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汉书食货志第四下

凡货(1),金钱布帛之用,夏殷以前其详靡记云。太公为周立九府圜(圆)法(2):黄金方寸,而重一斤;钱圜(圆)函方(3),轻重以铢(4);布帛广二尺二寸为幅,长四丈为匹。故货宝于金,利于刀,流于泉,布于布,束于帛(5)。

(1)货:指货币:(2)太公:指姜太公,姓姜,吕氏,名望。辅佐周武王灭商,封于齐。九府:《周官》有太府、王府、内府、外府、泉府、天府、职内、职金、职币,都是掌财币的机构,故云九府。圆法:指货币制度。(3)钱圆函方:钱外圆而内孔方(孟康说)。(4)铢:古代重量单位,二十四铢为一两。(5)货宝于金等句:谓货币如黄金之重要,如刀之利于民,如泉之流通,如钱之散布,如帛之聚积。

太公退(1),又行之于齐。至管仲相桓公,通轻重之权(2),曰:“岁有凶穰(3),故谷有贵贱;令有缓急(4),故物有轻重。人君不理(5),则畜(蓄)贾游于市(6),乘民之不给(7),百倍其本矣。故万乘之国必有万金之贾,千乘之国必有千金之贾者,利有所并(屏)也(8)。计本量委则足矣(9),然而民有饥饿者,谷有所臧(藏)也。民有余则轻之(10),故人君敛之以轻(11);民不足则重之(12),故人君散之以重(13)。凡轻重敛散之以时,则准平(14)。守准平,使万室之邑必有万钟之臧(藏),臧(藏)繦千万(15);千室之邑必有干钟之臧(藏),臧(藏)繦百万。春以奉耕(16),夏以奉耘,耒耜器械,种饷粮食(17),必取澹(赡)焉。故大贾畜(蓄)家不得豪夺吾民矣(18)。”桓公遂用区区之齐合诸侯,显伯(霸)名。

(1)退:谓退就封国。(2)轻重:古代关于调节商品、货币流通和控制物价的理论。参考《管子·轻重篇》。(3)岁:指年景。(4)令:指征税之法令。(5)理:治理。(6)蓄贾:指囤积居奇之商人,游于市:谓活动于市场。(7)给:足也。(8)屏:谓藏去。(9)本:指土地产量。委:未也,指人们所食。(10)轻:指物价低。(11)敛之以轻:谓低价收购。(这样,物价会回升。(12)重:指物价高。(13)散之以重:谓高价抛售。(这样,物价会下降。)(14)准平:指调节供求与稳定物价。(15)繦:串钱绳。指一串钱。(16)奉:供应之意。(17)镶:当作“穰”。种穰:即种子(闻一多说,见《管子集校·国蓄篇》)。(18)豪夺:犹言强夺。以上引文,节录《管子·国蓄篇》。

其后百余年,周景王时患钱轻(1),将更铸大钱(2),单穆公曰(3):“不可。古者天降灾戾(4),于是乎量资币(5),权轻重,以救民。民患轻,则为之作重币以行之(6),于是有母权子而行(7),民皆得焉(8)。若 不堪重(9),则多作轻而行之(10),亦不废重,于是乎有子权母而行,小大利之。今王废轻而作重,民失其资,能无匮乎(11)?民若匮,王用将有所乏;乏将厚取于民(12);民不给(13),将有远志(14),是离民也。且绝民用以实王府,犹塞川原为潢洿也(15),竭亡(无)日矣(16)。王其图之。”弗听,卒铸大钱,文曰“宝货”,肉好皆有周郭(17),以劝农澹(赡)不足,百姓蒙利焉。

(1)周景王:名贵,前544年至前520年在位。患钱轻:担忧钱币贬值。(2)铸大钱:周景王是否铸大钱,大钱质量如何,不甚明了。(3)单穆公:周大夫单旗。(4)灾戾:灾害。(5)资:财也。资币:资财钱币。(6)重币:即大钱。(7)母权子而行:谓大钱小钱同时流通。母,指大钱;子,指小钱;权,犹等;行,流通。(8)得:方便之意。(9)不堪重:谓大钱不方便。(10)轻:指小钱。(11)匮:乏也;损失。(12)厚取:犹多取。(13)不给:谓负担不起。(14)远志:指离乡远逃之心。 (15)潢洿:低洼积水处。(16)竭无日:谓不多日子就会枯竭。(17)铸大钱等句:周景王铸大钱之说,迄今无实物为证,历来学者多怀疑其非事实,肉:谓质。好:谓孔。周郭:谓边轮。

秦兼天下,币为二等:黄金以溢(镒)为名(1),上币;铜钱质如周钱,文曰“半两”(2),重如其文。而珠玉龟贝银锡之属为器饰宝臧(藏),不为币,然各随时而轻重无常。

(1)镒:二十两为镒,或说二十四两为镒。(2)半两:钱币名。秦统一后,废除贝、刀、布等币,以半两钱统一全国之币,每枚重半两,即十二铢。西汉钱重减轻,但仍称半两,如吕后二年减为八铢,文帝五年减为四铢;武帝元狩五年废半两钱,而行“五铢钱”。

汉兴,以为秦钱重难用,更令民铸荚钱(1)。黄金一斤。而不轨逐利之民畜(蓄)积余赢以稽市物(2),痛腾跃(3),米至石万钱,马至匹百金。天下已平,高祖乃令贾人不得衣丝乘车(4),重税租以困辱之。孝惠、高后时,为天下初定(5),复弛商贾之律(6),然市井子孙亦不得为官吏(7)。孝文五年(8),为钱益多而轻,乃更铸四铢钱,其文为“半两”。除盗铸钱令(9),使民放(仿)铸(10)。贾谊谏曰:

(1)令民铸荚钱:陈直云:西汉初期,汉廷只有直辖十五郡,其余皆分封诸王,十五郡之中,仅蜀郡严道是产铜地区。考西汉产铜最丰富者,主要在丹阳郡,属于吴王濞范围。疑汉廷因铜料缺乏而铸荚钱,不得已托辞因秦钱太重而改铸也。现英钱最大者,径公分1.2厘,最小者0.8厘,可能有私铸者夹杂其中,荚钱铜范,亦出土最大者之钱,轮廓相符。”(2)不轨逐利之民:指商贾。余赢:赢余之财。稽:窥探行情之意。(3)痛:甚也。腾跃:犹今言飞涨。(4)衣丝乘车:穿绸衣乘马车。(5)为:犹以。(6)弛:放松。(7)市井:交易之处,这里指商贾。(8)孝文五年:前175年。 (9)除盗铸钱令:废除不准民间铸钱之法令。(10)放铸:谓依照汉钱铸造。

法使天下公得顾(雇)租铸铜锡为钱(1),敢杂以铅铁为它巧者(2),其罪黥(3)。然铸钱之情,非淆杂为巧(4),则不可得赢;而淆之甚微,为利甚厚。夫事有召祸而法有起奸,今令细民人操造币之势(5),各隐屏而铸作(6),因欲禁其厚利微奸(7),虽黥罪日报(8),其势不止。乃者(9),民人抵罪,多者一县百数,及吏之所疑,榜(搒)笞奔走者甚众(10)。夫县(悬)法以诱民(11),使入陷阱,孰积于此(12)!囊禁铸钱,死罪积下(13);今公铸钱,黥罪积下。为法若此,上何赖焉(14)?

(1)雇:谓雇工。租:指租官府之矿山。(2)它巧:指巧作弊。(3)黥:黥刑。在罪人脸上刺字,涂以墨,故又称墨刑。(4)为巧:谓作弊。(5)操:持也。势:指权利。(6)隐屏:谓秘密。(7)原利微奸:指奸巧作弊以牟取厚利。(8)报:指判决。(9)乃者:往日。(10)搒(péng)笞:鞭笞。奔走:指往来听候审讯者。(11)悬法:谓公布法令。(12)孰:谁。积:多也。(13)死罪积下:言无罪者多,委积于下(张晏说)。(14)上何赖:意谓皇上依靠什么来统治百姓。

又民用钱,郡县不同:或用轻钱(1),百加若干(2);或用重钱(3),平称不受(4)。法钱不立(5),吏急而壹之乎,则大为烦苛,而力不能胜;纵而弗呵乎(6),则市肆异用,钱文大乱。苟非其术,何乡(向)而可哉(7)!

(1)轻钱:指重量不足四铢之钱。(2)百加若干:谓百枚轻钱要外加若干枚才能达到百枚四铢钱的标准。(3)重钱:指重量超过四铢之钱。(4)平称不受:谓重钱平称有余而不为人们接受。(5)法钱:法令规定的标准钱,即指文帝所铸之四铢钱。有说“贾谊所谓‘法钱’者,即是权钱,类于后代天平之法码”(陈直说)。(6)纵而弗呵:谓放任而不管制。(7)向:方向。

今农事弃捐而采铜者日蕃(1),释其耒耨(2),治熔炊炭,奸钱日多,五谷不为多。善人怵而为奸邪(3),原民陷而之刑戮(4),刑戮将甚不详(祥)(5),奈何而忽(6)!国知患此,吏议必曰禁之。禁之不得其术,其伤必大。令禁铸钱(7),则钱必重(8);重则其利深,盗铸如云而起,弃市之罪又不足以禁矣。奸数不胜而法禁数溃(9),铜使之然也(10)。故铜布于天下,其为祸博矣(11)。

(1)蕃:多也。(2)释其耒耨:指放弃农耕。(3)怵(chù):被诱惑而动心。(4)愿民:诚实的人。(5)刑戮:此二字似乎涉上文而衍。祥:善也。 (6)忽:谓忽视。 (7)令:谓法令, (8)重:谓币值增大。(9)奸数不胜:谓作奸者不可胜数。 (10)铜使之然:意谓对铜失控之故。(11)博:大也。

今博祸可除,而七福可致也(1)。何谓七福?上收铜勿令布,则民不铸钱,黥罪不积,一矣。伪钱不蕃,民不相疑,二矣。采铜铸作者反于耕田,三矣。铜毕归于上,上挟铜积以御轻重(2),钱轻则以术敛之(3),重则以木散之(4),货物必平,四矣。以作兵器,以假贵臣(5),多少有制(6),用别贵贱(7),五矣。以临万货(8),以调盈虚(9),以收奇羡(10),则官富实而末民困(11),六矣。制吾弃财(12),以与匈奴逐争其民(13),则敌必怀(14),七矣。故善为天下者,因祸而为福,转败而为功。今久退七福而行博祸(15),臣诚伤之。

(1)福:好处之意。(2)铜积:谓铜的储备。御:调节。(3)敛之:指货币回笼。(4)散之:指投放货币。(5)假:谓给与。(6)制:制度;规定。(7)用:以也。(8)临:监也。监视之意。(9)调:调节。(10)奇羡:谓盈利。 (11)末民:指工商业者。(12)制吾弃财:控制国家未曾控制之铜。(13)逐争:竞争。 (14)怀:降附之意。(15)久:刘奉世曰:“‘久’当作‘乃’。”

上不听。是时,吴以诸侯即山铸钱(1),富埒天子(2),后卒叛逆(3)。邓通,大夫也,以铸钱财过王者。故吴,邓钱布天下。

(1)即:就也。(2)埒:等也。(3)叛逆:指以吴王刘濞为首的吴楚七国之乱。

武帝因文、景之畜(蓄),忿胡、越之害(1),即位数年,严助、朱买臣等招徕东瓯(2),事两越,江淮之间萧然烦费矣(3)。唐蒙、司马相如始开西南夷(4),凿山通道千余里,以广巴蜀,巴蜀之民罢(疲)焉(5)。彭吴穿秽貊、朝鲜,置沧海郡(6),则燕齐之间靡然发动。及王恢谋马邑,匈奴绝和亲,侵扰北边(7),兵连而不解,天下共其劳(8)。干戈日滋,行者资(9),居者送,中外骚扰相奉(10),百姓抏敝以巧法(11),财赂衰耗而不澹(赡)。入物者补官,出货者除罪,选举陵夷(12),廉耻相冒(13),武力进用(14),法严令具(15)。兴利之臣自此而始(16)。

(1)胡、越:指匈奴、两越。(2)严助、朱买臣:本书卷六十四上有其传。(3)事两越:详见《两越传》。萧然:即骚然。(4)司马相如:本书有其传。(5)广巴蜀等句:详见《西南夷传》与《司马相如传》。(6)穿秽貂、朝鲜等句:详见《朝鲜传》。(7)王恢谋马邑等句:详见《匈奴传》。(8)共:《史记·平准书》作“苦”。疑“共”乃“苦”字烂文(张文虎说)。(9)赍:谓将衣食之具以自随。(10)相奉:意谓承受沉重的负担。(11)抏(wán)敝:犹凋敝。巧法:巧诈以避法。(12)选举:选举官吏的制度。陵夷:衰败。(13)廉耻相冒:谓不顾廉耻(金少英说)。(14)武力进用:以武力为进身之阶。(15)法严令具:法令严醋苛细。(16)兴利之臣:指桑弘羊、东郭咸阳、孔仅等。自此而始:从此开始掌权用事。

其后,卫青岁以数万骑出击匈奴(1),遂取河南地(2),筑朔方(3)。时又通西南夷道,作者数万人,千里负担馈饷,率十余钟致一石(4),散币于卬僰以辑(集)之(5)。数岁而道不通,蛮夷因以数攻,吏发兵诛之。悉巴蜀租赋不足以更之(6),乃募豪民田南夷,入粟县官(7),而内受钱于都内(8)。东置沧海郡,人徒之费疑(拟)于南夷(9)。又兴十余万人筑卫朔方,转漕甚远,自山东咸被其劳(10),费数十百巨万(11),府库并虚(12)。乃募民能入奴婢得以终身复,为郎增秩(13),及入羊为郎(14),始于此。

(1)卫青:本书有其传。(2)河南:指今内蒙古河套地区。(3)朔方:城名,筑于元朔三年(前126)。 (4)千里负担馈饷:谓转输费用甚巨。古时一钟六石四斗。十余钟(六十四石以上)才致一石,可知转输消耗达几十倍。(5)邛、:皆古族名。邛分布于今四川西昌地区。僰分布在今四川南部及云南东部一带。辑:与“集”同,谓安定。(6)悉:尽也。更:偿也。偿之:谓偿付这项开支。(7)入粟县官:交纳粮食于(巴蜀)官府。(8)内受钱于都内:谓内受粟钱于京都内。大司农属官有都内令丞。(9)东置沧海郡等句:谓东置沧海郡人徒之费用,与经营南夷之费用差不多。拟:比拟。(10)山东:秦汉时指崤山或华山以东广大地区。 (11)数十百巨万:谓数十亿以至百亿。(12)并:“益”之误。《史记·平准书》作“益”。(13)募民能入奴婢得以终身复,为郎增秩:谓实行百姓交纳奴婢可以终身免役,郎官交纳奴婢可以加官进爵。 (14)入羊为郎:此暗指卜式输家财事。参考本书卷五十八《卜式传》。

此后四年(1),卫青比岁十余万众击胡(2),斩捕首虏之士受赐黄金二十余万斤,而汉军士马死者十余万,兵甲转漕之费不与焉(3)。于是大司农陈臧(藏)钱经用赋税既竭(4),不足以奉战士。有司请令民得买爵及赎禁锢免(臧)[减] 罪(5);请置赏官(6),名曰武功爵(7)。级十七万(8),凡直三十余万金(9)。诸买武功爵官首者试补吏(10),先除(11);千夫如五大夫(12);其有罪又减二等(13);爵得至乐卿(14),以显军功(15)。军功多用超等(16),大者封侯卿大夫(17),小者郎。吏道杂而多端,则官职耗废(18)。

(1)此后四年:指元朔五年。(2)比岁:连年。(3)不与:谓不包括在内。(4)陈藏钱:谓库藏旧存之钱。经用赋税:常年的赋税收入。既竭:已用完。(5)禁锢:谓禁其不得为吏。臧:当作“减”,形近而误。《史记·平准书》作“减”。免减罪:谓免罪与减罪。(6)赏官:指论功赏爵的制度。(7)武功爵:臣瓒曰,“《茂陵中书》有武功爵,一级曰造士,二级曰闲舆卫,三级曰良士,四级曰元戎士,五级曰官首,六级曰秉铎,七级曰千夫,八级曰乐卿,九级曰执戎,十级曰政戾庶长,十一级曰军卫。此武帝所制,以宠军功。”其中“政戾”二字,“或为‘政莅’之同音假借字”(陈直说)。(8)级十七万:谓武功爵每级价十七万钱。(9)凡值三十余万金:谓当时所卖武功爵总值三十余万金。一金,当万钱。(10)官首:武功爵,第五级。(11)先除:优先任命官职。(12)千夫如五大夫:武功爵第七级千夫相等于旧二十爵制第九级五大夫的地位。(13)其有罪又减二等:谓“有罪者得计其所买之爵减二等”(沈钦韩说)。(14)爵得至乐卿:谓百姓买爵只能买至第八级乐卿,此以上之爵不得买。(15)以显军功:谓百姓买爵可至乐卿,此以上武功爵高级必有军功者才能得之。(16)军功多用超等:谓军功多者可以越级给予爵赏。(17)大者:指军功大的人。下文“小者”,指军功较小的人。(18)耗:乱也。

自公孙弘以《春秋》之义绳臣下取汉相(1),张汤以峻文决理为廷尉(2),于是见知之法生(3),而废格沮诽穷治之狱用矣(4)。其明年(5),淮南、衡山、江都王谋反迹见(现)(6),而公卿寻端治之,竟其党与(7),坐而死者数万人,吏益惨急而法令察(8)。当是时,招尊方正贤良文学之士(9),或至公卿大夫。公孙弘以宰相,布被,食不重味(10),为下先(11),然而无益于俗,稍务于功利矣(12)。

(1)公孙弘:本书有其传。绳:约束、要求之意。(2)张汤:本书有其传。峻文:即深文,言用法苛刻。决理:断狱;办案。(3)见知之法:官吏见知而不举发者,治以故纵之罪。(4)废格:谓不奉行诏令(吴恂说)。沮:沮事。或疑为“诅”(吴恂说)。诽:诽谤。穷治:谓严加追究。(5)其明年:指元狩元年(前122)。(6)淮南、衡山:指淮南王安、衡山王赐,其谋反事发生于元狩元年十一月,详见本书卷四十四《淮南衡山传》。江都王:指江都王建,元狩二年夏有罪自杀,见本书卷五十三《江都王传》。(7)竞:追究之意。党与:同党。(8)惨急:谓用法刻毒。察:苛细。(9)招尊方正贤良文学之士:西汉选举制,有诏举贤良、诏举贤良方正、诏举贤良文学等名目,其实相同。(10)不重味:意谓不讲究美味。 (11)为下先:《史记·平准书》作“为天下先”。(12)务:《史记·平淮书》作“鹜”。

其明年(1),票(骠)骑仍再出击胡(2),大克获。浑邪王率数万众来降(3),于是汉发车三万两(辆)迎之。既至,受赏,赐及有功之士。是岁费凡百余巨万。

(1)其明年:指元狩二年(前121)。(2)骠骑:骠骑将军霍去病。仍:频也。(3)浑邪王:匈奴诸王之一。

先是十余岁,河决(1),灌梁、楚地(2),固已数困,而缘河之郡堤塞河(3),辄坏决,费不可胜计。其后番系欲省底柱之漕(4),穿汾、河渠以为溉田(5);郑当时力渭漕回远(6),凿漕直渠自长安至华阴(7);而朔方亦穿溉渠(8)。作者各数万人,历二三期而功未就(9),费亦各以巨万十数(10)。

(1)河决:黄河决堤。此指元光三年(前132)黄河决于瓠子,详见《沟洫志》。(2)灌梁、楚地:河水漫及今河南省东部、山东省西南部及江苏省北部。(3)缘:沿也。堤塞河:谓修筑河堤。(4)番(pó)系:人名。河东郡守。底柱:山名。即今河南三门峡市黄河急流中的三门山。漕:漕运。(5)汾:汾河,在今山西省境。(6)郑当时:本书卷五十有其传。渭:渭河,在今陕西省中部。回远:曲绕道远。(7)长安:西汉京城。今西安市。华阴:县名。在今陕西华阴东。(8)朔方:郡名。治朔方(在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东南)。(9)期:年也。(10)以巨万十数:以十万万计。

天子为伐胡故,盛养乌,马之往来食(饲)长安者数万匹,卒掌者关中不足(1),乃调旁近郡(2)。而胡降者数万人皆得厚赏,衣食仰 给县官,县官不给(3),天子乃损膳(4),解乘舆驷(5),出御府禁臧(藏)以澹(赡)之(6)。

(1)卒掌者:修钉马掌之卒。(2)调旁近郡:征调邻郡来补充。(3)给:足也。(4)损缮:减少膳食开支。(5)解乘舆驷:拿出乘舆之马。(6)御府禁藏:指少府所藏之财物。

其明年(1),山东被水灾,民多饥乏,于是天子遣使虚郡国仓廪以振(赈)贫。犹不足,又募豪富人相假贷(2)。尚不能相救,乃徙贫民于关以西(3),及充朔方以南新秦中(4),七十余万口,衣食皆仰给于县官。数岁,贷与产业,使者分部护(5),冠盖相望,费以亿计,县官大空。而富商贾或墆财役贫(6),转毂百数(7),废居居邑(8),封君皆氐(低)首仰给焉(9)。治铸鬻盐,财或累万金,而不佐公家之急,黎民重困(10)。

(1)其明年:指元狩三年(前120)。(2)相假贷:谓赊贷给灾民。(3)关:指函谷关。(4)新秦中:指今内蒙古河套地区。(5)分部护:谓到各地监督生产。(6)贾:其上当有“大”字(王念孙说)。墆(dié)财役贫:言蓄积财货,役使贫民为运输劳动力。(7)转毂:运输物资的车子。(8)废居居邑:谓坐贾乘时买卖(去取),而居于邑中。(9)低首:犹俯首。(10)重:更加之意。

于是天子与公卿议,更造钱币以澹(赡)用(1),而摧浮淫并兼之徒(2)。是时禁苑有白鹿而少府多银锡。自孝文更造四铢钱,至是岁四十余年(3),从建元以来(4),用少,县官往往即多铜山而铸钱(5),民亦盗铸,不可胜数。钱益多而轻(6),物益少而贵(7)。有司言曰(8):“古者皮币(9),诸侯以聘享(10)。金有三等,黄金为上,白金为中(11),赤金为下(12)。今半两钱法重四铢(13),而奸或盗摩(磨)钱质而取鋊(14),钱益轻薄而物贵,则远方用币烦费不省。”乃以白鹿皮方尺(15),缘以缋(16),为皮币,直(值)四十万。王侯宗室朝觐聘享(17),必以皮币荐壁(18),然后得行。

(1)更:改也。(2)摧:打击之意。浮淫:犹骄溢。(3)是岁:指元狩三年(前120)。四十余年:当作“五十余年”。孝文五年(前175)造四铢钱,至是岁,乃五十六年。(4)建元:汉武帝年号,共六年(前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