包香。我就是靠这个香味来幻想、暗恋他。我还幻想和那个浑身面包香的帅哥做爱。

  陈美丽:真的啊?有没有成功?

  林美丽:第一次是失败了,因为我想到他女朋友了,第二次就成功了。我和他在刚出炉的面包堆里面,哇,旁边都是那种热腾腾、香喷喷的面包,我们在那边疯狂做爱,三天三夜。

  陈美丽:好刺激啊,你幻想了三天三夜啊!

  林美丽:不是啦,是幻想做了三天三夜。

  陈美丽:那也很刺激啊。做完了肚子饿还可以吃面包,还有法国面包哦。

  陈美丽:真羡慕你,还有幻想的对象。

  林美丽:你不幻想啊?你是不是经验丰富,都不用靠幻想啊?

  陈美丽:不是。是根本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

  △[美丽们沉默。合唱《凡人的告白》。]

  c.o

  我们的青春果真是由一场一场的暗恋组成,幻想,破灭,再幻想,再破灭,一波一波,顾盼流离,潮汐汹涌,在心中点燃了熊熊的火,却未曾温暖过。

  ——只有失败,永不成功。

  《美丽在唱歌》观后感(九):歌声很纤细,却动人心魄

  刘若英,我喜欢的女子。两个纯真的女子之间简单琐碎的生活和情感,我喜欢的故事。

  美丽是两个不同姓的两个女孩子同样的名字。不过这两个女孩子都谈不上美丽。好在,她们有青春。有青春,便拥有了一切美好。长相平庸,也可以是可爱的。

  两个美丽本没有交集,一个是售票的,一个是成绩不好的大学生。只是那个大学生因为无法忍受自己暗恋两年的学长和他女朋友的亲密,大概也有成绩不好的原因,自己选择了退学。这一退学,便在那个后来有了无数欢笑的“非请勿入”的小售票间里和另一个美丽相遇了。

  不要想的那么猥琐。同性恋。

  她们只是两个同样孤单寂寞的少女,不同的是,那个大学退学的美丽总有那么多的暗恋对象,她絮絮叨叨着她的暗恋传奇,而刘若英饰演的美丽总是饶有兴趣的听着,她甚至很羡慕她有那么多的暗恋对象,因为她对身边的男人,一个也看不上。

  两个美丽的扮演者一个是刘若英,一个是曾静。我且这样称呼这两个美丽吧。

  枯燥无聊的卖票的日子竟也在她们这样的絮叨中不轻不重的过去。她们还是这样各自说着各自的心事,只是在曾静说她的学长的时候,刘若英的心开始有点痛起来。情感的爆发和觉醒总是因由某个突发事件,哪怕是个极小的事件。

  某个早晨,曾静拉开售票口的帘子却又立刻关上,神秘的躲在刘若英后面。原来是她的学长和他的女朋友来买票看电影。刘若英的心又开始有点痛了。看着曾静魂不守舍的念叨“也许他也曾经喜欢过我。”刘若英鼓励曾静去表白,甚至脱光了给他看,“就算他不喜欢我,至少到他老了的时候,他记得我年轻时候的样子。”曾静有点心动了。一切都由刘若英做主,从电影院里叫出了学长,可是,曾静还是临阵脱逃了,她一个人茫然的坐在路边的椅子上,却意外的碰上看完电影和女朋友一起出来的学长。原来学长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她。她回到售票小亭,她伤心的痛哭着。刘若英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不知怎么安慰伤心的曾静。无助的曾静转身抱住刘若英,继续痛哭着。那一瞬间,一定有一股电流从刘若英的心头击过,她无比温柔的抱着曾静,无比温柔的吻着曾静。也许那一刻的曾静是恍惚的,她也回应着刘若英。温柔过后是尴尬,但刘若英是坚定的,因为尽管她也从来没有爱过一个女孩子,但她喜欢她是真的,她是真的喜欢她。

  大概最有炒作看点的是刘若英全裸。其实也就是裸露背部。不该发生的吻,让曾静无措,但让刘若英坚定。她叫曾静晚上到她家睡,因为曾静的家很远。尽管紧张,但她们两个人还是一起沐浴。她们再次深吻,她们再次紧紧拥抱。全裸的身体,让爱没有阻隔。没有色情的感觉,甚至没有激情澎湃的感觉。但我感觉到刘若英无言中深深的爱。

  结局是曾静逃离回家,而刘若英在踏上寻找曾静的路途。没有决绝的感觉,一切都在脉脉温情中进行着。她们会在一起吗?希望会。

  这是一首青春的歌,一首在喧哗热闹中默默温情的歌,歌声很纤细,却动人心魄。

  《美丽在唱歌》观后感(十):murmur of youth

  Murmur of youth.美丽在唱歌。

  习惯了一边看片一边发呆。沉淀在缓慢讲述的故事里,越发抛弃了情节紧凑的电影。

  两个同叫美丽的女孩,在各自的家庭背景和人生态度下生活,机缘巧合中,相遇在一个非请勿进的售票亭。

  青春无处可逃。也许私语能给予些许的安慰吧。

  喜欢极了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她们的对话。她说:“潮汐汹涌。”情不自禁地笑了。想起念大学的时候,熄灯后宿舍里的夜谈。激动处会听到隔壁寝室抗议的敲墙壁声。

  Murmur of youth.

  刘若英。她的美丽与勇敢。她说,如果我爱上一个人,会不休不止地爱下去,绝不轻易放走他。还要给他看我的裸体,让他老了的时候还能记住我青春的模样。

  这样的女子,在回忆中,应该比在拥有时更美吧。

  几乎不觉得是在看一部同志电影。青春无可宣泄,爱情无从把握,于是少女之间的友情,每每与爱情也有了难分难解之处。

  然而她还是逃开了,剩下她,在前行的火车上,继续着低声的吟唱。

  水一般的电影,也许未曾盛开,却留下淡淡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