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战国策战国策·燕策三

齐韩魏共攻燕

原文:齐、韩、魏共攻燕,燕使太子请救于楚。楚王使景阳将而救之。暮舍,使左右司马各营壁地,已,稙表。景阳怒曰:“女所营者,水皆至灭表。此焉可以舍!”乃令徙。明日大雨,山水大出,所营者水皆灭表,军吏乃服。于是遂不救燕,而攻魏雍丘,取之以与宋。三国惧,乃罢兵。魏军其西,齐军其东,楚军欲还不可得也。景阳乃开西和门,昼以车骑,暮以烛见,通使于魏。齐师怪之,以为燕、楚与魏谋之,乃引兵而去。齐兵已去,魏失其与国,无以共击楚,乃夜遁。楚师乃还。

译文:齐、韩、魏三国联军进攻燕国,燕国派太子去楚国求援。楚王派大司马景阳率军救燕。晚上宿营时,景阳派下属左、右司马分别构筑营垒,营垒已建成,四角各立表柱。景阳看后大发脾气,说:“你们建的营垒,等到大水来了,表柱都会被淹没的,这里怎么能宿营呢?”于是下令迁到别处。第二天下起大雨,山洪暴发,原来所建的营垒,表柱都被淹没了。全军都很信服。在这种情况下就没有去援救燕国,而去攻打魏国的雍丘,夺取了雍丘,把它给了宋国。齐、韩、魏三国都很害怕,于是停止围攻燕国。魏军驻扎在楚军西边。齐军驻扎在楚军东边,楚军想撤回,但不可能。景阳于是打开西面的军门,白天车马来来往往,夜里灯火照得通亮,显示出楚军与魏军正在通使的模样。齐军见这种情况,觉得很奇怪,认为燕军与楚军正联合魏军图谋齐军,于是齐军就领兵撤退。齐军已撤退,魏军失掉盟军,没有了攻打楚国的盟军,于是当天晚上全军转移。楚军也班师回国。

张丑为质于燕

原文:张丑为质于燕,燕王欲杀之,走且出境,境吏得丑。丑曰:“燕王所为将杀我者,人有言我有宝珠也,王欲得之。今我已亡之矣,而燕王不我信。今子且致我,我且言子之夺我珠而吞之,燕王必当杀子,刳子腹及子之肠矣。夫欲得之君,不可说以利。吾要且死,子肠亦且寸绝。”境吏恐而赦之。

译文:齐臣张丑去燕国作人质,燕王要杀张丑,张丑准备逃出燕国, 边防人员抓住了张丑。张丑说:“燕王之所以要杀我。是因为有人说我有宝珠,燕王想得到这颗宝珠。可现在我已经把这颗宝珠丢失了,燕王却不相信,你如果把我送交燕王,我就说是你夺了我的宝珠,吞到肚子里去了。燕王一定要杀你,剖开你的肚子和肠子。一个贪得无餍的国君,只能用私利才可以说服他。我反正是要死的,你的肠子也会一寸一寸地被切断。”边防人员害怕,就把张丑释放了。

燕王喜使栗腹以百金为赵孝成王寿

原文:燕王喜使栗腹以百金为赵孝成王寿,酒三日,反报曰:“赵民其壮者皆死于长平,其孤未壮,可伐也。”王乃召昌国君乐间而问曰:“何如?”对曰:“赵,四达之国也,其民皆习于兵,不可与战。”王曰:“吾以倍攻之,可乎?”曰:“不可。”曰:“以三,可乎?”曰:“不可。”王大怒。左右皆以为赵可伐,遽起六十万以攻赵。令栗腹以四十万攻鄗,使庆秦以二十万攻代。赵使廉颇以八万遇栗腹于鄗,使乐乘以五万遇庆秦于代。燕人大败。乐间入赵。

燕王以书且谢焉,曰:“寡人不佞,不能奉顺君意,故君捐国而去,则寡人之不肖明矣。敢端其愿,而君不肯听,故使使者陈愚意,君试论之。语曰:‘仁不轻绝,智不轻怨。’君之于先王也,世之所明知也。寡人望有非则君掩盖之,不虞君之明罪之也;望有过则君教诲之,不虞君之明罪之也。且寡人之罪,国人莫不知,天下莫不闻,君微出明怨以弃寡人,寡人必有罪矣。虽然,恐君之未尽厚也。谚曰:‘厚者不毁人以自益也,仁者不危人以要名。’以故掩人之邪者,厚人之行也;救人之过者,仁者之道也。世有掩寡人之邪,救寡人之过,非君心所望之?今君厚受位于先王以成尊,轻弃寡人以快心,则掩邪以救过,难得于君矣。且世有薄于故厚施,行有失而故惠用。今使寡人任不肖之罪,而君有失厚之累,于为君择之也,无所取之。国之有封疆,犹家之有垣墙,所以合好掩恶也。室不能相和,出语邻家,未为通计也。怨恶未见而明弃之,未尽厚也。寡人虽不省乎,未如殷纣之乱也;君虽不得意乎,未如商容、箕子之累也。然则不内盖寡人,而明怨于外,恐其适足以伤于高而薄于行也,非然也。苟可以明君之义,成君之高,虽任恶名,不难受也。本欲以为明寡人之薄,而君不得厚;扬寡人之辱,而君不得荣。此一举而两失也。义者不亏人以自益也,况伤人以自损乎!愿君无以寡人不肖,累往事之美。昔者柳下惠吏于鲁,三黜而不去。或谓之曰:‘可以去。’柳下惠曰:‘苟与人之异,恶往而不黜乎?犹且黜乎,宁于故国尔。’柳下惠不以三黜自累,故前业不忘;不以去为心,故远近无议。今寡人之罪,国人未知,而议寡人者遍天下。语曰:‘论不修心,议不累物,仁不轻绝,智不简功。’弃大功者,辍也;轻绝厚利者,怨也。辍而弃之,怨而累之,宜在远者,不望之乎君也。今以寡人无罪,君岂怨之乎?愿君捐怨,追惟先王,复以教寡人。意君曰,余且匿心以成而过,不顾先王以明而恶,使寡人进不得修功,退不得改过,君之所揣也。唯君图之。此寡人之愚意也。敬以书谒之。”

乐间、乐乘怨不用其计,二人卒留赵,不报。

译文:燕王喜派相国栗腹拿出金百斤向赵孝成王献礼致敬,饮酒三日,返回燕国汇报说:“赵国的老百姓壮年人都死于长平之战,年幼的一代还未壮大,您可以乘机去攻打赵国。”燕王于是召见昌国君乐间,问他:“去攻打赵国怎么样?”乐间回答说:“赵国是四通八达的国家,他们的民众都通晓作战,不能与赵国开战。”燕王说:“我用一倍的兵力去攻打它,可以吗?”乐间回答说:“不可以。”燕王说:“我用三倍的兵力,可以吗?”乐间回答说:“不可以。”燕王大怒。左右大臣都认为赵国可以攻打,于是立刻出兵六十万去攻打赵国,派栗腹率领四十万士卒进攻鄗地;派庆秦率领二十万士卒进攻代郡。赵国派廉颇率领八万人在鄗地迎战栗腹,派乐乘率领五万人在代郡迎战庆秦。结果燕军大败,乐间投奔赵国。

燕王写信责备乐间并致歉意,说:“寡人无能,没有遵从您的意见,所以您才弃国而去,可见寡人无能这是非常明显的了。我想表明自己的心愿,您却不肯听,所以派使者陈述我的心思,请您抉择。常言说:‘仁者不轻易绝交,智者不轻易抱怨。’您对待先王,举世明知。寡人如果有不当之处,希望您能包涵,没想到您公开加罪于我;寡人如有错误,希望您能教诲,没想到您公开抛弃了我。而且寡人的罪过,国内无人知道,天下无人了解,您逃匿出国,公开抱怨并抛弃我,寡人就有罪了。不过,恐怕您也没有尽到忠心吧,俗话说:‘敦厚的人不以毁损他人来抬高自己,仁德的人不以毁损他人来追求名誉,’因此,掩盖别人邪恶的人是敦厚的人的行为,纠正别人错误的人是仁德的人的行为。世间有能掩盖寡人的邪恶,纠正寡人的过错的,不寄希望于你,又寄希望于谁呢?您受到先王的厚待而享受尊位,现在却轻率地抛弃寡人而称心如意,那末,掩盖我的邪恶,纠正我的错误,就很难要求于您了。而且世人虽然对待寡人很刻薄,我反而厚待他们;他们行为虽然有错误,我反而惠爱并任用他们。现在即使寡人蒙受无能的罪名,而您也会受到缺乏仁厚之风的批评,还是由您抉择吧,我无所他求。国家有边界,就如同家庭有垣墙一样,是用来敦睦感情,掩饰内丑的。家庭不和睦,便把家里的予盾宣扬出去,这可不是符合一般常理的做法。怨恨还未显露,就公开抛弃,不能说是尽到忠心了。寡人虽不好,还不象殷纣那末坏;您虽然不得志,还没有象商容、箕子遭到的那种灾祸。可是,您没有把我的错误掩盖在内部,反而在外面公开抱怨,恐怕这恰恰足以伤害您的高义,而降低高尚人格,不是这样吗?如果您这样做,可以表明您的大义,可以成全您的高风亮节,我虽然蒙受不好的名声,也不觉得难以接受。想要表明寡人待您刻薄而您又见得敦厚;宣扬寡人的耻辱,而您又不见得光荣。这样一做,双方都受损伤。讲节义的人,不以损害他人来抬高自己,何况损害了别人而又损害了自己呢?希望您不要因寡人无能,而伤害您以前的美德善行。从前柳下惠在鲁国做法官,多次被撤职,却不离开鲁国。有人对柳下惠说:“你可以离开鲁国了。’柳下惠说:“如果与一般凡人不同,到哪儿不会不被撤职的呢?既然都是一样被撤职,我宁愿在本国被撤职。’柳下惠并不因多次被撤职而自暴自弃,所以人们不忘却他过去的功业;不去考虑离开本国,所以古今没有人非议他的。现在我的错误本国人未必知道,可是议论寡人的人遍及天下。谚语说:“忠言不加伪饰,高论不伤害人,仁人不轻率绝交,智者不丢弃功业。’抛弃人的大功,就会使别人情绝而仇恶;轻率绝交,贪求私利,结果就产生怨恨,因绝情而抛弃前功,因怨恨而自暴自弃,这种情况应该产生在与国君疏远的大臣之中,不希望发生在您的身上,如果我没有罪过,您难道会怨恨吗?希望您抛弃怨恨,追念先王,再来继续教导寡人。也许您会说:‘我将因 为您的过错而感到高兴,因表明您的丑恶而不顾先王对我的厚爱。’使寡人进不能建立功业,退不能改正错误,这都由您来决定,希望您考虑,这是寡人区区心意,所以诚恳地写这封信向您说明。”

乐间抱怨燕王不采用他的计谋,终于留在赵国没有回信

秦并赵

原文:秦并赵,北向迎燕。燕王闻之,使人贺秦王。使者过赵,赵王系之。使者曰:“秦、赵为一,而天下服矣。兹之所以受命于赵者,为秦也。今臣使秦,而赵系之,是秦、赵有郄。秦、赵有郄,天下必不服,而燕不受命矣。且臣之使秦,无妨于赵之伐燕也。”赵王以为然而遣之。

使者见秦王曰:“燕王窃闻秦并赵,燕王使使者贺千金。”秦王曰:“夫燕无道,吾使赵有之,子何贺?”使者曰:“臣闻全赵之时,南邻为秦,北下曲阳为燕,赵广三百里,而与秦相距五十余年矣,所以不能反胜秦者,国小而地无所取。今王使赵北并燕,燕、赵同力,必不复受于秦矣。臣切为王患之。”秦王以为然,起兵而救燕。

译文:秦国联合赵国,赵国向北攻打燕国。燕王听说后,派使臣去向秦王祝贺。使臣经过赵国,赵王扣留了他,使臣说:“秦国和赵国联合,诸侯都服从。燕国之所以听命于赵国是因为秦国和赵国联合的缘故。现在我出使秦国,而赵国扣留我,这说明秦国和赵国有矛盾。秦、赵两国有矛盾,诸侯就一定不会服从赵国,燕国也不会听命于赵国。再说,我出使秦国,并不妨碍赵国进攻燕国啊。”赵王认为说得对,就释放了燕国使臣。

燕国使臣拜见秦王说:“燕王听说秦、赵两国联合,燕国派我持金千斤来祝贺。”秦王说:“燕王昏庸无道,我要赵国灭掉燕国,你还来祝贺什么?”燕国使臣说:“我听说,当赵国在全盛时期,南面的邻国是秦国,北面的下曲阳靠近燕国,赵国的土地方圆三百里,却与秦国相持了五十多年,赵国之所以反不能战胜秦国,是因为赵国小,又没有可能有其它国家来帮助扩大自己的国土。现在大王要赵国向北去灭掉燕国,如果燕国和赵国联合一致,就肯定不会再听从秦国了。我暗自为大王担忧。”秦王认为说得对,于是派兵援救燕国。

燕太子丹质于秦

原文:燕太子丹质于秦,亡归。见秦且灭六国,兵以临易水,恐其祸至。太子丹患之,谓其太傅鞫武曰:“燕、秦不两立,愿太傅幸而图之。”武对曰:“秦地遍天下,威胁韩、魏、赵氏,则易水以北,未有所定也。奈何以见陵之怨,欲排其逆鳞哉?”太子曰:“然则何由?”太傅曰:“请入,图之。”

居之有间,樊将军亡秦之燕,太子容之。太傅鞫武谏曰:“不可。夫秦王之暴,而积怨于燕,足为寒心,又况闻樊将军之在乎!是以委肉当饿虎之蹊,祸必不振矣!虽有管、晏,不能为谋。愿太子急遣樊将军入匈奴以灭口。请西约三晋,南连齐、楚,北讲于单于,然后乃可图也。”太子丹曰:“太傅之计,旷日弥久,心惛然,恐不能须臾。且非独于此也。夫樊将军困穷于天下,归身于丹,丹终不迫于强秦,而弃所哀怜之交置之匈奴,是丹命固卒之时也。愿太傅更虑之。”鞫武曰:“燕有田光先生者,其智深,其勇沉,可与之谋也。”太子曰:“愿因太傅交于田先生,可乎?”鞫武曰:“敬诺。”出见田光,道太子曰:“愿图国事于先生。”田光曰:“敬奉教”。乃造焉。

太子跪而逢迎,却行为道,跪地拂席。田先生坐定,左右无人,太子避席而请曰:“燕、秦不两立,愿先生留意也。”田光曰:“臣闻骐骥盛壮之时,—日而驰千里。至其衰也,驽马先之。今太子闻光壮盛之时,不知吾精已消亡矣。虽然,光不敢以乏国事也。所善荆轲,可使也。”太子曰:“愿因先生得愿交于荆轲,可乎?”田光曰:“敬诺。”即起,趋出。太子送之至门,曰:“丹所报,先生所言者,国大事也,愿先生勿泄也。”田光俯而笑曰:“诺。”

偻行见荆轲,曰:“光与子相善,燕国莫不知。今太子闻光壮盛之时,不知吾形已不逮也,幸而教之曰:‘燕、秦不两立,愿先生留意也。’光窃不自外,言足下于太子,愿足下过太子于宫。”荆轲曰:“谨奉教。”田光曰:“光闻长者之行,不使人疑之,今太子约光曰:‘所言者,国之大事也,愿先生勿泄也。’是太子疑光也。夫为行使人疑之,非节侠士也。”欲自杀以激荆轲,曰:“愿足下急过太子,言光已死,明不言也。”遂自刭而死。

轲见太子,言田光已死,明不言也。太子再拜而跪,膝下行流涕,有顷而后言曰:“丹所请田先生无言者,欲以成大事之谋,今田先生以死明不泄言,岂丹之心哉?”荆轲坐定,太子避席顿首曰:“田先生不知丹不肖,使得至前,愿有所道,此天所以哀燕不弃其孤也。今秦有贪饕之心,而欲不可足也,非尽天下之地,臣海内之王者,其意不餍。今秦已虏韩王,尽纳其地,又举兵南伐楚,北临赵。王翦将数十万之众临漳、邺,而李信出太原、云中。赵不能支秦,必入臣。入臣,则祸至燕。燕小弱,数困于兵,今计举国不足以当秦。诸侯服秦,莫敢合从。丹之私计,愚以为诚得天下之勇士,使于秦,窥以重利,秦王贪其贽,必得所愿矣。诚得劫秦王,使悉反诸侯之侵地,若曹沫之与齐桓公,则大善矣;则不可,因而刺杀之。彼大将擅兵于外,而内有大乱,则君臣相疑。以其间诸侯,诸侯得合从,其偿破秦必矣。此丹之上愿,而不知所以委命,惟荆卿留意焉。”久之,荆轲曰:“此国之大事,臣驽下,恐不足任使。”太子前顿首,固请无让。然后许诺。于是尊荆轲为上卿,舍上舍,太子日日造问,供太牢异物,间进车骑美女,恣荆轲所欲,以顺适其意。

久之,荆轲未有行意。秦将王翦破赵,虏赵王,尽收其地,进兵北略地,至燕南界。太子丹恐惧,乃请荆卿曰:“秦兵旦暮渡易水,则虽欲长侍足下,岂可得哉?”荆卿曰:“微太子言,臣愿得谒之。今行而无信,则秦未可亲也。夫今樊将军,秦王购之金千斤,邑万家。诚能得樊将军首,与燕督亢之地图献秦王,秦王必说见臣,臣乃得有以报太子。”太子曰:“樊将军以穷困来归丹,丹不忍以己之私,而伤长者之意,愿足下更虑之。”

荆轲知太子不忍,乃遂私见樊於期曰:“秦之遇将军,可谓深矣。父母宗族,皆为戮没。今闻购将军之首,金千斤,邑万家,将奈何?”樊将军仰天太息流涕曰:“吾每念,常痛于骨髓,顾计不知所出耳。”

轲曰:“今有一言,可以解燕国之患,而报将军之仇者,何如?”樊於期乃前曰:“为之奈何?”荆轲曰:“愿得将军之首以献秦,秦王必喜而善见臣,臣左手把其袖,而右手揕抗其胸,然则将军之仇报,而燕国见陵之耻除矣。将军岂有意乎?”樊於期偏袒扼腕而进曰:“此臣日夜切齿拊心也,乃今得闻教。”遂自刎。太子闻之,驰往,伏尸而哭,极哀。既已,无可奈何,乃遂收盛樊於期之首,函封之。

于是,太子预求天下之利匕首,得赵人徐夫人之匕首,取之百金,使工以药淬之,以试人,血濡缕,人无不立死者。乃为装遣荆坷。燕国有勇士秦武阳,年十二,杀人,人不敢与忤视。乃令秦武阳为副。荆轲有所待,欲与俱,其人居远未来,而为留待。顷之未发。太子迟之,疑其有改悔,乃复请之曰:“日以尽矣,荆卿岂无意哉?丹请先遣秦武阳。”荆轲怒,叱太子白:“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今提一匕首入不测之强秦,仆所以留者,待吾客与俱。今太子迟之,请辞决矣。”遂发。

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为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复为忼慨羽声,士皆睹目,发尽上指冠。于是荆轲遂就车而去,终已不顾。

既至秦,持千金之资币物,厚遗秦王宠臣中庶子蒙嘉。嘉为先言于秦王曰:“燕王诚振畏慕大王之威,不敢兴兵以拒大王,愿举国为内臣,比诸侯之列,给贡职如郡县,而得奉守先王之宗庙。恐惧不敢自陈,谨斩樊於期头,及献燕之督亢之地图,函封,燕王拜送于庭,使使以闻大王。唯大王命之。”

秦王闻之,大喜。乃朝服,设九宾,见燕使者咸阳宫。荆轲奉樊於期头函,而秦武阳奉地图匣,以次进。至陛下。秦武阳色变振恐,群臣怪之,荆轲顾笑武阳,前为谢曰:“北蛮夷之鄙人,未尝见天子,故振惧,愿大王少假借之,使毕使于前。”秦王谓轲曰:“起,取武阳所持图。”轲既取图奉之,发图,图穷而匕首见。因左手把秦王之袖,而右手持匕首揕抗之。未至身,秦王惊,自引而起,绝袖。拔剑,剑长,掺其室。时怨急,剑坚,故不可立拔。荆轲逐秦王,秦王还柱而走。群臣惊愕,卒起不意,尽失其度。而秦法,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持尺兵。诸郎中执兵,皆陈殿下,非有诏,不得上。方急时,不及召下兵,以故荆轲逐秦王,而卒惶急无以击轲,而乃以手共搏之。是时侍医夏无且,以其所奉药囊提轲。秦王之方还柱走,卒惶急不知所为,左右乃曰:“王负剑!王负剑!”遂拔以击荆轲,断其左股。荆轲废,乃引其匕首提秦王,不中,中柱。秦王复击轲,被八创。轲自知事不就,倚柱而笑,箕踞以骂曰:“事所以不成者,乃欲以生劫之,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左右既前斩荆轲,秦王目眩良久。而论功赏群臣及当坐者,各有差。而赐夏无且黄金二百镒,曰:“无且爱我,乃以药囊提轲也。”

于是,秦大怒燕,益发兵诣赵,调王翦军以伐燕。十月而拔燕蓟城。燕王喜、太子丹等,皆率其精兵东保于辽东。秦将李信追击燕王,王急,用代王嘉计,杀太子丹,欲献之秦。秦复进兵攻之。五岁而卒灭燕国,而虏燕王喜,秦兼天下。

其后荆轲客高渐离以击筑见秦皇帝,而以筑击秦皇帝,为燕报仇,不中而死。

译文:燕太子丹在秦国做人质,逃回燕国,太子丹眼看秦国就要灭掉六国,秦兵已经逼近易水,害怕亡国之祸就要降临燕国。太子丹为此而担忧,对他的太傅鞫武说:“燕国和泰国势不两立,希望太傅能为国家出谋划策。”鞫武回答说:“秦国占领的土地遍布天下,如果秦国出兵胁迫韩、赵、魏三国,那末易水以北的燕国土地未必能保得住。您何必为了被欺凌的怨恨而去虎口拔牙呢?”太子丹说:“那该用什么办法呢?”太傅说:“请让我深入考虑考虑。”过了一些日子,樊於期将军从秦国逃到燕国,燕太子接待了他,太傅鞫武劝他说:“您不能收留。秦王暴虐无道,一直怨恨燕国,很让人害怕的了,更何况又听说樊将军躲在我们这里呢!这是所谓把肉扔在饿虎出没的小路上,大祸临头一定无法挽救了,即使有像管仲、晏婴那样的谋士,也不能为您出谋划策。希望太子赶快送樊将军到匈奴去,以便消除秦国进攻燕国的借口。这样做,西边可与韩、赵、魏三国结盟,南边可与齐国和楚国联合,北边可与匈奴单于结交,然后才可以想办法对付秦国。”太子丹说:“太傅的计划荒废拖延的日子太久,我心里忧闷烦乱,恐怕等不及了。而且不只是这样。樊将军在诸侯中走投无路,投靠到我这里来,我总不能因为强秦的胁迫,便抛弃我所同情的朋友,把他推到匈奴去,此刻是我拼命的时候了。希望太傅重新考虑。”鞫武说:“燕国有位田光先生,他深谋远虑,勇敢沉着,可以和他商量。”太子说:“希望通过太傅结交田先生,可以吗?”鞫武说:“遵命。”鞫武出来去见田光说:“太子想跟先生商量国家大事。”田光说:“遵命。”于是就去拜见太子丹。

太子跪拜上前迎接,很恭敬地为田光引路,跪下来把坐席擦干净,田先生坐好以后,看左右没有人,太子便离开坐位,毕恭毕敬地请教说:“燕国和秦国势不两立,希望先生能够想想办法。”田光说:“我听说,千里马精力旺盛的时候,一日可行千里;到它精力衰退的时候,劣马也可以跑在它前面。现在太子听到的是我精力旺盛的情况,却不了解现在我精力已经消耗完了。即使如此,我不能因为精力已经消亡就耽误国家的大事。我的好朋友荆轲可以担当这个使命。”太子说:“希望能够通过先生结交荆轲,可以吗?”田光说:“遵命。”于是立刻起身,快步走出,太子送他到门口,说:“我告诉您的以及先生所说的,都是国家大事,希望先生不要泄漏出去。”田光低头笑着说:“行。”

田光弓着腰去见荆轲,说:“我和您交情很深,燕国无人不知,现在太子只知道我精力旺盛时的情况,可不了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我荣幸地承蒙他教导,说:‘燕国和秦国势不两立,希望先生想办法。’我没把您当外人,已推荐您给太子,希望您到宫中去拜见太子。”荆轲说:“遵命。”田光说:“我听说,忠厚老实人的所作所为不能让别人怀疑他。现在太子和我相约说:‘我们所说的都是国家大事,希望先生不要泄漏出去。’这是太子尚怀疑我。为人做事让人怀疑,这不是忠义的侠士。’他准备用自杀来激励荆轲,说:“希望您赶快去拜见太子,就说田光已死,表明我没有泄漏太子对我说的话。”于是田光自刎而死。

荆轲见到太子丹,说田光已自刎身死,表明他没有泄漏您的话,太子拜了两次,跪下来,用膝头往前行,流着泪,过了一会才说:“我请求田光先生不要泄漏我的意思,是要完成一件大事。现在田先生用死来表明没有泄漏我说的话,这哪里是我的本意呢?”荆轲坐好以后,太子离开坐席,叩头至地说:“田先生不知我无能,能够让我在您的跟前说出我心里的话,这是上天哀怜燕国,不抛弃他的后代啊。现在秦国有贪得无厌的野心,他的欲望永远不会满足。不全部占领诸侯的土地,使诸侯都向秦国称臣,他是不会满足的。现在,秦国已经俘虏了韩王,吞并了韩国全部的土地,又派兵向南进攻楚国,向北进攻赵国,秦将王翦率领数十 万大军逼近赵国南境漳、邺两地,秦将李信出兵赵国西境太原、云中两地。赵国如果抵挡不住秦国,必然投降秦国,投降了秦国,大祸就要降临到燕国。燕国弱小,屡遭战争的困扰,现在估计,就是发动全国的兵力,也不可抵抗秦军。诸侯都屈服于秦国,谁也不敢组织合纵联盟,我个人认为如果能够找到天下的勇士,出使秦国,用重利引诱秦王,秦王贪图厚重礼品,我们一定能如愿以偿。如果能够劫持秦王,要他全部归还被秦国侵占的诸侯土地,像曹沫劫持齐桓公那样,就最好不过了;如果不行,就乘势杀死秦王。秦国大将这时掌握重兵驻扎国外,而国内因秦王被刺必引起大乱,这样,君臣就会互相猜疑。趁此机会,诸侯可以组织合纵联盟,就一定可以打败秦国。这是我最大的愿望,可是,我不知把这个使命托付给谁才好,希望您多多考虑这件事。”过了好一会,荆轲说:“这是国家大事,我才质低劣,恐怕不能胜任这样重大的使命。”太子上前叩头至地,坚决要求他不要推让,这样,荆轲才算答应了。于是太子尊荆轲为上卿,让他住进上等宾馆,太子每天登门问侯,特地备好丰盛的宴席,隔不多久就去进献珍奇宝物,车马和美女尽量满足荆轲的要求,一切都顺从荆轲的心意。

过了好久,荆轲没有出发的意思。秦将王翦已占领了赵国国都,俘虏了赵王,全部占领了赵国的领土,继续进兵北侵,打到燕国的南界,太子丹害怕,就来要求荆轲,说:“秦兵早晚就要渡过易水了,虽说我想长久地侍奉您,又怎么可能呢?”荆轲说:“就是太子不提起,我也会向您提出请求的。现在前往秦国,没有取信之物,就不能接近秦王。樊将军,秦王已悬赏黄金千斤和一个万户的都邑来购买他的头,如果能得到樊将军的头和燕国督亢的地图,进献秦王,秦王一定会高兴地接见我。我才能有办法报效您。”太子说:“樊将军在走投无路时来投奔我,我不忍心为自己的私利去伤害他老人家的心意,希望您另想别的办法吧。”

荆轲了解太子不忍心,于是就私下去见樊於期,说:“秦国对待将军可以说是够刻毒的了,您的父母和族人都被杀死。现在又听说要用黄金千斤和一个万户的都邑来购买将军的头,您打算怎么办呢?”类将军仰首望天,长叹一声,流着泪,说:“我每每想到这些,常痛入骨髓,只是想不出什么办法啊!”荆轲说:“现在我有一计,可以解除燕国的祸患,给将军报仇,你看怎么样?”樊於期就屈身向前探问:“该怎么办呢?”荆轲说:“希望得到将军的头去献给秦王,秦王一定会很高兴,友好地接见我。于是我左手抓住他的袖子,右手用匕首直刺他的胸膛,这样,将军的仇可报,燕国被欺凌的耻可雪。将军是否同意这样做呢?”樊於期脱下一边衣袖,露出臂膀,左手抓住右手腕,上前说:“这是我日日夜夜切齿捶胸的恨事,今天才算听到您的指教。”说着便自刎而死。太子听到这个消息,驾车飞奔前往,伏尸痛哭,十分哀伤。人巳经死了,也无可奈何,于是就把樊於期的头装入匣内,密封起来。

这时,太子预先搜求天下最锋利的匕首,得到赵国徐夫人的匕首,用金百斤买来,要工匠用毒药炼附在匕首上,用人来试验,被刺伤后,只要浸出一丝儿血,没有不立即死亡的。于是太子准备行装,送荆轲出了发。燕国有个勇士叫秦武阳,十三岁杀过人,人们都不敢面对面地看他,太子就派秦武阳作荆轲的助手。

荆轲等待另一人,想和他同去,那人住得远,还没有来,因此便留住等他。等了一些日子,还没有动身。太子嫌荆轲拖延,怀疑他有反悔之意,便再一次催请他说:“日子不多了,荆卿难道不打算去了吗?请让我先派秦武阳去吧。”荆轲生气了,斥责太子说:“现在我就去秦国,如果不能完成使命回报,那才是一个庸俗的小子呢!何况提一把匕首到吉凶难测的秦国去呢,我暂时留住的原因,是想等待我的朋友和他一块去。现在太子既嫌我拖延,那就请求告辞吧!”说完便出去了。

太子以及知道这件事情的宾客,都穿着白衣戴着白帽去送他。到易水边上,祭完路神,然后上路。高渐离击着筑,荆轲接着节拍唱歌,发出凄凉的变徵音调,人们都流泪哭泣。他又一边前进一边唱道:“风呼呼呼地吹啊,易水寒,壮士从此去秦啊,不回还。”接着又发出慷慨激昂的羽声,人人都怒目圆睁,怒发冲冠。于是荆轲登车离去,始终没有回头看一眼。

荆轲到了秦国,拿着价值千金的钱财礼物,重重地贿赂秦王宠爱的大臣中庶子蒙嘉。蒙嘉为荆轲预先对秦王说:“燕国实在惊惧,仰慕大王的威严,不敢兴兵与大王对抗,愿意全国隶属于秦国做臣民,排在诸侯的行列,交纳赋税,派服劳役,象直属郡县一样,只要求能尊奉先王的宗庙,按时祭祀。他心里害怕,不敢亲自来陈述,特此砍下樊於期的头,并献上燕国督亢的地图,用匣子密封起来,燕王在朝廷举行了送行仪式,特派使臣来禀告大王,请大王指示。

秦王听了,很高兴,于是穿了上朝的礼服,举行外交上最隆重的九宾之礼,在咸阳宫接见燕国的使臣。荆轲捧着装樊於期头的匣子,秦武阳捧着装地图的匣子,依次前进,到了宫殿伯台阶下,秦武阳脸色变了,露出害怕的神情,群臣觉得奇怪。荆轲回头对秦武阳笑了笑,上前向秦王谢罪,说:“北方荒野没有见过世面的粗人,从未见过天子,因此害怕了,希望大王稍宽恕他一点,让他能够在大王面前完成他的使命。”秦王对荆轲说:“起来,把武阳拿的地图送来。”荆轲取出地图献上,展开地图,当地图展到尽头时,露出了匕首。于是,他左手抓住秦王的袖子,右手拿起匕首,向秦王刺去,还未刺到身上,秦王大惊,抽身跳起,把袖子挣断了。秦王拔剑,因剑太长,没有全拔出。当时惊慌紧急,加之剑又长,所以不能立刻拔出。荆轲追逐秦王,秦王绕着柱子跑,群臣惊慌失措,因事件突发,出人意料,都失去常态。秦国的法律规定:在殿上的侍从大臣不准备携带任何武器,所有警卫武官都在宫殿台阶下面排列,没有皇帝的命令不得上殿。正在这紧急的时候,秦王来不及召唤殿下的警卫人员,因此,荆轲才能追赶秦王。殿上的人在仓猝之际,惊惶紧急,没有什么可用来击刺荆轲的,只好赤手空拳和荆轲对打。这时御医夏无且用捧着的药囊投击荆轲。秦王正绕着柱子跑,仓猝惊慌之际,不知该怎么办。侍从人员才说:“大王,快背上剑,快背上剑!”秦王于是拔出剑,用剑击刺荆轲,砍断他的左腿。荆轲残废了,便举起匕首投向秦王,没有击中,中了柱子。秦王又用剑击刺荆轲,被砍伤八处,荆轲知道事情不能成功了,便靠着柱子冷笑,席地而坐,伸开两腿,骂道:“事情之所以没有成功,就是想要活捉你,一定要你退还侵夺诸侯土地的契约,好去回报太子。”侍卫人员便上前杀了荆轲。秦王昏目眩了好久。最后,论功赏赐群臣,以及判处依法应该判罪的,各有轻重,差别不等。而赏赐御医夏无且黄金四千两,说:“无且最爱我,才拿药囊去投击荆轲。”

在这时,秦王更恨燕国,他增派兵力开往赵国,下令王翦部队进攻燕国。十月,攻下燕都蓟城。燕王喜、太子丹等都率领精兵往东退过辽东。秦将李信追击燕王,燕王急迫,便采用赵国代王嘉的计策,杀了太子丹,准备把头献给秦王。秦兵还是继续攻打燕国。五年以后,终于灭了燕国,并俘虏了燕王喜,于是秦国统一了天下。

后来,荆轲的朋友高渐离借击筑的机会见到秦始皇,又用筑去打秦始皇,想为燕国报仇,没有击中,被秦始皇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