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绝代闺秀张玉娘

绝代闺秀张玉娘,才华美貌两绝伦。

生于南宋战乱时,险些埋没永芳名。

脱口佳句飞云端,挥毫华章自天成。

字字生辉神出没,婉转意境鬼行云。

诗与李白堪比肩,词同清照万古存。

潜移默化两侍女,不出闺阁胜翰林。

看惯风流闻惯墨,堂下鹦鹉会颂吟。

玉颜逢春花不发,花草羞见玉颜春。

雪肌妩媚宝菱镜,纤指轻舒凤凰音。

兰生幽谷贞洁高,官贵仰慕不得近。

缥缈天山雪莲花,完美无瑕透晶莹。

十五须臾媒妁言,沈家才子互倾情。

作诗答赋足为乐,两小无猜敬如宾。

沈郎才俊美翩翩,衷肠倾赠不可惜。

中道沈家遭败绩,张家老爷略嫌弃。

玉娘作诗表决心,沈郎誓要取功名。

玉娘赠钱复赠诗,风雨同舟共相济。

秉烛夜读耗心血,月出寒辉苦难依。

玉娘夜夜望北斗,沈郎日日思南归。

才思俊逸何翕张,经论答辩对如流。

天道有志事竟成,殿试光彩中榜眼。

山高水阔路途远,恋人何时能相见。

才子佳人梦中聚,满地鲜花春风笑。

喜讯直伴白鸽飞,马蹄声急狂奔回。

沈郎志高不需表,可叹精气早支离。

回转途中马不前,凄凄死在枫林里。

噩耗传来天地暗,万树鲜花风凋零。

翩翩才子渐高大,怜怜白衣魂飞来。

玉娘下阶欲相迎,忽然散作陌上尘。

肝肠寸断不出户,从此甘做阳台云。

憔悴提笔写绝望,娇容常面西窗泣。

官贵皆爱冰雪洁,求者一时踏破门。

张家老爷苦相劝,忘却旧情应繁华。

玉娘心比磐石坚,世上无人能逆转。

二十二岁妙佳龄,整日以泪度残生。

玉颜消瘦发丝乱,秋风霜天吹月寒。

春夏秋冬凝如土,荒废朝霞与夕阳。

夜半琴声何凄切,悲风袅袅转梧桐。

光阴老去任飞去,阴阳伤情愈浓烈。

是年普天度元宵,恍惚之中见一人。

风度翩翩含笑语,来去匆匆寻不见。

玉娘知是仙郎归,为何归来复归去。

微微叹息卧绣床,滴水不进唯呢喃。

霜紫侍女无奈何,放飞鹦鹉归自然。

痛哉惜哉张玉娘,二十七岁绝食死。

天唱悲歌巨星殒,草木纷飞萧萧落。

万山风景铺灰暗,长江黄河流不及。

二娥情深追主去,鹦鹉滴血不愿活。

松阳城外枫树林,七尺黄土泪如雨。

千古哀伤遗江南,遂于沈郎一处合。

才女美女贞洁女,唯有南宋张玉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