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喝酒

一个婉约的女人喝酒

像男人一样

穿过凄凉孤独的咽喉

咽下一滴黄昏的酒

黄昏就在一块宋朝的绢上

留下数行相思

也可能是一张面孔的

推杯换盏的回忆

三三两两的梧桐叶

在雨水堆积的沉重里颤动

把爱与恨都伫立在溪亭上

让一叶不知归路的小舟

惊起一滩鸥鹭

而飞不走的苦痛

只有变成叠声

放在一首诗的开头

就像刚认识的几步

是一生的回声

如果我也有金石录里的金石

我们的爱就可以注视它们

愉快地活下来,白头到老

就不可能像现在,让我一个人

读一首诗里的乍暖还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