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雪窦游志》是谁的作品?

《雪窦游志》作者是:“邓牧”, 这是出自于 元朝 邓牧 所著的《雪窦游志》。

雪窦游志

作者:邓牧朝代:元朝

岁癸已春暮,

余游甬东,

闻雪窦游胜最诸山,

往观焉。

廿四日,

由石湖登舟,

二十五里下北曳堰达江。

江行九折,

达江口。

转之西,

大桥横绝溪上,

覆以栋宇。

自桥下入溪行,

九折达泉口。

凡舟楫往还,

视湖上下,

顷刻数十里;

非其时,

用人力牵挽,

则劳而缓焉。

初,

大溪薄山转,

岩壑深窈,

有曰“仙人洞”,

巨石临水,

若坐垂踵者;

有曰“金鸡洞”,

相传凿石破山,

有金鸡飞鸣去,

不知何年也。

水益涩,

曳舟不得进,

陆行六七里,

止药师寺。

寺负紫芝山,

僧多读书,

不类城府。

越信宿,

遂缘小溪,

益出山左。

涉溪水,

四山回环,

遥望白蛇蜿蜒下赴大壑,

盖涧水尔。

桑畦麦陇,

高下联络,

田家隐翳竹树,

樵童牧竖相征逐,

真行图画中!

欲问地所历名,

则舆夫朴野,

不深解吴语,

或强然诺,

或不应所问,

率十问仅得二三。

次度大溪,

架木为梁,

首尾相啮,

广三尺余,

修且二百跬,

独野人往返捷甚。

次溪口市,

凡大宅多废者,

间有诵声出廊庑,

久听不知何书,

殆所谓《兔园册》耶?

渐上,

陟林麓,

路益峻,

则睨松林在足下。

花粉逆风起为黄尘,

留衣襟不去,

他香无是清也。

越二岭,

首有亭当道,

髹书“雪窦山”字。

山势奥处,

仰见天宇,

其狭若在陷井;

忽出林际,

则廓然开朗,

一瞬百里。

次亭曰隐秀,

翳万杉间,

溪声绕亭址出山去。

次亭曰寒华,

多留题,不暇读;

相对数步为漱玉亭,

复泉,窦虽小,可汲,

饮之甘。

次大亭,

值路所入,

路析为两。

先朝御书“应梦名山”其上,

刻石其下,

盖昭陵梦游绝境,

诏图天下名山以进,

兹山是也。

左折松径,

径达雪窦;自右折入,

中道因桥为亭,

曰锦镜,

亭之下为圆池,

径余十丈,

横海棠环之,

花时影注水涘,

烂然疑乎锦,

故名。

度亭支径亦达寺,

而缭曲。

主僧少野,

有诗声,

具觞豆劳客,

相与道钱塘故旧。

止余宿;

余度诘旦且雨,

不果留。

出寺右偏登千丈岩,

流瀑自锦镜出,

泻落绝壁下潭中,

深不可计。

林崖端,

引手援树下顾,

率目眩心悸。

初若大练,

触崖石,

喷薄如急雪飞下,

故其上为飞雪亭。

憩亭上,

时觉沾醉,

清谈玄辩,

触喉吻动欲发,

无足与云者;

坐念平生友,

怅然久之。

寺前秧田羡衍,

山林所环,

不异平地。

然侧出见在下村落,

相去已数百丈;

仰见在山上峰峦,

高复称此。

次妙高台,

危石突岩畔,

俯视山址环凑,

不见来路。

周览诸山,

或绀或苍;孟者,

委弁者,

蛟而跃、兽而踞者,

覆不可殚状。

远者晴岚上浮,

若处子光绝溢出眉宇,

未必有意,

自然动人;

凡陵登,

胜观花焉。

土人云,

又有为小雪窦,

为板锡寺,

为四明洞天。

余兴亦尽,

不暇登陟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