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帷幔──乡间的故事

帷幔──乡间的故事

谁曾经,望着那葱茏的山腰,

葱茏里掩映着,一带红墙,

不曾享受过,幽闲的圣味──

氤氲地,漾起来一丝遐想?


在那里起居的,或男或女,

都说是脱去了,许多索累;

在他们深潭古井般的心中,

却像含蓄着,中古罗曼的风味。


是西方的,太行的余脉,

有两座无名的高山,遥遥峙立;

一个是佛院,一个是尼庵,

两座山腰里,抱着这两个庙宇。


在二百年前,尼庵里一个少尼,

绣下了一张珍奇的帷幔;

每当乡中进香的春节,

却在对面的僧院里展览,


这又错综,又神秘的原由,

出自乡人们单纯的话里──

出向少尼在十七岁的时节,

就跪在菩萨龛前,将乌丝剃去。


她的父母,是朱门旧户,

她并不是,为了饥寒;

她虽然多病,但是也不曾

在佛前,许下了什么夙愿。


她只是在一个,梅蕊初放的月夜里,

暗暗地离掉了,她的家园,

除了她隐隐深潜的,痛苦,聪明,

便是莺鸟儿,替人间诉说忧怨。


她不知入了,多少迷路,

走得月儿圆圆地,落在西方;

云雀的声中,把她引到这座庵前,

庵前一潭泓水,微微荡漾。


终不像在人间,能享清福──

在水认识了,她的娟丽,

她毅然地走入尼庵中

情愿把青春的花叶,化作枯枝。


老尼含笑意向她说,

「你既然发愿,我也不能阻你,

从此把一切的妄念,都要除掉,

这不能比作寻常的儿戏!


「虽说你觉得,苦海无边,

倒底是谁,将你这年轻的人儿提醒

就使你在我的面前不肯说,

在佛前忏悔时,也要说明!」


「我的师,并没有人将我提醒;

我只是无意中,听见了一句──

说将来同我共运命的那个人,

是一个又丑陋,又愚蠢的男子。」


「无奈婚约,早被父母写定,

婚筵也正由亲友筹划;

他们嘻嘻笑笑,忘了我的时候,

我只好背了他们,来到这座山中。」


「我的师,这都是真实的话,

我相信你,同信菩萨一样;

我情愿消灭了,一切热念,

冰一般凝冻了,我的心肠!」


「泪珠儿随着清脆的语声,

一滴滴,一字字,湿遍了衣襟。

老尼说,「你削去烦恼丝,

泪珠儿也要随着恼消尽!」


恼人的春风,才吹绿了山腰,

凄凉的秋雨,又淋病了檐前的弱柳;

人世间不知又起了,多少纷纭,

尼庵总是静静地没有新鲜,没有陈旧。


只有那暮鼓晨钟,经声佛号,

不知是将人唤醒,还是引人入梦?

她的心儿随着形骸消瘦,

可是没有泪的眼前,更觉朦胧。


过了一天,恰便似过了一年,

眼看就是一年了,回头又好象一天;

水面上早已结了寒冰,

荒凉与寂寞,也来自远远的山巅。


正午的阳光,初春般的温暖,

熙熙的白鸽儿,在空际飞翔;

翩翩地,来了青年的兄妹,

说是奉了母命,来拜佛进香。


她看着那俊秀青年的眉端,

蕴着难言的深情一缕──

活泼的妹子悄悄地,在她身边说,

句句声声,都成了她的竹针万棘!


「美丽的少姑啊,我告诉你!

聪明的你,你说他冤不冤?

为了遗弃了她的,一个未婚妻,

我的哥哥便许下了,不婚的愿!」


她昏昏地,独坐在门前,

落日也沉沉地,北风凄冷,

她睁睁地,目送着一双兄妹下了山;

一直地看得,没有一些儿踪影!


寒鸦呀呀地,栖在枯枝,

渺渺茫茫地,只剩下黄昏;

热泪溶解了,潭里的寒冰,

暮钟频频敲击,她仿佛无闻。


老尼的心肠,虽是冷若冰霜,

也不由得怜她的年纪轻轻──

这样儿年纪轻轻地,

便有这样的,乖奇的运命。


怜她本也是贵族的闺女,

教她静静地修养,在庵后的小楼。

她恹恹地,不知病了几多时,

嫩绿的林中,又听见了鹧鸪。


山巅的积雪,被暖风融化,

金甲的虫儿,在春光里飞翔;

她的头儿总是低低地,

漫说升天成佛,早都无望。


只望一天天地憔悴了,

将来独葬在,三尺的孤坟──

啊,只要是世上所有的,

她都没有了,一些儿福份!


炉烟缕缕地,催人睡眠,

春息熏熏地,吹入了窗阁;

一个牧童,吹着嘹喨的笛声,

赶着羊儿,由她的楼下走过。


笛声越远,越觉得幽扬,

两朵红云轻抹在,她苍白的面庞──

她取出一张绯红的綢幔,

仔细地看了许久,又放在身旁。


第二日的阳光笛声里,

更参杂着陶陶欲碎的歌唱──

她的心儿里,涌出来一朵白莲,

她就把它,绣在帷幔的中央。


此后日日的笛声中,

总甜甜地,有一种新鲜的曲调──

她也就把彩色的线,按着心意,

水里绣了比目鱼,天上是相思鸟!


她时时刻刻地,没有停息,

把帷幔绣成了,极乐的世界──

树叶相遮,溪声相应,

只空剩下了,左方的一角。


本还想把她的悲哀,

也绣在那空角的上面──

无奈白露又变成严霜,

深夜里又来,嗷嗷的孤雁!


梧桐的叶儿,依依地落,

枫树的叶儿,凄凄地红,

风翕翕,雨疏疏,她开了窗儿,

等候着,等着吹笛的牧童。


「这是我半年来,绣成的帷幔,

多谢你的笛声,给我许多灵感!

我是个十八岁的少尼,

我的身世,只有泪珠泛澜!


「可是我们永久隔阂着;

在两个世界里──」

她把这包帷幔掷下去,

匆匆地,又将窗儿关闭。


次日的天空,布满了彤云,

宇宙都病了三分,更七分愁苦:

一个牧童,剃度在对方的僧院,

尼庵内焚化了,这年少的尼姑。


现在已经二百多年了,

帷幔还珍重地,被藏在僧院里─

只是那左方的一角呀,

至今没有一个人儿,能够补起!


一九二四年初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