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原毁原文原文及翻译

原毁(韩愈) ◇原文 古之君子,其责己也重以周,其待人也轻以约①。重以周,故不怠;轻以约,故人乐为善。闻古之人有舜者,其为人也,仁义人也。求其所以为舜者,责于己曰:“彼人也,予人也。彼能是,而我乃不能是?”早夜以思,去其不如舜者,就其如舜者②。闻古之人有周公者,其为人也,多才与艺人也③。求其所以为周公者,责于己曰:“彼人也,予人也。彼能是,而我乃不能是?”早夜以思,去其不如周公者,就其如周公者。舜,大圣人也,后世无及焉;周公,大圣人也,后世无及焉。是人也,乃曰:“不如舜,不如周公,吾之病也。④”是不亦责于身者重以周乎!其于人也,曰:“彼人也,能有是,是足为良人矣⑤。能善是,是足为艺人矣。”取其一不责其二,即其新不究其旧,恐恐然惟惧其人之不得为善之利⑥。一善易修也,一艺易能也,其于人也,乃曰:“能有是,是亦足矣。”曰:“能善是,是亦足矣。”不亦待于人者轻以约乎!

今之君子则不然。其责人也详,其待己也廉⑦。详,故人难于为善;廉,故自取也少。己未有善,曰:“我善是,是亦足矣。”己未有能,曰:“我能是,是亦足矣。”外以欺于人,内以欺于心,未少有得而止矣。不亦待其身者已廉乎!其于人也,曰:“彼虽能是,其人不足称也;彼虽善是,其用不足称也。”举其一不计其十,究其旧不图其新,恐恐然惟惧其人之有闻也⑧。是不亦责于人者已详乎!夫是之谓不以众人待其身,而以圣人望于人,吾未见其尊己也⑨。

虽然,为是者有本有原,怠与忌之谓也。怠者不能修,而忌者畏人修⑩。吾尝试之矣,尝试语于众曰:“某良士,某良士。”其应者,必其人之与也;不然,则其所疏远,不与同其利者也;不然,则其畏也。不若是,强者必怒于言,儒者必怒于色矣。又尝语于众曰:“某非良士,某非良士。”其不应者,必其人之与也;不然,则其所疏远,不与同其利者也;不然,则其畏也。不若是,强者必说于言,懦者必说于色矣。是故事修而谤兴,德高而毁来。

呜呼!士之处此世,而望名誉之光,道德之行,难已!将有作于上者,得吾说而存之,其国家可几而理欤!

◇注释 ①原毁:推究毁谤的根源。毁,毁谤。君子:指士大夫阶级。下“今之君子”同。重以周:严格而全面。轻以约:宽容而简要。

②就:趋,追求。

③艺人:有才艺的人。

④病:缺点,不足之处。

⑤良人:善良的人,好人。

⑥恐恐然:小心谨慎的样子。

⑦其责人也详:责备别人面面俱到,这也不好,那也不好,详尽而苛刻。其待己也廉:廉,少。待己廉,对自己要求很少,不严格。

⑧有闻:出名,有好名声。

⑨不以众人待其身,而以圣人望于人:不拿普通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却拿圣人的标准去要求别人。尊己:尊重自己。

⑩修:上进好学。指品德才能的进步。

其应者:那些随声附和的人。必其人之与也:必是那人的党羽、朋友等人。

怒于言:用言语表示愤怒。怒于色:以脸上的表情表示愤怒。

说:同“悦”,喜欢,高兴。

事修:事情办好了。谤兴:毁谤随之而兴起。

光:光大,显著。行:推行,实行。

有作于上者:有作为而又居上位的人。几而理:几,庶几,差不多。理,治理。唐人为避唐高宗李治讳,遇“治”字辄改为“理”字。

◇鉴赏 《原毁》是一篇针砭时弊的论文,专门探求毁谤的本源。作者以儒家的道德观念为依据,从待己和待人两方面立论,以古今作比较、分析揭示了毁谤产生的根源在于懒惰和嫉妒。又用形象化的语言来揭出当时只许说人坏、不准说人好的恶习,形成了“事修而谤兴,德高而毁来”的坏风气。

此文的立意并不是新发明,前贤多有论及,但韩愈并不是引经据典发扬宏论,而是熔古铸今,联系实际,专挖其“毁”的根源。文章开首先设“古之君子”与“今之君子”一正一反两大幅作对比,中间又以“责己”“待人”与“责人”“待己”,各分两小幅作比,双双对应,相互勘校。古之君子“重以周”“轻以约”,故而无毁;今之君子“责人也详”“待己也廉”,所以有毁。正反相生,对比强烈,效果鲜明。文章重在挖根求源,究其毁之所以,即所谓“原”——“怠与忌之谓也”,见地深刻。“怠者不能修,而忌者畏人修”,责人详待己廉的“今之君子”的小人之态,毕肖毕露。又以“某良士”“某非良士”反正互勘,把当时社会情状暴露无遗,具有清垢警世的作用。今天读此文,责己严、待人宽的高尚情操,自己不能修而又畏人所修的小人劣性,依然可鉴。

文章谋篇整饬,构思严谨,说理透辟。通篇采用对比排句,环环相扣,层层深入。文中对比排句,前后多同,但作者驾驭文字技巧高超,往往只需个别字的更换,便使得上下文意炯然异趣,不仅无平板呆滞之病,且能波澜变幻,跌宕生姿,气势不凡,使论辩效果更有力、更强烈,且易记易诵。

◇妙评 《原毁》伤后世议论之不公,为国家者不可不察也。

——宋·黄震《黄氏日钞》卷五十九

此第八大比,秦汉来故无此调,昌黎公创之。然感慨古今之间,因而摹写人情,由鬯骨里,文之至者。

——明·茅坤《唐宋八大家文钞》卷九

《原毁》乃始于责己者。其责己则怠,怠则忌,忌则毁。故原之必于此焉始,并非宽套之论也。此文段段成扇,又宽转,又紧峭;又平易,又古劲。最是学不得到之笔,而不知者乃谓易学。

——清·金圣叹《天下才子必读书》卷十

《原毁》局势,前重后轻,前方后圆。方、重以立论;轻、圆以曲尽其情。

——清·吕留良《古文精选·韩文》

《原道》篇之作所以闲道,此篇所以存直道,真有关世道之文。其作法,起处先立二柱,以下分应。通篇用排偶,惟末处用单行。格调甚奇。

——清·蔡铸《蔡氏古文评注补正全集》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