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白螺壳

白螺壳

空灵的白螺壳

孔眼里不留纤尘,

漏到了我的手里

却有一千种感情:

掌心里波涛汹涌,

我感叹你的神工,

你的慧心啊,大海,

你细到可以穿珠!

可是我也禁不住:

你这个洁癖啊,唉!


请看这一湖烟雨

水一样把我浸透,

象浸透一片鸟羽。

我仿佛一所小楼

风穿过,柳絮穿过,

燕子穿过象穿梭,

楼中也许有珍本,

书页给银鱼穿织,

从爱字到哀字——

出脱空华不就成!


玲珑吗,白螺壳,我?

大海送我到海滩,

万一落到人掌握,

愿得原始人喜欢,

换一只山羊还差

三十分之二十八,

倒是值一只盘桃。

怕给多思者拾起:

空灵的白螺壳,你

带起了我的愁潮!


我梦见你的阑珊:

檐溜滴穿的石阶,

绳子锯缺的井栏……

时间磨透于忍耐!

黄色还诸小鸡雏,

青色还诸小碧梧,

玫瑰色还诸玫瑰,

可是你回顾道旁,

柔嫩的蔷薇刺上

还挂着你的宿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