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后出师表原文原文及翻译

后出师表(诸葛亮) ◇原文 先帝虑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故托臣以讨贼也①。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固知臣伐贼,才弱敌强也。然不伐贼,王业亦亡。惟坐而待亡,孰与伐之②?是故托臣而弗疑也。臣受命之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③。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并日而食④。臣非不自惜也,顾王业不可偏安于蜀都,故冒危难以奉先帝之遗意。而议者谓为非计⑤。今贼适疲于西,又务于东,兵法乘劳,此进趋之时也⑥。谨陈其事如左:

高帝明并日月,谋臣渊深,然涉险被创,危然后安⑦。今陛下未及高帝,谋臣不如良、平,而欲以长策取胜,坐定天下,此臣之未解一也⑧。

刘繇、王朗,各据州郡,论安言计,动引圣人,群疑满腹,众难塞胸,今岁不战,明年不征,使孙策坐大,遂并江东,此臣之未解二也⑨。

曹操智计,殊绝于人,其用兵也,仿拂孙、吴。然困于南阳,险于乌巢,危于祁连,逼于黎阳,几败北山,殆死潼关,然后伪定一时尔⑩。况臣才弱,而欲以不危而定之,此臣之未解三也。

曹操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图之,委任夏侯而夏侯败亡。先帝每称操为能,犹有此失,况臣驽下,何能必胜?此臣之未解四也。

自臣到汉中,中间期年耳,然丧赵云、阳群、马玉、阎芝、丁立、白寿、刘郃、邓铜等,及曲长、屯将七十馀人,突将无前;賨叟青羌,散骑武骑,一千馀人。此皆数十年之内,所纠合四方之精锐,非一州之所有。若复数年,则损三分之二也,当何以图敌?此臣之未解五也。

今民穷兵疲,而事不可息。事不可息,则住与行,劳费正等。而不及早图之,欲以一州之地,与贼持久,此臣之未解六也。

夫难平者,事也。昔先帝败军于楚,当此时,曹操拊手,谓天下已定。然后先帝东连吴、越,西取巴、蜀,举兵北征,夏侯授首。此操之失计,而汉事将成也。然后吴更违盟,关羽毁败,秭归蹉跌,曹丕称帝。凡事如是,难可逆料。臣鞠躬尽力,死而后已。至于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

◇注释 ①汉:指蜀汉。贼:指曹魏。立:存在。偏安:偏居于一个角落。

②孰与:何如。

③思惟:考虑。南:益州南部诸郡。

④并日而食:两天只吃一天之饭。

⑤非计:不是上策。

⑥适:才。疲于西:后主五年,诸葛亮率军攻祁山(今甘肃西和县西北),南安、天水、安定三郡皆叛魏应汉,关中震动,魏明帝不得不亲自西镇长安。务于东:同年秋天,吴将陆逊大破曹魏将领曹休于石亭。乘劳:趁敌人疲劳的时候。进趋:进攻。

⑦渊深:谓深谋远见。被创:身受创伤。刘邦与项羽作战时,曾为流矢所伤。

⑧坐:谓坚守,常驻不动。

⑨动:动不动就,动辄。坐大:自然而然地强大起来。

⑩困于南阳:建安二年(197),曹操在南阳郡治宛城为张绣所败,中流矢,长子曹昂等战死。险于乌巢:建安五年,曹操与袁绍在官渡相持,当时操军势力弱,且一度绝粮。后来曹操出奇兵夜袭袁绍屯粮之处乌巢,扭转战局,取得胜利。逼于黎阳:袁绍子袁谭据黎阳,曹操用兵吴蜀,谭兵逼迫其后;建安八年,曹操攻黎阳,不胜。几败北山:建安二十四年,留守汉中的曹操大将夏侯渊为刘备所斩。曹操为了争夺汉中,运送军粮经过北山。曹操兵与赵云遭遇,军败,死伤甚众。殆死潼关:建安十六年,曹操与马超战于潼关,将渡河,超军突然至,箭如雨下,曹操几被射死。伪:诸葛亮以蜀为正统,故指曹魏为伪。

下:攻陷,降服。

曲长、屯将:军队里曲、屯的长官;曲、屯都是古代军队的编制单位。突将无前:勇往直前的勇士。

賨(cóng)叟(sǒu)青羌:指蜀汉军中西南少数民族将士。賨叟,巴賨之兵;賨,古巴人赋税之称,有时也用以称巴人。

事:指战事。劳费:消耗的劳力与费用。

平:衡量,此处指预测。

拊手:拍手。

关羽毁败:关羽,蜀汉名将。守荆州时忽视联结孙权的战略意义,致使孙刘联盟破裂。建安二十四年,吴将吕蒙袭取荆州,杀关羽。秭(zǐ)归:在今湖北秭归。蹉跌:失足跌倒,引申为失败。

钝:这里指受挫。逆睹:预见。

◇鉴赏 本篇选自《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公元228年,魏将曹休被东吴打败,魏兵东下,关中空虚,诸葛亮欲趁机出师北上击魏。然群臣疑虑,后主动摇,故临行前,他写了这篇表。针对议者的非难,文中分析了当时的形势,提出不能坐而待亡的观点,坚信若要建立帝业必须北伐。最后表明虽成败难料,但自己决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相较而言,诸葛孔明之前后《出师表》,一以开导庸主,一以审时度势,意气勤勤恳恳,可使有心人泪下;文情慷慨激越,可使有志者奋发。本篇写得情真意切,富有感染力,且光明磊落、正气堂堂,因而能与诸葛亮其人其事一道流芳千古。

◇妙评 ……伸讨贼之义,尽托孤之责,以教万世之为人臣者。“鞠躬尽力,死而后已”之言,凛然与日月争光。前表开导昏庸,后表审量形势,非抱忠贞者不欲言,非怀经济者不能言也。

——清·吴楚材、吴调侯《古文观止》卷六

一篇只是说事势成败难以逆料,然却条陈利害,已若烛照,数计而龟卜,其计以为听之言,则有如前所云之者,否则利钝所不敢知,亦冀先帝阴有以谅之气。忠款之意,溢于毫端,真有古纯臣进谏之风。

——清·过珙《古文评注全集》卷四

起手提出主意,下分六段“未解”,总是汉贼不肯两立,王业不可偏安也。读到“鞠躬尽瘁”等语,不禁一击节,一堕泪矣。

——清·唐德宜《古文翼》卷五

二表出三国时,附此以殿汉文,足为一代增色。

——清·浦起龙《古文眉诠》卷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