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秦愿献商、於之地六百里”下一句是什么

“秦愿献商、於之地六百里”下一句是:“”楚怀王贪而信张仪”, 这是出自于 汉朝 司马迁 所著的《屈原列传》。

屈原列传

作者:司马迁朝代:汉朝

屈原者,

名平,

楚之同姓也。

为楚怀王左徒。

博闻强志,

明于治乱,

娴于辞令。

入则与王图议国事,

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

应对诸侯。

王甚任之。

上官大夫与之同列,

争宠而心害其能。

怀王使屈原造为宪令,

屈平属草稿未定。

上官大夫见而欲夺之,

屈平不与,

因谗之曰:“王使屈平为令,

众莫不知。

每一令出,

平伐其功,

曰以为‘非我莫能为也。

’”王怒而疏屈平。

屈平疾王听之不聪也,

谗谄之蔽明也,

邪曲之害公也,

方正之不容也,

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

“离骚”者,

犹离忧也。

夫天者,

人之始也;父母者,

人之本也。

人穷则反本,

故劳苦倦极,

未尝不呼天也;

疾痛惨怛,

未尝不呼父母也。

屈平正道直行,

竭忠尽智,

以事其君,

谗人间之,

可谓穷矣。

信而见疑,

忠而被谤,

能无怨乎?

屈平之作《离骚》,

盖自怨生也。

《国风》好色而不淫,

《小雅》怨诽而不乱。

若《离骚》者,

可谓兼之矣。

上称帝喾,

下道齐桓,

中述汤、武,

以刺世事。

明道德之广崇,

治乱之条贯,

靡不毕见。

其文约,

其辞微,

其志洁,

其行廉。

其称文小而其指极大,

举类迩而见义远。

其志洁,

故其称物芳;

其行廉,

故死而不容。

自疏濯淖污泥之中,

蝉蜕于浊秽,

以浮游尘埃之外,

不获世之滋垢,

皭然泥而不滓者也。

推此志也,

虽与日月争光可也。

屈原既绌。

其后秦欲伐齐,

齐与楚从亲,

惠王患之。

乃令张仪佯去秦,

厚币委质事楚,

曰:“秦甚憎齐,

齐与楚从亲,

楚诚能绝齐,

秦愿献商、於之地六百里。

”楚怀王贪而信张仪,

遂绝齐,

使使如秦受地。

张仪诈之曰:“仪与王约六里,

不闻六百里。”

楚使怒去,

归告怀王。

怀王怒,

大兴师伐秦。

秦发兵击之,

大破楚师于丹、淅,

斩首八万,

虏楚将屈匄,

遂取楚之汉中地。

怀王乃悉发国中兵,

以深入击秦,

战于蓝田。

魏闻之,

袭楚至邓。

楚兵惧,

自秦归。

而齐竟怒,

不救楚,

楚大困。

明年,

秦割汉中地与楚以和。

楚王曰:“不愿得地,

愿得张仪而甘心焉。

”张仪闻,

乃曰:“以一仪而当汉中地,

臣请往如楚。

”如楚,

又因厚币用事者臣靳尚,

而设诡辩于怀王之宠姬郑袖。

怀王竟听郑袖,

复释去张仪。

是时屈原既疏,

不复在位,

使于齐,

顾反,

谏怀王曰:“何不杀张仪?

”怀王悔,

追张仪,

不及。

其后,

诸侯共击楚,

大破之,

杀其将唐眜。

时秦昭王与楚婚,

欲与怀王会。

怀王欲行,

屈平曰:“秦,

虎狼之国,

不可信,

不如毋行。

”怀王稚子子兰劝王行:“奈何绝秦欢!

”怀王卒行。

入武关,

秦伏兵绝其后,

因留怀王,

以求割地。

怀王怒,

不听。

亡走赵,

赵不内。

复之秦,

竟死于秦而归葬。

长子顷襄王立,

以其弟子兰为令尹。

楚人既咎子兰以劝怀王入秦而不反也。

屈平既嫉之,

虽放流,

眷顾楚国,

系心怀王,

不忘欲反。

冀幸君之一悟,

俗之一改也。

其存君兴国,

而欲反复之,

一篇之中,

三致志焉。

然终无可奈何,

故不可以反。

卒以此见怀王之终不悟也。

人君无愚智贤不肖,

莫不欲求忠以自为,

举贤以自佐。

然亡国破家相随属,

而圣君治国累世而不见者,

其所谓忠者不忠,

而所谓贤者不贤也。

怀王以不知忠臣之分,

故内惑于郑袖,

外欺于张仪,

疏屈平而信上官大夫、令尹子兰,

兵挫地削,

亡其六郡,

身客死于秦,

为天下笑,

此不知人之祸也。

《易》曰:“井渫不食,

为我心恻,

可以汲。

王明,

并受其福。

”王之不明,

岂足福哉!

令尹子兰闻之,

大怒。

卒使上官大夫短屈原于顷襄王。

顷襄王怒而迁之。

屈原至于江滨,

被发行吟泽畔,

颜色憔悴,

形容枯槁。

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欤?

何故而至此?

”屈原曰:“举世皆浊而我独清,

众人皆醉而我独醒,

是以见放。

”渔父曰:“夫圣人者,

不凝滞于物,

而能与世推移。

举世混浊,

何不随其流而扬其波?

众人皆醉,

何不哺其糟而啜其醨?

何故怀瑾握瑜,

而自令见放为?

”屈原曰:“吾闻之,

新沐者必弹冠,

新浴者必振衣。

人又谁能以身之察察,

受物之汶汶者乎?

宁赴常流而葬乎江鱼腹中耳。

又安能以皓皓之白,

而蒙世之温蠖乎?

”乃作《怀沙》之赋。

于是怀石,

遂自投汨罗以死。

屈原既死之后,

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

皆好辞而以赋见称。

然皆祖屈原之从容辞令,

终莫敢直谏。

其后楚日以削,

数十年竟为秦所灭。

自屈原沉汨罗后百有馀年,

汉有贾生,

为长沙王太傅。

过湘水,

投书以吊屈原。

太史公曰:“余读《离骚》、《天问》、《招魂》、《哀郢》,

悲其志。

适长沙,

过屈原所自沉渊,

未尝不垂涕,

想见其为人。

及见贾生吊之,

又怪屈原以彼其材游诸侯,

何国不容,

而自令若是!

读《鵩鸟赋》,

同死生,

轻去就,

又爽然自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