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嗨歌

昨日歌厅一展喉,方知老迈确堪忧;

新腔入耳心常悸,旧曲闻声泪自流;

往事朦胧凝梦境,时装褴褛满街头;

今人已醉丰收宴,我唱春风岂不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