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王昭君

王昭君

 “时呼韩邪来朝,帝敕以宫女五人赐之。昭君入宫数岁,不得见

 御,积悲怨,乃请掖庭令求行。呼韩邪临辞大会,帝召五女以示

 之。召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裴回,竦动左右,帝见大惊

 ……”

             ——后书,卷七十九,南匈奴传


承明殿的喧哗霎时沉寂

几百双眼睛遥望殿外。

我们环佩琅琅,

登上白玉石阶。

陛下,你就要见到王嫱了!

我就是你寻求的绝色。

殿前铿然一响,

我的容光炫惑了禁卫,

他把不稳手中的长戈。

我曾是江城一首醉人的歌,

莲步踏过多少失落的魂魄。


曳地的深衣裙裾,

托我升殿如绿云。

落日剪出我的风柳腰,

直映入龙座上你的双眸。

陛下,空等了你三年!

你只见过画里的王嫱,

他的画笔化神奇为腐朽,

勾出空等十年的憔悴。

风华岂能用钱币衡量?

我的傲骨触犯他的权限;

因此花容在寂寂深院开放,

夜夜覆盖清冷的月光,

遥想高台上的笙箫,

以及承露盘中的晶盈雨。

陛下,我不甘心老死宫中,

唯有离开你,远离长安,

我们才有缘相见。


“宁胡君王嫱见驾,

万岁,万岁,万万岁!”

你的冕冠倏地一动,

白玉珠旒乱晃,

掩不住你眼中的惊愕——

晚风掠开碎冰,

荡一池春波。


我袅袅俯身下拜;

呼韩邪拍案惊起,

风霜的脸满布欢喜。

以后的蛮荒岁月,

都交付黄沙、庐帐、

刺痛肌肤的毛毡、

以及异族男子拉弓的臂弯。

陛下、你的深情也刺痛我,

纵使你爱我,以无尽温柔,

你的宠眷能多久?

倒不如你魂牵塞外,

因为得不到的,

属于永恒。


后记∶当我读后汉书,“南匈奴传”,说到王昭君在宫中几年都见不到皇帝,“

   乃请掖庭令求行”,我忽然悟到她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子。原来她是自动要

   求嫁到塞外异族去的。这种决定平常人作不出来,对中原的汉族女人而言

   ,塞外生活不但落后、习俗野蛮,而且嫁出去是否能得匈奴王的宠爱仍是

   个未定之数。王昭君不仅只是果敢,对自己的美貌与机智,更是充满了自

   信心。


笺注∶一、承明殿是汉代宫殿名,在长安未央宫内。


   二、汉白玉,美石的一种,质润腻近玉,产河北。宫殿建筑常用来砌阶。

     即大理石的一种。


   三、《汉书》卷九,元帝纪∶“竟宁元年(公元前三十三年)春正月,匈

     奴呼韩邪单于来朝……赐单于待诏掖庭王樯(《汉书》卷六十四下,

     又作王墙,《后汉书》作王嫱)作阏作。”是年元帝四十三岁,单于

     亦当在四十岁以上,因为他于公元前五十八年立为单于,到竟宁元年

     已立二十五年。


   四、江城是指湖北秭归,王昭君的故乡,汉代属南郡。秭归在长江北岸,

     近西陵峡。


   五、深衣是由春秋到汉流行的服装,上下连身的长袍,通身紧窄,特别能

     显腰身,长可曳地,下摆呈喇叭状,并以带系腰。


   六、《西京杂记》,卷二(四部丛刊本)∶“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

     乃使画工图形,案图召幸之。诸宫人皆赂画工,多者十万,少者亦不

     减五万。独王嫱不肯,遂不得见。”(这个画工后世传为毛延寿。)


   七、汉代帝王所铸之承露盘,高达十多丈,承接天上甘露,以求长生不老

     。有关承露盘见曹植的承露盘铭。又,雨露也可指恩幸。


   八、“君”字是封号。非皇族的异姓妇女,以恩泽封者,曰君,地位与长

     公主(即皇帝之姊妹)同,见蔡邕,《独断》,卷上(抱经堂校本)

     。但昭君不是封号,据《汉书》卷六十四下,昭君是她的字。王昭君

     的封号是“宁胡阏氏”(阏氏即匈奴人的皇后),见汉书卷六十四下

     。临辞大会上,昭君尚未成婚,所以姑用“宁胡君”的封号。


   九、皇帝冕冠用十二旒,串白玉珠,见《独断》,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