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杜景佺,冀州武邑人”原文及译文赏析原文及翻译

杜景佺,冀州武邑人。性严正,举明经中第,累迁殿中侍御史。出为益州录事参军。时隆州司马房嗣业徙州司马,诏未下,欲即视事,先笞责吏以示威。景佺谓曰:“公虽受命为司马,州未受命,何急数日禄邪?”嗣业怒,不听。景佺曰:“公持咫尺制,真伪莫辨,即欲搅乱一府,敬业扬州之祸,非此类邪?”叱左右罢去,既乃除荆州司马。吏歌之曰:“录事意,与天通;州司马,折威风。”由是浸知名。

入为司刑丞,与徐有功,来俊臣、侯思止专治诏狱,时称“遇徐、杜者生,来、侯者死”。改秋官员外郎,与侍郎陆元方按员外郎侯昧虚罪,已推,辄释之。武后怒其不待报,元方大惧,景佺独曰:“陛下明诏六品、七品官,文辨已定,待命于外,今虽欲罪臣,奈明诏何?”宰相曰:“诏为司刑设,何预秋官邪?”景佺曰:“诏令一布,无台、寺之异。”后以为守法,擢凤阁舍人。迁洛州司马。

延载元年,检校风阁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后尝季秋出梨华示宰相以为祥,众贺曰:“陛下德被草木,故秋再华。”景俭独曰:“阴阳不相夺伦,渎即为灾。故曰:“冬无愆阳,夏无伏阴,春无凄风,秋无苦雨。’令草木黄落,而木复华,渎阴阳也。窃恐陛下布德施令,有所亏素。臣位宰相,助天治物,治而不和,臣之咎也。”顿首请罪。后曰:“真宰相!”会李昭德下狱,景佺苦申救,后以为面欺,左迁秦州刺史。入拜司刑卿。圣历元年,复以凤阁侍郎同风阁鸾台平章事。契丹入寇,陷河北数州,虏已去,武懿宗欲尽论其罪,景佺以为胁从可原,后如其议。坐漏省内语,降司刑少卿。出为并州长史,道病卒,赠相州刺史。

(《新唐书》·列传第四十一)

4.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时隆州司马房嗣业徙州司马 徙:流放。

B.由是浸知名 浸:逐渐。

C.与徐有功、来俊臣、侯思止专治诏狱 治:审理。

D.与侍郎陆元方按员外郎侯昧虚罪 按:查办。

5.以下各组句子,全都直接表明杜景佺“性严正”的一组是

A.①州司马,折威风 ②公持咫尺制,真伪莫辨

B.①遇徐、杜者生 ②今虽欲罪臣,祭明诏何

C.①诏令一布,无台、寺之异 ②阴阳不相夺伦,滨即为灾

D.①景佺以为胁从可原 ②后曰:“真宰相!”

6.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A.杜景佺不惧隆州司马房嗣业的淫威,直面斥责他仗势凌人、横行不法的行为,受到官吏和百姓的称赞,杜景佺也由此显名。

B.“遇徐、杜着生,来、侯者死”的称述,表明了徐有功、杜景佺执法的公正,也道出了百姓对酷吏来俊臣、侯思止的不满。

C.杜景佺和陆元方在侯味虚的案子上,依法办事,却引发了武后的愤怒,杜景佺不卑不亢的回答,让武后改变了态度。

D.在对待“秋出梨华”这件事上,群臣都阿谀奉承,附和武后吉祥之说,唯独杜景佺敢说真话,武后称之为“真宰相”。

7.把第I卷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诏未下,欲印视事,先笞责吏以示威(5分)

(2)契丹入寇,陷河北数州,虏已去,武懿宗欲尽论其罪(5分)

参考答案

4.A(徙:这里是调动官职)

5.C(“性严正”即严肃正直。A项①不是直接说明;B项①不是直接说明;D项②不是直接说明)

6.A(“受到官吏和百姓的称赞”错。原文 “吏歌之曰”说明歌颂的只有“吏”。)

7.(1)诏书没有下达,房嗣业就想马上上任,首先鞭打(打板子)责罚小吏来显示威严。(即,立刻、马上;视事,到职工作;笞,鞭打;以,来。各1分,通畅1分)

(2)契丹入侵,攻克黄河以北数州,敌人离开后,武懿宗想把当地官员全部定罪。(寇,侵犯;陷,攻破、攻克;去,离开;论,定罪。各1分,通畅1分)

参考译文:

杜景佺,冀州武邑人。性格严肃正直,参加明经科考试中第,多次提拔做了殿中侍御史。出京担任益州录事参军。当时隆州司马房嗣业调任益州司马,诏书没有下达,就想马上上任,首先鞭打(打板子)责罚小吏来显示威严。景佺对他说曰:“公虽然受朝廷之命担任司马,但益州还未接到朝廷的任命,难道着急领这几天的俸禄吗?”嗣业非常生气,不接受杜景佺的意见。景佺又说:“你依仗担任个小官,此次任命难定,就想搅乱一府,徐敬业在扬州叛乱之灾祸,不是和你的做法很像吗?”呵叱左右停止行刑,不久又任命房嗣业为荆州司马,小吏作歌赞颂杜景佺说:“录事意,与天通;州司马,折威风。”从此渐渐出名。

入朝担任司刑丞,和徐有功、来俊臣、侯思止专门掌管皇帝关注的案件,当时人们说“遇到徐有功、杜景佺的犯人就能活下来,遇到来俊臣、侯思止的犯人就得死去”。改任秋官员外郎,和侍郎陆元方查办员外郎侯味虚的罪行,审问完了,就释放了侯味虚。武后对他不待朝廷批复就放人的做法大怒,陆元方非常害怕,景佺独自向武后解释说:“陛下明令诏书规定六品、七品官,案件审清,待命于外,现在如果认为我有罪,那对皇帝明令诏书怎么解释”宰相说:“诏书是为司刑官员规定的,和你们这些刑部宫员有什么关系?”景佺说:“诏令一公布,御史台、大理寺这些部门没有区别。”武后认为杜景佺恪守法令,提升为凤阁舍人。又调升为洛州司马。

延载元年,调任检校凤阁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武后曾在晚秋拿出梨花给宰相看认为是国家的祥瑞,众人祝贺说:“陛下恩德波及草木,因此秋天第二次开花。”只有杜景佺说:“阴阳不改变次序,改变就是灾祸。因此说:‘冬无不会过分温暖,夏天没有寒冷,春天无寒风,秋天没有久下不停的雨。’现在草木枯黄调落,可是梨树又开花,阴阳失调啊。我担私下心陛下施行仁德、发布号令,有不足和混乱的地方。我位居宰相,协助天子治理万物,治理却不和顺,是臣的罪过。”叩头请罪。武后说:“真正的宰相啊!”正赶上李昭德下狱,杜景佺极力申辩搭救他,武后认为认为杜景佺当面欺君,把他贬为秦州刺史。后入朝担任司刑卿。圣历元年,又凭凤阁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契丹入侵,攻陷黄河以北数州,敌人离开后,武懿宗欲把当地官员全部定罪,杜景佺认为他们只是胁从可以原谅,武后听从了杜景佺的建议。因为泄漏皇帝的话犯罪,降为司刑少卿。出京担任并州长史,道中病亡,朝廷追赠相州刺史。 (《新唐书》·列传第四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