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致友人

你的眼里到底闪着多少尘滓

是带着鱼尾摇起的泥土吗?

摆着雾雨里孤愣愣敲击着锚栓的漂木,直到天明

迢远的声,围着泪珠跳着舞的睫毛

它们开阖,便是日夜

你的手心里到底是握着多少光阴

是黄昏下才摘到的棘条吗?

刺根在血色的黄昏里,在收割过的麦秸上

挑起某个飞鸟振落的翅羽

在你的肩头,在你的发梢

星月交映,它们不懂柔软

它们难于触及或冰或暖的承落着泪滴的枕头

你的心里到底留存着多少记忆

是夤夜?是黎明?是褶皱的小溪扭着身体的叹唔?

是吗?也不是

天朗起来的时候该去走一走

我们沉浮在鲸云海蟒间

该会有不再皱褶的扭着身体的溪流了

鸟声脆如铃,风软如心

该会有托起寻觅者夜晚沉重的幻梦的枕头

鼻翼微张,眠眠于夜