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此生,做你的雪莲

我是一朵二月里来的,

白衣少女,远离布达拉宫,

栖身高山之巅的悬崖缝隙。

在云雾深处,人迹罕至,

鹰鸣偶幸的绝顶翘壁,从此

与俗绝决,与纤尘不染。

任风在耳畔呼呼咆哮,历经着

沧桑万千,哪怕自己身薄如蝉翼,

也想以柔静的姿态,于青凛凛

的寒光中,静静的香消成泥。

//

许是有心事吧?为何,会将

自己层层包裹?天脊苍凉,

光茫眩目,我立在自然之蕾上,

冰川的鱼尾,搅动着阳光下

少女的唯美。只想平静的梳妆,

直到所向披靡,旷野里,闪烁着

无限容光。云凌冰封,岁月无声

娉婷峭崖也欢,是为了哪般?

从你坚韧的眸里,我读到了闪烁

的星光,犹如滑落的凝脂,点滴

成伤。哭泣吧,幸福在沉睡里...

//

爱神,你何时能送我一瓣馨香的

玫瑰?狂风,如期而至,卷弄着

苍鹰,轻佻的心,使我哭泣憔悴。

心颤栗,想用手指狠狠拧碎

这醉熏熏的天空,摘梦的心,

为你呻吟,为你滴泪。灵魂之

梵音,何时能赠予等爱的彩辉?

此生,请让我做你的雪莲吧?

停落在你充满哀伤的荆棘路上,

把思念,累积成连绵起伏的山峦。

让血液,流动着贴近的温暖,

不为修行,只为,今生与你相见。

//

那一天,怎会把情岸搁浅,参悟,

磕头匍匐在冻土森林,枉想某天

能住进你的吟诵的梵经里,远远的

守候你的到来。若爱,只昙花一现,

是否,一切放下,才能得到自在?

淡淡的痴笑,颌首中还是攀援直上。

不惧高原的风凛冽悲鸣,缘,

注定只为眼神交汇的刹那,重逢。

那朵佛前长扣的雪莲,抛却了信仰,

为一个倾心爱慕的人儿,唱一宿

梵歌。相思如狂,一入深似海。

婵娟多寂寞,枯草上的白霜莫奈何。

//

无形的宿命在高源的圣域里旋转,

怎堪,太阳的挚热已将冰川点燃。

心脏跳动的韵律己被彻底搅乱,

转经筒的声音,奏响了雪域高原,

是菩提花开了吧?暮然听见,

颂经里传来了真言。高高在上的

佛塔啊,让我祭奠,焚香,俯首,

把相思交给解花语,纵然姹紫嫣红

只一时,也千山万水愿追寻。

惆怅的风露让暗香阵阵袭,许我

此生,做你的雪莲吧,一时欢也甘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