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水经注卷二十五

原文:

泗水出鲁卞县北山,《地理志》曰,出济阴乘氏县。又云:出卞县北。《经》言北山,皆为非矣。《山海经》曰:泗水出鲁东北。余昔因公事,沿历徐沇,路径洙、泗,因令寻其源流。水出卞县故城东南,桃墟西北。《春秋》昭公七年,谢息纳季孙之言,以孟氏成邑与晋而迁于桃。杜预曰:鲁国卞县东南有桃墟。世谓之曰陶墟,舜所陶处也,井曰舜井,皆为非也。墟有漏泽,方十五里,渌水澂渟,三丈如减。泽西际阜,俗谓之妫亭山,盖有陶墟、舜井之言,因复有妫亭之名矣。阜侧有三石穴,广圆三四尺。穴有通否,水有盈漏,漏则数夕之中,倾陂竭泽矣。左右民居,识其将漏,预以木为曲洑,约障穴口,鱼鳖暴鳞,不可胜载矣。自此连冈通阜,西北四十许里,冈之西际,使得泗水之源也。《博物志》曰:泗出陪尾。盖斯阜者矣。石穴吐水,五泉俱导,泉穴各径尺余。水源南侧有一庙,栝柏成林,时人谓之原泉祠,非所究也。泗水西径其县故城南。《春秋》襄公二十九年,季武子取卞曰:闻守卞者将叛,臣率徒以讨之是也。南有姑蔑城。《春秋》隐公元年,公及邾仪父盟于蔑者也。水出二邑之间,西径郚城北。《春秋》文公七年,《经》书:公伐邾,三月甲戌,取须句,遂城郚。杜预曰:鲁邑也,卞县南有郚城备邾难也。泗水自卞而会于洙水也。

西南过鲁县北,泗水又西南流,径鲁县,分为二流,水侧有一城,为二水之分会也。北为洙渎。《春秋》庄公九年,《经》书:冬,浚洙。京相璠、服虔、杜预并言:洙水在鲁城北,浚深之,为齐备也。南则泗水。夫子教于洙、泗之间,今于城北二水之中,即夫子领徒之所也。《从征记》曰:洙、泗二水,交于鲁城东北十七里。阙里背洙面泗,南北百二十步,东西六十步,四门各有石阃。北门去洙水百步余。后汉初,阙里荆棘,自辟,从讲堂至九里。鲍永为相,因修飨祠,以诛鲁贼彭丰等。郭缘生育泗水在城南。非也。余按《国语》:宣公夏滥于泗渊,里革断罟弃之。韦昭云:泗在鲁城北。《史记》、《冢记》、王隐《地道记》咸言,葬孔子于鲁城北泗水上。今泗水南有夫子冢。《春秋孔演图》曰:鸟化为书,孔子奉以告天,赤爵衔书上,化为黄玉,刻曰:孔提命,作应法,为赤制。《说题辞》曰:孔子卒,以所受黄玉葬鲁城北,即子贡庐墓处也。谯周云:孔子死后,鲁人就冢次而居者百有余家,命曰孔里。《孔丛》曰:夫子墓茔方一里,在鲁城北六里泗水上。诸孔氏封五十余所,人名昭穆,不可复识。有铭碑三所,兽碣具存。《皇览》曰:弟子各以四方奇木来植,故多诸异树,不生棘木刺草,今则无复遗条矣。泗水自城北,南径鲁城西南,合沂水。沂水出鲁城东南尼丘山西北,山即颜母所祈而生孔子也。山东十里有颜母庙。山南数里,孔子父葬处,《礼》所谓防墓崩者也。平地发泉,流径鲁县故城南。水北东门外,即爱居所止处也。《国语》曰:海鸟曰爱居,止于鲁城东门之外三日,臧文仲祭之,展禽讥焉。故《庄子》曰:海鸟止郊,鲁侯觞之,奏以广乐,具以太牢,三日而死,此养非所养矣。门郭之外,亦戎夷死处。《吕氏春秋》曰:昔戎夷违齐如鲁,天大寒而后门,与弟子宿于郭门外,寒愈甚,谓弟子曰:子与我衣,我活,我与子衣,子活。我国士也,为天下惜。子不肖人,不足爱。弟子曰:不肖人,恶能与国士并衣哉?戎叹曰:不济夫!解衣与弟子,半夜而死。沂水北对稷门。昔圉人荦有力,能投盖于此门,服虔曰:能投千钩之重过门之上也。杜预谓走接屋之桷,反覆门上也。《春秋》僖公二十年,《经》书:春,新作南门。《左传》曰:书不时也。杜预曰:本名稷门,僖公更高大之,今犹不与诸门同,改名高门也。其遗基犹在,地八丈余矣。亦曰零门。《春秋左传》庄公十年,公子偃请击宋师,窃从雩门蒙皋比而出者也。门南隔水有雩坛,坛高三丈,曾点所欲风舞处也。高门一里余道西,有《道儿君碑》,是鲁相陈君立。昔曾参居此,枭不入郭。县即曲阜之地,少昊之墟。有大庭氏之库,《春秋》竖牛之所攻也。故刘公于《鲁都赋》曰:戢武器于有炎之库,放戎马于巨野之坰。周成王封姬旦于曲阜,曰鲁。秦始皇二十三年以为薛郡,汉高后元年为鲁国。阜上有季氏宅,宅有武子台,今虽崩夷,犹高数丈。台西百步,有大井,广三丈,深十余丈,以石垒之,石似磬制。《春秋》定公十二年,公山不狃帅费入攻鲁,公入季氏之宫,登武子之台也,台之西北二里,有周公台,高五丈,周五十步。台南四里许,则孔庙,即夫子之故宅也。宅大一顷,所居之堂,后世以为庙。汉高祖十三年,过鲁,以太牢祀孔子。自秦烧《诗》、《书》,经典沦缺。汉武帝时,鲁恭王坏孔子旧宅,得《尚书》、《春秋》、《论语》、《孝经》,时人已不复知有古文,谓之科斗书,汉世秘之,希有见者。于时闻堂上有金石丝竹之音,乃不坏。庙屋三间,夫子在西间东向,颜母在中间南向,夫人隔东一间东向。夫子床前,有石砚一枚,作甚朴,云平生时物也。鲁人藏孔子所乘车于庙中,是颜路所请者也。献帝时,庙遇火,烧之。水平中,钟高意为鲁相,到官,出私钱万三千文,付户曹孔治夫子车,身入庙,拭几席剑履。男子张伯除堂下草,土中得玉壁七枚。伯怀其一,以六枚白意。意令主簿安置几前。孔子寝堂床首,有悬瓮。意召孔,问:何等瓮也?对曰:夫子瓮也,背有丹书,人勿敢发也。意曰:夫子圣人,所以遗瓮,欲以悬示后贤耳。发之,中得素书,文曰:后世修吾书,董仲舒。护吾车,拭吾履,发吾笥,会稽钟离意。璧有七,张伯藏其一。意即召问伯,果服焉。魏黄初元年,文帝令郡国修起孔子旧庙,置百石吏卒。庙有夫子像,列二弟子执卷立侍,穆穆有询仰之容。汉、魏以来,庙列七碑,二碑无字。栝柏犹茂。庙之西北二里,有颜母庙,庙像犹严,有修栝五株。孔庙东南五百步,有双石阙,即灵光之南闭。北百余步,即灵光殿基,东西二十四丈,南北十二丈,高丈余。东西廊庑别舍,中间方七百余步。阙之东北有浴池,方四十许步。池中有钓台,方十步,台之基岸悉石也。遗基尚整,故王延寿赋曰:周行数里,仰不见日者也。是汉景帝程姬子鲁恭王之所造也。殿之东南,即泮宫也,在高门直北道西。宫中有台,高八十尺,台南水东西百步,南北六十步,台西水南北四百步,东西六十步,台池咸结石为之,《诗》所谓思乐泮水也。沂水又西径圜丘北,丘高四丈余。沂水又西流,昔韩雉射龙于斯水之上。《尸子》曰;韩雉见申羊于鲁,有龙饮于沂。韩雉曰:吾闻之,出见虎,搏之,见龙,射之,今弗射,是不得行吾闻也。遂射之。沂水又西,右注泗水也。

又西过瑕丘县东,屈从县东南流,漷水从东来注之。

瑕丘,鲁邑,《春秋》之负瑕矣。哀公七年,季康子伐邾,囚诸负瑕是也。应劭曰:瑕丘在县西南。昔卫大夫公叔文子升于瑕丘,遽伯玉从。文子曰:乐哉斯丘!死则我欲葬焉。伯玉曰:吾子乐之,则瑷请前。刺其欲害民良田也。瑕丘之名,盖因斯以表称矣。曾子吊诸负夏,郑玄、皇甫谧并言卫地,鲁、卫虽殊,土则一也。漷水出东海合乡县。汉安帝永初七年,封马光子朗为侯国。其水西南流入邾。《春秋》哀公二年,季孙斯伐邾,取漷东田及沂西田是也。漷水又径鲁国邹山东南,而西南流,《春秋左传》所谓峄山也,邾文公之所迁。今城在邹山之阳,依岩阻以墉固,故邾娄之国,曹姓也。叔梁纥之邑也,孔子生于此。后乃县之,因邹山之名以氏县也。王莽之邹亭矣。京相璠曰:《地理志》,峄山在邹县北,绎邑之所依以为名也。山东西二十里,高秀独出,积石相临,殆无土壤,石间多孔穴,洞达相通,往往有如数间屋处,其俗谓之峄孔。遭乱,辄将家入峄,外寇虽众,无所施害。晋永嘉中,太尉郗鉴将乡曲保此山,胡贼攻守不能得。今山南有大峄,名曰郗公峄。山北有绝岩,秦始皇观礼于鲁,登于峄山之上,命丞相李斯,以大篆勒铭山岭,名曰昼门,《诗》所谓保有凫峄者也。漷水又西南径蕃县故城南。又西径薛县故城北,《地理志》曰:夏车正奚仲之国也。《竹书纪年》梁惠成王三十一年,邳迁于薛,改名徐州。城南山上有奚仲冢。《晋太康地记》曰:奚仲冢在城南二十五里山上,百姓谓之神灵也。齐封田文于此,号孟尝君,有惠喻。今郭侧犹有文冢,结石为郭,作制严固,莹丽可寻,行人往还,莫不径观,以为异见矣。漷水又西,径仲虺城北。《晋太康地记》曰:奚仲迁于邳,仲虺居之,以为汤左相。其后当周,爵称侯,后见侵削,霸者所继为伯,任姓也。应欲曰:邳在薛。徐广《史记音义》曰:楚元王子郢客,以吕后二年,封上邳侯也。有下故此为上矣。《晋书地道记》曰:仲虺城在薛城西三十里。漷水又西至湖陆县,入于泗,故京相璠曰:薛县漷水,首受蕃县,西注山阳湖陆是也。《经》言瑕丘东,误耳。

又南过平阳县西,县,即山阳郡之南平阳县也。《竹书纪年》曰:梁惠成王二十九年,齐田肸及宋人伐我东鄙,围平阳者也。王莽改之曰黾平矣。泗水又南径故城西,世谓之漆乡;应劭《十三州记》曰:漆乡,邾邑也。杜预曰:平阳东北有漆乡。今见有故城,西南方二里,所未详也。

又南过高平县西,洸水从西北来流注之。

泗水南径高平山,山东西十里,南北五里,高四里,与众山相连,其山最高,顶上方平,故谓之高平山,县亦取名焉。泗水又南径高平县故城西。汉宣帝地节三年,封丞相魏相为侯国。高帝七年,封将军陈锴为橐侯。《地理志》:山阳之属县也。王莽改曰高平。应劭曰:章帝改。按本《志》曰王莽改名,章帝因之矣。所谓洸水者,洙水也,盖洸、洙相入,互受通称矣。又南过方与县东,汉哀帝建平四年,县女子田无啬生子。先未生二月,儿啼腹中,及生不举,葬之陌上。三日,人过闻啼声,母掘养之。

菏水从西来往之。

菏水,即济水之所苞注以成湖泽也。而东与泗水合于湖陵县西六十里谷庭城下,俗谓之黄水口。黄水西北通巨野泽,盖以黄水沿注于菏,故因以名焉。

又屈东南过湖陆县南,涓涓水从东北来流注之。

《地理志》:故湖陵县也,菏水在南,王莽改曰湖陆。应劭曰:一名湖陵,章帝封东平王苍子为湖陆侯,更名湖陆也。泗水又东,径郗鉴所筑城北,又东,径湖陵城东南。昔桓温之北入也,范懽擒慕容忠于此,城东有《度尚碑》。泗水又左会南梁水。《地理志》曰:水出著县。今县之东北,平泽出泉若轮焉,发源成川,西南流,分为二水。北水枝出西径蕃县北,西径膝城北。《春秋左传》隐公十一年,滕侯、薛侯来朝,争长。薛侯曰:我先封。滕侯曰:我周之卜正也。薛,庶姓也,我不可以后之。公使羽父请薛侯曰:君辱在寡人,周谚有之曰:山有木,工则度之:宾有礼,主则择之。周之宗盟,异姓为后。寡人若朝于薛,不敢与诸任齿。君若辱贶寡人,则愿以滕君为请。薛侯许之,乃长滕侯者也。汉高祖封夏侯婴为侯国,号曰滕公。邓展曰:今沛郡公丘也。其水又溉于丘焉。县故城在滕西北,城周二十里,内有子城。按《地理志》即滕也。周懿王子错叔绣文公所封也。齐灭之,秦以为县。汉武帝元朔三年,封鲁恭王子刘顺为侯国。世以此水溉我良田,遂及百秭,故有两沟之名焉。南梁水自枝渠西南,径鲁国蕃县故城东,俗以南邻于漷,亦谓之西漷水。南梁水又屈径城南,应劭曰:县,古小邾邑也。《地理志》曰,其水西流,注于济渠,济在湖陆西,而左注泗,泗、济合流,故《地记》或言济入泗,泗亦言入济,互受通称,故有人济之文。阚駰《十三州志》曰:西至湖陆入泗是也。《经》无南梁之名,而有涓涓之称,疑即是水也。戴延之《西征记》亦言湖陆县之东南,有涓涓水,亦无记子南梁,谓是吴王所道之渎也。余按湖陆西南,止有是水。延之盖以《国语》云,吴王夫差起师,将北会黄池,掘沟于商、鲁之间,北属之沂,西属于济。以是言之,故谓是水为吴王所掘,非也。余以水路求之。止有泗川耳。盖北达沂西,北径于商鲁而接于济矣,吴所浚广耳。非谓起自东北受沂西南注济也。假之有通,非吴所趣,年载诚眇,人情则近,以今忖古,益知延之之不通情理矣。泗水又南,漷水注之,又径薛之上邳城西,而南注者也。

又东过沛县东,昔许由隐于沛泽,即是县也。县盖取泽为名,宋灭属楚,在泗水之滨,于秦为泗水郡治。黄水注之。黄水出小黄县黄乡黄沟。《国语》曰:吴子会诸侯于黄池者也。黄水东流,径外黄县故城南。张晏曰:魏郡有内黄县,故加外也。薛瓒曰:县有黄沟,故县氏焉。圈称《陈留风俗传》曰:县南有渠水,于《春秋》为宋之曲棘里。故宋之别都矣。《春秋》昭公二十五年,宋元公卒于曲棘是也。宋华元居于稷里。宣公十五年,楚郑围宋,晋解扬违楚,致命于此。宋人惧,使华元乘闉夜入楚师,登子反之床,曰:寡君使元以病合,弊邑易子而食,析骸以爨,城下之盟,所不能也。子反退一舍,宋楚乃平。今城东闉上犹有华元祠,祠之不辍。城北有华元冢。黄沟自城南,东径葵丘下。《春秋》僖公九年,齐桓公会诸侯于葵丘,宰孔曰:齐侯不务德而勤远略,北伐山戎,南伐楚,西为此会,东略之不知,西则否矣,其在乱乎?君务靖乱,无勤于行,晋侯乃还,即此地也。黄沟又东注大泽,蒹葭萑苇生焉,即世所谓大荠陂也。陂水东北流,径定陶县南,又东径山阳郡成武县之楚丘亭北,黄沟又东径成武县故城南,王莽更之曰成安也。黄沟又东北径郜城北。《春秋》桓公二年,《经》书取郜大鼎于宋,戊申纳于太庙。《左传》曰:宋督攻孔父而取其妻,杀殇公而立公子冯,以郜大鼎赂公,臧哀伯谏为非礼。《十三州志》曰:今成武县东南有郜城,俗谓之北郜者也。黄沟又东径平乐县故城南,又东右合泡水,即丰水之上源也。水上承大莽陂,东径贳城北,又东径已氏县故城北,王莽之已善也。县有伊尹冢。崔駰曰,殷帝沃丁之时,伊尹卒,葬于薄。《皇览》曰:伊尹冢在济阴已氏平利乡。皇甫谧曰:伊尹年百余岁而卒,大雾三日,沃丁葬以天子之礼,亲自临丧,以报大德焉。又东径孟诸泽。杜预曰:泽在梁国睢阳县东北。又东径郜城县故城南。《地理志》:山阳县也,王莽更名之曰告成矣,故世有南郜、北郜之论也。又东径单父县故城南。昔宓子贱之治也,孔子使巫马期观政,入其境,见夜渔者,问曰,子得鱼辄放,何也?曰:小者,吾大夫欲长育之故也。子闻之曰:诚彼形此,子贱得之善矣。惜哉!不齐所治者小也。王莽更名斯县为利父矣。世祖建武十三年,封刘茂为侯国。又东径平乐县,右合泡水。水上承睢水于下邑县界,东北注一水。上承睢水于杼秋县界,北流,世又谓之瓠卢沟,水积为渚。渚水东北流,二渠双引,左合沣水,俗谓之二泡也。自下沣泡,并得通称矣。故《地理志》曰:平乐,侯国也。泡水所出,又径丰西泽,谓之丰水。《汉书》称高祖送徒丽山,徒多亡。到丰西泽,有大蛇当径,放剑斩之,此即汉高祖斩蛇处也。又东径大堰,水分为二。又东径丰县故城南,王莽之吾丰也。水侧城东北流,右合枝水,上承丰西大堰,派流东北,径丰城北,东注沣水。沣水又东合黄水,时人谓之狂水,盖狂、黄声相近,俗传失实也。自下黄水又兼通称矣。水上旧有梁,谓之泡桥。王智深《宋史》云:宋太尉刘义恭于彭城,遣军主稽玄敬北至城觇候魏军,魏军于清西望见玄敬士众,魏南康侯社道俊引趣泡桥,沛县民逆烧泡桥,又于林中打鼓,俊谓宋军大至,争渡泡水,水深酷寒,冻溺死者殆半。清水,即泡水之别名也。沈约《宋书》称魏军欲渡清西,非也。泡水又东径沛县故城南。秦末兵起,萧何、曹参迎汉祖于此城。高帝十一年,封合阳侯刘仲子为侯国。城内有汉高祖庙,庙前有三碑,后汉立庙基,以青石为之,阶陛尚存。刘备之为徐州也,治此,袁术遣纪灵攻备,备求救吕布,布救之。屯小沛,招灵请备共饮,布谓灵曰:玄德,布弟也,布性不喜合斗,但喜解斗。乃植戟于门,布弯弓曰:观布射戟,小枝中者,当各解兵,不中可留决斗。一发中之,遂解。此即布射朝枝处也。《述征记》曰:城极大,四周堑通丰水。丰水于城南东注泗,即泡水也。《地理志》曰:泡水自平乐县东北至沛入泗者也。泗水南径小沛县东。县治故城南垞上,东岸有泗水亭,汉祖为泗水亭长,即此亭也。故亭今有高祖庙,庙前有碑,延熹十年立。庙阙崩褫,略无全者。水中有故石梁处,遗石尚存。高租之破黥布也,过之,置酒沛宫,酒酣歌舞,慷慨伤怀曰:游子思故乡也。泗水又东南流,径广戚县故城南。汉武帝元朔元年,封刘择为侯国,王莽更之曰力聚也。泗水又径留县,而南径垞城东。城西南有崇侯虎庙,道沦遗爱,不知何因而远有此图。泗水又南径床大夫桓冢西。山枕泗水、西上尽石,凿而为冢,今人谓之石郭者也。郭有二重,石作工巧。夫子以为不如死之速朽也。

又东南过彭城县东北,泗水西有龙华寺,是沙门释法显远出西域,浮海东还,持龙华图,首创此制。法流中夏,自法显始也。其所持天竺二石,仍在南陆东基堪中,其石尚光洁可爱。泗水又南,获水入焉,而南径彭城县故城东。周显王四十二年,九鼎沦没泗渊。秦始皇时,而鼎见于斯水。始皇自以德合三代,大喜,使数千人没水求之,不得,所谓鼎伏也。亦云系而行之未出,龙齿啮断其系,故语曰:称乐大早绝鼎系。当是孟浪之传耳。泗水又径龚胜墓南,墓碣尚存。又经亚父冢东。《皇览》曰:亚父家在庐江县郭东居巢亭中。有亚父井,吏民亲事,皆祭亚父于居巢厅上。后更造祠于郭东,至今祠之。按《汉书。项羽传》,历阳人范增,未至彭城而发疽死,不言之居巢。今彭城南,有项羽凉马台,台之西南山麓上,即其冢也。增尔慕范蠡之举,而自绝于斯,可谓褊矣。推考书事,墓近于此也。

又东南过吕县南。

吕,宋邑也。《春秋》襄公元年,晋师伐郑及陈,楚子辛救郑,侵宋吕留是也。县对泗水,汉景帝三年,有白颈乌与黑乌群斗于县,白颈乌不胜,堕泗水中,死者数千。京房《易传》曰:逆亲亲厥妖,白黑鸟斗时,有吴楚之反。泗水之上,有石梁焉,故曰吕梁也。昔宋景公以弓工之弓,弯弧东射,矢集彭城之东,饮羽于石梁,即斯梁也。悬涛崩渀,实为泗险,孔子所谓鱼鳖不能游。又云悬水三十仞,流沫九十里、今则不能也。盖惟岳之喻,未便极天明矣。《晋太康地记》曰:水出磬石。《书》所谓泗滨浮磬者也。泗水又东南流,丁溪水注之。溪水上承泗水于吕县,东南流,北带广隰,山高而注于泗川。泗水冬春浅涩,常排沙通道,是以行者多从此溪,即陆机《行思赋》所云:乘丁水之捷岸,排泗川之积沙者也。晋太元九年,左将军谢玄,于吕梁遣督护闻人奭,用工丸万,拥水立七拖,以利运漕者。

又东南过下邳县西,泗水历县,径葛峄山东,即奚仲所迁邳峄者也。泗水又东南径下邳县故城西。东南流,沂水流注焉。故东海属县也。应劭曰:奚仲自薛徙居之,故曰下邳也。汉徙齐王韩信为楚王,都之,后乃县焉,王莽之闰俭矣。东阳郡治。文颖曰:秦嘉,东阳郡人。今下邳是也。晋灼曰:东阳县本属临淮郡。明帝分属下邳,后分属广陵。故张晏曰:东阳郡,今广陵郡也,汉明帝置下邳郡矣。城有三重,其大城中,有大司马石苞、镇东将军胡质、司徒王浑、监军石崇四碑。南门谓之白门,魏武擒陈宫于此处矣。中城,吕布所守也。小城,晋中兴北中郎将荀羡郗昙所治也。昔泰山吴伯武少孤,与弟文章相失二十余年,遇于县市,文章欲欧伯武,心神悲恸,因相寻问,乃兄弟也。县为沂、泗之会也。又有武原水注之,水出彭城武原县西北.会注陂南,径其城西,王莽之和乐亭也,县东有徐庙山,山因徐徙,即以名之也。山上有石室,徐庙也。武原水又南合武水,谓之泇水。南径刚亭城,又南至下邳入泗,谓之武原水口也。又有桐水,出西北东海容丘县东南,至下邳入泗。泗水东南径下相县故城东,王莽之从德也。城之西北,有汉太尉陈球墓,墓前有三碑,是弟子管宁、华歆等所造。初平四年,曹操攻徐州,破之,拔取虑、睢陵、夏丘等县,以其父避难,被害于此,屠其男女十万,泗水为之不流,自是数县人无行迹,亦为暴矣。泗水又东南,得睢水口。泗水又径宿预城之西,又径其城南。故下邳之宿留县也,王莽更名之曰康义矣。晋元皇之为安东也,督运军储而为邸阁也。魏太和中,南徐州治,后省为戍。梁将张惠绍北入,水军所次,凭固斯城,更增修郭堑,其四面引水环之,今城在泗水之中也。又东南入于淮。

泗水又东径陵栅南。《西征记》曰:旧陵县之治也。泗水又东南径淮阳城北。城临泗水,昔訢丘斩饮马斩蛟,眇目于此处也。泗水又东南径魏阳城北。城枕泗川,陆机《行思赋》曰:行魏阳之在渚。故无魏阳,疑即泗阳县故城也,王莽之所谓淮平亭矣。盖魏文帝幸广陵,所由或因变之,未详也。泗水又东径角城北,而东南流注于淮。考诸《他说》,或言泗水于睢陵入淮,亦云于下相入淮,皆非实录也。

沂水出泰山盖县艾山,郑玄云:出沂山,亦或云临乐山。水有二源,南源所导,世谓之柞泉;北水所发,俗谓之鱼穷泉。俱东南流,合成一川。右会洛预水,水出洛预山,东北流注之。沂水东南流,左合桑预水,水北出桑预山,东注于沂水。沂水又东南,螳蜋水入焉。水出鲁山,东南流,右注沂水。沂水又东径盖县故城南,东会连绵之水。水发连绵山,南流,径盖城东而南入沂。沂水又东径浮来之山,《春秋经》书,公及莒人盟于浮来者也,即公来山也。在邳乡西。故号曰邳来之间也。浮来之水注之。其水左控三川,右会甘水而注于沂。沂水又南径爆山西,山有二峰,相去一里,双峦齐秀,圆峙若一。沂水又东南径东莞县故城西,与小沂水合。孟康曰:县,故郓邑,今郓亭是也。汉武帝元朔二年,封城阳共王子吉为东莞侯。魏文帝黄初中,立为东莞郡,《东燕录》谓之团城,刘武帝北伐广固,登之以望王难。魏南青州治。《左氏怜》曰:莒鲁争郓,为日久矣。今城北郓亭是也。京相璠曰:琅邪姑幕县南四十里员亭,故鲁郓邑,世变其字,非也。《郡国志》:东莞有郓亭,今在团城东北四十里,犹谓之故东莞城矣。小沂水出黄孤山西,南流径其城北,西南注于沂。沂水又南与间山水合,水出闾山,东南流,右佩二水,总归于沂。沂水南径东安县故城东,而南合时密水,水出时密山。春秋时莒地。《左传》,莒人归井仲于鲁,及密而死是也。时密水东流,径东安城南。汉封鲁孝王子强为东安侯。时密水又东南流入沂。沂水又南,桑泉水北出五女山,东南流,巨围水注之。水出巨围之山,东南注于桑泉水。桑泉水又东南,堂阜水入焉,其水导源堂阜。《春秋》庄公九年,管仲请囚,鲍叔受之,及堂阜而税之。杜顶曰:东莞蒙阴县西北,有夷吾亭者是也。堂阜水又东南注桑泉水。桑泉水又东南径蒙阴县故城北,王莽之蒙恩也。又东南与崮水合,水有二源双会,东导一川,俗谓之汶水也。东径蒙阴县,注桑泉水。又东南,卢川水注之。水出鹿岭山,东南流,左则二川臻凑,右则诸葛泉源,斯奔乱流径城阳之卢县,故盖县之卢上里也。汉武帝元朔二年,封城阳共王子刘豨为侯国,王莽更名之曰著善矣。又东南注于桑泉水。桑泉水又东南,右合蒙阴水。水出蒙山之阴,东北流。昔琅邪承宫避乱此山,立性好仁,不与物竟,人有认其黍者,舍之而去。其水东北流,人于沂。沂水又南径阳都县故城东。县,故阳国也。齐同盟,齐利其地而迁之者也。汉高帝六年,封将军丁复为侯国。沂水又南与蒙山水合,水出蒙山之阴,东流,径阳都县南,东注沂水。沂水又左合温水,水上承温泉陂,而西南入于沂水者也。

南过琅邪临沂县东,又南过开阳县东。

沂水南径中丘城西。《春秋》隐公七年。夏,城中丘。《左传》曰:书不时也。沂水又南径临沂县故城东。《郡国志》曰:琅邪有临沂县,故属东海郡。有治水注之。水出泰山南武阳县之冠石山。《地理志》曰:冠石山,治水所出。应劭《地理风俗记》曰,武水出焉,盖水异名也。东流,径蒙山下,有祠。治水又东南径颛臾城北。《郡国志》曰:县有颛臾城,季氏将伐之,孔子曰: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社稷之臣,何以伐之为?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便近于费者也。治水又东南流,径费县故城南。《地理志》:东海之属县也。为鲁季孙之邑,子路将堕之,公山弗扰师袭鲁,弗克。后季氏为阳虎所执,弗扰以费畔,即是邑也。汉高帝六年,封陈贺为侯国,王莽更名之曰顺从也。许慎《说文》云,沂水出东海费县东,西入泗,从水,斤声。吕忱《字林》,亦言是矣。斯水东南所注者,沂水在西,不得言东南趣也,皆为谬矣。故世俗谓此水为小沂水。治水又东南径访城南。《春秋》隐公八年:郑伯请释泰山之把而祀周公,使宛归泰山之祊,而易许田。杜预《释地》曰:祊,郑祀泰山之邑也。在琅邪费县东南。治水又东南流,注于沂。沂水又南径开阳县故城东。县,故鄅国也。《春秋左传》昭公十八年,邾人袭鄅,尽俘以归,各鄅子曰,余无归矣,从帑于邾是也。后更名开阳矣。《春秋》哀公三年,《经》书季孙斯、叔孙州仇帅师城启阳者是矣,县故琅邪郡治也。又东过襄贲县东,屈从县南,西流,又屈南过郯县西。

《鲁连子》称陆子谓齐滑王曰:鲁费之众臣,甲舍于囊贲者也。王莽更名章信也。郯,故国也,少昊之后。《春秋》昭公十七年,郯子朝鲁,公与之宴,昭子叔孙湣问曰:少吴鸟名官,何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矣。黄帝、炎帝以云火纪官,太皞以龙纪,少皞瑞凤鸟,统历鸟官之司,议政斯在,孔子从而学焉。既而告人曰,天子失官,学在四夷者也。《竹书纪年》,晋烈公四年,越子末句灭郯,以郯子鸪归。县,故旧鲁也。东海郡治。秦始皇以为郯郡。汉高帝二年,更从今名,即王莽之沂平者也。

又南过良城县西,又南过下邳县西,南入于泗。《春秋左传》曰:昭公十三年秋,晋侯会吴子于良,吴子辞水道不可以行,晋乃还。是也。《地理志》曰:良城,王莽更名承翰矣。沂水于下邳县北,西流分为二水,一水于城北西南入泗,一水径城东屈从县南,亦注泗,谓之小沂水。水上有桥,徐、泗间以为妃。昔张子房遇黄石公于圮上,即此处也。建元二年,曹操围吕布于此,引沂、泗灌城而擒之。

洙水出泰山盖县临乐山,《地理志》曰:临乐山、洙水所出,西北至盖,入泗水。或作池字,盖字误也。洙水自山西北径盖县。汉景帝中五年,封后兄王信为侯国。又西径泰山东平阳县。《春秋》宣公八年冬,城平阳。杜预曰:今泰山平阳县是也。河东有平阳,故此加东矣。晋武帝元康九年,改为新泰县也。西南至卞县入于泗。

洙水西南流,盗泉水注之。泉出卞城东北卞山之阴。《尸子》曰:孔子至于暮矣而不宿,于盗泉渴矣而不饮,恶其名也。故《论语比考谶》曰:水名盗泉,仲尼不漱。即斯泉矣。西北流,注于洙水。洙水又西南流于卞城西,西南入泗水。乱流西南,至鲁县东北,又分为二水。水侧有故城,两水之分会也。洙水西北流,径孔里北,是谓洙泗之间矣。春秋之浚洙,非谓始导矣,盖深广之耳。洙水又西南,枝津出焉。又南径瑕丘城东,而南入石门,古结石为389水门,跨于水上也。西南流,世谓之杜武沟。洙水又西南径南平阳县之显间亭西,邾邑也。《春秋》襄公二十一年,《经》书邾庶其以漆、闾丘来奔者也。杜预曰:平阳北有显闾亭。《十三州记》曰:山阳南平阳县,又有闾丘乡。《从征记》曰:杜谓显闾,闾丘也。今按漆乡在县东北,漆乡东北十里,见有闾丘乡,显间非也。然则显间自是别亭,未知孰是。又南,洸水注之。吕忱曰:洗水出东平阳,上承汶水于刚县西、阐亭东。《尔雅》曰:汶别为阐,其犹洛之有波矣。洸水西南流,径盛乡城西。京相璠曰:刚县西南,有盛乡城者也。又南径泰山宁阳县故城西。汉武帝元朔三年,封鲁共王子刘恬为侯国,王莽改之曰宁顺也。又南,洙水枝津注之。水首受洙,西南流,径瑕丘城北,又西径宁阳城南,又西南入于洸水。洸水又西南,径泰山郡乘丘县故城东。赵肃侯二十年,韩将举与齐魏战于乘丘,即此县也。汉武帝元朔五年,封中山靖王子刘将夜为侯国也。洸水又东南流,注于洙。洙水又南至高平县,南入于泗水。西有茅乡城,东去高平三十里。京相璠曰:今高平县西三十里,有故茅乡城者也。

译文:

泗水发源于奋郡卞县的北山,

《 地理志》 说:泗水发源于济阴乘氏县,又说:发源于卞县北面,《 水经》 则说发源于北山,这些说法都不对。《 山海经》 说:泗水发源于鲁东北。我过去因公事,曾沿徐水、沈水走过,又曾路经沫水、泗水,当时我派人去探寻过泗水的源头。查明泗水发源于卞县老城东南,桃墟的西北。《 春秋》 :昭公七年 ,谢息采纳了季孙的建议,把孟氏的成邑给晋,把居民迁移到桃。杜预说:鲁国卞县东南有个桃墟,世人称为陶墟,说是舜制陶的地方;那里有个井叫舜井,其实都不是。桃墟有个漏泽,方圆十五里,泽水清澈澄碧,平静如镜,水深近三丈,泽西紧靠一座小土山,俗称妨亭山,大概是因为有了陶墟、舜井,因而又有了妨亭的名称的。小山旁有三个石洞,洞口大小约三四尺,石洞有通有塞,泽水有时积得满满的,有时又漏掉,一漏水几天之间就会泽底朝天。附近民众看出将要漏水了,就预先用木料做成鱼鼠,挡在洞口,水涸之‘后,泽底鱼鳖全都暴露出来,运也运不完了。从此处的小丘向西北方走,山冈绵延四十余里,山冈的西边便是泗水的源头。《 博物志》 说:泗水发源于陪尾,就指这座小丘。这里有五个石洞向外涌水,各洞口直径大约都有一尺余,五股泉水涌出后就汇合同流。水源南侧有一座庙,那里有成片的桧树和柏树林,当时人们称它为原泉祠,但我没有考证过。泗水往西流经卞县旧城南面,《 春秋》 :襄公二十九年(前544 ) ,季武子攻取了卞,说:听说据守卞的军队要反叛,我率兵前去讨伐。卞县南有姑蔑城,《 春秋》 :隐公元年(前722 ) ,隐公和邻仪父在蔑会盟。泗水发源于卞县旧城和姑蔑城之间,往西流经邵城北面。《 春秋》 :文公七年(前620 ) 《 经》 记载,文公讨伐邦,三月甲戌日攻取须句,于是就在部筑城。杜预说:这是鲁国的城邑。卞县南有邵城,这是为防备邻有外患时而修筑的。泗水在卞县与邻水汇合。

往西南流过鲁县北面,

泗水又往西南流,经过鲁县分为两条,水旁有一座城,是两水分流之处。北面的一条就是沫读。《 春秋》 :庄公九年(前685 ) 《 经》 记载,那年冬天,疏浚河道。京相潘、服虔、杜预都说沫水在鲁城北面,疏浚河道是为防备齐国,南支叫泗水。孔夫子在沫水和泗水之间执教,今天城北两水中间,就是当年孔夫子带领学生的地方。《 从征记》 说:沫水和泗水在鲁城东北十七里处相汇,胭里背靠沫水,面临泗水,南北一百二十步,东西六十步,四面城门都有石门槛,北门.离沫水百余步。后汉初期,网里的荆棘开始被清除,从孔夫子的讲堂到九里。当时鲍永任宰相,于是在网里修建了飨祠,将鲁贼彭丰等人处死。郭缘生说泗水在城南,这是错误的。我查考过《 国语》 ,夏天宣公在泅渊撒网捕鱼,里革割断鱼网,把它丢了。韦昭说:泗水在鲁城北面。《 史记》 、《 家记》 、王隐《 地道记》 都说孔子安葬在鲁城北面的泗水上。今天泗水南面有孔子墓。《 春秋孔演图》 说:鸟变成了书,孔子捧着书向上天祷告,有一只红雀飞到书上,变成一块黄玉,上面刻着:孔子受命于天,编制法规,确定制度。《 说题辞》 说:孔子死后,人们把他得到的那块黄玉一起陪葬在鲁城北面,就是子贡守墓的小屋所在的地方。谁周说:孔子死后,鲁国人在孔子墓边居住的有百余家,以后这里就称为孔里。《 孔丛》 说:孔夫子的墓地方圆一里,在鲁城北面六里的泗水畔。孔氏宗族的坟墓共五十余座,人名辈份已辨别不清,有墓碑三块,各种石兽石褐还在。《 皇览》 说:孔子的弟子们从各地把珍奇的树苗带来种植,因而墓地上有许多异树,不生荆棘和刺草,但今天,那些树木一棵也没有了。泗水从城北往南流经鲁城西南,与沂水会合.沂水发源于鲁城东南,尼丘山西北,颜母曾在此山祈祷,于是生了孔子。山的东面十里,有颜母庙,山的南面数里,是孔子父亲安葬处,《 礼》 所说的防山之墓已崩塌,就指这地方。这里平地冒出泉水,流经鲁县旧城南面。溪水北岸、旧城东门外,就是爱居所停息过的地方。《 国语》 说:海鸟叫爱居,停息在鲁城东门外三天,减文仲去祭它,被展禽所讥讽。所以庄子说:海鸟停息在郊外,鲁侯拿酒给它喝,准备了三牲,奏起广乐,三日后海鸟死了,这是因为奉养的方式不适合所奉养的对象。城门外是戎夷死的地方,《 吕氏春秋》 说:昔日戎夷离开齐国投奔鲁国,当时天气十分寒冷,到鲁时,城门已经关闭了,就与弟子宿在城门外。说里越来越冷了,戎夷对弟子说:你把衣服给我穿,我活;我把衣服给你穿,你活。我是国家的人才,受到天下人的珍惜;你是没有用的人,不值得怜爱。弟子说:没用的人怎能与国家的人才共穿衣服呢?戎夷叹道:哎,不成了!就解下衣服给弟子穿,自己在半夜里冻死了。沂水北对翟门。从前有个养马人名荤,力气很大,能把车盖投过此门。服虔说:能把千斤重物从门上投过。杜预说:能把架屋顶的木椽反复从城门上掷过。《 春秋》 :僖公二十年,《 经》 记载,春,新建了南门。《 左传》 说:记载这件事,是因为兴工不合时宜。杜预说:原名叫樱门,僖公把门改造得更高大,今天此门还是与各门都不相同,改名叫高门。城门的遗址还在,占地八丈余。也称零门。《 寿秋左传》 :庄公十年(前684 ) ,公子堰要求攻击宋军,蒙着虎皮偷偷从零门出城。零门的南面,隔水有个祭坛 ,坛高三丈,就是曾点想唱歌乘凉的地方。距高门一里余的大路西边,有道儿君碑,是鲁国宰相陈君所立。从前曾参住在这里,坏人都不入城了。鲁县就在曲阜一带,是少昊都城所在之处,有大庭氏的仓库,是《 春秋》 竖牛进攻的地方。所以刘公斡《 鲁都赋》 说:收起武器藏在炎帝之库,放牧战马在巨野之郊。周成王把曲阜封给姬旦,称为鲁。秦始皇二十三年(前224 ) ,立为薛郡。汉高后元年(前187 ) ,这里是鲁国。小丘上有季氏的住宅,宅里有一个武子台,今天虽已崩塌,但还高数丈。台的西面一百步有一口大井,宽三丈,深十余丈,用石块垒砌,石块都好像馨的形状。《 春秋》 :定公十二年(前498 ) ,公山不狙率领费人进攻鲁国,定公进入季氏之宫,登上武子之台。台的西北面二里处有周公台,高五丈,周围五十步,台的南面约四里就是孔庙,就是孔夫子的故居。故居范围约一顷,他住过的厅堂后世改建成庙。汉高祖十三年(前194 )经过鲁,用三牲祭祀孔子。自从秦始皇焚烧《

诗经》 、《 尚书》 后,经典散失残缺,汉武帝时,鲁恭王拆毁孔子旧宅,获得《 尚书》 、《 春秋》 、《 论语》 、《 孝经》 等书。当时人们已不知道还有古文,称为蟒鲜书。汉时把它秘藏起来,很少有人见过这种文字。当时从堂上传来钟磐管弦之音,于是就停止拆屋。庙屋有三间:孔夫子住在西间,朝东;颜母在中间,朝南;夫人在东面隔一间,朝东。孔夫子床前有石砚一枚,制作很简朴‘据说是他生时常用之物。鲁人把孔子乘过的车藏在庙中,就是颜路请求给颜回做棺材的车。汉献帝时,庙遭火灾烧毁了。永平年间( 291 ) ,钟离意当鲁国宰相,上任时,拿出自己的钱一万三千文,付给户曹孔诉,要他整修孔子的车,他亲自入庙,擦拭孔夫子的旧物:几、席、佩剑和鞋子。有个汉子叫张伯在堂下割草时,在土中发现玉璧七枚,把一枚藏在怀里,拿了六枚去察告钟离意。钟离意叫主簿把玉璧放在几前。孔子卧室床头挂着一只瓮。钟离意叫来孔诉问:这瓮是干么的?孔诉回答:这是夫子的瓮,背后有朱砂写的红字,人们都不敢打开。钟离意说:夫子是圣人,他之所以留下这个瓮,是想启示后世的贤人。开瓮后,里面有一块白绢,上面写着:后世编纂我的书的,是董仲舒;保护我的车,擦我的鞋、开我的箱的,是会稽钟离意;玉璧有七枚,张伯藏了一枚。钟离意立即叫来张伯询问,张伯果然供认了。魏黄初元年(220 ) ,文帝令郡国修建孔子旧庙,设置年傣百石的吏卒,专门负责管理。庙里有孔夫子像,旁边有两个弟子,手执书卷,站着侍侯他,神色肃穆恭敬,似乎在向他请教的样子。汉、魏以来,庙里立有七块碑,两块碑无字,庙旁桧树柏树至今还很茂盛。庙的西北二里处,有颜母庙,庙像还很严整,庙里有五株长长的桧树。孔子庙东南面五百步,有一对石阀,就是灵光殿的南阀,北面百余步就是灵光殿旧址,东西二十四丈,南北十二丈,高一丈余;东西两边是廊屋,中间方七百余步;石网东北面有一个浴池,方约四十步;池中有个钓台,方十步,台基和岸边都是用石头砌成,遗基还较完整。所以王延寿作赋说:绕行数里,仰头不见天日。这是汉景帝程姬的儿子鲁恭王修筑的。殿的东南面,就是伴宫,在高门正北的大路西边。宫中有台,高八十尺,台南水池东西一百步,南北五十步,台西水池南北四百步,东西六十步,台池都用石块结砌,这就是《 诗经》 所谓的:在洋水之畔多么快乐!沂水又往西流经圆丘北面,丘高四丈余。沂水又往西流,从前韩难在这条水上射过龙。《 尸子》 说:韩难在鲁与申羊见面,有一条龙在沂水上饮水。韩堆说:我听人们说过,出外见到虎,就打死它;见到龙,就用箭射,今天如果不射,就是没有照我听到的做了。说着就用箭射龙。沂水又往西流,从右面注入泗水。

又往西流过瑕丘县东边,转弯从县城往东南流,都水从东方流来注人。

瑕丘是鲁国的城邑,也就是《 春秋》 的负瑕。哀公七年(前488 ) ,季康子攻打邻国,把邻的国君囚禁在负瑕。应劭说:瑕丘在县西南,从前卫国大夫公叔文子登上瑕丘,蓬伯玉跟从着他。文子说:在这里多么快乐呀!我死后真想葬在这里。伯玉说:你喜欢葬在这里,那还是让我先葬吧!伯玉是讽刺他想糟蹋百姓的良田。瑕丘的名称,就是因这件事而来的。曾子到负夏吊慰,郑玄、皇甫谧都说那是卫国的地域,鲁、卫虽然是不同的国家,但土地却还是同一块土地。榔水发源于东海合乡县,汉安帝永初七年( 113 ) ,把这里封给马光的儿子马朗,立为侯国。都水往西南流,注入沫水。《 春秋》 :哀公二年(前493 ) ,季孙斯攻打邻国,夺取了榔水东岸的田和沂水西岸的田。榔水又流经鲁国邹山东南,然后转向西南流。邹山就是《 春秋左传》 所说的峰山。邻文公迁到这里,今天城建在邹山的南面,依山傍岩筑城,非常坚固。从前是邻娄之国,姓曹,也是叔梁绘的封邑。孔子就出生在这里。后来在这里立县,用邹山的山名来作县名,也就是王莽时的邹亭。京相多说:据《 地理志》 ,峰山在邹县北面,绎邑就是根据这座山而命名的。峰山东西二十里,山很高峻,孤峰独起,全由岩石堆积而成,几乎没有土壤;岩石间有许多洞穴,互相连通,有的洞穴有数间房屋那么大,民间称为峰孔,遇上乱世兵祸,就带全家进入山尸洞,敌寇虽然众多,也无法加害了。晋朝永嘉年间(307 一313 )太尉都鉴率领乡民保卫这座山,胡贼进攻未能得手。今天山南有大峰,称为都公峰,山北有绝壁。秦始皇到鲁国观礼,登上峰山,命垂相李斯用大篆字体在山岭上刻写铭文,名叫昼门。《 诗经》 所说的保有亮峰,就指这里。榔水又往西南流经蕃县旧城南面,又往西流经薛县旧城北面。《 地理志》 说:这是夏朝车正奚仲约封国《 竹书纪年》 载,梁惠成王三十一年(前339 ) ,邵人迁徙勤薛,改名徐州。城南山上有奚仲墓。晋《 太康地记》 说:奚仲墓在城南二十五里的山上,百姓认为很神灵。齐国把这地方封给田文。田文号孟尝君,以仁爱闻名,今天城旁还有田文墓,四面用石块砌成,制作严密坚固,光洁美丽,过往行人没有不来此观看的,认为这是世上罕见的建筑。榔水又往西流经仲迪城北,晋《 太康地记》 说:奚仲迁徙到邱,仲鸡居住在这里,做了商汤的左皿相,到了周朝,他的后裔所封的爵位是侯。后来封地被侵占缩小,称霸的诸侯将他贬降为伯,姓任。应劭说:郑就在薛。徐广《 史记音义》 说:楚元王的儿子郑客,在吕后二年(前186 )时被封为上邱侯。因为有下那,所以这里称上郑。《 晋书• 地道记》 说:仲迪城在薛城西三十里,榔水又往西流到湖陆县注入泗水。所以京相播说:薛县的榔水,上口在蕃县接纳了水流,向西流注于山阳湖陆。《 水经》 说流经瑕丘东,是弄错了。

又往南流过平阳县西面,

平阳县就是山阳郡的南平阳县。《 竹书纪年》 说:梁惠成王二十九年(前341 ) ,齐国田肝和宋国军队进攻我国东部边境,包围平阳。王莽时改称龟平。泗水又往南流经旧城西,世人称为漆乡。应肋《 十三州记》 说:漆乡是邻的城邑。杜预说:平阳东北有漆乡。今天在平阳西南,也有旧城,方圆二里。到底是否漆乡故城,不很清楚。

又往南流过高平县西面,洗水从西北流过来注人。

泗水往南流经高平山,此山东西十里,南北五里,高四里,与众山相连,而以这座山为最高,山顶呈方形而平坦,所以称为高平山。县也取名为高平县。泗水又往南流经高平县旧城西面。汉宣帝地节三年(前67 )。把这地方封给垂相魏相,立为侯国。高帝七年(前200 )封将军陈错为真侯。据《 地理志》 ,高平县是山阳郡的属县。王莽时改称高平郡。应劭说:是章帝改的。据《 地理志》 :王莽先改名,章帝予以沿用。所谓洗水,其实就是侏水,因为洗水、沫水互相汇合,也就互可通称了。

又往南流过方与县东面,

汉哀帝建平四年(前4 ) ,县里有个女子名叫田无音要临产,儿子出生前两个月,就已在腹中啼哭了,等到生下来后却不中用了。她把孩子葬在陌上,过了三天,有人经过,听见哭声,母亲又把他掘出来抚养。

菏水从西方流过来注入。

菏水就是由济水流注、积聚成的湖泽。往东流,在湖陵县西六十里的毁庭城下与泗水汇合,俗称黄水口。黄水西北通巨野泽,因为黄水注入菏水,可相通称。所以水口也叫黄水口。又转弯往东南流过湖陆县南面,涓涓水从东北方流过来注人。按《 地理志》 ,湖陆县就是从前的湖陵县。菏水在南面,王莽改名为湖陆。应肋说:又名湖陵,章帝封东平王苍的儿子为湖陆侯,改名叫湖陆。泗水又往东流,经过都鉴所筑城的北面,又往东流经湖陵城东南。从前桓温北上,范灌在这里俘获了慕容忠。城东有度尚碑。泗水又在左边汇合了南梁水。《 地理志》 说:南梁水发源于蕃县。今天该县的东北面平泽冒出泉水,有车轮那么大小,发源后成为川流,向西南流分为二条,北支往西流经蕃县北、面;又往西流经滕城北面。《 春秋左传》 ,隐公十一年(前712 ) ,滕侯、薛侯来朝见,两人互争尊长。薛侯说:我先受封应当为长。滕侯说:我是周天子的卜正官,薛与周天子异姓,我的位置不能居他之后。隐公命羽父把薛侯请来,对他说:承你前来问侯我,周有一句谚语说,山上有树木,须工匠去量;客人有礼物,让主人去挑。周天子与诸侯会盟时异姓居后。如果我到薛来朝见您,是不敢与任姓诸侯争排行的。如果承蒙您照顾,那么我想为滕君请求您这次让他一下。薛侯伺意了,于是滕侯居长。汉高祖把此地封给夏侯婴,立为侯国,夏侯婴就称滕公。邓晨说:滕城就是今天沛郡的公丘。此水灌溉这一带的土地。该县旧城在滕的西北,城周围.二十里,城内有子城,据《 地理志》 ,这座旧城就是滕,是周巍王儿子错叔绣文公的封邑。后来被齐灭掉,秦时立为县,汉武帝元朔三年(前126 ) ,把这地方封给鲁恭王儿子刘顺,立为侯国。世人因为此水灌溉良田,到达百株,所以有两沟的名称。南梁水从支渠向西南流,经过鲁国蕃县旧城东,因为它南面与廓水相邻,民间也称为西榔水。南梁水又拐弯流经城南,应劭说:蕃县就是古时的小邻邑。《 地理志》 说:这条水往西流注入济渠。济水在湖陆西面,在左边注入泗水,泗水和济水合流,所以记述地理一类书中,有的地方说济水注入泗水,也有说泗水注入济水,因为相互可以通称,所以有入济的说法。阐胭《 十三州志》 说:西流到湖陆注入泗水。《 水经》 里没有南梁水,却有涓涓水,大概就是这条水。戴延之《 西征记》 也说,湖陆县的东南有涓涓水,也没有记载南梁水,说涓涓水是吴王所开的渠道。我查考过,湖陆西南只有这条水,戴延之大概是根据《 国语》 所说,吴王夫差起兵,将北上黄池,在商鲁之间开掘渠道,北面与沂水连接,西面通济水。凭这点记载,所以说这条水是吴王开掘的,其实不是如此。我根据水路探察,此处只有泗水。北通沂水,西北流经商、鲁,而与济水相接的就是泗水。吴王只是疏浚过,并拓宽了原水道,不是说从东北起开掘,引入沂水,往西南注入济水。涓涓水只是利用原有水道开成,并不是吴一气凿通的。此事年代确实已很久远了,但人情物理却还是相近的。以今天来推想古代,就可以更清楚地看出戴延之实在不通情理了。泗水又往南流,榔水注入,又流经薛的上邱城西,然后向南流去。

又往东流过沛县东边,

从前许由隐居在沛泽,那就在沛县,沛县是按沛泽命名的,宋国被灭后属楚,秦时是泗水郡的治所。沛县在泗水之滨,黄水注入。黄水出自小黄县黄乡的黄沟。《 国语》 说:吴子与诸侯在黄池会盟,就是这地方。黄水往东流经外黄县旧城南。张晏说:魏郡有内黄县,所以这里加上外字。薛攒说:县有黄沟,所以县称黄县。圈称《 陈留风俗传》 说:县南有渠水,春秋时,这里是宋国的曲棘里,是从前宋国的别都。《 春秋》 :昭公二十五年(前517 ) ,宋元公死于曲棘。宋华元住在翟里,宣公十五年(前594 ) ,楚、郑围攻宋国,晋国解扬违背楚国之约,在此向宋人传达了国君的信息。宋人十分惧怕,就派华元连夜登越城门外的曲城,潜入楚军营地,坐在子反床上说:君王派我来向你说明我们的困难,我方城内已到了交换子女来吃,拆开人骨来烧的地步,但要逼我们结城下之盟,这是办不到的。子反退兵三十里,宋、楚就讲和了。现在城东外曲城上,还有华元祠,祭祀从没间断;城北有华元墓。黄沟从城南往东流经葵丘下。《 春秋》 :僖公九年(前651 ) ,齐桓公在葵丘与诸侯会盟,宰孔说:齐侯不致力于改良内政,却热衷于侵略远邻,北方攻打山戎,南方攻楚,西方举行了此次盟会,东方要入侵哪个国家呢,现在还不得而知,西方看来不会去打了,恐怕国内就要乱了吧?你要以平乱为己任,不要匆匆前去了。于是晋侯就回去了。这里提到的葵丘就是这地方。黄海又往东流注入大泽,泽里长满芦苇,即人们所说的大莽破。破水往东北流经定陶县南面,又往东流经山阳郡成武县的楚丘亭北面。黄沟又往东流经成武县旧城南面,王莽改名为成安。黄沟又往东北流经部城北面。《 春秋》 :桓公二年(前710 ) ( (经》 载,从宋拿来部城的大鼎,戊申日送进大庙。《 左传》 说:宋督进攻孔父,夺了他的妻子,又杀了荡公,而立了公子冯,用部的大鼎贿赂桓公,减哀伯谴责这种违反礼法的行为。《 十三州志》 说:现在成武县东南有部城,俗称北部。黄沟又往东流经平乐县旧城南面,又往东流,在右面汇合了泡水,泡水即丰水的上源。此水上口承接大莽破,往东流经贯城北,又往东流经巳氏县旧城北面,王莽叫巳善。该县有伊尹墓。崔胭说:殷帝沃丁的时候,伊尹死了,葬在薄。《 皇览》 说:伊尹墓在济阴巳氏县平利乡。皇甫谧说:伊尹活到百余岁而死,死后发了三天大雾,沃丁以天子的礼仪安葬他,亲自治丧,来报答他的大恩大德。此水又往东流经孟诸泽。杜预说:孟诸泽在梁国唯阳县东北。又往东流经部城县旧城南面。按《 地理志》 ,部城就是山阳县,王莽改名为告城县,所以世间有南部、北部的说法。又往东流经单父县旧城南面,从前这里是毖子贱管辖的。孔子派巫马期到各地视察政事,巫马期进入鑫子贱的辖区,看见一个渔夫夜里还在捕鱼,间道:你捕得鱼为什么又马上放了?渔夫回答道:因为那是小鱼,我们大夫要使它们长大后再捕。孔子听到这件事后说:以至诚施治于近,则教化推行于远,子贱已经掌握这窍门了。可惜呵,不齐(子贱名)所管辖的地方太小了!王莽把该县改名为利父。世祖建武十三年(37 ) ,把这里封给刘茂,立为侯国。水又往东流经平乐县,在右边与泡水汇合。泡水上流在下邑县边界承接睢水,往东北流;一条水上流在抒秋县边界承接睢水,向北流,世人称作瓤卢沟,积水成湖沼。沼水往东北流,二渠同流,左面与沫水汇合,俗称二泡,自此往下,洋水、泡水互相通称了,所以《 地理志》 说:平乐是个侯国,泡水发源于这里。又流经丰西泽,称为丰水。《 汉书》 说:高祖送囚徒去丽山,囚徒很多逃跑了,到了丰西泽,有一条大蛇挡住去路,高祖拔剑斩了它。这里就是汉高祖斩蛇的地方。丰水又往东流经大堰,分为二条,又往东流经丰县老城南面,王莽改名为吾丰。水经过城旁东北流,右面与支水汇合,支水上口承接丰西大堰,分流向东北流经丰城北面,往东流注入洋水。津水又往东流与黄水汇合,当时人们称黄水为狂水。那是因为狂、黄读音相近,以致民间流传失实的缘故。自此以下.,这条水又有黄水的通称了。水上过去有桥,称为泡桥。王智深《 宋史》 说:宋太尉刘义恭在彭城派遣主将秘玄敬北上到了丰城,侦察魏军,魏军在清水西望见玄敬的军队众多,魏南康侯杜道俊引军直奔泡桥,沛县百姓纵火焚烧泡桥,又在树林里击鼓助威,杜道俊以为宋军大队人马到了,就争先恐后地抢渡泡水,水又深,天气又极冷,杜道俊的兵几乎半数冻死溺死。清水就是泡水的别名。沈约《 宋书》 说,魏军想渡到清水西岸去,其实并非如此。泡水又往东流经沛县旧城南面,秦末四方起兵,萧何、曹参在此城迎接汉高祖。高帝十一年(前1 96 )把这地方封给合阳侯刘仲子,立为侯国。城内有汉高祖庙,庙前有三座碑,后汉时立。庙基用青石垒砌,台阶还在。刘备占据徐州时,此城是治所。袁术派遣纪灵进攻刘备,刘备向吕布求救,吕布赶来援助,驻扎在小沛,邀了纪灵,又请刘备一起饮酒。吕布对纪灵说:玄德是我的义弟,我生性不喜欢相斗,只喜欢解斗。说完就把戟插在门口,然后拉弓搭箭,说道:看我射戟的小枝。射中,你们就收兵;射不中,你们可留下来决斗。说完一箭射中,于是双方收兵。这里就是吕布当年射戟的地方。《 述征记》 说:城很大,四周城壕通丰水,丰水从城南往东流,注入泗水,也就是泡水。《 地理志》 说:泡水从平乐县往东北流,到沛县注入泗水。泗水往南流经小沛县东,县治旧城在南丘上。东岸有泗水亭,汉高祖当泗水亭长时,就是这个亭。所以今天这里有高祖庙。庙前有碑,延熹十年(167 )立。庙宇门阀现在都已崩塌,没有完整的东西了。水中有旧石桥的遗迹,只留下些石块还在。高祖打败默布后,经过这里,在沛宫摆酒设宴,歌舞畅饮,慷慨伤怀,叹道:游子思念故乡呵!泗水又往东南流经广戚县旧城南。汉武帝元朔元年(前128 )把这地方封给刘择,立为侯国。王莽时改名为力聚。泗水又流经留县,而后往南流经咤城东面,城西南有崇侯虎庙。不知此人的庙,为何会远远立到这里。泗水又往南流经宋大夫桓魅墓西面。山紧临泗水,西面上去都是岩石,凿成坟墓,今天人们称为石榔。榔有两重,石匠的制作十分细致精巧。孔夫子认为,人死了还是迅速腐朽为好。

又往东南流过彭城县东北,

泗水西岸有龙华寺。僧人法显远赴西域,渡海东归,手持《 龙华图》 ,首创了佛寺的形制,以后传遍中国,就是从法显开始的。当时他带来的两块天竺石,今天还在南面路东那片高地东边的基砌中,这两块石还十分光洁可爱。泗水又往南流,获水注入,往南流经彭城县旧城东面。周显王四十二年(前327 ) ,九鼎沉没于泗水的深潭中,秦始皇时鼎在此水出现,他以为自己的贤德已可与三代媲美了,非常高兴,就派了数千人去水下打捞,结果没有捞到,这就是所谓鼎伏― 沉没隐藏起来了。也有人说是用绳索系住鼎往上拉,但没有拉上来,绳索就被龙齿咬断了。所以谚语说,高兴得太早,拉鼎断了绳。’这是荒唐的传说。泗水又流经龚胜墓南面,墓碑今天还在;又流经亚父墓东面。《 皇览》 说:亚父墓在庐江县城东居巢亭中,那里有亚父井。官吏任职办公事,都在居巢厅上蔡祀亚父。后来又在城东建祠,人们至今还在祭祀他。据《 汉书• 项羽传》 载:历阳人范增,还没有到彭城,就患毒疮而死,没有说他到居巢。今天彭城南有项羽的凉马台,台西南的山麓上,就是他的墓地。范增不仰慕范彝的行为,却离开项羽来到这里,可说胸怀太偏狭了。根据记载推想起来,他的墓以在这里较为近情。

又往东南流过吕县南面,

吕县原是宋国的城邑。《 春秋》 :襄公元年(前572 ) ,晋军进攻郑及陈,楚子辛去援救郑,侵入宋国的吕、留。吕县正对泗水。汉景帝三年(前154 ) ,有白颈乌鸦及黑乌鸦在该县相斗,白颈乌鸦斗败,坠入泗水而死达数千只。京房《 易传》 说:违反了亲属相亲之理,于是出现了黑白相斗的妖异,那时即有吴、楚谋反。泗水上有桥梁,所以称吕梁,从前宋景公拉开弓匠制作的弓,搭箭向东射去,箭都聚集在彭城之东,深深射进石桥里,说的就是这座桥。这里狂涛急流奔腾澎湃,是泗水上的险地,正像孔子所说的,连鱼鳖也不能游。又说,飞瀑三十丈,浪花飞进九十里。今天已看不见古时的情景了。但这些说法也有点夸张,正像以插天描写山高,并不是真的就高到天上了。《 晋太康地记》 说:泗水出产馨石,就是《 尚书》 所说的泗水岸边有浮磐。泗水又往东南流,丁溪水注入。溪水上口在吕县承接泗水,水往东南流,从一片辽阔的低地北面绕过,又流经高山脚下而注入泗水。泗水冬春两季经常水浅流滞,常常须排去积沙以保持水道畅通,旅人大多从此溪过往。正如陆机《 行思赋》 所说的,利用丁水近捷的水岸,来排除泗水的积沙。晋太元九年(384 ) ,左将军谢玄派遣督护闻人爽,在吕梁动用民工九万,在水上筑了七条坝,以利子运粮船只的通航。又往东南流过下郑县西面,

泗水流经卞那县,经过葛峰山东面,就是奚仲迁居的郑峰。泗水又往东南流经下邱县旧城西面,往东南流,近水流来注入。下邪是过去东海郡的属县。应韵说:奚仲从薛迁居到这里,所以称为下邪。汉时把齐王韩信迁到这里为楚王,建都在这里,后来设立为县。王莽时改名为闰俭,是东阳郡的治所。文颖说:秦嘉,东阳郡人。指的就是今天的下邱,晋灼说:东阳县本属临淮郡,明帝时把它划归下邱,后来又划归广陵。因此张晏说:东阳郡是今天的广陵郡,汉明帝时设置了下那郡。城有三重,大城中有大司马石苞、镇东将军胡质、司徒王浑、监军石崇的四座碑。南门称为白门,魏武帝就在这里俘获了陈宫。中城是吕布守卫的。小城是晋中兴时,北中郎将荀羡、都昙驻管的地方。从前泰山的吴伯武,少年时成了孤儿,与弟弟文章失散二十多年,后来在该县市上相遇。文章想打伯武,但心情悲痛,因此互相询间才知道原是兄弟。该县是沂水和泗水的汇流处。又有武原水注入。武原水发源于彭城武原县西北,注入破南,流经城西,此城就是王莽时的和乐亭。县东有徐庙山,是因为徐人迁徙到这里而得名。山上有个石室,就是徐庙。武原水又南流与武水汇合,称为伽水,往南流经刚亭城,又往南流到下那注入泗水,汇流处称为武原水口。又有一条水叫桐水,发源于西北方东海容丘县东南,到下邢汇入泗水。泗水往东南流经下相县旧城东面,王莽时改名为从德。城的西北面有汉朝太尉陈球墓,墓前有三块碑,是他的弟子管宁、华欲等人修造的。初平四年(193 ) ,曹操进攻徐州,破城后又连克取虑、唯陵、夏丘等县。因曹操父亲曾在此避难被害,他就屠杀了男女十万余人泄愤,泗水因此堵塞不流,从此以后,这几县行人绝迹,这也太残暴了!泗水又往东南流到睢水口。泗水又流经宿预城西面,又流经城南。宿预原是下邱的宿留县,王莽时改名为康义。晋元帝任安东将军的时候,在此督运军用物资,这里是仓库。魏太和年间,这里是南徐州的治所,后来撤消州治改设边防营垒。梁将张惠绍北侵,利用此城的险固,就把水军驻扎在这里,又增修外城,挖掘城壕,引水环绕城的四面,今天城已在泗水之中了。又往东南流,注人淮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