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左传《展喜犒师》原文及翻译

原文:

齐孝公伐我北鄙。公使展喜犒师,使受命于展禽。
齐侯未入竟,展喜从之,曰:“寡君闻君亲举玉趾,将辱于敝邑,使下臣犒执事。”齐侯曰:“鲁人恐乎?”对曰:“小人恐矣,君子则否。”齐侯曰:“室如县罄,野无青草,何恃而不恐?”对曰:“恃先王之命。昔周公、大公股肱周室,夹辅成王。成王劳之,而赐之盟,曰:‘世世子孙无相害也!’载在盟府,太师职之。桓公是以纠合诸侯,而谋其不协,弥缝其阙,而匡救其灾,昭旧职也。及君即位,诸侯之望曰:‘其率桓之功!’我敝邑用不敢保聚,曰:‘岂其嗣世九年,而弃命废职?其若先君何?君必不然。’恃此以不恐。”
齐侯乃还。

译文:

齐孝公进攻我国北部边境。僖公派展喜犒劳齐军,命他向展禽领受外交辞令。
齐侯还未入境,展喜就出境相随,说:“敝国国君听说君王亲自劳步,要辱临敝国,派下臣犒劳君王的侍从。”齐孝公说:“鲁国人害怕吗?”展喜回答说:“小人害怕了,君子则不害怕。”孝公说:“百姓的家象挂着的罄一样,里面空荡荡的;野外连棵青草也没有,凭什么而不害怕?”展喜回答说:“凭的是周朝先王的遗命。从前周公、太公做周室的辅佐大臣,在左右辅佐成王。成王慰劳他们,赐给他们盟约,上面写着:‘世世代代不要互相伤害!’盟约藏在掌管盟书的官府,由太师职掌。齐桓公因此纠集诸侯,设法解决他们之间的不协调,弥合他们之间的裂痕,救助他们的灾难,这些都是为了表明旧日太公的职责。等到君王即位,诸侯期待地说:‘大概会遵循齐桓公的事业吧!’敝国因而不敢保城聚众,说:‘难道他继位九年,就抛弃先王的遗命,废弃旧有的职责?将何以对他的先君?君王一定不会这样做。’凭着这个而不害怕。”
齐孝公于是领兵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