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范滂传》原文及译文解析原文及翻译

范滂字孟博,汝南征羌人也。少厉清节,为州里所服,举孝廉、光禄四行。时冀州饥荒,盗贼群起,乃以滂为清诏使,案察之。滂登车揽辔,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及至州境,守令自知臧污,望风解印绶去。

迁光禄勋主事。时陈蕃为光禄勋,滂执公仪诣蕃,蕃不止之,滂怀恨,投版弃官而去。郭林宗闻而让蕃曰:“若范孟博者,岂宜以公礼格之?今成其去就之名,得无自取不优之议也?”蕃乃谢焉。

复为太尉黄琼所辟。后诏三府掾属举谣言,滂奏刺史、二千石权豪之党二十余人。太守宗资先闻其名,请署功曹,委任政事。滂在职,严整疾恶。其有行违孝悌,不轨仁义者,皆扫迹斥逐,不与共朝。滂外甥西平李颂,公族子孙,而为乡曲所弃,中常侍唐衡以颂请资,资用为吏。滂以非其人,寝而不召。资迁怒,捶书佐朱零。零仰曰:“范滂清裁,犹以利刃齿腐朽。今日宁受笞死,而滂不可违。”资乃止。

后牢修诬言钩党,滂坐系黄门北寺狱。滂后事释,南归,始发京师,汝南、南阳士大夫迎之者车数千辆。同囚乡人殷陶、黄穆亦免俱归,并卫侍于旁,应对宾客。滂顾谓陶等曰:“今子相随,是重吾祸也。”遂遁还乡里。

建宁二年遂大诛党人诏下急捕滂等督邮吴导至县抱诏书闭传舍伏床而泣。滂闻之,曰:“必为我也。”即自诣狱。县令郭揖大惊,出解印绶,引与俱亡,曰:“天下大矣,子何为在此?”滂曰:“滂死则祸塞,何敢以罪累君,又令老母流离乎!”其母就与之诀。滂白母曰:“仲博孝敬,足以供养,滂从龙舒君①归黄泉,存亡各得其所。惟大人割不可忍之恩,勿增感戚。”再拜而辞。行路闻之,莫不流涕。时年三十三。

(节选自《后汉书》,有改动)

注:①龙舒君:范滂之父范显,曾为龙舒侯相,时已故。龙舒,汉代侯国名。

4.下列各项中对文中划波浪线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建宁二年遂/大诛党人诏下/急捕滂等/督邮吴道至/县抱诏书/闭传舍/伏床而泣

B.建宁二年/遂大诛党人/诏下急捕/滂等督邮吴道至县/抱诏书闭传舍/伏床而泣

C.建宁二年/遂大诛党人/诏下/急捕滂等/督邮吴道至县/抱诏书/闭传舍/伏床而泣

D.建宁二年遂/大诛党人诏下/急捕滂/等督邮吴道至/县抱诏书/闭传舍/伏床而泣

5.下列各项中对文中加点词语相关内容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孟博:古代男子出生时父母为其取名与字,女子则在许嫁时取字,孟博即为范滂之字,后文出现的“仲博”亦为字,按文意推理,“仲博”当为范滂兄长。

B.孝廉:孝廉为汉武帝时设立的察举考试,孝廉有“孝顺亲长、廉能正直”之意。后来“孝廉”这个称谓也变成明、清时期对举人的雅称。

C.印绶:印信和系印信的丝带。古人印信上系有丝带,佩带在身,借指官爵。

D.二千石:石为古代粮食重量单位,汉代郡守俸禄为两千石,因此二千石亦指获此俸禄的相应官职。汉代三公亦称“万石”。

6.下列各项中对原文内容的理解正确的一项是(3分)

A.范滂小时候就颇受州中民众推崇,曾在冀州饥荒时以清诏使身份巡查,他到职竟让当地太守及县令闻风而逃。

B.范滂任光禄勋主事时曾拜访陈蕃,陈蕃并不因范滂声名而作谦让,而是坦然接受,后在郭林宗开导下醒悟,并对郭林宗表示了感谢。

C.范滂外甥李颂被乡人误解,在唐衡推荐下,宗资欲任用他,范滂认为唐衡品行不端,不值得信任,于是未执行宗资任命。

D.建宁二年时,范滂被下诏逮捕,他为人考虑,自行投狱,甘愿受戮,县令闻讯很是吃惊,当即舍弃官职和他一起受死。

7.将文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若范孟博者,岂宜以公礼格之?今成其去就之名,得无自取不优之议也?(5分)

(2)滂曰:“滂死则祸塞,何敢以罪累君,又令老母流离乎!”其母就与之诀。(5分)

参考答案

4.(3分)C.

5.(3分)A.【古代男子成年时方取字,仲博应为范滂的弟弟,我国自西周初年起就有为家中兄弟数人起名时以“伯(孟)仲叔季”为序的习惯。】

6.(3分)A.【B项中“谢”为“道歉”,陈蕃并未感谢郭林宗,而是向范滂道歉;C项“乡曲”为“乡人”,而非“误解”,范滂不任用李颂是他认为李颂不适合所荐之职;D项并非“一起受死”,而是要与其一起逃走。】

7.(10分)【(1)(5分)像范滂这样的人才,怎么能够按照官府礼仪(属下参见上司的礼仪)来要求他呢?现在成全他辞官的名声,难道不是自己选择了不好的议论吗?(每句1分,全句流畅1分。关注点:“若……者”、格、去就、得无)(2)(5分)范滂说:“我死了灾祸就可以平息了,怎么敢因为(我的)罪名连累您,又让我的老母亲流离(他乡)呢!”他的母亲前来和他诀别。(除“滂曰”外,每句1分,全句流畅1分。关注点:塞、累、令、就)】

【参考译文】

范滂,字孟博,汝南征羌人。从小磨砺出高洁的节操,受到州郡和乡里人的钦佩,被举荐为孝廉、光禄四行。当时冀州地区发生饥荒,盗贼纷纷而起,于是(朝廷)任用范滂为清诏使,派他前去巡行查办。范滂登上车,手揽缰绳,意气激昂,大有澄清天下吏治的壮志。到冀州后,太守、县令知道自己贪污受贿遮掩不了,听说范滂来了,便辞官离开。

范滂升迁为光禄勋主事。当时陈蕃担任光禄勋,范滂按照属下参见上司的礼仪拜访陈蕃,陈蕃没有阻止他,范滂内心不满,扔下笏板弃官离开。郭林宗听说后就责备陈蕃说:“像范滂这样的人才,怎么能够按照官府礼仪来要求他呢?现在成全他甘愿辞官维护尊严的名声,你不是自找舆论的非议吗?”陈蕃于是向范滂道歉。

(范滂)又被太尉黄琼征召。不久皇上下诏三府衙门的属官呈报反映官吏政声好坏的歌谣,范滂弹劾了刺史、二千石权臣及其党羽二十多人。太守宗资此前就听说范滂的声名,请求朝廷让范滂暂任功曹,并把政事交给他处理。范滂在任职期间,执行政纪谨慎严肃痛恨奸邪。那些行为违反孝悌道德、不遵守仁义规范的人,他一概将他们清除逐出,不愿意和他们在官府共事。范滂的外甥西平人李颂,是王侯之家的子弟,却被同乡的人鄙弃。中常侍唐衡把李颂请托给宗资,宗资任命他做小官。范滂却认为李颂不是合适人选,就把这件事压下不办。宗资移怒书佐朱零,鞭打朱零。朱零仰起头说:“范滂(这样做)是公正的裁断,好像用锋利的刀刃裁断腐朽的东西。今天我宁愿受鞭打而死,也不能违背范滂。”宗资于是作罢。

后来牢修诬告范滂结党营私,范滂获罪被拘禁在黄门北寺监狱。后来范滂的案情查清,范滂南行返乡。刚从京城出发,汝南、南阳迎候他(回乡)的士大夫的马车就有几千辆。一起坐牢的同乡人殷陶、黄穆也都被赦免和他一起回乡,两人都在他身旁守卫服侍,接待宾客。范滂转头对殷陶等人说:“现在你们这么跟着,这是加重我的祸患啊。”于是范滂摆脱侍从悄悄回乡。

建宁二年,朝廷大规模诛杀结党之人。诏书下达,紧急缉捕范滂等人。督邮吴导到县,手捧诏书,把自己关在官府驿站中,伏床哭泣。范滂听说这件事后,说:“这一定是因为我呀!”当即赶到县狱。县令郭揖十分吃惊,走出官衙,丢下官印,拉着范滂要和他一起逃走,说:“天下那么大,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等死呢?”范滂说:“我死了灾祸就可以平息了,怎么敢因为我的罪名连累您,又让我的老母亲流离他乡呢!”他的母亲前来和他诀别。范滂告诉母亲说:“仲博孝敬,可以供养服侍您,我跟随先父去黄泉,生存者赴死者各自得到相宜处所。只是希望母亲大人割舍这难舍的恩情,不要再增添悲伤了。”再三跪拜,告别离开。路过的行人听到后,没有谁不感动流泪。范滂离世时三十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